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深圳 » 论坛 » 山野 » 其它 » 深圳登协怎么了? 105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16-09-10 12:48:13
Post #1
深圳登协怎么了?
 
十一郎 离线 十一郎

深圳登协怎么了?

十一郎

9月11日,深圳登协即将举行会员大会、进行换届选举。

上个月我一直在通讯条件不好的区域,却从各个渠道得知有关深圳登协最近的各种怪相——有给理事会泼污水的、有借机煽动矛盾的、有悄悄挖墙脚的…

期间,不断有会员问我:“深圳登协怎么了?”


作为深圳登协的创始人之一和本届理事,结合近年观察到的一些现象,谨将我了解的一部分情况和个人思考,供所有关心深圳登协的会员和朋友们参考。

磨房也有许多关注深圳登协的朋友,故发表于此。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反常之一:制造隔阂为哪般?

深圳登协的户外教练群,是协会会员的构成人群之一,既是协会培养出来的基层骨干,也是为协会培训作出贡献的宝贵人才。

前些天,有会员向我反映了8月份教练微信群里的奇怪事情。

我看到,协会的换届工作方案还在理事会层面没有表决呢,就有现任的监事和理事,把过程中的东西,有选择性地透露到教练群里,然后出现“理事是谁我们都不认识、理事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等说辞。

协会理事会的作用是决策、领导秘书处、提供资源。理事会不直接参与秘书处的具体工作,就是为了避免“利益冲突”,以确保协会的公信力。反过来,如果协会的理事都热衷于插手秘书处的具体事务,全体会员和广大志愿者如何信任深圳登协?

我认识历届所有的理事,可以负责任的说,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光风霁月之人,从来不是在协会这个碗里吃肉喝汤、而是为协会这个平台添砖加瓦。

理事会成员对协会的贡献,会员不容易知道。比如,曾经有理事为协会的攀岩场馆建设捐献了几十万现金,后来场地被收回、有关部门给予了协会一些补偿,捐款的理事甚至事后很久才知道这一情况,也没提过什么要求;再比如,协会举办的许多大型活动,都有理事们帮着疏通和协调各方关系;至于帮助协会获得深圳以外的资源、为协会在外部做良好宣传、遇到困难出谋划策想办法等等…这些对于绝大多数协会理事而言,都是自觉份内的事,没有谁去表功、去宣扬。有些教练不知道,那么教练群里的个别理事、监事,是应该消除隔阂呢?还是制造误解呢?

更奇怪的是,在一部分教练的情绪被鼓动起来之后,深圳登协在任的一位监事,竟然在群里带头召集所谓的“会员临时大会”。


(截屏中隐去其他个人信息)


协会《章程》中只有“会员代表大会”,并且召开的时间、召开的程序等,都有明确规定。根本没有关于“会员临时大会”的任何设定。

这不禁让人很纳闷:作为会员或教练,不熟悉《章程》可以理解;身为律师的这位监事、以及另一位积极参与话题的理事,也没有读过协会章程么??

协会的理事和监事,不是通过正常渠道做好会员和理事会之间的沟通、减少误解、避免对立,而是把大家的热情导向一条死胡同、背后加剧事态激化。不觉得有亏职守吗?

一个民间协会,随着发展,内部有不同的诉求或需求,很正常。遵守规则、坦诚沟通、协商解决,才是良方。

挑动鹬蚌相争,究竟是谁得利?可不要到头来,双方的吃瓜群众,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协会的监事必须起到监督作用,职权包括“监督理事会遵守法律和章程的情况。当会长、副会长、理事和秘书长等管理人员的行为损害本会利益时,要求其予以纠正,必要时向会员代表大会或政府相关部门报告。”

深圳登协《章程》规定“理事会每年至少召开一次会议”,而最近两次理事会议的间隔长达一年三个月,上述这位律师监事对此却从无只言片语。一位副会长以协会的名义出去洽谈的培训学校、最终成为该副会长担任法人的独立机构、与深圳登协无关(此事后面有叙述),监事们又做了什么呢?

由此我深感,近年来,在深圳登协的会员、秘书处、理事会之间信息严重不对称的情况,重要岗位职责不清的问题,确实需要重视和改进了。否则,容易被少数人利用。

反常之二:有史以来唯一的会员申诉

作为国内最早从事青少年户外培训的项目,深圳登协的“青少年成长计划”(YDP)获得了“爱丁堡公爵奖励计划”的授权,截止2015年培养了150名导师。协会同事、广大会员、爱好者的辛勤耕耘,对此贡献巨大。青少年户外培训,也是新兴的、具有前瞻性的市场热点方向。

去年理事会议上,有会员、YDP导师通过理事,向理事会提交了《关于对“山鹰青少年运动指导中心”违规操控“青少年成长计划”的申诉》。
以下蓝色段落引自原文——

“青少年成长计划”执委会都是民主产生的。
2015年1月,换届选举,由YDP导师大会实名制投票选举出第二届执委会成员13人。
(第二届换届时)作为登协理事、培训部负责人及执委会成员的雷某某(此处隐去实名),出现违规的问题。
大会上做报告时,雷某某不遵守对第一届委员的承诺,并未公布之前YDP的财务报表,至今仍未公布;未经委员会议讨论、投票,雷某某自己任命为执行长;雷某某在第二届执委投票结束后,未知会任何监票人员及新一届执委,独自拆开票箱自己再次查票验票。
更加蹊跷的是:2014年12月、2015年3月,广州“领攀”在珠海开办“山鹰”课程教练班。YDP执委会毫不知情。这个时候,“山鹰”并未完成注册,收取的费用,去向也不明。
经过YDP广州办事处人员及志愿者咨询、反映到执委会后,我们被告知:以后YDP属于“山鹰”下面的项目,只能在深圳推广,其他区域由“山鹰”来做。
身为志愿者选举出来的执委雷某某解释,是因为登协主张,并且曹作为协会副会长强势要将这个项目拿走,他没有办法。随后表示,自己身为协会理事、副秘书长,必须拥护协会的决定。
如果按照这个做法,由无数志愿者辛苦投入多年,并希望子女都共同参与的YDP常青项目,最后可能变成被巧取豪夺,绝大多数的经过选举诞生的、服务YDP多年的执委、YDP导师被边缘化,最后被赶出这个常青、而美好的事业。让我们这些为户外运动、为登协无私奉献的志愿者,比较心寒。

(注;“深圳市山鹰青少年运动指导中心”,是深圳登协下属的民非机构。)

这是深圳登协成立以来第一次有会员向理事会提出申诉,会员有意见、哪怕是误解,愿意按照程序通过协会的理事、或工作人员提出书面申诉,总比心凉离开要好吧?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一申诉未能得到重视,亦没有去调查澄清。这样一来,某种程度上是不是有负于会员和志愿者的信任呢?

此事究竟如何、谁对谁错,我无法判断,深圳登协“青少年成长计划”历届百余位YDP导师可以自己印证一下。

一个民间协会的立足之本,不仅在于开发了多少上游资源,更重要的是如何取信于会员和广大爱好者。这方面,我觉得深圳登协的改善空间还很大。

反常之三:私有化烟雾…

在2015年3月深圳登协的理事会议上,曹副会长拿出了一个协会下属“山之巅公司股份化”的方案,刚就任监事的律师先生,为大家介绍股份化的操作细节,然后让理事们现场举手表决。

据介绍,方案的出发点是:把山之巅公司的股份受让给协会秘书处的全体工作人员,以建立激励机制。

这么重大的事情,既无对协会和山之巅公司已有项目、资产的评估,也无任何其他可能方案的选择,当然,理事们更不可能做前期调研。在包含9个议题的一次会议上,现场举手决定如此重大的事项,理事会的知情权和参与权何在?

秘书处的同事们,这几年一边忙协会的事情、一边忙公司的事情,确实辛苦、需要增强归属感,理事们对此均能理解。所以对提高秘书处待遇、设立激励机制的原则异议不大。

但因方案提得太仓促,大家提了几个问题和建议:
1、除了股份化,岗位责任制、项目承包制这些方式,为何没有考虑呢?
2、股份化的受让范围限于秘书处,跟协会全体会员、历年志愿者怎么交代?
3、即使股份化,也要首先确权:这么多年来协会积累的项目和资产都有什么?
4、股份化之后,工作团队如何平衡协会秘书处工作与公司经营?
5、此项议程的投票,理事中的秘书处成员是否要回避?

这次会议经过多方讨论,综合大家意见,最终形成的决议转录如下:
决议第9项:同意山之巅进行股份化改造,以提高管理团队的归属感和工作积极性;后续方案再上理事会讨论。
附:
1、定位:协会是爱好者组织,改制应立足于协会发展。在这个基础之上,把工作团队的激励机制设计好。
2、原则:
1)充分考虑协会的长远发展和需要。
2)体现公平公正合理,争取协会相关各方多赢。
3)改制过程,一切换届要合理合法。
3、改制方案需要经过理事会全体大会的充分讨论、审议和表决通过后才能付诸实施。
4、成立起草改制方案的工作小组,职责是“起草改制方案”。
5、理事会审议表决之后,如果通过改制草案,也须向全社会公示。
6、改制方案基本点:协会和企业划清责任边界,企业要做专项评估,秘书处持股向协会进行备案。

按常理,至此应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然而,后续工作却没有任何动静。

理事会的正式决议如同废纸一张,甚至还可能由此导致秘书处对理事会产生误解、隔阂。放这样的“烟雾弹”,到底为了什么?


反常之四:关系?未发生…

今年我在云南过冬,当地朋友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你们深圳登协在大理成立了一所户外运动学校,啦啦啦…

过年期间,我们几个理事、山友吃饭聊起此事,大家都不知道。因此,我查阅了秘书处给理事的工作邮件,也未见此事。

后来,我进一步了解到:这个项目,开始接洽是曹副会长带着深圳登协秘书长去的,最后改为曹副会长换了“领攀”的名义谈成。

再综合新闻报道,我才知道:大理领攀学校的法人、理事长是我们深圳登协的曹副会长。(相关报道可网上搜索)

时隔一年零三个月,今年6月份,深圳登协终于又召开了一个理事会议。
会上,作为理事我询问曹副会长:(以下根据会议录音整理要点)

为协会拓展业务是好事,但大理领攀学校与深圳登协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如果,深圳登协是大理领攀学校的主办方之一,那么重大事项应该按照协会《章程》,在事前报理事会、在事后纳入协会的项目或资产管理。现在连个事后告知都没有。

如果,大理领攀前期洽谈以深圳登协的名义、新闻通稿上又写着“深圳登协参与组建”、而最终却跟协会没有任何关系,要请曹副会长解释一下是什么原因?

现场大多数理事、监事,也都等着答案。

然而,曹副会长先是重复着:“我用不着跟你解释!”“我用不着跟你解释!”
最后甩下一句:“跟协会没关系!”匆匆离开会场。

好不容易召开一次理事会议,作为理事向副会长询问协会可能发生的重大事项,即使不在议程中——而且议程并不是理事们酝酿制订的——难道理事没有资格询问?

很遗憾,会后不久,曹副会长通过邮件提出了辞职。

老曹是深圳登协第一届/第二届秘书长、第三届专职副会长、第四届副会长,协会上下对他的个人能力和贡献一直认可,大家也乐于看到他开创一份自己喜爱的事业。

理事会议一事那么多理事、监事在场,竟然也有人背后散布“是因为十一郎跟曹有个人恩怨”的传言!这类转移视线的脊梁,我一般都“呵呵”了。然而这次的事情,事关深圳登协这个“大家的家”、事关根本的是非底线,所谓“个人恩怨”我们就拿事实说话吧——

其实,老曹来深圳之前我们就认识。

02年老曹到深圳后,我一方面觉得一个山友刚刚来到一座陌生城市,如能找到同好、当然会舒畅一些;另一方面,我也觉得老曹有才,想拉他一起为山友做些事情。所以,当年我连续发起了两次专门欢迎老曹加入深圳山友群体的徒步活动。那个年代玩儿登山户外的没几个圈子,于是大家很快就熟悉起来。

虽然在深圳登协成立之初,有过一次“卿本佳人”之事,但我总觉得谁都有“人在屋檐下”的时候,揭过就算。所以,在深圳登协理事会正常运作的年代,每次内部征询人事意见,我对老曹出任重要职务从来都表示赞同。

于私而论,前几年老曹免费借用婚纱之情,我也一直铭记在心。

于公而言,我的道理很简单:“好的人才+好的制度”,才是对协会最有利的。


反常之五:高尚的大旗,该怎么举?

深圳登协还有一个多年精心打造的明星项目:户外教练成长计划。

这个项目,得到了中国登山协会和许多地方组织的认可,并获得了户外品牌的大力赞助支持。

对于一个民间协会,探索出专业的课程设计、解决了经费来源、那么多人历年深耕实干,这是极为难得的成绩和宝贵财富。

把它推广给全社会,让更多的爱好者、从业人员、相关俱乐部公平受益,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然而,我们最近又一次看到以下有意思的对话——
(教练问)深登协的培训体系纳入“山鹰培训体系”是理事会内定的吗?
(协会工作人员答)这个不需要理事会通过,教练委员会定就行了。

说明一下,这里所说的“山鹰培训体系”,并非前述深圳登协主办的“山鹰青少年运动指导中心”,而是上述“大理领攀学校”的一个项目。

“户外教练成长计划”,众所周知是深圳登协创立的项目,在推广中,如果转移性质归属,其最终决定权在负责日常工作的秘书处、或者该项目的委员会吗?请大家查阅协会章程。

作为有30年户外经历的爱好者,我举双手赞成这类有利于全行业的好项目,要有大的思路和格局。让更多的户外爱好者、从业人员受益于“户外教练成长计划”,是件大好事,但请留意“合规合法”这一前提。

深圳登协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协会,它既不是某个人的、也不是某个小群体的。因此有理由期待,负责具体项目的同事们、以及新一届理事会的朋友们,在放眼发展的同时,能够秉承对协会负责任的态度。

既无愧于深圳登协诸多同仁、会员、志愿者的长年付出,也无愧于赞助商伙伴的多年支持,如此则善莫大焉!

反常之六:会员去哪儿了?

深圳登协在2003年创办之初,就有100多名注册会员。经过十三年的发展,至今只有300多名会员。与协会的影响力和能力相比,群众基础太不匹配!

我们简单计算一下,仅深圳登协发起会员(至少100多人)、青少年成长计划导师(截止去年150人)、户外教练(170人)、理事会/监事会成员(20多人)、秘书处同事(20多人)这五个群体的人数之和,扣除重复人数,也不止400人吧?

何况还有户外领队、攀岩教练、历年为协会提供服务的广大志愿者…也都是会员发展对象。

前些天,有老会员上网注册参加本次会员代表大会,却发现自己不在会员名单里。

后经了解,原来早在多年前,协会“因电脑故障”丢失了所有早期会员的电子文档,许多老会员的会员资格就此清零了。

其实,找一找协会最早的纸质版发起资料,或者官网发个通告、设一个补登记程序,也许就解决了。这么重要的工作,是不会做?没时间做?还是有人不让做?

会员服务和管理方面的其他欠缺,就不一一展开了。

这一次,踊跃参与换届选举的、7位新的理事候选人,基本来自户外教练群体。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够为协会的发展做出新贡献。

同时也折射出,由于会员服务和管理的缺位,深圳登协没能吸引更多的、具有广泛代表性的会员群体参与到协会的决策层中来…期待下一届理事会,有所改进。

衷心期待…

江山代有才人出,深圳登协的发展,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也需要全体成员的团结共进。

在深圳登协成立的2003年,国内还没有“户外行业”一说。而今,市场上各种户外培训、户外活动大量涌现。登山户外人群,也从单纯的“爱好者”,变为“爱好者+从业者”的混合局面。

对于一个民间创办的协会,特别是协会的决策层和执行层:
如何平衡好“爱好者的生活方式追求”与“从业者的生存发展需求”?
如何使深圳登协的优质项目让各方尽量公平受益
如何在时代的发展中,做好规范和创新,把深圳登协继续发扬光大?
如何与各方同道一起携手共进,为中国的登山户外运动做出更多贡献?
这些都需要新一届理事会、监事会、秘书处和全体会员团结共融,用智慧和热情,去思考、去行动…

团结才有未来

个人认为,深圳登协的当务之急,是消除个别利益群体“内部人操控”的弊端和隐患,杜绝优质资产违规流失的漏洞。不理清上述乱象,谈何发展?

我相信,所有参与竞选的理事候选人、监事候选人,不论新老,大家对协会的关心爱护是一致的。因而,不同的诉求,只要是基于协会这个出发点,完全可以坦诚沟通、协商解决。

破坏容易建设难。因此,要特别警惕挑起误解矛盾的各种企图。


全体会员、候选人、秘书处同事,团结一致,深圳登协才能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写了这么多,最后抒个情:
登山户外,本应使得每个参与者的自我更加完善、生活更加美好;
世界很广阔,近前看着巨大的事物,也许只是沧海一粟;
未来的路还长,有幸同行一段,都是难得的缘分。

愿大家:珍惜!珍重!


2016年9月9日

十一郎 于 2016-09-10 21:44:24 编辑

----------------------------------------
尘世踯躅 仙境攀登
岁月蹉跎 须臾永恒
http://11wolf.blog.sohu.com

 
旧帖 2016-11-29 10:38:23
Post #2
Re: 深圳登协怎么了?
 
恬皙 离线 恬皙 这个。。。。。。
有点权力斗争的意味了
 
旧帖 2017-07-16 19:50:58
Post #3
Re: 深圳登协怎么了?
 
Worng 离线 Worng 此文让人看到一副图景:正如大部分A股上市公司一样,利用公司资源做自己的生意,或者向自己进行利益输送转移公司资源,更有甚者直接掏空上市公司然后走人。

----------------------------------------
马甲,兵也。兵者,所以诛暴乱 禁不义。

 
旧帖 2018-06-02 21:42:53
Post #4
Re: 深圳登协怎么了?
 
dujiayou 离线 dujiayou 当协会变成了邪会,没落就成为了必然!

----------------------------------------
户外不易,领队更艰,且行且珍惜!
---------------------------------------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山野 » 其它 » 深圳登协怎么了? 105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