主题位置 山野 / 广州 » 论坛 » 山野 »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149
旧帖 2019-03-13 09:17:49
Post #78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ddddouble 当前在线 ddddouble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钟盛 wrote:
幸好我元旦要带娃做作业,要不然,去拖宝哥的后腿不好了,

宝哥的活动这么虐,不知下次能否跟得上。


小平大神见笑了……

 
旧帖 2019-03-14 10:35:02
Post #79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钟盛 离线 钟盛
ddddouble wrote:

小平大神见笑了……




没有没有,宝哥,是你带我出来玩户外的,不敢见笑。
 
旧帖 2019-03-14 11:00:06
Post #80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ddddouble 当前在线 ddddouble
钟盛 wrote:
没有没有,宝哥,是你带我出来玩户外的,不敢见笑。


真的啊,你一直都很强,比我厉害多了……
 
旧帖 2019-03-14 12:23:49
Post #81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ddddouble 当前在线 ddddouble
拍完照,我们赶紧下山。前小半段路比较好走,这里HB1495左右,没有结冰,冰挂也不多





17点30分,下降到HB1465左右,可以看到满山冰挂,路上的人也多了起来




冰挂确实漂亮





童鞋们也忍不住马叉一下





但是很多就堵车了,很多商业队的童鞋往下走,也有很多人在下面扎了营,轻装上顶看看。我本来就走的慢,但是他们更慢






道路狭窄,人又多,确实走不动就停下来拍照





树上有冰挂,路上有水,比较泥泞,但是没有结冰





18点左右,天已经黑了,需要打头灯。前队到达一个平台,停下来等后队,用对讲保持联系。这里有村民搭建的帐篷,住满了人
 
旧帖 2019-03-15 14:24:44
Post #82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Yan-乐豆泥 离线 Yan-乐豆泥 财务:
住宿320元。
午餐390元。
往返车费2348.18元,其中两天(20181229-1231)租车费1000元,往返高速费318.18元,油费600元,司机餐费30元,司机补贴200元,1229提前出发补贴200元。

共计3058.18元,平均每人实际费用约305.8元(含车费234.8元)。
 
旧帖 2019-03-18 18:02:23
Post #83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ddddouble 当前在线 ddddouble 再往下走就比较悲催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飘着冷雨,路上也开始结冰。在通往望顶营地的三岔路口,新增了一个写着“船家”的大牌子。说是新增,是相对于我去年元旦上船来说的,也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里透着灯光,冒着白烟,人影憧憧,我们想当然就往那里去了。原来是当地村民搞的住宿点,有吃有喝有得住。我们走进棚子一看,那里挤满了人,柴炉冒着浓烟,呛得我直流眼泪。有MM要顺便上厕所,我就逮住当地人问问,还有床位住吗?答:没有了。
    我们很快就返回到正确的路线上,后面的路迹都很明显,不再走错了。路比较滑,结冰越来越严重,后队走得比较慢,我们经常停下来等。到了伤心大斜坡,风就大了起来,比较冷,路面铺满了冰快,没有地方落脚。我自己首先摔了一跤,我就说走路边的草丛下去吧。我伸腿往下一探,人就顺着滑下去,草丛上都是冰挂,刮在裤腿上窸窣作响,尽数落地,有点心疼的感觉。回头一看,在茫茫白色冰挂上留出一道黑不溜秋的痕迹。这样子虽然走的慢,但是比较安全。不过我身后的Tim还是摔了一跤,跌痛了右手肘。这里面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出发上山的前一晚,漫天星星,无风无雨,我判断天气不错,并没有天气预报中的大布暴雪,温度也不算很低,所以说不用带冰爪和雪套上山,有些童鞋就把冰爪留在车上了。另外我也没有很尽职地去检查童鞋们的装备,竟然有MM没有带手套上山,好在借了别人备用的手套。也有MM带了没有电的头灯,就只能借我的备用手电筒了,自然不是很顺手。




艰难的伤心大斜坡(其他童鞋拍摄)




    前队20点左右到达小卖部,后队半小时后也到了。小卖部有信号,我打电话让司机到大坝山水电站接我们,尽量节省一点时间。小卖部的老板在屋内搭了帐篷在睡觉,一大锅姜糖水在火炉是冒着热气。我们每个人要了一碗姜糖水,10块钱一碗,喝起来很是暖和。不知道是哪位童鞋多喝了一碗,最后老板说喝了10碗,收了我100块钱。铁马说高嶂顶那边风大,结冰会很严重,建议走小乱石坡下山。我询问老板,他说小乱石坡和水渠都没有结冰,山下也没有下雨。我们就决定从小乱石坡捷径下山,大概是20点50分的样子开始出发。
    小乱石坡背风,雨也基本停了,没有很冷的感觉。路面虽然没有结冰,但是石头是潮湿的,依然很滑。很多时候我都是臀降,手脚并用,紧紧地跟着前队的铁马,杜丘等童鞋。他们走的比较轻松。铁马是体能超级棒,杜丘说他的鞋子很好,不滑,心中羡慕了好一阵子。杜丘又说,他试过上船走到晚上1点多2点的。我心里想,这次要打破你的记录了。再说说我的杂牌登山鞋,今年国庆节在梅里踩坏了,早就进了水,也比较滑。队伍拖的很长,前队不得不停下来6次等齐后队再出发,每次5-10分钟的样子,结果我们23:20才到达水渠,足足走了2个半小时。
    由于担心水渠路面很窄,路面估计也会滑,而且晚上视野不好,童鞋们又比较疲劳,所以我反复建议后队的童鞋从水渠中行走。我很夸张地说,如果摔了下去,就没有救啦。现在想想也是很难为他们了。我试了一下水温不是很低,就率先跳了下去。水不深,刚刚淹过了脚踝,也不是很冷,反正我的双脚早就湿透了。沿着水渠走起来倒也方便,在出水口水深的地方,顺便水渠边走过去就是了,有时候水到了大腿根的位置。Tim童鞋为了不湿鞋,脱了登山鞋走的,也是强驴。大概走了25分钟就见到了一座小桥,我们从这里上岸,不想晚上走隧道。从这里翻过一座小山,就是跨过了隧道的位置,很快就到达了机耕路。5km左右的机耕路,我走了大概1个半小时,半夜1点半左右到达溯溪前的路口,与前队汇合。我让6位童鞋先去找司机,我独自坐下来等后队。
    这个时候风停了,雨只有稀疏几滴,落在地上悄无声息,好像再也没有力气刁难我了。我半躺在石头上,百无聊赖,时间过得很慢。不由得想起几年前,我在喀纳斯也是在前面睡觉等着后队,约莫大半个小时的光景。那个时候的天空是湛蓝的,飘着朵朵白云,身下的青草柔软地包裹着肢体。阳光透过帽子照在我的鼻梁上,微微发热的感觉,吹过脸颊的微风也是暖和的。唉,过去了的东西都是那么的美好。现在的我抬头仰望着黑沉沉的天空,没有一点星光,身旁的小溪无声地在流淌。我的脚趾头开始有了发冷的感觉,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肚子也饿了,累的像狗一样。但我知道自己的状态还行,脚趾头有点冷而没有麻木,左右扭动一下身子,酸楚的感觉还在。按道理我需要站起来走几步,再喝点热水,并补充一点能量。不过我懒懒的不想动,没有吃东西和喝水的欲望。我只想细细品味这不一般的宁静。在恒古不变的河流旁边,在漆黑无边的世界里,我就像一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外面细风小雨,内心默默无语。我一向胆小谨慎,很少有冒险的行动,很难体会小平大神爬山登顶犹如做爱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我偶尔也打打羽毛球,曾经试过打的累趴了,在花洒下冲澡,热水与汗水齐刷刷的流淌下来,肉体与灵魂同时洗涤干净,让我有一种无言的快感。这是很难得的一种体验。相对来说,你整天腻在五星酒店,干干爽爽的在豪华浴室里洗澡,当然也是轻松愉悦的,但就不会有那种惬意畅快的感觉。又或者像客家王的土猪汤,味道自然是很好的,但总感觉不如戈阳在山上煮的鸡汤(其实我没有喝过啦,只是看图流口水,羡慕+想象而已)。
 
旧帖 2019-03-19 19:50:33
Post #84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只驴仔钟落潭 离线 只驴仔钟落潭 看完我想哭

----------------------------------------
每周一练,腰不痛,腿也不酸了

 
旧帖 2019-03-20 18:34:28
Post #85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 ...
 
路上-行者无疆 当前在线 路上-行者无疆 最后一段写得真好
ddddouble wrote:
再往下走就比较悲催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飘着冷雨,路上也开始结冰。在通往望顶营地的三岔路口,新增了一个写着“船家”的大牌子。说是新增,是相对于我去年元旦上船来说的,也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里透着灯光,冒着白烟,人影憧憧,我们想当然就往那里去了。原来是当地村民搞的住宿点,有吃有喝有得住。我们走进棚子一看,那里挤满了人,柴炉冒着浓烟,呛得我直流眼泪。有MM要顺便上厕所,我就逮住当地人问问,还有床位住吗?答:没有了。
    我们很快就返回到正确的路线上,后面的路迹都很明显,不再走错了。路比较滑,结冰越来越严重,后队走得比较慢,我们经常停下来等。到了伤心大斜坡,风就大了起来,比较冷,路面铺满了冰快,没有地方落脚。我自己首先摔了一跤,我就说走路边的草丛下去吧。我伸腿往下一探,人就顺着滑下去,草丛上都是冰挂,刮在裤腿上窸窣作响,尽数落地,有点心疼的感觉。回头一看,在茫茫白色冰挂上留出一道黑不溜秋的痕迹。这样子虽然走的慢,但是比较安全。不过我身后的Tim还是摔了一跤,跌痛了右手肘。这里面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出发上山的前一晚,漫天星星,无风无雨,我判断天气不错,并没有天气预报中的大布暴雪,温度也不算很低,所以说不用带冰爪和雪套上山,有些童鞋就把冰爪留在车上了。另外我也没有很尽职地去检查童鞋们的装备,竟然有MM没有带手套上山,好在借了别人备用的手套。也有MM带了没有电的头灯,就只能借我的备用手电筒了,自然不是很顺手。




艰难的伤心大斜坡(其他童鞋拍摄)




    前队20点左右到达小卖部,后队半小时后也到了。小卖部有信号,我打电话让司机到大坝山水电站接我们,尽量节省一点时间。小卖部的老板在屋内搭了帐篷在睡觉,一大锅姜糖水在火炉是冒着热气。我们每个人要了一碗姜糖水,10块钱一碗,喝起来很是暖和。不知道是哪位童鞋多喝了一碗,最后老板说喝了10碗,收了我100块钱。铁马说高嶂顶那边风大,结冰会很严重,建议走小乱石坡下山。我询问老板,他说小乱石坡和水渠都没有结冰,山下也没有下雨。我们就决定从小乱石坡捷径下山,大概是20点50分的样子开始出发。
    小乱石坡背风,雨也基本停了,没有很冷的感觉。路面虽然没有结冰,但是石头是潮湿的,依然很滑。很多时候我都是臀降,手脚并用,紧紧地跟着前队的铁马,杜丘等童鞋。他们走的比较轻松。铁马是体能超级棒,杜丘说他的鞋子很好,不滑,心中羡慕了好一阵子。杜丘又说,他试过上船走到晚上1点多2点的。我心里想,这次要打破你的记录了。再说说我的杂牌登山鞋,今年国庆节在梅里踩坏了,早就进了水,也比较滑。队伍拖的很长,前队不得不停下来6次等齐后队再出发,每次5-10分钟的样子,结果我们23:20才到达水渠,足足走了2个半小时。
    由于担心水渠路面很窄,路面估计也会滑,而且晚上视野不好,童鞋们又比较疲劳,所以我反复建议后队的童鞋从水渠中行走。我很夸张地说,如果摔了下去,就没有救啦。现在想想也是很难为他们了。我试了一下水温不是很低,就率先跳了下去。水不深,刚刚淹过了脚踝,也不是很冷,反正我的双脚早就湿透了。沿着水渠走起来倒也方便,在出水口水深的地方,顺便水渠边走过去就是了,有时候水到了大腿根的位置。Tim童鞋为了不湿鞋,脱了登山鞋走的,也是强驴。大概走了25分钟就见到了一座小桥,我们从这里上岸,不想晚上走隧道。从这里翻过一座小山,就是跨过了隧道的位置,很快就到达了机耕路。5km左右的机耕路,我走了大概1个半小时,半夜1点半左右到达溯溪前的路口,与前队汇合。我让6位童鞋先去找司机,我独自坐下来等后队。
    这个时候风停了,雨只有稀疏几滴,落在地上悄无声息,好像再也没有力气刁难我了。我半躺在石头上,百无聊赖,时间过得很慢。不由得想起几年前,我在喀纳斯也是在前面睡觉等着后队,约莫大半个小时的光景。那个时候的天空是湛蓝的,飘着朵朵白云,身下的青草柔软地包裹着肢体。阳光透过帽子照在我的鼻梁上,微微发热的感觉,吹过脸颊的微风也是暖和的。唉,过去了的东西都是那么的美好。现在的我抬头仰望着黑沉沉的天空,没有一点星光,身旁的小溪无声地在流淌。我的脚趾头开始有了发冷的感觉,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肚子也饿了,累的像狗一样。但我知道自己的状态还行,脚趾头有点冷而没有麻木,左右扭动一下身子,酸楚的感觉还在。按道理我需要站起来走几步,再喝点热水,并补充一点能量。不过我懒懒的不想动,没有吃东西和喝水的欲望。我只想细细品味这不一般的宁静。在恒古不变的河流旁边,在漆黑无边的世界里,我就像一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外面细风小雨,内心默默无语。我一向胆小谨慎,很少有冒险的行动,很难体会小平大神爬山登顶犹如做爱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我偶尔也打打羽毛球,曾经试过打的累趴了,在花洒下冲澡,热水与汗水齐刷刷的流淌下来,肉体与灵魂同时洗涤干净,让我有一种无言的快感。这是很难得的一种体验。相对来说,你整天腻在五星酒店,干干爽爽的在豪华浴室里洗澡,当然也是轻松愉悦的,但就不会有那种惬意畅快的感觉。又或者像客家王的土猪汤,味道自然是很好的,但总感觉不如戈阳在山上煮的鸡汤(其实我没有喝过啦,只是看图流口水,羡慕+想象而已)。
 
旧帖 2019-03-20 19:53:12
Post #86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漫步云端武功山 离线 漫步云端武功山 宝哥作业写得跌宕起伏,如同再经历一次!每次看到续前文,又联想起当天的种种情景。

漫步云端武功山 于 2019-03-21 00:05:30 编辑
 
旧帖 2019-03-20 23:33:38
Post #87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机智的小方 离线 机智的小方 游记精彩,仿佛身临其境
很幸运,没听沧海话,跟上船底顶
宝哥最后一段写的很赞
 
旧帖 2019-03-21 15:35:05
Post #88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钟盛 离线 钟盛 宝哥真是大才子,出手不凡。
 
旧帖 2019-03-21 21:27:21
Post #91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沧海三笑 离线 沧海三笑 厉害啊smile

----------------------------------------
沧海三笑 QQ 150116093

 
旧帖 2019-03-21 22:58:56
Post #92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遗忘已久 离线 遗忘已久 大宝转画风了,感性的内心世界

----------------------------------------
~~路,默默的延伸,不为坎坷,只为远方心中美丽的风景~~

 
旧帖 2019-03-21 23:20:13
Post #93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漫步云端武功山 离线 漫步云端武功山
遗忘已久 wrote:
大宝转画风了,感性的内心世界

以前,画风好狂野的吗?宝哥
 
旧帖 2019-03-21 23:34:32
Post #94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遗忘已久 离线 遗忘已久 靠近小平多了,不一样了哈哈哈

----------------------------------------
~~路,默默的延伸,不为坎坷,只为远方心中美丽的风景~~

 
旧帖 2019-04-18 13:19:37
Post #95
Re: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ddddouble 当前在线 ddddouble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一个世纪,也可能是半个多小时,远远的转出2盏灯光,慢慢的向我走来。一盏比较高,另一盏比较低,不停的晃动。我有些激动,爬起来大吼了一声。没有人应答。也许是我没有力气大吼了,也许只是张大了嘴,并没有吼出来。随着灯光的靠近,2条人影慢慢地呈现出来。我迎了上去,内心温热起来,手脚也不冰冻了。后面的几百米走的离奇而曲折。铁马临走时特别吩咐我,说最后的这段路不能看轨迹,不可靠。让我先右转再左转再右转就好了,主要是溯溪。本来我有完整的轨迹,看样子是沿着河边弯向大坝山水电站。铁马的告诫让我有些迷茫。我们向右过了河,左转是一小段粗糙的灰沙水泥河堤。到了尽头,我让他们暂时等等,我下河右转沿着河边溯溪前行,先行探路。一切都很顺利,河水很浅,不冷,脚下很多拳头大小的圆形卵石,也不滑。走了一段,我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看看轨迹。结果发现偏离了很多,我有点呆,心乱了起来。在平时,我如果走在前面,休息的时候也会看看轨迹对不对。如果有偏差,我会一边等后队一边研究。在山上,手机定位有时候会出现偏差,特别是在停下来的时候。我在等后队的同时也在等GPS重新定位。这往往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但是今晚我有些急躁,想着已经下山了,就在水电站的旁边,GPS定位应该比较准确。我赶紧回头,和他们一起往另外的方向走。探了几次路,总感觉不对,轨迹也对不上。后来给铁马打电话,说是溯溪的河口有几块大石头的就是标志了。最后我决定按照第一次的路线走,往前多探一些路,大不了就沿着河一直走下去,这样必定要经过水电站。我不再看轨迹,独自在前面走着,走着,果然不久看到了右侧岸边的比较宽阔的路迹。我通知了后队,就上了岸继续往前走,很快又走到了河中间。这个时候居然看到了对面不远的地方,有头灯的灯光。啊,我的天,那一定是前队的童鞋,他们一定是等急了吧。河流在前面向左拐了一个弯,灯光又看不到了。我寻思着从水电站后面爬上岸,穿过水电站出去,这样会更近。漆黑中我凭直觉瞅准一个地方,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到了水电站的后院。拐过一排平房,门口亮着暗淡的路灯,估计是工人们的宿舍。下了几级台阶,穿过巨大而安静的水电站机房,从大门口走出去,河对岸的事物依稀可见。一辆中巴车亮着灯光,里面坐着好几个人。有一盏头灯在外面游荡,不知道是哪位童鞋在岸边徘徊。一条不太宽的河面泛着模糊的白光,隔在我们中间。我沿着向下的水泥路冲下去,直到岸边,大声嚷着“喂......”,又不停的挥手。其实人家是看不到的啦。但是对岸很快就有了反应,灯光在摇动,模糊不清的说话声传了过来。我舒了一口气,感觉有些疲劳。我跟着往回跑,穿过机房,绕过宿舍,到了后院,大声吆喝着让后面的童鞋爬上来。
ddddouble 于 2019-04-18 23:31:57 编辑
 
» 论坛 » 山野 » 徒步在船底顶的20小时——记元旦前夕上的变态船 149
快速回复
内容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