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东莞 » 论坛 » 山野 » 其它 » 元旦上船之行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18-02-09 17:20:30
Post #1
元旦上船之行
 
mfqJrg00574202 离线 mfqJrg00574202

元旦上船之行

 
元旦上船之行
 
    自从2016年1月17日,跟一个户外群去爬狗尾嶂以来,便标志着我的户外生涯开始。户外的定义我没有深究,于我就是爬山和骑行。我喜爱诗歌,里面描写的美景在今天这个矗立着钢筋水泥高楼大厦构成的城市已不复存在。深溪横古树,这样的景色只有在深山老林寻见,就是因为追求古诗里的美景,而爱上户外。

船底顶,被称为广东驴友毕业线,自从在一个户外群知晓之后,便一直想去,鉴于体能与日常生活所限,一直未能如愿成行。今年元旦之前一周,刚好在朋友转发的信息中,看到凌云发船底顶活动。自从获得这个消息,便一直关注,并加入了船底顶穿越临时群,不断地收集关于上船的信息,其中他们说负重要15-18公斤,这一点使我踌躇良久——我之前只在走大岭山小环时负重过20斤左右。

问了一些朋友,都说上船并非那么艰难,加上临时群里大神们的谈笑风生,浑然不以上船为意的气氛感染了我,我之前担忧的一个大问题——有无人混帐这个难题也由于有伙伴答应帮我背帐篷而迎刃而解,我才发资料给管理员报名。后来虽然由于伙伴的背包不适合背帐篷而仍然要我自己背,但是我已经不那么在意,证明其实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担忧。以前在看人说获奖感言的时候,总听到他们说:感谢某某的默默精神上的支持。当时皆以为是一句套话,现在切实知道如果有身边人的支持(即使是仅仅是精神上的)是多么重要。因为人不是机器,人是受心理影响很大的。

由于我的多次提问,领队后来在途中都笑我是最啰嗦的,当时我没有说话,内心却反驳道:我问得多那是因为我喜欢爬山。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总是不会错的。人家都敢走鳌太线,这小小的广东毕业线算什么,只要坚持就能胜利——这是战略上的藐视;因为自己没有走过超过一天一夜的线路,没有负重超过20斤爬山,加上是陌生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问轨迹、难度等——这是战术上的重视。在这个是否报名问题上,阿雪给我很大的鼓励,他问我有无走过三水线,情况如何,我如实回答,他就说走过三水应该问题不大。他是走过洛克线,狼塔线的大神,他的意见应该中肯。

少年轻岁月,不解早谋身。晚岁无成就,低头避故人。人的一生,往往就在无穷无尽的无聊工作中消耗殆尽,难得有为自己爱好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正因为自己不再年轻,所以更懂得珍惜光阴,这次难得的好团队,好线路,应抓住机会——这次如果放弃,下次也不会成行。还好最后我还是勇敢了一把,报了名,才能使自己没有后悔——船的风光确实如驴友所言,美不胜收,高山,峡谷,溪流,密林,修竹,高山草原,低谷湖泊,应有尽有,此是后话。现在按行程简单记录一下,为了忘却的纪念。
2017年12月29日,周五,下午一下班就背着当天中午就已经准备好的两个背包出发石龙,先去石龙暂时落脚,准备明天的上船。感谢姊夫的支持,帮忙买好上船的食物,开车送我到集合点——石龙金沙湾。之前就提到,人是感性的动物,亲人朋友的支持很是重要,姊夫的支持使我信心倍增。我是准时7点半到达金沙湾的,走到那里,见到很多驴友已经到了,见到那些驴友特有的背包,倍感亲切。大概八点左右,车来了,我怀着紧张兴奋的心情上了车,看见了姊夫抱着小外甥牵着宝怡在窗外,我挥了挥手,突然想起一句: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可惜我未曾见过斑马,或者见到了,也不是那个斑马了。

租的车是17座的小车,17个人坐上去后,过道堆满了驴友的包,足足有座位那么高。有人开玩笑说,中途如果上卫生间需要爬座椅过去。车开得很快,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经过了哪些地方,大约经过了四小时,车子在一个工棚停了下来,这就是今晚的露营地——一个工人临时搭建的两层工棚,有水,有电,有隔间的房子。领队说这是最好的露营地了。领队说明早4点开始登山,准备到茶园顶看日出,于是大家三五成群迅速铺上防潮垫,打开睡袋就休息了。山间寂寥,只闻山风呼啸声,以及驴友的打鼾声,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不困(白天午休睡了2个小时),一夜无眠。
31号早上大约4点,领队就来敲门了,于是大家起床,整理睡袋、背包,准备出发。我每次去陌生的地方都会记录轨迹,于是打开手机的户外软件准备记录,却发现手机电量已不足70%,昨晚睡前我明明用充电器连接手机充电了的,充电时是80%,怎么越充越少了呢,才发现是充电线有问题,充电不进去。无法,此后几天手机都是无电状态,无法使用,之前的记录轨迹的打算落空。经此一暂,以后出去要检查充电设备,确保可以充电,必要时要带多个充电宝,因为有些驴友就是这么做的,他们说记录轨迹要开GPS,手机耗电非常快。
虽然手机无法使用,也不影响爬山的心情,因为还有对讲机,大家又走在一起,山上很多地方也无信号,遗憾的是不能记录轨迹和拍照而已。驴友们都很有经验,很快整理好,各自戴上头灯或拿上手电筒(董洁)开始登山,先是沿着一段水泥路慢慢向村子进发。领队说不要走太快,要分配好体力,不要一下子耗光,所以这段路走的很轻松。

大约走了2公里,终于见到上山的土路,大家出发时都穿得比较多,经过水泥路热身后,走这段上山的山路更感到热,于是都脱少衣服。即使是冬天,也穿一件单衣足够,因为都背着几十斤的背包,往山上登,都出汗了。期间有机耕路,机耕路尽头是林中小径,路更加陡,但是由于开始大家精力足,所以也不以为意,走的很顺很均速,只有一小段路走错了要回头,小小挫折,不在话下。从起点到这个走错路的分岔口之前,遇到路口都是左转,是在这里要右转上山,不要走左转下山的路即可。
经过一段小插曲,大家继续上山,大约经过2个小时,时间是早上六点多,我们一行17人上到一个山顶,这时天还没亮,山上到处是雾,白茫茫一片,视野十分狭窄,加上后面的路更加陡,还有悬崖路段,于是领队涛哥说在这里休整至天明再走。这时山风呼啸,更似有小雨纷飞(分不出是小雨还是雾气大),大家都纷纷穿上厚衣服,涛哥更是穿上了雨衣,我和冠军也仿效穿上了雨衣。此时在山顶,黎明前的黑暗,野径,头灯,想起了子美的句子:野径云俱黑,孤山火独明。
在山顶休整大约半个钟,天不知不觉已微明,于是领队涛哥说继续起程,毕竟才走了不到全程的十分之一。如果说在此之前的行程还不算辛苦,大家都能游刃有余,那么此后穿越到坪坑的的这段路就几乎耗尽了我的精力。这段路程大部分都是无路可循,都是定了一个方向后,溯溪而下,不太记得是下了4个还是5个乱石坡,不记得多少次下坡是以臀降的方式完成的。这段路虽然虐,但是由于是原始的,人的足迹很少,一路上都见不到垃圾,领队都说这是一条骨灰级的线路。这段路有小溪、竹林、悬崖、乱石,风景很好,如果是夏天,这段路一定有飞流瀑布。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竹林小溪,因为古人有太多竹子的句子,其中子美的一句: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记忆比较深刻,一个佳人高洁而忧伤的形象,想起总是使人惆怅不已。
 

茶园顶下来的乱石坡,张开手是阿庆
 


 
一望无际的乱石坡

队员们爬乱石坡

我走在乱石坡前,此时大概上午十点,雾气已散去,阳光普照,视野极佳。
 

茶园顶穿越到坪坑的乱石坡,站着的是大神朝阳,前面下坡的是我。
 
 

在茶园顶下乱石坡中途休息
 

老烟行走在乱石坡上
 

朝阳和阿雪走在茶园顶穿越到坪坑的乱石坡上
 

走在乱石坡上,这些青苔很滑
 

走完茶园顶下来的乱石坡,找到正常驴线,回头拍照之前走过的风景。
 
大家在涛哥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正常的驴线,步上了正轨,道路好走多了,一路也见到有不知道是哪个户外组织留下的红色布条标记。虽然前路依旧漫长,但知道方向,就心定很多,此后不再担心迷路,也不用时刻找路,走起来快很多。不过,虽然有前辈留下的红色布条标志,但道路的艰难并无稍减。先一路上坡,至山顶后又是一个望不到边际的乱石坡。我最怕的就是这种下坡路,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本来我还在队伍前面的,经过这些下坡之后,我已经走在了队伍的最后,可见路遥知马力,开始时候我还可跟上大家,至此我的弱小始体现了出来——我下坡明显比其他人慢。这段乱石坡耗尽了我的精力,以至后来走上山边土路,右下是潺潺的溪流我也无暇欣赏。我比较喜欢溪流,听着潺潺的水流声,使人感到山涧的寂静,想起王维的句子,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籍无人,纷纷开且落;还有那不知道谁写的“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走在林中小道,时闻流水声,脚下却丝毫不敢放慢脚步,因为对讲机里不时传来领队已到坪坑村子里面开炉的话语。写到这里,这段路要感谢一路上慢慢跟在我身后的那带着音响的小伙伴,因为我虽然喜欢山林,却是十分胆小的,总是害怕深山有鬼魅迷惑人。这样一路赶路大约走了几公里山路,终于见到人间烟火,见到民房、摩托,再转过几间屋,更是见到了亲切的大部队,至此全身松懈下来,心下大定地放下背包,一屁股坐下来呼着大气,原来坐着这么舒服。开炉的地方是在一个小溪的桥边,见到村民开摩托车经过,想起孟夫子的句子: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只是这里不是渡头,而是桥头罢了。
到达这个桥头,成功从茶园顶穿越到了坪坑,此后到船底顶的路就是传统的上船线路。中午开炉,感谢老四和疯子的红糖姜水,喝了之后,使筋疲力尽的我像打了鸡血,又有力气了,背起背包继续行进,这时大约下午3点。
中午开炉之后的路程是传统的上船线路,虽然没有前面的穿越那么艰难费劲,跌宕起伏,但因为这段路有了那闻名的无穷无尽的乱石坡,怎么也不会单调。我不知道传统的罗新线具体是从哪里开始,但从我们开炉的地方走到那个众所周知的白房子山脚下的吊桥也走了大约三、四公里水泥路。不知道传统的罗新线从起点走到这个吊桥是多远,如果两者相差不大的话,那么就是说我们这次的船线比传统的罗新线多了早上那一段穿越的路程。由于大家都没有保存早上穿越这部分路的轨迹,也无从得知具体的数据,不过就算知道了那些爬升、里程数据,若没有亲历其中,也无法体会到其中的艰难,所以说数据虽然不会骗人,却也无法描述困难程度。有机会,真想再走一次这段路程,好好记录其轨迹,以补充此次无轨迹之遗憾。此是后话,不提。话说当时经过吊桥,一路上山,大伙都走得很艰难,毕竟是负重,我们就像驮着货物的驴子一样,弯着腰,迎着太阳一步一步地向山上进发。不知道这段上山的路多长,只知道上到白房子的时候,时间大约是下午四点多。
 

中午开炉之后,走传统上船的线路

中午开炉之后走传统上船线路
 

白房子山脚下吊桥

驴友云游通过白房子山脚下的吊桥
 

女神董洁通过白房子山脚吊桥,据说其背包有50斤。
 

老烟通过白房子山脚吊桥,之前在由茶园顶穿越到坪坑的时候,他的小腿已挂彩,后来在船顶下伤心大草坡的时候更是膝盖受伤。
 
白房子,任何一个上船的驴友都知晓的地名,上到这里,发现这里只是一个小士多,配有一个平台供大家休息,木凳子,木围栏,士多房子的墙壁挂满了各户外团队的队旗。这些队旗向我们充分展示了船底顶在广东驴友界之盛名。此时,在白房子这里除了我们队伍,还有其他驴友,他们估计是崩溃了,而准备做摩托车下山,价格是150元/人,我不知道是载到哪里,不过这个也太贵了,不过,对于疲惫之极无法继续前行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选择。
 
 
我到达白房子的时候,领队涛哥、阿雪、朝阳、云游、董洁、老烟、阿庆、冠军、雨飞、落寞他们早就到了。大家在这里休息了十几分钟,后面的部队也到了,这时候大约是四点多。领队考虑到后面还要走一个多小时的水渠路,然后还有闻名迩遐的乱石坡,于是全部人到了之后,又继续出发了。从白房子到上乱石坡前的这段水渠路是平路,很好走,右边水渠的水清澈见底,左边是深谷,一条小溪从山谷而下,蜿蜒曲折,两边山壁竦立,树木郁郁葱葱,风景如画。如果把早上从茶园顶穿越到坪坑的那些小溪竹林比作小家碧玉的话,那么这里的景色可谓壮观。

 

白房子与乱石坡牌子之间的水渠路,右边是水渠,左边是深谷,前面是阿庆,后面是雨飞。


 
队员们通过白房子至乱石坡之间水渠路上的吊桥,
 
白房子到乱石坡这段是平路,实际是最好走的了,这次去沿途还看见了摩托车停放在路边,只是不知道摩托车可以过那吊桥否。这段路最后是一小双边水渠,提一下,这个小桥我是脱了鞋子走水里过的,其他伙伴都是直接走水渠基上过的,我需要训练平衡能力了。
 

乱石坡前双边小桥,一行17人,大家都走桥上过,只有我一人脱了鞋子走水渠过。

前面是大神朝阳,据说准备走鳌太线,后面是伙伴通过乱石坡前双边小桥
 

传统乱石坡牌子前合影,最前面是大神朝阳,右一是疯子
 

老四和疯子在乱石坡牌子前
 

乱石坡牌子前休息,正面是阿俊。
 
如果说前面那段路是走得非常幸福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乱石坡的路就有点不幸福了。上过船的人都知道这么两个地方:无穷无尽的乱石坡和一望无际的伤心大草坡。乱石坡的开头是一段沿小溪而上的溯溪线,这次我们是冬天走,可以很顺利通过,不知道夏天水大能否通过。这乱石坡的前奏大约也要走一个钟,溯溪线路,有些地方有小小的悬崖,其他没什么。溪水清澈见底,水声潺潺,是很舒服的,想见天气热的时候,可下去玩水,也可以FB,只是不要吃太饱,不要浪费太多时间,毕竟后面是真正的乱石坡,需要精力和时间去应付。乱石坡,顾名思义,就是一大片乱石,本无什么路,路都在乱石上走过去,走得人多了,也就有了一条路。据领队介绍,这条乱石坡要注意不要走错路,上去如果有分岔口,都是左转,直上或右转都将误入歧途,这些错路的终点是大悬崖,到不了船顶。接前所述,我们大约是下午四点多由白房子出发,走完水渠至乱石坡牌子大约是五点,走完溯溪路到真正的乱石坡大约六点多。之前在白房子领队就说了,要赶紧走,不走快点,到乱石坡要天黑了。到此时才知道,其实,即使走快,到乱石坡也天黑了,由于乱石坡无法扎营,只能继续夜爬乱石坡。
 

领队涛哥通过乱石坡前的一段溯溪路线时抓拍

这幅图片看不出是哪里,应该是传统乱石坡前那段溯溪路拍的
 

乱石坡前的一段溯溪路线时,大家在烤火,镜头正面为云游。
 
如果上午的穿越是无路可走硬是走出来的,那么这夜爬乱石坡就是有路可走,只是上午大家精力充沛,现在走了一天了(早上四点到现在六点,除去中间开炉休息时间长点,一直没怎么停过),已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了。如果这里可以扎营,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再走了,只是这里只有怪石嶙峋,没有一点平整的地方可放下帐篷。人有时候是逼出来的,我现在写这段文字,回想起来,当时夜爬这乱石坡完全是用了潜力一点一滴四脚爬上去的。不记得休息了多少回,反正一听见领队说休息就如闻大赦一般,直接在石上一坐倒,仰望星空,大口喘气,第一次感到空气是如此的甜香。劳累归劳累,有些伙伴还是很乐观的提醒我们,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时值1231日,农历十四),我闻听此言,抬头一看,只见一轮明月,悬于黑色的夜空,显得那么皎洁明亮,顿时想起《小桔灯》这篇文章。是的,月光虽然不是很亮(我还需要头灯照路,后来听说老三和飞鱼就没开头灯,趁着月色爬的),但给人温暖,指引了方向,给人希望。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胄,明月都毫无二致地照着他们,给他们在黑夜中指引道路,给他们温暖,甚至希望,所以人人都喜欢明月,古人吟咏明月的的句子不胜枚举。李太白的“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不度玉门关”,多么豪迈;杜子美“今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多么的深情;还有子美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孟德的“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多么的雄浑深远;还有王昌龄的“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清辉淡水木,演漾在窗户。苒苒几盈虚,澄澄变今古。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李太白的“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多么真挚的友情;王右丞的“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多么的自然幽静;“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多么甜蜜的爱情;“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是思乡;“朔气传金析,寒光照铁衣”“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这是远征;“松际露微月,清光犹为君”,这是追远;“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一个孤独忧伤的形象。
说回我们一行17人夜爬乱石坡,时值隆冬,入夜,虽气温下降,可我们皆汗流浃背,气喘如牛,我们手足并用,头上顶着明月,耳边不时传来伙伴的狼嚎,疯子不时大呼“五花肉”的话语在寂静的山岭中尤为响亮,直从队伍的末端直传至队伍的最前端。伙伴的乐观感染了我,想起高常侍的一个句子: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夜爬有个坏处就是由于视野太窄,不能很好的规划路线;夜爬的好处也是因为视野不广,使驴友看不到一大片乱石,从而没有那无形的压力,更有战斗力。
大约晚上九点多,我们终于一点一滴的吃掉乱石坡,见到了久违的高山草甸,由于此前爬乱石坡已是强弩之末,如今上得船头,皆人困马乏,不欲前行。领队似乎还好,继续前行,我也只好跟随向前,又过了两个小的山头,其中有一处地方,领队说是最适合装13的地方,有绳子的悬崖,由于是夜晚,虽有月亮、头灯,也无法窥其全貌,只是囫囵吞枣地过了这处地方,竟没有留半张照片。过了这个悬崖,到达了一处当地人盖的木棚子,我们在这里喝到了姜茶。喝过姜茶,时近午夜,我们也就原地扎营住下不表。
扎营费时不少,扎好营之后,各自自行活动,有点倒头就睡,有的开炉夜话。这不,老三的帐篷前就围了五六个人,他们喝着落寞他们背上来的白酒(劲酒等),还有阿庆带来的牛肉,老三带来的挂面,蔬菜,火腿肠,腊肠,瑶柱等。他们光白酒就带了几种,至少4瓶,还有啤酒,他们来上船都当休闲的。驴友们都是很乐观的,积极的,刚才爬乱石坡还是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现在又生龙活虎,我想这就是年轻人。我吃了一点面,喝了一点劲酒,搽了老三带来的活络油就换衣服睡了,一夜无话,不表。
 

早上扎营的地方,大家在吃早餐。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老烟的手机闹铃声唤醒了,此后人声渐大,据耳闻,应该是领队涛哥首先起来开炉,掀开了今天的序幕。我由于担心收拾帐篷等耗时太久,起来也很早,一起来,发觉不能下蹲,膝盖不能过大弯曲,还好尚可走路。我出发之前就担心第二天的状态,如今虽有状况,然而影响不大,仍可继续作战,也稍为放心。大家煮面,收拾背包不表,这里向老四说声抱歉,涛哥特意煮的一锅面被我不小心碰掉了,害他没有吃到多少。另外有件很遗憾的事情,是后来我才知道,就是疯子他们头晚真煮了五花肉饭,第二天都吃不完就倒掉了(倒掉时已经无五花肉,你懂的)。我很喜欢吃米饭,因为米饭很耐饿,基本早上吃饱,可以一天不用吃东西,只需补充水即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在这里,十分感谢伙伴的面、酒和各种零食。大家收拾完毕,大约8点,于是向上爬一点点至船顶拍合照,不表。

 

传说中的船顶



 
 
 

领队涛哥和阿庆在船顶合影
 

大神阿雪在船顶
 

其他队伍在船顶合影,他们手里拿的就是所谓的毕业证。
 
拍完照片,大约九点,继续上路,由于大家经过昨天一天的折腾,都不复当时勇猛,我膝盖痛,云游大小腿痛,于是下船顶的时候都走得比较慢,唯有冠军、阿庆、涛哥、落寞等几个依然生龙活虎,走在前面。如果说昨天的路是一路石头山、小溪、山林,那今天的风景就是一片金黄的草原。船底顶的高山草原比之大南山,可以说吊打,山峦叠嶂,连绵不绝,时见悬崖,引起驴友们争相拍照,冠军更说出以后上船从这面上,这面下就好了这样的话。一路都是一片金黄,直行至伤心大草坡底的木房子,涛哥说在这里休息,等后面的部队。不多久,逐渐见到了后面小伙伴,云游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老烟脚受伤,董洁和他走在后面。看来,经过昨天的茶园顶穿越,大家确实已是超负荷运作(阿雪等几个大神除外),更坚定了涛哥改变线路的决心,出发之前说走坳布线,唯今只好从休息这里走到峡洞再走到新洞。
 
 

过了船顶,下山时,莽莽苍苍的山
 

冠军走在伤心大草坡上

大神冠军
 

我和阿庆在伤心大草坡
 
 

大神飞鱼
 
我原以为从伤心大草坡底右转下大峡谷是一条捷径,可以很快走完,但后面那走之不尽的石头路也让我走得怀疑人生,期间还摔了几跤,臀降就不说了,体力消耗使本来还尚可以应付的下坡,也需要手足并用。这段路虽说没有昨天穿越那么艰难,但也因漫长而耗了很多体力。沿着小溪(夏天应是小溪,姑且这么称呼)大约走了2个小时的下坡路,终于到达一处转弯处,先行部队(冠军,朝阳,阿庆,雨飞)已在这里休息,我见到了他们,如释重负——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我已累得顾不得石头的湿青苔,把包一放,然后择一大石就躺了下去,大口地喘着气,取水也只好叫阿庆帮忙背包取出大瓶倒入小瓶。不久,大部队也赶上了,涛哥说在这里休息,煮茶,煮姜糖。说起姜糖,就想起了昨天中午,老四煮的那锅姜糖水,使我起死回生。以后去外面爬山,可带姜糖煮开水,姜糖水驱寒增加能量。在这里,大家自我介绍,互相认识了。古人说,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而我们是:累了溪边坐,脱包煮绿茶。
在这个小溪的小平台休息了大约半个钟,我们又继续出发了。提一下,也就是在这里,我们见到一个驴妈妈带着一个大约10岁的驴宝宝,大家都感钦佩,有的伙伴还拍照了。从这个平台下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山腰的水渠处。我们马不停蹄,选择了左转,走水渠路(后面才知道,这是今天走的第一段水渠路)。由于我走在前面走得慢的缘故,我们这一拨人都走得很慢,这里向大伙说声抱歉。这段水渠不长,也没有凸出的山石,一路都是直立行走,无需低头弯腰,只中间有一段水道,必须脱鞋(不脱也行,就是后面的路要穿着湿鞋子)涉水而行。这一段水道不长,应不足百米,过了水道,擦干水穿上袜子继续走一段水渠路,末了是一段机耕路。机耕路一路下山,大约几公里,最后到达一个小水电站(我一直以为这个小水电站就是涛哥之前说的峡洞,实际不是)。从早上出发,至此如果说都还平平无奇,不太费劲的话(对大部分人而言,于我最怕下坡石头路),那么后面过了这个水电站吊桥之后的水渠路就惊心动魄得多。
 

下大峡谷时候,途中休息,从左至右,分别是我,冠军,老烟,朝阳,这照片应该是阿庆拍的
 


在伤心大草坡底木房子右转下大峡谷,溪边休息煮茶时碰到驴妈妈带的驴宝宝
 

在溪边休息煮茶煮姜糖水,疯子正在给大伙分杯子
 

大家脱鞋准备通过水道,站立者是威少
 
 

第一段水渠路的终点,然后就是从照片右边转入机耕路
 
承上,从船顶——船顶下营地——伤心大草坡底木房子——大峡谷石头路——水渠路——水道——水渠路——机耕路,终于这个小水电站,不知道领队他们先头部队(依稀记得是涛哥、朝阳、云游、阿雪)来到这里多久了,我是和落寞、阿庆、冠军、雨飞一起到的。这里有个水龙头,清冽的泉水接的,于是大家刷牙洗脸,甚至洗头。我也抽空刷了个牙,洗了个脸,以为涛哥会在这里开炉(之前早上在船顶说在峡洞开炉,而我以为这个小水电站就是峡洞,后来回到长安,从其他驴友得知这个小水电站并非峡洞),可是在我刷牙的期间,涛哥已经收拾行装,渡过吊桥,沿着对面水渠继续出发了。我由于体力弱,走水渠慢,为免成为拖后腿的,麻烦别人,于是赶紧收拾背包跟上。这时候,雨飞也刚好收拾完毕,于是我和雨飞一起走过吊桥,沿水渠追赶先头部队(后来才知道,先头部队是涛哥、朝阳、阿雪、云游、冠军、阿庆)去了。本以为接下来的这段水渠路和刚才半山腰的水渠路一样,无障碍物,也不会很长,然而,随着继续走了十几分钟,发现水渠还在眼前延伸,见不到尽头的摸样,也还是见不到先头部队的踪影。这时候,回去小水电站吧又不知道后面的部队有没走传统的路线,不知道有没出发,回去也找不到他们,怕两头都找不到人。内心又还是对水渠的终点有所希冀——以为很快可以脱离这水渠路而走上康庄大道。这里写这么多,实际也就是考虑了几秒的时间,因为于我而言,眼前的水渠路容不得太多的分心。这些水渠左边是悬崖,右边是水渠,我们就在水渠基上去。由于我们是顺着河流的方向走在水渠边上,如果说水渠本身是保持水平而建的,那么随着走向下游,左边的悬崖就越来越高,刚开始的时候,水渠距河流的落差只有几米,后来落差越来越长,甚至达到了百米,原先很简单的水渠也就成为了天渠。后来走在通往新洞的水泥路上回头看,我们走过的这条水渠,像一条白龙横亘在山腰。水渠路基的宽度大约是30厘米,对我而言,走在上面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生怕叉错脚,而其他的伙伴,走起来如履平地,阿庆后来甚至和我说,如果他不是背两个包,几乎可以跑起来。这里,我更加体会到,每个人的特点不同,如果说负重上坡我还可以不落最后的话,那么这走水渠路我就绝对是最差的一个。由于我的裤子比较长,我时常生怕一只脚踩到另一只脚的裤脚,那样就危险了(后来快到终点时,见到董洁挽起裤脚,也卷起裤脚走了一段),除此之外,我还担心这很窄的水渠基有青苔(后来发现并无)会滑,所以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看准了一步一步地走。在这里,我向走在我背后的伙伴说句抱歉,由于我走的太慢,累及你们也跟我一样的慢。

大家在小水电站前休息,前面下蹲者为阿庆,旁边站立着红衫者是威少。
 

朝阳和阿俊在小水电站前合影
 

冠军通过吊桥,准备走第二段水渠路,后面就是小水电站。
 
如果这过了吊桥的第二段水渠只是一边是悬崖,而无其他障碍,那么也和之前的需下水道穿涵洞的水渠相差无几,可是这第二段水渠的难处远不止如此。追赶着先头部队走了一段路,忽然发现右侧山体竟然有时候有山石凸出,我们需要低头弯腰而过。如果说之前我走的是一步一步慢慢走,那么过这些凸出石头的地方就是一寸一寸地爬了,因为有些地方,这石头低得仅容许你四脚爬过(因为大家基本都有背包)。后来从伙伴所拍照片,也证实了过这些凸出山石的地方,我的走法也基本是大家的走法——四脚爬过。这里说句题外话,我在走这漫长而有时刻有惊喜的凸出石头挡路的水渠路的时候,是全神贯注的,不敢停下来(我怕骤停脚会发抖),更不敢从口袋或背包取出任何东西的,而后来的这些照片表明,我的伙伴们在走的时候,可掏出手机拍照,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些伙伴并不是很惧怕这水渠。以前读《射雕英雄传》的时候,读到玉阳子王处一,单脚立于万仞之上,而我的伙伴在这上百米,宽度仅为30厘米的水渠基上站立,取出手机,从容拍照的情形,即使比不上,也有点这个神韵了。大家读文字可能没有什么直观的形象,那么我打个比方,这就等于站在十几二十层楼高的大厦的仅有两个砖(一个砖的宽度大约是15厘米)宽度的围栏上。不知道大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一边行走,甚至有时候要四脚爬行,一边还可以随机停下来掏出手机拍照否?我是不敢,我只能什么也顾不上,甚至头脑都不能想其他任何事情——例如和背后的伙伴说话都不太敢。
 

阿庆和冠军(后面)走在山石凸出的天渠上
 
 

阿庆走在水渠上,注意他背了两个包


 
冠军走在水渠上

水渠的一边是这样的悬崖
 

领队涛哥走在水渠上,这里应该是第二段水渠,正常走人的左手边是悬崖,这个应该是涛哥转过来让后面的人拍照,所以悬崖在涛哥右边。
 



 
大神阿雪走在水渠上,他的左边是悬崖,这张是走在前面的伙伴转过身来拍的,不知道是朝阳还是涛哥拍的。

涛哥后来下水后拍到的不知名动物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当时走的时候,就摒弃杂念,一步一步地走好每一步,因为只要一步没走好,怕一失足成千古恨。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老天保佑,我竟然可以走完这段几公里的天渠,在这之前,叫我上十几层楼高的楼顶,虽然隔着围栏,向下望都会有点怕,可能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只走好每一步,坚信只要走一步,就距离终点近一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有人也许会说,可以下水走水渠里,可是我之前下水走过水道,水是非常寒冷的,这么长几公里走水里,也许脚会受不了,落下病根甚至残疾不好,日后有排烦恼。而在这水渠基上走,虽说危险,但只要慢慢一脚踏稳再走另一脚,时间长了,终究可以到达终点。另外,在水渠基上即使慢,也比下水走快,因为涉水消耗体力更多,之前也试过走水里,那个速度慢得不敢恭维。
这第二段水渠路,是我本人这次上船最难忘的,如果再有选择,我不会再走。茶园顶穿越到坪坑走了几个乱石坡这些虐的线路我都可以忍受,可以慢慢一点点吃掉,但这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危险路我不敢尝试。领队后来也叫后面的人不要走这段水渠,只是我在对讲机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然走了一大半,再回头也一样难,更不知道可以途中小桥那里下撤。在这里,建议后来的驴友,如果碰到这条路,不要尝试走,父母生身,不可随便。
我不知道这段水渠路到底有多长,因为我手机第一天就没电了,什么轨迹也没记录到。我们大约中午时分从小水电站出发,过吊桥走这水渠路,最后到水渠终点下撤到河边,然后沿河走一段石头路就到了那一早就听伙伴和领队宣扬的八公里水泥路,走完这段水泥路回到上车点的时候,大约下午四点多。

应该是走八公里水泥路碰到的马
 
如果说第一天的精力是被从茶园顶穿越到坪坑的这段路耗得七七八八的话,那么第二天的精神大部分都耗在这第二段的水渠路(天渠)上了。不过幸运的是,我们都平安的通过了这段天渠,在坐车回来的路上,我说过要劏鸡还神,回家过春节是要记得这回事了。如前所述,走完这段水渠路,就是八公里水泥路,这段路是我的克星,我之前都没什么大状况,走这段路之后,脚裸关节出了问题,有点小痛,所以越走越慢,而其他大神,例如雨飞,朝阳,阿俊等皆走得很快,都一个个超越了我。后面走完水泥路,回到上车点,上车回莞,不表。
纵观这两天的行程,第一天被穿越耗尽精力,第二天被那段天渠耗尽精神,其他还好。这次上船计划走的是坳布线,虽然只完成了坳新线,也是走得筋疲力尽,酸爽不已。此次已已,留得青山在,哪怕无柴烧,以后有机会再走其他的船线(听驴友说上船有四条线)。
这次上船还算顺利,感谢组织者,感谢老四、疯子的姜糖水,感谢老三的活络油,感谢落寞的劲酒,感谢阿庆的照顾,感谢阿雪的装包,感谢涛哥的茶和早餐,感谢岩松的背包,感谢大家的同行,期待下次再同行。

----------------------------------------
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长安驴友大本营-Q群544601715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山野 » 其它 » 元旦上船之行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