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安全回家 / 山野 / 深圳 / 郑州 » 论坛 » 山野 » 安全知识 »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481
旧帖 2016-03-15 21:58:58
Post #1194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乐乐一号 离线 乐乐一号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楼猪是妹纸!
为啥把手套丢了,不解

----------------------------------------
多多指教

 
旧帖 2016-03-15 21:59:18
Post #1195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乐乐一号 离线 乐乐一号 楼猪是妹纸!
为啥把手套丢了,不解

----------------------------------------
多多指教

 
旧帖 2016-04-07 09:55:46
Post #1196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yanwindrunner 离线 yanwindrunner 能遇上另一支照顾你的好队伍,已经很万幸了。
 
旧帖 2016-04-07 10:44:38
Post #1197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心海凌波 离线 心海凌波
下士1968 wrote:
腊八队伍中的队员“冷酷到底”的新浪博客对果果事件的追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4133101019luz.html
该队员和另一队员赵阳都比较客观描述了事情的真相,但心肠较赵阳柔软一些吧。其实果果在绿野论坛上对曾经拉练相识的另一位老队员有一定怨气可以理解,只是年龄老的队员真的是很可怜!磨坊前面有位大侠说腊八这队走的只能说幸运,实际情况队里其他能力差的队员都可能变成第二个果果,被能力强的无情抛弃,各个惶然如逃命。团队氛围从一开始就做差啦!大家感觉不能依靠这个集体,只有拼命盯死腊八及其手中的GPS。有几个情节我们注意到:

在新浪里叙事的队员“冷酷到底”在快出山时,在其他队员快速出山的情况下,坚决要陪膝盖有伤的“老米”歇宿在平安寺。
“冷酷到底”博文中也写到:
“后来,我们一队人也不多说话默默的启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对果果一个女孩的牵挂还有对自己自私的谴责又一次出发了。”
“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和果果再走一次的话,我一定会把这一次补偿回来。”


从上面自述来看,其实“冷酷到底”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只不过“冷酷到底”仍然没有帮助到果果,而随大流自我逃命,到了安全地带,再也于心不忍,不肯放弃一路膝盖有伤的“老米”。看到这里,只能长叹,大家为何当时那般恐慌?要知道,你们是集体在9月初穿越鳌太,是有备而去,艰苦但离“必然”的生命危险尚远(除个体严重高反外)。如果再晚一个月,如此狼狈尚能理解。表示一声叹息,另外向“冷酷到底”表示衷心的祝福!我想善良的心会使你走的更小心,更远。
另外腊八回山最后为救果果,不能说拼了命,应该是拼尽了全力,一声叹息。恩怨俱去吧。
鳌太果果和绿野磨坊果果,反射这当今的社会。技术绑架社会,驴行不能掉到技术的圈套里。

斗胆转发绿野“侧峰”的文章:

原创:侧峰
         我很少在论坛与人辩论,一般也不会参与争执——因为经历多了,就懒得搀和。但是人都有底线,珍惜大自然、珍惜生命、珍惜情与义,这些是我的底线。人都有卑下的一面,我也有,所以不应岢求别人高尚。但是,人不能没有底线。小到一个圈子、一个行业,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皆如是。触及底线,就会忍不住,哪怕年已不惑——因为我看不惯、受不了。
      开侃之前,先摆摆老资格,以求观者能耐心读完:我在1997年,和朋友一起创建过户外俱乐部;国内第一份户外免责声明,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安全规范,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领队培训教程,我参与起草了;北京最早的十所大学户外俱乐部(不包括北大山鹰社与清华登山队,那是官方的),我是发起人之一;最早的云蒙山穿越路线,最早的小五台穿越路线,最早秦岭穿越路线,最早的神农架穿越路线……是我们探索开发的。说起来,这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情了。所以,那些客观的与主观的因素,哪些是本质原因,哪些是表面理由,我有一些分辨的能力。我们来理性的探讨关键与本质,少些情绪宣泄与诡辩忽悠。

     最早的AA制户外,是怎么出现的呢?其实,那时候叫AA,是因为国外的聚餐AA制消费习惯刚进入中国不久,AA的说法在白领中显得很时髦啊,正好自助旅行式的户外活动有一个特征:所有费用AA,于是,这个叫法不胫而走,成了代名词。但是,其本质却是“自助”,而不是分摊费用。这里的“自助”,可不是指的每个参加者自己靠自己、自己管自己,而是说我们这个团队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探险,不依赖团队之外的机构或力量。这是团队整体意义上的自助,这个“自”,不是指某一个人,而是一个集体。因此,每个人都有分工,有人去学地图学(使用地形图辨别方位),有人去记忆可食用与有毒植物(野外生存),有人去接受救护训练,有人去练习攀岩速降。每个队员都要在集体中承担一份责任,也愿意将对伙伴的责任放在自己肩上。这样的分工,必然导致合作。单独靠自己,不可能完成探险,合作是必须的,互相关心与帮助是自然的。因为一个都不能少,所以一个都不能放弃。至于说每个人都要有在野外照顾自己的能力与态度,这个……题中应有之义,无需强调。
     可见, 为什么选择AA制而不是所谓“商业队”?因为我们有能力依靠自己的团队完成探险啊,用不着花钱请别人来负责,我们彼此负责就够了。AA式户外,在开始就是强者(不仅指肉体的强壮)的集结,而不是弱者的乌合。
     渐渐的,开始有一些新手加入,也有一些能力不强但是愿望强烈,对户外的情感相契和的“爱好者”加入,他们对于团队的价值似乎有限,有时更像是个累赘。要不要对他们负责?当然要,因为他们加入,就是付出了信任,你接受了信任,就接受了责任。你可以指导他们、训练他们、要求他们,帮助他们改掉弱点,但不能功利性的嫌弃,哪怕有些人始终无法变强,因为“功利性”与户外的价值观不相容。只要在户外拥有相类的追求与价值观,就是伙伴。
     队伍中,也会有一些某方面能力很强的人。他们的强大,不是用来彰显自己,谋求权利与虚荣,更不需要通过户外来证明什么。追求更强,是为了承担更多的责任,受托更多的信任。
     那么,谁来担任领队?是那些最善于组织协调、统筹安排,精神坚韧,面对意外冷静果断的人。除此之外的,诸如:经验丰富、体能充沛、技术高超、聪明机智等等,是因,不是果,这样的人可以是最有价值队员,不一定是合格的领队。说白了,领队也只是团队角色分工之一。

      2002年以后,户外爱好者越来越多了,井喷式的增长。选择AA制户外的动机也多元化了,或者因为经济实惠,或者为了体现个人价值,或者图个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于是,户外运动“症状”初显。
      在那些除了探险者罕有普通游客涉足的地域,开始有不可降解的垃圾出现。在之前,可是一个烟头、一片塑料纸屑都没有的。那些穿越者上百人次走过的路,都很难看出人为活动的痕迹。即便需要路标,也不过是几块石头、几处刀痕。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曾是写照,而不仅是口号。那些曾被唾弃的行为变得堂皇,AA么,你管我呢?
     竞技心态、锦标主义开始渗入户外,显示自身的强大成为许多人的目的。你上过东台,我就要来个北东西,然后五台连穿。你走四天,我就三天。没上过太白(现在是鳌太了),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户外。谁愿意比谁显得弱呢?那些俱乐部对领队要求严格,我都跟着玩了一年了,能力那么强,你们还不让我当领队,行,没关系,我自己到网上组个队,照样当领队。AA么,你管我呢?
      原本探险报告是为了交流总结经验,现在可以拿来证明纪录、显现能力。AA制的户外越来越浮躁。看几篇攻略,就敢去探险。却忘了,彼时彼情彼景可行的途径,未必适合此处。牛顿三定律在低速宏观世界是真理,接近光速时就是谬误。只注意结论而忽视前提条件,写攻略的人往往会强调成功之处,有意无意间忽略了这个成功经验的限定条件,看攻略的人就更难以全面认知了。(说到这里,顺便提一提我的个人观点:攻略害人,尤其害新人,越是菜鸟(当然自以为不是)受害越深。照着葵花宝典练了几年,就敢去招惹东邪西毒。反正我没见过拿航海日志证明自己是个牛B船长,看几篇航海日志就去组个船队探索新大陆的。)
      再后来,所谓“领队”渐渐没了权威,也日益怕麻烦,更没了义务。当然,参加的人多点好,人少,岂不是显得“领队”没有号召力?人少,岂不是分摊的费用就高?我们不需要相识、我们不需要相互了解,也无所谓信任,只要愿意分摊费用,咱们就是AA队。以利相合,情义自然轻。简单的路线也就罢了,去个丽江拉萨也还将就,因为这样的户外实际上是自助旅行,而探险类的活动也敢照此办理。于是,AA制户外就像AA制聚餐一样简单。
     再后来,队员之间的相互约束也日渐削弱,“领队”也变成了召集发起人。斤斤计较、偷奸耍滑、固执任性、自由散漫,扔垃圾、扔队友……AA么,你管我呢?
    粗糙的计划、鲁莽的行动、轻率的组队、流于形式的行前准备。我不知道,每年有多少穿越队的成功凭借的其实是侥幸,也不知道本来是常识的经验与教训还要用生命证明多少遍。

     曾经清晰的渐渐模糊了,曾经的共识渐渐崩散。

     这些,不是AA制的错,只不过今天的AA制提供了宽泛的土壤,杂草丛生、稼穑难为也就成了一种必然。AA只是一种消费形式,不应成为放弃的理由,更不是放纵的借口。错的不是AA,是某些浮躁麻木的户外人。

     是非对错的标准本来就是存在的,何须讨论?该不该保护环境带回垃圾、该不该团结互助、该不该彼此负责、该不该谨慎理智注重安全、该不该循序渐进科学态度、该不该……
     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道理与方法都是明确的,无需赘言。讨论、谴责,其实是对事不对人的,只为了让模糊的清晰起来、让正气清风吹散乌烟迷雾。
     我们来到户外,初衷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什么?自然的美、人性的美难道不是户外一切价值的核心么?
     现在到了所有户外爱好者重新达成共识的时候了。
     如此,果果的遭遇方能成为真正的个例。

几年后回看,有意义的一个回帖,AA 自助,现在是不是已经理解出现了偏差。

----------------------------------------
AA的内在理念“作为人的自由、独立、平等、互助。”

 
旧帖 2016-04-07 23:08:36
Post #1198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吉祥人 离线 吉祥人 你已经很厉害
 
旧帖 2016-04-08 00:55:55
Post #1199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安全ABC 离线 安全ABC 自身强大,功课准备到位,是自救的前提.
功力心太强,,行事固执的人,都不会是好领队和好队员.
 
旧帖 2016-04-08 20:50:16
Post #1200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大地280651538 离线 大地280651538 很真实,受用无穷
 
旧帖 2016-04-09 21:47:24
Post #1201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dujiayou 离线 dujiayou 波波转发的这篇文章,我要mark一下!

————————————————————————————————————
原创:侧峰
         我很少在论坛与人辩论,一般也不会参与争执——因为经历多了,就懒得搀和。但是人都有底线,珍惜大自然、珍惜生命、珍惜情与义,这些是我的底线。人都有 卑下的一面,我也有,所以不应岢求别人高尚。但是,人不能没有底线。小到一个圈子、一个行业,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皆如是。触及底线,就会忍不住,哪 怕年已不惑——因为我看不惯、受不了。
      开侃之前,先摆摆老资格,以求观者能耐心读完:我在1997年,和朋友一起创建过户外俱乐部;国内第一份户外免责声明,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安全规 范,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领队培训教程,我参与起草了;北京最早的十所大学户外俱乐部(不包括北大山鹰社与清华登山队,那是官方的),我是发起人之 一;最早的云蒙山穿越路线,最早的小五台穿越路线,最早秦岭穿越路线,最早的神农架穿越路线……是我们探索开发的。说起来,这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情 了。所以,那些客观的与主观的因素,哪些是本质原因,哪些是表面理由,我有一些分辨的能力。我们来理性的探讨关键与本质,少些情绪宣泄与诡辩忽悠。

     最早的AA制户外,是怎么出现的呢?其实,那时候叫AA,是因为国外的聚餐AA制消费习惯刚进入中国不久,AA的说法在白领中显得很时髦啊,正好自助旅 行式的户外活动有一个特征:所有费用AA,于是,这个叫法不胫而走,成了代名词。但是,其本质却是“自助”,而不是分摊费用。这里的“自助”,可不是指的 每个参加者自己靠自己、自己管自己,而是说我们这个团队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探险,不依赖团队之外的机构或力量。这是团队整体意义上的自助,这个“自”,不 是指某一个人,而是一个集体。因此,每个人都有分工,有人去学地图学(使用地形图辨别方位),有人去记忆可食用与有毒植物(野外生存),有人去接受救护训 练,有人去练习攀岩速降。每个队员都要在集体中承担一份责任,也愿意将对伙伴的责任放在自己肩上。这样的分工,必然导致合作。单独靠自己,不可能完成探 险,合作是必须的,互相关心与帮助是自然的。因为一个都不能少,所以一个都不能放弃。至于说每个人都要有在野外照顾自己的能力与态度,这个……题中应有之 义,无需强调。
     可见, 为什么选择AA制而不是所谓“商业队”?因为我们有能力依靠自己的团队完成探险啊,用不着花钱请别人来负责,我们彼此负责就够了。AA式户外,在开始就是强者(不仅指肉体的强壮)的集结,而不是弱者的乌合。
     渐渐的,开始有一些新手加入,也有一些能力不强但是愿望强烈,对户外的情感相契和的“爱好者”加入,他们对于团队的价值似乎有限,有时更像是个累赘。要 不要对他们负责?当然要,因为他们加入,就是付出了信任,你接受了信任,就接受了责任。你可以指导他们、训练他们、要求他们,帮助他们改掉弱点,但不能功 利性的嫌弃,哪怕有些人始终无法变强,因为“功利性”与户外的价值观不相容。只要在户外拥有相类的追求与价值观,就是伙伴。
     队伍中,也会有一些某方面能力很强的人。他们的强大,不是用来彰显自己,谋求权利与虚荣,更不需要通过户外来证明什么。追求更强,是为了承担更多的责任,受托更多的信任。
     那么,谁来担任领队?是那些最善于组织协调、统筹安排,精神坚韧,面对意外冷静果断的人。除此之外的,诸如:经验丰富、体能充沛、技术高超、聪明机智等等,是因,不是果,这样的人可以是最有价值队员,不一定是合格的领队。说白了,领队也只是团队角色分工之一。

      2002年以后,户外爱好者越来越多了,井喷式的增长。选择AA制户外的动机也多元化了,或者因为经济实惠,或者为了体现个人价值,或者图个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于是,户外运动“症状”初显。
      在那些除了探险者罕有普通游客涉足的地域,开始有不可降解的垃圾出现。在之前,可是一个烟头、一片塑料纸屑都没有的。那些穿越者上百人次走过的路,都很难 看出人为活动的痕迹。即便需要路标,也不过是几块石头、几处刀痕。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曾是写照,而不仅是口号。那些曾被唾弃的 行为变得堂皇,AA么,你管我呢?
     竞技心态、锦标主义开始渗入户外,显示自身的强大成为许多人的目的。你上过东台,我就要来个北东西,然后五台连穿。你走四天,我就三天。没上过太白(现 在是鳌太了),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户外。谁愿意比谁显得弱呢?那些俱乐部对领队要求严格,我都跟着玩了一年了,能力那么强,你们还不让我当领队,行,没关 系,我自己到网上组个队,照样当领队。AA么,你管我呢?
      原本探险报告是为了交流总结经验,现在可以拿来证明纪录、显现能力。AA制的户外越来越浮躁。看几篇攻略,就敢去探险。却忘了,彼时彼情彼景可行的途径, 未必适合此处。牛顿三定律在低速宏观世界是真理,接近光速时就是谬误。只注意结论而忽视前提条件,写攻略的人往往会强调成功之处,有意无意间忽略了这个成 功经验的限定条件,看攻略的人就更难以全面认知了。(说到这里,顺便提一提我的个人观点:攻略害人,尤其害新人,越是菜鸟(当然自以为不是)受害越深。照 着葵花宝典练了几年,就敢去招惹东邪西毒。反正我没见过拿航海日志证明自己是个牛B船长,看几篇航海日志就去组个船队探索新大陆的。)
      再后来,所谓“领队”渐渐没了权威,也日益怕麻烦,更没了义务。当然,参加的人多点好,人少,岂不是显得“领队”没有号召力?人少,岂不是分摊的费用就 高?我们不需要相识、我们不需要相互了解,也无所谓信任,只要愿意分摊费用,咱们就是AA队。以利相合,情义自然轻。简单的路线也就罢了,去个丽江拉萨也 还将就,因为这样的户外实际上是自助旅行,而探险类的活动也敢照此办理。于是,AA制户外就像AA制聚餐一样简单。
     再后来,队员之间的相互约束也日渐削弱,“领队”也变成了召集发起人。斤斤计较、偷奸耍滑、固执任性、自由散漫,扔垃圾、扔队友……AA么,你管我呢?
    粗糙的计划、鲁莽的行动、轻率的组队、流于形式的行前准备。我不知道,每年有多少穿越队的成功凭借的其实是侥幸,也不知道本来是常识的经验与教训还要用生命证明多少遍。

     曾经清晰的渐渐模糊了,曾经的共识渐渐崩散。

     这些,不是AA制的错,只不过今天的AA制提供了宽泛的土壤,杂草丛生、稼穑难为也就成了一种必然。AA只是一种消费形式,不应成为放弃的理由,更不是放纵的借口。错的不是AA,是某些浮躁麻木的户外人。

     是非对错的标准本来就是存在的,何须讨论?该不该保护环境带回垃圾、该不该团结互助、该不该彼此负责、该不该谨慎理智注重安全、该不该循序渐进科学态度、该不该……
     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道理与方法都是明确的,无需赘言。讨论、谴责,其实是对事不对人的,只为了让模糊的清晰起来、让正气清风吹散乌烟迷雾。
     我们来到户外,初衷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什么?自然的美、人性的美难道不是户外一切价值的核心么?
     现在到了所有户外爱好者重新达成共识的时候了。
     如此,果果的遭遇方能成为真正的个例。
————————————————————————————————————

----------------------------------------
户外不易,领队更艰,且行且珍惜!
---------------------------------------

 
旧帖 2016-04-10 02:14:27
Post #1202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PoPoutdoor 离线 PoPoutdoor
dujiayou wrote:
波波转发的这篇文章,我要mark一下!

————————————————————————————————————
原创:侧峰
 .....
     这些,不是AA制的错,只不过今天的AA制提供了宽泛的土壤,杂草丛生、稼穑难为也就成了一种必然。AA只是一种消费形式,不应成为放弃的理由,更不是放纵的借口。错的不是AA,是某些浮躁麻木的户外人。
......
————————————————————————————————————




中华民族历史里曾经存在各式各样的好制度… 当让这些制度运行良好的外在条件出现变化,而制度未能阻止或配合这些变化,这制度最终迈向殁落成为历史尘埃!

国内户外发展追随著经济发展的步伐,现在已经脱离高增长期,进入调整周期… 户外风潮下一波会是再创高峰还是平淡不流痕,交由活跃户外的大众来推动发展好了。
PoPoutdoor 于 2016-04-10 02:40:59 编辑

----------------------------------------
海岸线行走。安全资讯 | 正確安全概念

 
旧帖 2016-04-10 09:00:20
Post #1203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涩果酿 离线 涩果酿
dujiayou wrote:
波波转发的这篇文章,我要mark一下!

————————————————————————————————————
原创:侧峰
         我很少在论坛与人辩论,一般也不会参与争执——因为经历多了,就懒得搀和。但是人都有底线,珍惜大自然、珍惜生命、珍惜情与义,这些是我的底线。人都有 卑下的一面,我也有,所以不应岢求别人高尚。但是,人不能没有底线。小到一个圈子、一个行业,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皆如是。触及底线,就会忍不住,哪 怕年已不惑——因为我看不惯、受不了。
      开侃之前,先摆摆老资格,以求观者能耐心读完:我在1997年,和朋友一起创建过户外俱乐部;国内第一份户外免责声明,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安全规 范,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领队培训教程,我参与起草了;北京最早的十所大学户外俱乐部(不包括北大山鹰社与清华登山队,那是官方的),我是发起人之 一;最早的云蒙山穿越路线,最早的小五台穿越路线,最早秦岭穿越路线,最早的神农架穿越路线……是我们探索开发的。说起来,这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情 了。所以,那些客观的与主观的因素,哪些是本质原因,哪些是表面理由,我有一些分辨的能力。我们来理性的探讨关键与本质,少些情绪宣泄与诡辩忽悠。

     最早的AA制户外,是怎么出现的呢?其实,那时候叫AA,是因为国外的聚餐AA制消费习惯刚进入中国不久,AA的说法在白领中显得很时髦啊,正好自助旅 行式的户外活动有一个特征:所有费用AA,于是,这个叫法不胫而走,成了代名词。但是,其本质却是“自助”,而不是分摊费用。这里的“自助”,可不是指的 每个参加者自己靠自己、自己管自己,而是说我们这个团队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探险,不依赖团队之外的机构或力量。这是团队整体意义上的自助,这个“自”,不 是指某一个人,而是一个集体。因此,每个人都有分工,有人去学地图学(使用地形图辨别方位),有人去记忆可食用与有毒植物(野外生存),有人去接受救护训 练,有人去练习攀岩速降。每个队员都要在集体中承担一份责任,也愿意将对伙伴的责任放在自己肩上。这样的分工,必然导致合作。单独靠自己,不可能完成探 险,合作是必须的,互相关心与帮助是自然的。因为一个都不能少,所以一个都不能放弃。至于说每个人都要有在野外照顾自己的能力与态度,这个……题中应有之 义,无需强调。
     可见, 为什么选择AA制而不是所谓“商业队”?因为我们有能力依靠自己的团队完成探险啊,用不着花钱请别人来负责,我们彼此负责就够了。AA式户外,在开始就是强者(不仅指肉体的强壮)的集结,而不是弱者的乌合。
     渐渐的,开始有一些新手加入,也有一些能力不强但是愿望强烈,对户外的情感相契和的“爱好者”加入,他们对于团队的价值似乎有限,有时更像是个累赘。要 不要对他们负责?当然要,因为他们加入,就是付出了信任,你接受了信任,就接受了责任。你可以指导他们、训练他们、要求他们,帮助他们改掉弱点,但不能功 利性的嫌弃,哪怕有些人始终无法变强,因为“功利性”与户外的价值观不相容。只要在户外拥有相类的追求与价值观,就是伙伴。
     队伍中,也会有一些某方面能力很强的人。他们的强大,不是用来彰显自己,谋求权利与虚荣,更不需要通过户外来证明什么。追求更强,是为了承担更多的责任,受托更多的信任。
     那么,谁来担任领队?是那些最善于组织协调、统筹安排,精神坚韧,面对意外冷静果断的人。除此之外的,诸如:经验丰富、体能充沛、技术高超、聪明机智等等,是因,不是果,这样的人可以是最有价值队员,不一定是合格的领队。说白了,领队也只是团队角色分工之一。

      2002年以后,户外爱好者越来越多了,井喷式的增长。选择AA制户外的动机也多元化了,或者因为经济实惠,或者为了体现个人价值,或者图个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于是,户外运动“症状”初显。
      在那些除了探险者罕有普通游客涉足的地域,开始有不可降解的垃圾出现。在之前,可是一个烟头、一片塑料纸屑都没有的。那些穿越者上百人次走过的路,都很难 看出人为活动的痕迹。即便需要路标,也不过是几块石头、几处刀痕。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曾是写照,而不仅是口号。那些曾被唾弃的 行为变得堂皇,AA么,你管我呢?
     竞技心态、锦标主义开始渗入户外,显示自身的强大成为许多人的目的。你上过东台,我就要来个北东西,然后五台连穿。你走四天,我就三天。没上过太白(现 在是鳌太了),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户外。谁愿意比谁显得弱呢?那些俱乐部对领队要求严格,我都跟着玩了一年了,能力那么强,你们还不让我当领队,行,没关 系,我自己到网上组个队,照样当领队。AA么,你管我呢?
      原本探险报告是为了交流总结经验,现在可以拿来证明纪录、显现能力。AA制的户外越来越浮躁。看几篇攻略,就敢去探险。却忘了,彼时彼情彼景可行的途径, 未必适合此处。牛顿三定律在低速宏观世界是真理,接近光速时就是谬误。只注意结论而忽视前提条件,写攻略的人往往会强调成功之处,有意无意间忽略了这个成 功经验的限定条件,看攻略的人就更难以全面认知了。(说到这里,顺便提一提我的个人观点:攻略害人,尤其害新人,越是菜鸟(当然自以为不是)受害越深。照 着葵花宝典练了几年,就敢去招惹东邪西毒。反正我没见过拿航海日志证明自己是个牛B船长,看几篇航海日志就去组个船队探索新大陆的。)
      再后来,所谓“领队”渐渐没了权威,也日益怕麻烦,更没了义务。当然,参加的人多点好,人少,岂不是显得“领队”没有号召力?人少,岂不是分摊的费用就 高?我们不需要相识、我们不需要相互了解,也无所谓信任,只要愿意分摊费用,咱们就是AA队。以利相合,情义自然轻。简单的路线也就罢了,去个丽江拉萨也 还将就,因为这样的户外实际上是自助旅行,而探险类的活动也敢照此办理。于是,AA制户外就像AA制聚餐一样简单。
     再后来,队员之间的相互约束也日渐削弱,“领队”也变成了召集发起人。斤斤计较、偷奸耍滑、固执任性、自由散漫,扔垃圾、扔队友……AA么,你管我呢?
    粗糙的计划、鲁莽的行动、轻率的组队、流于形式的行前准备。我不知道,每年有多少穿越队的成功凭借的其实是侥幸,也不知道本来是常识的经验与教训还要用生命证明多少遍。

     曾经清晰的渐渐模糊了,曾经的共识渐渐崩散。

     这些,不是AA制的错,只不过今天的AA制提供了宽泛的土壤,杂草丛生、稼穑难为也就成了一种必然。AA只是一种消费形式,不应成为放弃的理由,更不是放纵的借口。错的不是AA,是某些浮躁麻木的户外人。

     是非对错的标准本来就是存在的,何须讨论?该不该保护环境带回垃圾、该不该团结互助、该不该彼此负责、该不该谨慎理智注重安全、该不该循序渐进科学态度、该不该……
     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道理与方法都是明确的,无需赘言。讨论、谴责,其实是对事不对人的,只为了让模糊的清晰起来、让正气清风吹散乌烟迷雾。
     我们来到户外,初衷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什么?自然的美、人性的美难道不是户外一切价值的核心么?
     现在到了所有户外爱好者重新达成共识的时候了。
     如此,果果的遭遇方能成为真正的个例。
————————————————————————————————————

高人,觉得你的回帖比主贴更有意义。
涩果酿 于 2016-04-10 09:14:03 编辑

----------------------------------------
偶尔在路上,偶尔会走到天色渐亮。

 
旧帖 2016-04-10 22:01:01
Post #1204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忆 忆过 离线 忆 忆过
幸运的果果 wrote:
受教了,谢谢。我这次最主要的失误是在队伍的选择上,我之前跟他们提过,是否可以和大家能共用东西,他们说最好自备,无论是帐篷还是其他的用品。队伍中我认识的人确实不多,只认识两个人,他们是一起共用的。其他人我不认识,只能自备,自己背。这是我好强的性格在作怪吧(这是需要我改的地方)。   其实,这个队伍从刚开始就不应该称为团队,我是努力地试图融入的,别人需要什么东西(药、干菜什么的)我都主动提供的。但从第一天上山开始大家就是只往前奔的状态,就是没有协作的。   其他人都是急于或者只顾自己是否能四天穿越的,根本没有团队,我如何融入?     后面的两个人是一对情侣。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会被称为金牌领队、金牌协作、金牌收队的区别了。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
他,曾经路过、、、、、、

Y,永远的小样、、、

 
旧帖 2016-04-14 13:43:04
Post #1205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乘长风 离线 乘长风 分析得很有深度哦。
dujiayou wrote:
波波转发的这篇文章,我要mark一下!

————————————————————————————————————
原创:侧峰
         我很少在论坛与人辩论,一般也不会参与争执——因为经历多了,就懒得搀和。但是人都有底线,珍惜大自然、珍惜生命、珍惜情与义,这些是我的底线。人都有 卑下的一面,我也有,所以不应岢求别人高尚。但是,人不能没有底线。小到一个圈子、一个行业,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皆如是。触及底线,就会忍不住,哪 怕年已不惑——因为我看不惯、受不了。
      开侃之前,先摆摆老资格,以求观者能耐心读完:我在1997年,和朋友一起创建过户外俱乐部;国内第一份户外免责声明,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安全规 范,我参与起草了;第一份户外领队培训教程,我参与起草了;北京最早的十所大学户外俱乐部(不包括北大山鹰社与清华登山队,那是官方的),我是发起人之 一;最早的云蒙山穿越路线,最早的小五台穿越路线,最早秦岭穿越路线,最早的神农架穿越路线……是我们探索开发的。说起来,这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情 了。所以,那些客观的与主观的因素,哪些是本质原因,哪些是表面理由,我有一些分辨的能力。我们来理性的探讨关键与本质,少些情绪宣泄与诡辩忽悠。

     最早的AA制户外,是怎么出现的呢?其实,那时候叫AA,是因为国外的聚餐AA制消费习惯刚进入中国不久,AA的说法在白领中显得很时髦啊,正好自助旅 行式的户外活动有一个特征:所有费用AA,于是,这个叫法不胫而走,成了代名词。但是,其本质却是“自助”,而不是分摊费用。这里的“自助”,可不是指的 每个参加者自己靠自己、自己管自己,而是说我们这个团队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探险,不依赖团队之外的机构或力量。这是团队整体意义上的自助,这个“自”,不 是指某一个人,而是一个集体。因此,每个人都有分工,有人去学地图学(使用地形图辨别方位),有人去记忆可食用与有毒植物(野外生存),有人去接受救护训 练,有人去练习攀岩速降。每个队员都要在集体中承担一份责任,也愿意将对伙伴的责任放在自己肩上。这样的分工,必然导致合作。单独靠自己,不可能完成探 险,合作是必须的,互相关心与帮助是自然的。因为一个都不能少,所以一个都不能放弃。至于说每个人都要有在野外照顾自己的能力与态度,这个……题中应有之 义,无需强调。
     可见, 为什么选择AA制而不是所谓“商业队”?因为我们有能力依靠自己的团队完成探险啊,用不着花钱请别人来负责,我们彼此负责就够了。AA式户外,在开始就是强者(不仅指肉体的强壮)的集结,而不是弱者的乌合。
     渐渐的,开始有一些新手加入,也有一些能力不强但是愿望强烈,对户外的情感相契和的“爱好者”加入,他们对于团队的价值似乎有限,有时更像是个累赘。要 不要对他们负责?当然要,因为他们加入,就是付出了信任,你接受了信任,就接受了责任。你可以指导他们、训练他们、要求他们,帮助他们改掉弱点,但不能功 利性的嫌弃,哪怕有些人始终无法变强,因为“功利性”与户外的价值观不相容。只要在户外拥有相类的追求与价值观,就是伙伴。
     队伍中,也会有一些某方面能力很强的人。他们的强大,不是用来彰显自己,谋求权利与虚荣,更不需要通过户外来证明什么。追求更强,是为了承担更多的责任,受托更多的信任。
     那么,谁来担任领队?是那些最善于组织协调、统筹安排,精神坚韧,面对意外冷静果断的人。除此之外的,诸如:经验丰富、体能充沛、技术高超、聪明机智等等,是因,不是果,这样的人可以是最有价值队员,不一定是合格的领队。说白了,领队也只是团队角色分工之一。

      2002年以后,户外爱好者越来越多了,井喷式的增长。选择AA制户外的动机也多元化了,或者因为经济实惠,或者为了体现个人价值,或者图个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于是,户外运动“症状”初显。
      在那些除了探险者罕有普通游客涉足的地域,开始有不可降解的垃圾出现。在之前,可是一个烟头、一片塑料纸屑都没有的。那些穿越者上百人次走过的路,都很难 看出人为活动的痕迹。即便需要路标,也不过是几块石头、几处刀痕。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曾是写照,而不仅是口号。那些曾被唾弃的 行为变得堂皇,AA么,你管我呢?
     竞技心态、锦标主义开始渗入户外,显示自身的强大成为许多人的目的。你上过东台,我就要来个北东西,然后五台连穿。你走四天,我就三天。没上过太白(现 在是鳌太了),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户外。谁愿意比谁显得弱呢?那些俱乐部对领队要求严格,我都跟着玩了一年了,能力那么强,你们还不让我当领队,行,没关 系,我自己到网上组个队,照样当领队。AA么,你管我呢?
      原本探险报告是为了交流总结经验,现在可以拿来证明纪录、显现能力。AA制的户外越来越浮躁。看几篇攻略,就敢去探险。却忘了,彼时彼情彼景可行的途径, 未必适合此处。牛顿三定律在低速宏观世界是真理,接近光速时就是谬误。只注意结论而忽视前提条件,写攻略的人往往会强调成功之处,有意无意间忽略了这个成 功经验的限定条件,看攻略的人就更难以全面认知了。(说到这里,顺便提一提我的个人观点:攻略害人,尤其害新人,越是菜鸟(当然自以为不是)受害越深。照 着葵花宝典练了几年,就敢去招惹东邪西毒。反正我没见过拿航海日志证明自己是个牛B船长,看几篇航海日志就去组个船队探索新大陆的。)
      再后来,所谓“领队”渐渐没了权威,也日益怕麻烦,更没了义务。当然,参加的人多点好,人少,岂不是显得“领队”没有号召力?人少,岂不是分摊的费用就 高?我们不需要相识、我们不需要相互了解,也无所谓信任,只要愿意分摊费用,咱们就是AA队。以利相合,情义自然轻。简单的路线也就罢了,去个丽江拉萨也 还将就,因为这样的户外实际上是自助旅行,而探险类的活动也敢照此办理。于是,AA制户外就像AA制聚餐一样简单。
     再后来,队员之间的相互约束也日渐削弱,“领队”也变成了召集发起人。斤斤计较、偷奸耍滑、固执任性、自由散漫,扔垃圾、扔队友……AA么,你管我呢?
    粗糙的计划、鲁莽的行动、轻率的组队、流于形式的行前准备。我不知道,每年有多少穿越队的成功凭借的其实是侥幸,也不知道本来是常识的经验与教训还要用生命证明多少遍。

     曾经清晰的渐渐模糊了,曾经的共识渐渐崩散。

     这些,不是AA制的错,只不过今天的AA制提供了宽泛的土壤,杂草丛生、稼穑难为也就成了一种必然。AA只是一种消费形式,不应成为放弃的理由,更不是放纵的借口。错的不是AA,是某些浮躁麻木的户外人。

     是非对错的标准本来就是存在的,何须讨论?该不该保护环境带回垃圾、该不该团结互助、该不该彼此负责、该不该谨慎理智注重安全、该不该循序渐进科学态度、该不该……
     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道理与方法都是明确的,无需赘言。讨论、谴责,其实是对事不对人的,只为了让模糊的清晰起来、让正气清风吹散乌烟迷雾。
     我们来到户外,初衷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什么?自然的美、人性的美难道不是户外一切价值的核心么?
     现在到了所有户外爱好者重新达成共识的时候了。
     如此,果果的遭遇方能成为真正的个例。
————————————————————————————————————
 
旧帖 2016-04-14 13:46:24
Post #1206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乘长风 离线 乘长风 组织方有一万个对,企图抛弃别人的生命就是天大的不对。
果果即便有一万个错,能存活下来,就值得称赞。
 
旧帖 2016-04-22 14:01:20
Post #1207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一南一北 离线 一南一北 这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文笔
幸运的果果 wrot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此篇是我答应救援队的,我会将我这些天如何自己一个人独立在太白无人区扎营的经历写出来作为一个真实的案例供大家讨论,以期对驴友有所帮助,但从我自己本心来说,是不愿提及的,不是我不愿再回想、再面对(虽然每每回想起来都很痛苦,而且很多事不怕你经历,就怕你回想),我是怕我的家人和朋友看到,再次引起的他们的担心与后怕,所以首先我要对我的朋友说,正在玩的和想要玩户外的可以看,不玩的请别看了,即使看了,请不要担心,我挺过来了,而且这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经历,也可以说是我必须经历的,它使我懂得了责任——对家人的责任、对朋友的责任、对陌生人的责任,它使我懂得了珍惜。再次感谢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腾龙户外、陕西蓝天救援队,是你们才有了今天更加坚强、更加阳光的我,谢谢大家。
   
   在此,我只是将自己的一些经历记录下来,希望能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希望对各位驴友有所裨益(我可是拿半条小命换回来的哟),但讨论时,希望仅限于户外的常识及自救的方法,对于鳌太事件的孰是孰非,请不要在此评论,因为,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公道自在人心。“你说,或者不说,事实就在那里,不偏不倚”。
   
   从塘口说起吧,关于鞋的问题可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一定不能直接穿新鞋登山”,可我从玩户外开始就没有遵从这条铁律,因为我只要在试鞋的时候合适,那就没问题,可这次真的出现了例外(奉劝大家,铁律就是铁律,不要存任何侥幸心理,哪怕一万次中只要出现一次例外,就可能成为致命的事故.,.),刚从塘口开始走的时候,鞋子就在磨脚,很疼,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感觉脚好像已经破了,但这支队伍走的飞快,我不敢停下来处理(其实,我当时应该停下来处理的,此处把脚磨伤,成为我以后十天中的安全隐患,一旦我的脚冻伤或者感染,后果会十分严重....)。同时,我也不敢快走,因为还有四天的路程,我需要保存体力。对于包重量的问题,我的包有点重(四天的行程,怕出其他状况,我准备了五天的供给),加上后来的两个气罐,我的包在50斤以上,比部分队员的包都重(他们有些人的东西是共用的),但就是因为我带的东西比较全,没有和其他人共用一些东西(比如炉头之类的),才使得我能在无人区独立扎营五天,(因为,男生可能觉得与女生共用一些东西,就是女生在让男生帮背,鉴于这种思想,我所有东西都是自己单用、自己单背的)。我带的药是比较全的(走之前我花了快300块钱买的各种药),在第二天扎营的时候,领队和一个队员出现轻微高反的情况下,我主动拿出我准备的药供大家使用,我还将我的一整盒消炎药给其中的一个队员。关于走路的节奏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节奏,以及自己擅长或不擅长的,作为一个团队应该相互协调,由于我上坡的速度不是很快,同时领队又急于四天穿越,所以大家都急于向前奔,使我的上坡速度更是凸显的慢,但一个队伍不可能所有的人都一个速度走,如何分队协调是很重要的,在户外中,第一个人和最后一个人差十分钟都是很正常的,而在此队中,我跟前面在上坡中差五分钟都成了不正常的,但我后面还有个男生,他比我还慢,领队不敢说那个男生(估计是不好意思伤男生的自尊吧),我成为唯一的指责对象。在8号下午的时候,过一个小石海的时候,我摔在石头上,我坐在山头上休息一下,缓一下神,领队回头看见我坐在石头上,二话没说就骂我,我当时很委屈,但我无话可说,因为确实上坡不快(注:晚上扎营的时候才知道当时领队有些高反,头疼,我理解他身体的原因,脾气可能会不太好,但不能拿女生当出气筒呀,男生有尊严,女生就可以任意说了?我后来意识到,我当时应该反驳的,这样才会使全队有一个正常的态度,可我当时没做任何反驳.....我后来意识到,其他人对自己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是你自己让别人拿着这种态度对自己的,当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不正确的时候,必须予以纠正,因为你不去纠正,没有任何人会帮你纠正,而且别人会把这当成常态。我平常太随和了、太谦让了,哪怕别人很过分的对我,我也很少去与之计较,看来这是我的错,纵容别人拿错误的态度去对我。后来回想,这个队伍就是很冷漠,一个领队那么说一个女孩子,没有一个人去帮说句话,或者帮活跃一下气氛,都只顾自己是否能跟上领队的速度,怕自己被说,所以,发生后来的事情,我在一定程度上理解了)。出去一起玩,一定选择一个脾气好的领队,因为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人的脾气是很恐怖的,会影响整个队的士气及信心。
   
   回来之后,我看到我原先驴友的分析,说我一定不会走回头路,也不会原地等待,这是因为他们知道我胆大且比较喜欢冒险,其实,看似胆大的我是很细心的,没有把握我是不会去做的,但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安全。在我离前队5—10分钟的路程时,我急于追上大家,就走了一条近路,我估算着距离,我只要抓住中间这个大石,就应该能跨过去,可是,我估算错了,那个大石在我那个角度上是根本抓不住的,我感觉双手一点点的脱离石头,此时,我往回抽身早已晚了,从我踏出那一步就是错的,一瞬间,我重重的、四脚朝天的摔在了石洞里,同时伴随的是我1.5升水瓶落地的沉闷声,此时,我一动也不敢动,我怕自己某些部位已经骨折、或者受伤,此刻我也够不到救援哨,我的呼喊前队是根本听不到,而且石头上都是青苔,我也怕我的呼喊引起我身体的不自觉的移动,于是索性我静静的倒着,静静地看着天,定下神来,我轻微的转动我的脑袋,观察周围的情况,看该如何出去,过了十多分钟(那时间感觉真的好漫长呀),我感知到我自己的身体应该没有骨折、没有大碍,于是慢慢的往起爬,我的右腰附件是一块尖石,此刻我意识到刚才从侧包掉下的1.5升水瓶救了我一命,好悬呀,这要是扎到我....不敢想呀!此刻,我轻扶着尖石慢慢爬起,爬出石洞,回头一望,一身的虚汗,好险呀!
   
   我不能停留,我们没收队的,我估计跟前队已经差了半个多小时,我必须得快走,我继续开始赶路,可前面还都是这种石海,之前不知道什么叫腿软,这次我再看石海真的腿软了,但没办法,此时只有一条路,就是向前走,我硬着头皮,谨慎的往前走,我没有吃午饭,没有任何休息,就这样我追上了两次前队(呼哨有回应,距离在10—15分钟),但他们没有等我,就这样走了......(此次出行,我没有带手台,如果带手台可以很方便的跟前队进行交流,但手台也有一个弱点,就是走长线,大家为了省电可能不开手台,在你最需要人的情况下,其他人的手台可能正处于关闭状态)。我走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开始变天,起了很重的雾气,我走到山脊上看不到他们走过痕迹,我不知是向左走,还是向前走(因为,通过事前的准备我知道我们要穿过一片松林,我的左手边是松林,我不知道是不是需要往左走,还是需要继续向前走,因为浓雾使可见度不到五米,前方我根本看不清),我使劲的吹哨,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回应,可就再也没有响起,天色已黑,又有浓浓的大雾,我不敢贸然走,我用指南针辨别方向,确定我判断是没错的,他们可能向北(我的左手边)或者向东(我的前方)走,为了不走岔路,在天气恶劣的情况下,我只能原地扎营,这样方便在他们扎营之后回来找我。我仔细观察我处的地形,我在山脊上,北坡上有很多松树,南坡植被相对较少,风是从两侧山底向山脊上吹的,北坡有松林的阻挡,风稍小些,而在松林里扎营,不方便前队找我,于是我就扎在有几块大石后面山脊的北坡上。扎完营,是六点多,我满怀期待的等着,觉得他们到了营地,可能会有人回来找我,所以我只是在帐篷里坐着,没有打开包,随时准备收帐篷走人,等到了八点多,我意识到,他们应该不会回来找我。天太冷了,我只能拿出睡袋,我心想着,明天是个晴天,我早起一会儿,辨别好路线,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追上他们。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在无人区扎营,内心还是很害怕的,但想想是无人区,我就不害怕了,我始终觉得人更可怕,我盘算着,只要到明早的六点,我就可以拔营了,所以没事,我将MP3外放并将声音放到最大,这一夜有音乐的陪伴,没那么漫长,可后来外边一直下雨,第二天是个阴天,雾气比昨晚还大,我不能拔营,不能走,因为不知该向那个方向走,我只能等.....我幻想着,前队看到天气恶劣,可能回头过来找我,可漫长的一天过去,空无一人......看着这样的天气,我清楚的知道后面的那两个人,可能已经下撤了,因为那个女的第一天就高反,她是随时准备下撤的(事后得知他们确实是提前下撤了)。白天的时候,仔细的回想我来时的每一段路,我唯一不确定的就是那个漫无方向的石海,我其他的路能认识,但石海我根本走不出去。我意识到,我在这需要等好几天,或等其他队伍、或等我的队伍穿越成功之后给我叫救援,我清楚自己已经没其他的退路了,只能在这等。到了晚上,MP3早已没电,我有些失落,这一晚上的、难熬的十二小时呀,前晚是觉得只要呆一晚上就可以和前队会合,而现在我不知道要呆多久,最早也得等到13号(今晚才10号呀,他们原定11号穿越完,天气不好他们可能推迟一天,那最早救援队救我也得13号)。
   
   我所面临的问题就是,我只有不到500ml的水,吃的带的是5天的(但已经消耗了两天的量了)。我扎营的地方是一个大斜坡,不能在帐内生火,帐外是大的雨雪,也不能生火,我一天只吃几块糖,几个巧克力威化,和一些葡萄干,一是粮食不多不敢吃,最主要的是没水,吃只能让自己渴。我只挑碳水化合物吃,因为消化的时候会分解出水,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变相提供了水(虽然跟直接喝水没法比,但我在心里就告诉自己、暗示自己这些碳水化合物在我胃里会变成水呦,减少自己对水的渴望),牛肉干之类的这些蛋白质,是我断然不敢吃的,虽然提供的能量多、抗饿,因为消化蛋白质是需要水的。我喝水的时候,都是嘴干的不能再干的情况下,而且顺带着吃一片善存维生素片(以补充维生素,我这次还带的干的菜心,但这需要水煮呀,可惜没水呀,所以,没菜吃呀)。天气越来越恶劣,温度也越来越低,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两条抓绒裤、冲锋裤、两件抓绒衣、速干T恤、速干衬衫、冲锋衣。外边的风很大,感觉随时都能把帐篷吹跑,尤其是到晚上,帐篷呼呼地晃着,而且还有小老鼠光临,可以听到它们吃东西的声音,其实心里还是挺希望有它的存在的,至少在这个山脊还有其他的活物,有时候晚上能听到大的动物奔跑的声音,后来听说可能是羚牛。在10号晚上意识到我必须在这山脊上独自呆至少5—6天的时候,那对于我来说剩下的只有适应了,白天也下着大雨雪,为了保存体力,我白天也倒在帐篷里,不动,唯一动的就是大脑,我终于理解三毛所说的,“我虽然住在沙漠里,但我眼前看到的都是繁花似锦”。其实,这几天是难得自己面对自己内心、不受任何打扰的日子,而且外边的风雪越大、环境越恶劣,自己的思想纷飞的越广。在那些天思考很多之前不会想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感激有那段经历的(具体思考的内容就不方便透露了,嘿嘿)。
   
   11号的时候,天气变得更恶劣,风很大,早上的时候,帐篷的一角被吹开了,我不敢冒然地出去,怕我一起来帐篷会被吹跑,我努力用整个身子压着,心里默默地祈祷,半个小时风就会小下来,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风越来越大,不能再这样只压着。我冲进了风里,把帐篷重新固定下来,又拿了9号晚上想点火用的大干树枝压在帐篷裙角(这个帐篷真的很给力,是一个四季的双人帐,很抗风、相对来说很保暖,幸亏没买单人帐,虽然双人帐沉点,但很给力呀)。今天风很大,虽然重新固定的,但扛不住这风一直猛吹呀,我一直提心吊胆,怕再被风掀开。这么等不是办法,一般晚上风比白天大,这要是到了晚上,帐篷还能挺的住嘛?我必须出去看看其他地方是什么情况。我在下午的时候,冒着大风和大雨,出去查看,很神奇,刚一走到南坡,发现这是另一番天地,那的风可以说是不算是风,我迅速的回来将帐内的东西收拾好,把帐篷移到南坡,但在移的过程中,感觉随时连人都会吹跑(我当时想幸亏本人属于微胖人士,要不然有可能被吹跑呦)。扎在南坡之后享受了一下难得的平静,基本没风,可好景不长,到后半夜,那风不比北坡白天的小,呼呼地....就这样又过了一夜。
   
   由于之前脚坏了,我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就是用药水先消毒,再用纱布和胶带包起来,但一天天,伤口在变大,我怕感染,我怕冻着,每天晚上我都再拆开,透透气(我特别感谢腾龙户外的风中女孩,她给我的液体创可贴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我想吃消炎药,但之前,我把我的一整盒消炎药全部给我之前的队友了,自己一片也没留。之前,我每天晚上都会冲一包感冒冲剂,早上煮祛湿茶喝(我特意买的药茶,山上湿气重),但被困在山脊上,没有水,这些就喝不成了,我只能努力的保暖,不让自己受冻,可天气太冷了,加之11号我又在大雨中折腾将帐篷挪地,我最终还是发烧了,12号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发热,身体滚烫滚烫的,那一天基本什么东西也没吃,实在没胃口,我用仅剩的一口水服下了退烧药(退烧药是我临走之前,朋友给我的,是一种很普通的药,现在记不得药名了,却很有效,白白的小药片,里面的主要成分是阿司匹林和咖啡因,后来腾龙户外的超人-M发烧也是得益于该药才退烧的)。那一夜好漫长,我孤独的倒在帐篷里,我时刻告诉自己不能睡着,必须醒着,我真的很怕一觉就这么睡过去,但吃了药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中我梦见了妈妈、哥哥、小胖、沫沫、甚至还有我很小的时候家里的小鸭子.....梦好真切呀......心里强烈的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你要清醒....半夜,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大火炉,肺子感觉要冒火,那一夜一直在下大雪,我有一个强烈的意识,我要喝水要喝水,我迷迷糊糊把帐门打开,伸手抓雪,胡乱往嘴里塞着,根本不去想这干不干净,估计药里咖啡因的作用,我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第二天,我感觉有些刺眼,我立马坐起来,是阳光,是阳光,这么多天,第一次见阳光。而且一摸头,烧退了,我一数今天13号,我穿上衣服直接冲了出去,阳光好温暖呀。没有了大雾,我终于可以把周围看清楚,思索着救援队如果上来应该在那几个方向,我把自己一件粉红色的T恤绑在手杖上,像一面旗帜,我把它插在救援队第一眼就可以看到的地方。很幸运,我在插旗的附近,发现水,真的是上天眷顾我,是个大石头,它的中心像一个碗,凹进去的,盛着水,但结着厚实的冰,我欢天喜地回帐篷拿我的各种盛水器皿,还有医用的吸氧管(之前在准备的时候看攻略上说,山上的水需要用小细管引,所以我特意准备的),我用饭勺,凿了快半个小时才凿了一个小洞,我将吸氧管插入冰洞中吸水,当水流出来的时候,我无比激动,那一早,我终于开火了,煮了燕麦粥喝(我带了两头蒜,煮饭的时候会放,防止坏肚子,同时,又带的治拉肚子的药,但我觉得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一旦坏肚子很消耗体力的,我这次就没坏肚子,很感谢那两头蒜,虽然我平时从不吃蒜),我又煮的姜汤(我带了一大包姜片,后来我和腾龙户外在15、16号的大雪中衣服全湿而没感冒,就得益于我们扎营后第一时间就煮姜汤、喝姜汤),我又喝的感冒冲剂,我又煮了两小锅的祛湿茶灌在瓶子里作为饮用水。饭饱、水饱之后,我就向各个方向高举我的粉红色旗,使劲的晃动,同时使劲的吹着哨子,盼着救援队快点到来,心想着马上可以看到家人了。我一吹哨子,山下的鸟就回应几声,我很开心,现在是鸟,一会就会有人回应的,可....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太阳快落山了,也空无一人,我很失望,很失望,我意识到,他们根本没给我报警、没给我叫救援,我失望的把手杖和衣服撇在帐篷里,我觉得我像个小丑,在那一直晃,台下却没有一个观众.....我不能这样,我要振作,你们不报,我还有家人、还有朋友,他们会给我报,他们会找我, 只要我活着,他们就会找到我,实在不行,我等到十一,十一肯定会有队伍上山(当获救时,我说我都想到过等到十一,救援队的队员都很惊讶于我有这个想法)。13日晚上,我倒在帐篷里,思索着,还可能至少需要等上4、5的时间,食物是够的,因为这些天我吃的只是机动的食物,我主食都没吃,水有那个大石碗里的水,我是能继续挺的。天晴了,我自己走,这想法在我脑海里闪现过,但我觉得最安全的还是等,继续等,沉住气...我隐约听到外边有声音,我飞奔出去,一看什么也没有,空欢喜一场,在我脚附近的地上我发现了被风吹来的红布条,颜色很鲜艳,我把它捡起来,觉得应该能给我带来好运,我把它拴在我的帐篷上(第二天我就等到了腾龙户外,估计它还是给我带来了好运气的,后来腾龙户外发布的照片中,我第一看到的就是帐篷上的小红布条)。由于白天太兴奋,一直在山梁山瞎跑,晚上很快就睡着了,后来梦到了朋友好像在跟我说些什么,突然我有了意识,我感觉到了冷,我被冻醒了(其实,想想有点后怕,如果我不及时醒,很有可能睡着睡着就被冻死过去了,这只是自己后来的一个猜想。但那一刻我真的相信心灵感应了,因为此刻朋友、家人正为我13号居然还没回去而焦急中,但他们又想长线晚个半天或一天也很正常),冻醒之后我觉得应该有3、4点钟了吧,可开手机一看还不到十点半,漫长呀!!!
   
   14日,透过帐顶看太阳,仍然是个晴天,可我没心情起来,继续躲在睡袋里,我知道今天我哥最多才开始报警(事实上,家人13号见我未归,14号报的警,而领队一直拖延不报,还竟然在刚开始的时候都不承认我失踪了),今天不会有人来救我。但我隐隐约约听到有女人说话的声音(后来得知说话的是腾龙户外的“风中女孩”),我心想,难道出现幻觉不成,但我不放弃希望,我使劲的吹哨,我这些天没事就在帐篷里吹哨,哪怕没有任何回应,这都快成了一个习惯了。但过了一会,确实真的有人过来了,我欣喜若狂,有人有人....就这样我遇到了腾龙户外,他们问清了我缘由,问我跟不跟着他们一起走,我说我太幸运了遇到你们,我跟你们一起走。他们没有水,问我这有没有水,我告诉他们那石碗有水,腾龙户外后来说,我们相遇彼此都很幸运,他们遇到我了,就有水了(我还是觉得我更幸运些,遇到这么好的一群人,一群对我不离不弃的人)。但14号,我做了一个小的错误决定,就是把剩下的半只手套给扔了(之前,在路上丢了一只),以至于我后来在大雪天爬九层石海都是徒手爬的,如果有那只手套,至少还能保护一只手(在户外,一定不要随便丢弃东西,以后可能会有大用呦,尤其是装备,哪怕是不全的准备)。
   
   这次出行的确是中奖之行,在14日中午,我感觉肚子很疼,我祈祷着千万别呀,可大姨妈还是提前来临,还好在户外卫**是男女都会带的必备品(可偏偏这次是我没带)。在下午爬坡的时候,明显的感觉是力不从心。但我咬着牙,还是跟着队伍的速度前行。刚到一个山坡的时候,回头望望我呆了五天的山梁,那上面阴云密布,可能又在下雪,腾龙户外的人都说我运气好,要不然我又在风雪中苦等。由于天气不好,我们早早的扎了营。超人-M晚上有些发烧,我将我的退烧药(含阿司匹林的那个白药片)给他吃,希望他能很快退烧。这一晚,不再是我一人扎营,我的旁边多了三顶帐篷,我倍感温暖。这一夜,我睡的很踏实。15日,是大雾天,而且还大风中带着雪,打在脸上生疼,就这样我们在风雪中前行。超人-M因为肌肉太多,听说从刚开始上山就高反,但他一直忍着,我把我带各种治高反药,都找给他,红景天、西洋参片、速效救心丸(其实,速效对我的作用是很明显的,吃完觉得心脏不慌,而且脑供血也好了。后来下山听救援队的人说藿香正气水也能治高反,我那个诲呀,我带了5支呢,不知道它还有这个效果,没用上),对了,还有葡萄糖,它在一定程度上也会缓解高反的(在独自扎营的时候,我就想光这些葡萄糖我就能挺好几天,实在不行就等到十一,何况我自己也是有储备的,呵呵,最终,我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瘦了十多斤,也就是一天瘦一斤的速度)。就这样一步一步的风雨同行着。在不到五点的时候,我们到达了九层石海下面(我们当时不知道前面直接就是九层石海),除了“过客”,我们都希望继续走,希望今天能多走一些路,过客反对,因为天气不好,他怕上面没有扎营的地方(第二天,我们都觉得这个决定很正确,因为上去就是九层石海,而且根本没有扎营的地,所以走路的时候千万不要贪多,在合适的地点早扎营早休息是个明智的决定,除非你确定前面有营地)。后来走了一段路,我们就都放弃了,因为天气实在不好,而且我们基本都已经全湿了。我们迅速的扎营休息。16号,早上一直在下着雨,但我们还是启程了。直接爬的九层石海。由于之前我在石海中摔的一下,我再走石海会慢一些,同时,由于肚子疼、腰疼(平常这几天,我会拿着暖宝宝,倒在床上休息的,可现在只能穿着湿衣服,在风雪天爬石海,我这次特别后悔没有带止疼药,虽然我平时从来都不吃止痛药,我忍耐力很好,但当时那个痛楚,现在想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过来的,而且风雪那么大,我从头道尾身上没有一块地是干的,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回想起来这段,那彻骨的疼痛呀,有点不忍去回想....),想提速真的提不起来。令我特别感动的是,由于雾大,他们怕我不知道怎么走,只要他们看不到我,他们就停下来等,一起喊我的名字(想想之前队友的无情抛弃,感慨甚多),甚至有的队员不放心,放下背包回头找我,知道我害怕石海,告诉我别怕,告诉我该怎么走,他们的衣服昨天也都湿了,他们等我是冒着随时可能失温的风险,他们告诉我,“我们把你捡到,就不会再把你弄丢”,此份恩情,我会铭记于心。
   
   爬过九层石海,剩下的路相对简单。17日在大爷海附件,打通了电话,我之前跟腾龙户外说,打电话我一定不会哭的,可接通的一刻,我哭的不成样子.....就这样在我进山的第十天,我终于和外边取得了联系,得知救援队已经在风雪中苦苦寻找了我近三天,感动.....(在山上的时候,我觉得这么大的雨雪,救援队是不可能上山的,因为救援不是拿自己的命去换,而下山之后,我看到救援队的照片,那种感动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在大爷海的时候,有个小插曲,上天又一次的考验了我,17号本是一个大晴天,大爷海真的很美,可过了没多久,又起了大雾,和9号我迷路的那天一样,我一转身,我不知道我身处何处,只有剩下一条小路,大爷海不见了,客栈不见了.....一切都变了。此时,腾龙和风中女孩正在拔仙台探路,佩儒和超人_M正在去刚才有信号的地方,准备打电话询问山下的人,景区的路可不可以走。我怔怔的看着浓雾中大爷海,突然几声轰隆隆的巨响,大爷海上面的石头正往山下滚,我害怕极了,我大声的喊佩儒和超人_M,我感觉落石的声音就在他们附近,我怕他们有事,听到他们的回声,我放心了,但我还是心有余悸。腾龙准备让我们走拔仙台、药王殿、南天门、铁甲树,但我听说他们哪一段没有GPS轨迹,加之刚才的落石,我心里没底,再往上走海拔就快到3800,现在这就这么大的雾,上面的天气我就更不敢想,而且超人_M从开始就高反,我不敢想象他能不能受得了快3800的海拔,我和过客建议走景区的路线下撤,腾龙说之前咨询过其他驴友,都说应该在铁甲树下撤,景区的路已经冲毁,他拿手台说服我,他说,“我们答应过你哥会把你安全带下去的....”听到这,我说,我跟你们走。我相信他会把安全带出去的。接下来是向拔仙台挺进,由于刚才看到有滚石下落,在雾气中走这段,真的是提心吊胆,我怕别我刚打完电话之后再出事,那个怕呀....这是我这么多天第一次感受到怕,因为听到了亲人的声音后,真的、真的是不想让他们担心和难过(如果我出事,他们需要承受的痛苦,那是我不敢想象的)。太白就是很神奇,当我们上了拔仙台,那晴空万里,天气好的不得了,一路上都有红色箭头的路标,我选择相信腾龙是正确的,我想上天可能用这种方式告诉我,对于值得信任的人,是可以将自己的生命托付于他的。看到腾龙,我很不好意思刚才的迟疑,他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很大度(我很惭愧,在此再次感谢负责、靠谱的腾龙)。在行进的过程中,我时不时会看看超人_M,我怕他会高反,我这还有治高反的药,上天保佑,他没事,可能这些天已经他已经适应了。走过3774M的拔仙台,一路下坡,我们走的都很轻松。在药王殿我们早早的扎了营。想到明天就可以见到亲人,我感慨万千,回想这十天,真的像一场梦。注:题外话,之前从北京赶火车的时候,我堵在路上,4:30到的北京西站,火车4:42开车,当时我还需要过天桥,取票,网上订的还没有取票呢,还需要进站安检....我刚下出租车,由于急于拿行李,直接被后备箱把脸打了一下,我当时都没管,直接背着包就往前冲,最后差两分钟开车上的火车,自己独自在山脊上的时候,我曾后悔如果后备箱砸的严重一些,如果没有赶上火车....那该有多好呀,可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它不早不晚让你遇到这些,自有其理。无论遇到什么,都需要我们勇敢的去面对,这就是人生,经历过孤独、无助、抛弃、背叛.....人生可能才会更完整。我很感激上天让我经历这些,虽然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都受到了一定得伤害,身体上,我瘦了十多斤,也就是一天一斤的速度,现在每晚因为肿的像馒头双脚的作怪,彻夜不眠,而且脚上的伤口还在发炎......同时,此次让我看到了太多人性的弱点,也可以说是人性的最丑恶的一面,很是寒心,但人生就是这么神奇,又让我遇见最美的人性,感受到了世间最真的温暖,感谢上天让我经历这些磨难,才使我懂得了责任——对家人的责任、对朋友的责任、对陌生人的责任,才使得我在极其疲惫和忍着双脚的疼痛、忍着回想时的伤心去写此篇经历,因为我有一种对其他驴友的、强烈的责任感,希望我的教训及经验能帮别人。
   
   18日,我们到达了铁甲树,我全程重装、独立完成了穿越,在铁甲树终于见到了亲人及救援队(这种温馨的场面大家很了解了,我就不多说,现在想想仍有一股暖流在心里流淌,好温暖......)。
   
    最后,我要说一点,对于路线,我确实没有研究那么透,但我很感谢这一点,因为那些天我一直思索来时的路线,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根本没方向的石海,我可能直接原路返回,或者我如果认真研究过路线,我就会直接往前走....这两种做法都非常可怕的,因为秦岭真的是气候变化太快,听说向导在大雾天对于有些路也是不敢确定的。我在和腾龙户外一起走的时候,拿着GPS,有些路是我们对了半天才对出那条路才是对的,其实,在纸上研究过路线,对鳌太可以说是没太大意义的,那个岭该怎么切,具体是那条路...真的不是事前你能完全准备的。在不明路线的情况下,原地等待其实是最佳的选择,但这需要付出很大勇气,这就意味着,你把你命运全交付给了其他人,而且是你从未见过的人,把所有的希望交付给他们。一部分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不自救、消极的做法,而主张自救,自救是要分情况的,在天气恶劣的情况下,在不清楚具体路线的情况下,贸然的前行不但消耗体力,而且极易迷失,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太白不是随便那个地都适合扎营的,你冒然走,找不到扎营的地方,身体淋湿,那就是随时可能面临失温的危险。我个人觉得在户外一定要放弃自我主义,觉得我自己肯定行,自己能自救。人在自然面前是十分渺小的,人要敬畏自然,相信大家的力量。一个救援队的力量会没有你一个人自救的力量强吗?一部分人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就会心不安,而不相信大家的力量,那是对于自己是否能独自面对等待而没把握的表现。在迷失的地方等待,便于救援队第一时间找到你,可以减少自己不必要的体能消耗,而且要坚信只要自己活着,他们就会找到你。最佳的自救方法,就是想法设法让自己活的更长、更久,如何在适当的地方扎营、如何分配自己有限的食物及水、如何御寒、如何估算可能等待的时间、如何调适内心(不至于自己提前破溃)、如何处理突发状况(比如生病、遇到动物)等等.....这才是一个人应该做的有效的自救——将自己的生命尽量延长。其实,即然自己已经迷路,觉得靠自己再找对路的概率大嘛,把自己的体力全耗在自己“可能”找对路上,不如静下来,实施有效的自救,尽量延长自己生命,等待其他人的救助(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看法)。
   以上是我这些天独立扎营及在鳌太上的一些感受,可能我的一些做法是错误的,在此只是将我的经历做一简单得记录,作为一个真实的案例供大家参考讨论,希望各位驴友出行顺利,领略自然的美景,更能彼此关爱感受人性温暖。祝好!
   
   
   
 
旧帖 2016-05-15 17:22:12
Post #1209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潘潘pplq37 离线 潘潘pplq37 学习了!为你点赞,为你加油!有些人还是要学学许三多的:不抛弃,不放弃啊!!!!
 
旧帖 2016-09-19 10:29:32
Post #1210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太帽山人 离线 太帽山人 好贴勿沉smile
 
旧帖 2016-10-06 15:08:04
Post #1211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流浪不等寒酸 离线 流浪不等寒酸 只是独自扎营这5天,就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很多人出事,死于自己的恐惧中,在慌乱中摔下山崖或者滑入水中遇难

----------------------------------------
穷游践行者

 
旧帖 2016-10-15 19:37:30
Post #1212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航模钢琴 离线 航模钢琴
一南一北 wrote:
这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文笔

“最主要的是没水,吃只能让自己渴”,。。。。。。。。“外面是雨雪”----------..............天上下的雨雪,拿个容器,接一下,不就是水了吗,怎么说没有水?  果果,你有野外生存经验吗?
航模钢琴 于 2016-10-16 19:38:32 编辑
 
旧帖 2016-10-15 22:37:49
Post #1213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航模钢琴 离线 航模钢琴
一南一北 wrote:
这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文笔
“不能在帐内生火。。。。   我欢天喜地回帐篷拿我的各种盛水器皿,还有医用的吸氧管”----------搬几块石头到你帐篷里,把金属器皿放在石头上,你把小干树枝,放在你的金属器皿里,就可以点火取暖了, 金属器皿就是你的炉子,下面的石块是隔热的,防止金属器皿烫坏你的帐篷。你有野外生存经验吗?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从你描述的环境看,你带煤气罐是多余了,白白消耗体能,不如带个手台,只要一个金属饭盒和打火机,瑞士军刀,就能生火了
航模钢琴 于 2016-10-15 22:51:22 编辑
 
旧帖 2016-10-15 22:47:27
Post #1214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航模钢琴 离线 航模钢琴
一南一北 wrote:
这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文笔

“使劲的晃动,同时使劲的吹着哨子”--------------------------为什么不带手台?  我看果果带得没有用的东西过多,如果带着手台,你就不会有这次危险经历了。
 
旧帖 2017-01-17 10:39:15
Post #1215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busamxi 离线 busamxi 关于鞋子,我也说一点,2016年3月份深圳百公里,我提前半个月买了一双鞋,操练了一周多的鞋子,结果百公里开始不久遇上大暴雨,30Km 就脚起泡了,到大梅沙就下撤了。
 
旧帖 2017-05-04 15:07:52
Post #1216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天外01 离线 天外01 没有水的情况下,可以拿瓶子装雪,睡觉的时候放睡袋里,睡醒就有水喝了。
 
旧帖 2017-05-05 17:01:37
Post #1217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倾国倾城168 离线 倾国倾城168 没有水的情况下,可以拿瓶子装雪,睡觉的时候放睡袋里,睡醒就有水喝了。
 
旧帖 2017-05-10 22:50:06
Post #1218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马可菠萝蜜 离线 马可菠萝蜜 Post #1217    

1000多楼了,

记得此贴我有回复的。。。

----------------------------------------

随缘随性 随心所欲 无牵挂

 
旧帖 2017-05-11 05:30:22
Post #1219
Re: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ryutz006 离线 ryutz006
倾国倾城168 wrote:
没有水的情况下,可以拿瓶子装雪,睡觉的时候放睡袋里,睡醒就有水喝了。


人都那么理想

----------------------------------------
大葱一个 15914230348 (17:30-21:30有 QQ2891018 ,有事情请直接电话,别发手机短信,短信不回复,谢谢  我的旅游视频 http://u.youku.com/大葱RYUTZ http://blog.sina.com.cn/u/2521031087

 
» 论坛 » 山野 » 安全知识 » 果果自述:五天太白独自扎营经历 481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