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深圳 » 论坛 » 山野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02
旧帖 2019-11-13 17:08:26
Post #2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 ...
 
小河很弯 离线 小河很弯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 ...

风景很美,队友们也很赞。 +10

----------------------------------------
“The Mountains Are Calling, and I Must Go…”

 
旧帖 2019-11-13 21:19:28
Post #2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8、7月18日:Paiju — Khoburtse库布什(3830米)14公里,上升海拔400多米,徒步7小时。
第一天上冰川,难度与危险系数加大。 开始的一段路仍然是沿着河边走,相对轻松。不久就走到了Baltoro巴尔托洛河的尽头,进入巴尔托洛冰川下端尾部地带。我对这里的冰川认识不足,以为冰川嘛就只是那些路上看到的,又蓝又绿又白的冰塔林。边走边拍照,在一个只有两三米高,也不太陡的小坡坡上滑倒,摔了个仰巴叉,把手擦破了皮。边吹伤口,边揉摔痛的屁股,发现我之所以打滑是这细沙覆盖的小坡坡原本是个冰坡。粗心的我没踩在前人踏出的浅坑上,不摔才怪。原来这巴尔托洛冰川就是个表面布满乱石和碎砂石的巨大万年冰块或冰和沙石的混合体。露出地表的冰塔林只是它极细小的触角而己。今天的路程不长,出发的也比较晚,9:30过才走。虽然天气和路还是一如既往的又热又难走,但我们已习惯了,心态平和,在阿巴斯的带领下,稳步前进,适当休息。下午5点过到达营地。

公子队长拍的早上Paiju日出, 这也是翻垭口前最后见到的高山玫瑰了。



离开巴尔拖洛河的尽头,进入巴尔拖洛冰川发尾部地带。看到没,下面最后一张图能说明这个冰川的真面目。








 
旧帖 2019-11-13 21:52:43
Post #2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路上小休拍照,我们Anna不跟大伙一块儿,要做不一样的烟火,在后面的大石头上各种表演,成功发光抢戏。哈哈哈~~~如果没有你,大家得少多少欢乐啊。我是真的喜欢跟开朗,幽默,好玩的人一起。对那种木纳少言的严肃脸怕怕的,如果他再敏感,计较,那我真是有多远逃多远了。有幸我和Anna全程同一个账蓬,住宾馆也是同一个房间。她往往不经意的就能让我笑的前仰后翻。我们都属比较二,开得起玩笑的人,常常互相调侃,欢乐相伴了二十多天~~~~


 
旧帖 2019-11-13 22:21:44
Post #2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继续帖人像。来见一下我们的露天午餐,不是每天都能找到一个阴凉平整的地方吃午餐的。像今天这样大太阳底下吃是常态。


吃完饭,三三两两找个岩壁乘凉,小休一下再上路。我们说了很久的大厨扎赫尔首次露了正面下图左一。


对我这不肯消停拿着相机乱转乱拍的人,队友和背夫们都相当配合。粉红衣服的原野,正在给大家讲她昨晚的美梦细节,在梦里跟一个帅哥举行婚礼。这倒真是个美梦,给我封口费,我保证不告诉你老公。嘿嘿~~~~



 
旧帖 2019-11-13 22:54:20
Post #3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上上下下,跋山涉水的路,对马都很难不要说人!下图2是个大滑坡,常有砂石滚落,阿巴斯说,去年有两个背夫,一匹马在这儿被砸死。我们提着心,快快的通过,大气都不敢出。




这马胆小害怕,不敢涉水过沟,几个马夫一边拖拽,一边安抚,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马弄过去。


观瞻一下小龙龙的“鞋坚强”吧,这样的路还没牺牲真是不容易。我建议他,如果这鞋能坚持到翻过垭口,一定要挖个坑埋葬它。小龙说,嗯,陪伴我5年,去了那么多地方,还要哭几声才算尽了情宜。
 
旧帖 2019-11-13 23:04:47
Post #3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K2路上的马驼人驼物资,真的很辛苦,有的还累S在了路上。但马夫对马是真的好,一早一晚的主餐是粮食,路上只要看到青草就拨来喂,从不打骂。


 
旧帖 2019-11-13 23:11:22
Post #3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川口塔峰群震撼风光,今天沿途从各个角度都可以欣赏到,在营地也能看到。

下图2,Tango. Towers四峰! 大川口塔、川口塔、无名塔和川口僧塔。
主峰大川口塔 H 6286m(GREAT Trango  T ower )东侧那块垂差1340米的世界第一大岩壁,攀岩爱好者的圣地。


 
旧帖 2019-11-13 23:18:47
Post #3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Khoburtse营地视野开阔,风景大气。有一条冰川水从营地侧面流下来。我们都到营地后太阳还很大,就都去溪水里洗了头。来自上海的长腿美女“和风细雨”没站稳滚水里了。幸好太阳够暖,没感冒。











 
旧帖 2019-11-13 23:21:38
Post #3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小河很弯 wrote:
风景很美,队友们也很赞。 +10


谢谢鼓励!
 
旧帖 2019-11-14 09:47:44
Post #3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9、7月19日:Khoburtse库布什 — Urdukas乌杜卡斯(4060米)6公里。
早上6:40出发,10点就到了。只走了3个小时多点。算是一个休整日。今天的亮点不是徒步,是到了Urdukas营地后热烈奔放的营地舞会。
原本公子队长是想将今天的6公里和明天的12公里一起走完的。那样我们会赢得一天的富裕,加大翻垭口的概率。沿途已经碰到几波因天气不好,下雪不能翻垭口而折返的队伍。真的很遗憾!如果能提早一天到垭口下的阿里营地,就有多一天的等待,多一份宝贵的希望。也确实有队伍这么做。
但向导阿巴斯担心,我们已经走了这么多天,很累了。应该趁今天路短休整一下。若把这两天的路合一天走,海拔和难度都特别大。若有人走崩溃,或高反,同样不能翻垭口。大家讨论之后同意了阿巴斯的建议。决定不合了。休闲走两天,为翻垭口储备体能。至于垭口天气,就只能靠运气和人品了。阿巴斯天天都在求真主保佑我们一切顺利。相信我们会有好运的!

早上从Khoburtse库布什出发


路上只用原野的手机拍了张合影,早上出发的早,走路还在热身阶段,我连相机都没来得及掏出来就到营地了。


我们到达营地,帐篷还没扎起来,大伙只好坐在大石头上等待。
 
旧帖 2019-11-14 15:07:05
Post #36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 ...
 
James887 离线 James887 看到Anna了,一起活动过几次的队友。游记不错,十分好评

----------------------------------------
爱运动,爱户外,爱生活

 
旧帖 2019-11-14 16:30:27
Post #3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James887 wrote:
看到Anna了,一起活动过几次的队友。游记不错,十分好评


这么巧!缘份妙真是不可言啊!谢谢好评鼓励~~~heart
 
旧帖 2019-11-14 17:40:30
Post #3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Dzhi1943 离线 Dzhi1943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还有好好吃的芒果汁哈,我们每个人每天都要喝几只。


mango juice 好喝不贵 原汁原味

----------------------------------------
不是技术控、不是装备党、屌丝驴、喜欢拍照、偶尔犯骚

 
旧帖 2019-11-14 17:43:04
Post #3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Urdukas营地地势较高,是观赏川口峰群的重要观景台。远处的uli biaho峰群、中间的川口峰群、近处的教堂峰,依次排开,山脚下是滚滚的baltoro冰川。




 




辛苦了一天的背夫们晚饭后聚在营地高处聊天,欣赏这广阔大气的无敌美景。说明一下,他们并不跟我们一起吃饭。徒步公司请他们是按天计算工钱,不包吃住的。他们每人每天要背负50多斤的重量行走,穿的是普通的胶鞋,甚至凉鞋。这个重量就算国内户外圈的重装大神们也是比较吃力的。但他们背得很轻松,虽然没到健步如飞的地步,但随时都在超越轻装行走的我们。

但是,我想说的是,就算有好的体能也要营养跟得上才行吧。实际他们的的饮食很单一,就是到营地后煮茶,做下图中的干薄饼Chapatti。就吃这两种东西,营养和维生素都是不够的。所以,他们当中没有胖子,都偏瘦。住的就是在营地的石头矮墙上盖张塑料布,然后,挤在里过夜。之前我看到有游记里说,他们的生活跟动物差不多。我不知道说这话的人是什么心态,不去评价。单从清苦简陋的程度,确实,太苦了点。但是,我还是想说,大家最好收起你们高高在上的廉价怜悯吧,如果有的话。我眼里的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的工作低级,并不怨天尤人,很单纯快乐,非常友善。对我们随时都是以礼相待,笑脸相迎。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14 18:32:19 编辑
 
旧帖 2019-11-14 17:44:19
Post #4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Dzhi1943 离线 Dzhi1943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上上下下,跋山涉水的路,对马都很难不要说人!下图2是个大滑坡,常有砂石滚落,阿巴斯说,去年有两个背夫,一匹马在这儿被砸死。我们提着心,快快的通过,大气都不敢出。




这马胆小害怕,不敢涉水过沟,几个马夫一边拖拽,一边安抚,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马弄过去。


观瞻一下小龙龙的“鞋坚强”吧,这样的路还没牺牲真是不容易。我建议他,如果这鞋能坚持到翻过垭口,一定要挖个坑埋葬它。小龙说,嗯,陪伴我5年,去了那么多地方,还要哭几声才算尽了情宜。


港真,当我滴爱鞋崩了之后,心态爆炸,但是~~~当我强忍着体味换上巴铁兄弟的飞马,我嚼着我真的飞了devil

----------------------------------------
不是技术控、不是装备党、屌丝驴、喜欢拍照、偶尔犯骚

 
旧帖 2019-11-14 18:34:24
Post #4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zhi1943 wrote:
港真,当我滴爱鞋崩了之后,心态爆炸,但是~~~当我强忍着体味换上巴铁兄弟的飞马,我嚼着我真的飞了devil


Zaheer 说得没错:Baltoro needs a new shoes!
 
旧帖 2019-11-14 19:03:54
Post #4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傍晚,我们几个,原野,桂桂,Anna一起跟着Bunny去营地高处拍日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两个大兵热情要求合影。再次上演中巴友谊。



我和Anna把相机架地上玩自拍,这45度望天的动作,僵硬做作也是没谁了,真是生动演译二货本色啊。grin



日落的那十几分钟,这里就是仙境。




晚餐主菜是美味的干香菇炖鸡,我和扎赫尔一起做的。或者说是我边教他,边做的。走过K2,天天吃炸鸡的朋友知道这菜一定会让现场看到吃不到的人口水流一尺长的,哈哈哈~~~~
分菜的是我们小桂桂,她不仅公平公正,还总是要求人全齐了才准开饭。有时候,Anna和Bunny在外面拍照,她们已经说了让大家先吃,小桂桂还是不甘心,一定要去把人游说回来跟大家一起趁热吃。
 
旧帖 2019-11-14 21:17:08
Post #4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终于说到我们的重点,营地舞会了。Urdukas营地下方斜着伸出一个表面十分平整的巨型大石头,可以容纳几十人在上面玩。白天就见到有人坐上面聊天,吹风,看风景。我们刚到营地也是坐那儿等背夫们扎账蓬的。
晚饭后我正在山坡上闲逛,听到传来歌唱和鼓声。原来是背夫们聚坐在巨石上唱欢快动人的巴基斯坦歌曲。鼓声是一个汽油铁桶发出的。我提着相机就赶了过去。这一路上虽然拍了不少背夫,但都是他们走路或安静地对着镜头笑的普通生活照。这么多人开心到聚一块儿唱歌跳舞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欢乐的场面我更想拍下来。





没想到我一去就被头一个请进场子跳舞。刺激来的如此突然,我有点懵逼,和不知所措。但拒绝显然是不礼貌的。只好把相机递给公子队长,硬着头皮上去了。好在这巴基斯坦的舞姿不算复杂,就是男女保持动作一致的对跳,摸仿了一会儿就大概会了。咱好歹也是个善舞的藏族姑娘,要嗨就放开了嗨吧。于是也来了劲,动作对不对不管了,怎么高兴过瘾就怎么跳。我一发疯,整个场面一下就燃了。连着跳了三曲,后来我们的队友“和风细雨”也被请进了舞池。她人靓腿长,跳的也特别欢乐,特别好。后来西班牙队的一个女士也被请来跳。把舞会的欢乐气氛推向了高潮。

感谢接过我相机的公子队长,拍下了这些精彩瞬间。你一定不相信在深圳一向端庄稳重的上官在户外会是这幅德行。上官本人也不相信啊,哈哈哈~~~感谢小龙,Jamie和和阿巴斯拍了同样精彩的视频。








舞会视频地址:海拨4000米之上,喀喇昆仑雪山深处的狂欢舞会
(奇怪,腾讯视频不能直接插入,大家点下面链接吧。)

https://v.qq.com/x/page/n0915xc9eyp.html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14 22:24:20 编辑
 
旧帖 2019-11-17 23:29:29
Post #4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 ...
 
原野-D 离线 原野-D 记录得好详细!重温精彩!heart
 
旧帖 2019-11-19 16:31:14
Post #4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modou 离线 modou 点赞、满分、送花.....

----------------------------------------
背着我的背包,寻找未知的自己及未知的你...

 
旧帖 2019-11-20 12:24:40
Post #4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0、7月20日:K2行程,Urdukas乌杜卡斯 — GoroII(4310米),12公里。
随着海拔的升高,Baltoro巴托洛冰川乱石密布,平淡无奇的灰褐色地表开始出现许多有水的蓝色冰沟。巨大的冰裂缝,各种形状的冰塔,冰蘑菇。铺排点缀得灰褐色宽广冰川生动靓丽起来。出发后没多久,大约10点过,以G2,G4为首的加舒布鲁姆群峰开始气势不凡的出现在前方,还有它们右边桀骜不驯的K1,以及再右边还没完全消失在视野的paju pk ulibiaho,教堂群峰等。这些雪山王国的巨星一整天都在视野里,群星璀璨,深深地勾住了我们的眼睛和心。晚上的营地就扎在它们脚下,距K1最近,好像能听到它粗重的呼吸。

早上6:40出发




来几张全景照,展示全天在我们视线里的加舒布鲁姆群峰和K1的阵容。
早上8:09,右边K1露出了它的肩膀和鹰头。


10:41
加舒布鲁姆群峰开始出现,正中间那一排,能清楚的看见G4和G2。它们的右边是mitre peak。


12:46 
最左边的加舒布鲁姆群峰和偏右边雄鹰状的k1之间那一大堆是biarchedi pk 和ghandogoro ri,最右边锯齿那片是paju pk ulibiaho,教堂峰等。


16:48
我们的营地,就在加布鲁姆和K1的脚下,G4 ,G2 近在咫尺。这张不是全景,右边实际更近的K1没照进来。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20 22:43:50 编辑
 
旧帖 2019-11-20 15:47:54
Post #4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今天最让我惊艳的是近K1,海拔7821米的masherbrum峰。它是慢慢出现在我们视线里的,开始只是冒了个头,身体被其它山挡住了。随着我们不断的往前往上走,挡住它身体的山慢慢往后退开。K1展现出它的全部身形。我一下子被迷住了,这也太帅了吧,而且帅的非常特别。它就像一个人形的雄鹰,拥有一双充满人类智慧的眼睛,锐利的鹰嘴,宽阔有力的翅膀。往前顷斜着身子,正预备展翅起飞去拯救世界。难怪巴基斯坦人民这么喜欢它。我们公子队长说,是因为巴基斯坦东部的城镇比较容易看到。和贡嘎,梅里出名是一个道理。
然后,K1它就一直陪着我们,到营地后更是近在咫尺。当天营地有人严重高返,直升机救援就在它的眼皮底下进行。






 
旧帖 2019-11-20 17:56:46
Post #4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脚下的乱石路越来越多的混着溥冰,徒步鞋踩碎乱石与溥冰混合体的咔嚓声让这宽广的荒原更显寂寞。




通体洁白,形状各异的冰塔;举着黄色石块的冰蘑菇;晶莹闪烁,透着蓝绿光芒的巨大冰沟;冰沟里滴答的水珠,流动的水声。是这安静世界鲜活,美妙的点缀。纯洁原始的大美,让人流连忘返。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20 18:07:25 编辑
 
旧帖 2019-11-20 22:03:27
Post #4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但这壮美的景色里却暗藏着杀机。行走变得格外小心,阿巴斯的管理也严格起来,他前后张望,呼喊。紧张地盯着我们每一个人,确保大家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但,队员们惊艳于路边初次看到,并且可以触摸的各种蓝冰美景,流连忘返,纷纷驻足拍照,拖慢了行进的速度。阿巴斯说,走吧走吧,后面的更美。再往前走,确实又遇到更美的景色。阿巴斯的敦促就不是好管用了,往往只有Jamie,公子,小龙几个自律性强的跟在他后面。大部份的人,包括我在内还是拖在后面,各种拍。于是,阿巴斯很正式的跟公子交涉,并让Jamie通知我们:欣赏风景,拍照可以,但不要耗费太多时间。大家表面收敛了,内心却有点不以为然。觉得今天的路程又不远,来一次不容易,匆匆忙忙光顾着走路,会留下遗憾。
午餐快结束时,有个其它队的向导急冲冲往下跑,阿巴斯拉住问原由,那向导说,一个队员不见了,他要下去找。我们听了心里一紧,要是走丢就太危险了,因为这冰川上的路都是在乱石堆里若隐若现的,遇到沟沟坎坎又要绕道拐弯,还常常有很大的石头遮挡视线,非常很容易走岔。
午餐休息结束,阿巴斯招呼大家上路。我和和风细雨速度差不多,常常走在一起,之前也是拍照托在了后面的,这时背上背包互相告诫,一定要跟上阿巴斯的脚步。
路上还看到一个累死的马的尸骸,斜靠在一块粘着沙石的冰上。表情平静,似乎只是在休息,等体力恢复了就会站起来。快到营地时又见到一颗刚死不久的牦牛头。到了营地又目睹直升机救援一个严重高反的日本人下山。这一切都在警示,冰川有危险,行走需谨慎。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21 13:44:49 编辑
 
旧帖 2019-11-20 22:30:48
Post #5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下午我在营地闲逛,看见这个马夫在给他的骡子按摩,被主人爱着小骡子表情也是单纯愉快的样子。主人的脖子上挂了个精心缝制的小香包,是妻子为他做的平安包吧?我猜。


这一匹孤独的马远离马群,独自垂头站那儿一动不动好长时间。它也有什么忧伤的事吗?



傍晚,瑰丽的夕照洒在加舒布鲁姆和K1身上,渡了一层金子般闪闪发光。无限感慨的一天!




 
» 论坛 » 山野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02
快速回复
内容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