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中山 » 论坛 » 山野 » 话题 » 格聂C转山作业 179
旧帖 2019-10-15 17:56:05
Post #26
Re: 格聂C转山作业
 
yi诺 离线 yi诺

Re: 格聂C转山作业

老酒 wrote:
这是我搜肠刮肚、绞尽脑汁能想到的、最能表达强烈感受的词语啦!
看看,就这水平,作业写不出,也就可想而知了。
唉!没文化就是挺可悲的!

我怀疑你是为了衬托下面那首诗,故意把这一楼写得这么口语化的ermmermm

 
旧帖 2019-10-16 01:53:06
Post #27
格聂C转山作业
 
老酒 离线 老酒
yi诺 wrote:
我怀疑你是为了衬托下面那首诗,故意把这一楼写得这么口语化的ermmermm


姐姐,冤枉呀!
我当时累的就像上磨的驴,哪有力气策划下一楼的文字?

老酒 于 2019-10-16 02:03:35 编辑
 
旧帖 2019-10-16 17:53:30
Post #28
Re: 格聂C转山作业
 
yi诺 离线 yi诺 9.28——下辈子,我要当一头藏民的牦牛
20岁的司机白龙告诉我们,当初他牵着十几头牦牛作为聘礼娶到他的老婆。我们遂问起关于牦牛之余他们的作用。
当年在云南的时候,大胡子的老婆告诉我,牦牛相当于藏民的神,她当时反问我,你说,他们怎么会吃牦牛肉呢。
在这之前,我仍旧以为,藏民养牦牛就跟我们养猪一样,长大了就自己杀了或者卖了,接着养第二批。
白龙告诉我们,藏民是不会轻易把牦牛卖了,会一直养着。
我们恍然大悟:就好像他们的私有财产一样,牦牛是财富的象征。
我抬头看看我怎么也看不够的蓝天白云,我低头瞧瞧这辽阔的土地,不知不觉间,我的队友已经离我越来越远,而我脚下的步伐也愈发沉重。
我羡慕地看着偶尔抬头发呆、偶尔低头吃草的牦牛,我想起白龙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卖牦牛。
啊,下辈子让我当一头牦牛吧。

雪山、牦牛、我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酒爷,酒爷说,我还是想要当只鸟。
后来在成都,我们再次说起信仰和自由这个问题。酒爷说,当只鸟是自由的,可是当只牦牛,是被圈养在那个地方,他们没有选择的自由。
莲子回到话题本身,说,可是,不是谁都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莲子一直觉得,有信仰的藏民是幸福的。
可是酒爷觉得,他们是被信仰。
每次看到藏民,我们都会讨论一下,如果生活在这里是否适应得了这个问题,结论当然是没办法。
我们突出的重点一直都是,这里没有电、没有通讯,交通不方便等等,可是我们忘了考虑一个前提——如果我们一出生就在这个地方。
对于藏民而言,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如果这就是生活的模样,是否适应,就是个伪命题。
如果能选择,此时此刻的我,仍旧想当一头藏民的牦牛,至少,在过河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地蹚过去。
上午蹚水时脚下的冰冷感还未被驱散,此时又有一条河流淌在我们眼前,就在我们观望着,猜测着水深的时候,一头牦牛优哉游哉地走向水面,走向对岸。动物走的地方一般就是最浅的地方,刚刚牛经过的时候,水已经没到大腿根部,我们下去,估计得到腰部。

雪山的溪流,冻得人想大喊大叫
此期间,我们也不断和对岸的藏民小孩协商租马过河的费用,最终以200块成交。
等马过来的间隙,酒爷和12岁的小女孩就各种才艺进行了几个回合的battle,喊话、唱歌、吹口哨,且不说输赢,在高海拔地区进行这种体力活,酒爷差点高反了。

隔岸的藏民小孩,五年级的她(最高那个)能够充当妈妈和我们的翻译,此时,妈妈牵马去了


我们没有想到,她竟然光着脚牵着马渡我们。我们以为的可能到腰部的水深,真切的冰冷的雪水。她简直就是我们的白马公主。
这一天,结束在骑着白马过河的百感交集中,以及与两个漂亮的藏族姑娘的邂逅中。
yi诺 于 2019-10-18 09:15:40 编辑
 
旧帖 2019-10-16 18:16:43
Post #29
Re: 格聂C转山作业
 
龙哥哥 离线 龙哥哥
yi诺 wrote:
9.28——下辈子,我要当一头藏民的牦牛
20岁的司机白龙告诉我们,当初他牵着十几头牦牛作为聘礼娶到他的老婆。我们遂问起关于牦牛之余他们的作用。
当年在云南的时候,大胡子的老婆告诉我,牦牛相当于藏民的神,她当时反问我,你说,他们怎么会吃牦牛肉呢。
在这之前,我仍旧以为,藏民养牦牛就跟我们养猪一样,长大了就自己杀了或者卖了,接着养第二批。
白龙告诉我们,藏民是不会轻易把牦牛卖了,会一直养着。
我们恍然大悟:就好像他们的私有财产一样,牦牛是财富的象征。
我抬头看看我怎么也看不够的蓝天白云,我低头瞧瞧这辽阔的土地,不知不觉间,我的队友已经离我越来越远,而我脚下的步伐也愈发沉重。
我羡慕地看着偶尔抬头发呆、偶尔低头吃草的牦牛,我想起白龙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卖牦牛。
啊,下辈子让我当一头牦牛吧。

雪山、牦牛、我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酒爷,酒爷说,我还是想要当只鸟。
后来在成都,我们再次说起信仰和自由这个问题。酒爷说,当只鸟是自由的,可是当只牦牛,是被圈养在那个地方,他们没有选择的自由。
莲子回到话题本身,说,可是,不是谁都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莲子一直觉得,有信仰的藏民是幸福的。
可是酒爷觉得,他们是被信仰。
每次看到藏民,我们都会讨论一下,如果生活在这里是否适应得了这个问题,结论当然是没办法。
我们突出的重点一直都是,这里没有电、没有通讯,交通不方便等等,可是我们忘了考虑一个前提——如果我们一出生就在这个地方。
对于藏民而言,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如果这就是生活的模样,是否适应,就是个伪命题。
如果能选择,此时此刻的我,仍旧想当一头藏民的牦牛,至少,在过河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地蹚过去。
上午蹚水时脚下的冰冷感还未被驱散,此时又有一条河流淌在我们眼前,就在我们观望着,猜测着水深的时候,一头牦牛优哉游哉地走向水面,走向对岸。动物走的地方一般就是最浅的地方,刚刚牛经过的时候,水已经没到大腿根部,我们下去,估计得到腰部。

雪山的溪流,冻得人想大喊大叫
此期间,我们也不断和对岸的藏民小孩协商租马过河的费用,最终以200块成交。
等马过来的间隙,酒爷和12岁的小女孩就各种才艺进行了几个回合的battle,喊话、唱歌、吹口哨,且不说输赢,在高海拔地区进行这种体力活,酒爷差点高反了。

隔岸的藏民小孩,上了五年的她(最高那个)能够充当妈妈和我们的翻译,此时,妈妈牵马去了


我们没有想到,她竟然光着脚牵着马渡我们。我们以为的可能到腰部的水深,真切的冰冷的雪水。她简直就是我们的白马公主。
这一天,结束在骑着白马过河的百感交集中,以及与两个漂亮的藏族姑娘的邂逅中。


这一段河谷水浅,赤脚随便过。

----------------------------------------
生命在于运动

 
旧帖 2019-10-16 23:20:45
Post #30
Re: 格聂C转山作业
 
岛上学生 离线 岛上学生
龙哥哥 wrote:
这一段河谷水浅,赤脚随便过。


主要是水太冰了,又恰好有藏民有马在。

----------------------------------------
发呆也是一种艺术~

 
旧帖 2019-10-16 23:51:20
Post #31
Re: 格聂C转山作业
 
龙哥哥 离线 龙哥哥
岛上学生 wrote:
主要是水太冰了,又恰好有藏民有马在。




我们过的时候也有藏民在对岸,开始要50元/人,后来谈到30元/人,我们还是选择脱鞋过河grin(右下角就是藏民,眼睁睁看着几百大洋过河)

----------------------------------------
生命在于运动

 
旧帖 2019-10-17 08:27:23
Post #32
Re: 格聂C转山作业
 
岛上学生 离线 岛上学生
龙哥哥 wrote:
我们过的时候也有藏民在对岸,开始要50元/人,后来谈到30元/人,我们还是选择脱鞋过河grin(右下角就是藏民,眼睁睁看着几百大洋过河)




就在我们犹豫的时候,一头牦牛从我们身边走过,我们看着水深没过牦牛肚子一点点。我们想当然地认为牦牛选择的肯定走最浅的地方,加速了我们雇藏民马的决定。

后来骑马过河之后,才发现,其实有更浅的地方,和我们一开始的判断一致。

我深深地感觉到,这头牦牛和藏民是一伙的,简直就是他们的助攻,是他们派来迷惑我们的。
山里的套路好深啊,还好回到了城市里。

不过,想想,骑下马,也挺开心的,也不错,哈~

----------------------------------------
发呆也是一种艺术~

 
旧帖 2019-10-17 13:01:34
Post #33
Re: 格聂C转山作业
 
karl001 离线 karl001 你想多了,还是城里套路多grin
 
旧帖 2019-10-17 15:23:59
Post #34
Re: 格聂C转山作业
 
老酒 离线 老酒
龙哥哥 wrote:
我们过的时候也有藏民在对岸,开始要50元/人,后来谈到30元/人,我们还是选择脱鞋过河grin(右下角就是藏民,眼睁睁看着几百大洋过河)






以前,尽管在网上常常看到少数民族(特别是藏民)如何单纯质朴的说法,但是我并不是很认可,不能说他们不朴实,但至少不比我们这些俗人更好。
我出生并且童年生活在兰州市。兰州市作为西北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那里生活着很多的少数民族,所以和少数民族接触较多,不觉得他们和我们有啥区别。
后来,又去了青海、新疆、甘南、川西的一些地方,那里的少数民族宰起外地客来,绝不比其它地方的人手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加深了我对他们的看法。

然而,这次格聂行,却让我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

从理塘送我们去冷谷寺的司机是一个非常帅气的藏族小伙儿,憨厚朴实中带着几分机智。在车到喇嘛垭乡塌方处时,我心中暗暗有几分担心,小伙下车过去对面帮我们找了一辆摆渡车,因为车费的问题,大家进行了一番讨论。大意是,因为换车的原因,总体费用增加了,小伙扭扭捏捏的提出让我们承担一些,然而我们没有松口,摆渡车也不肯松口,结果小伙说,那我来承担吧。我绝对相信他是真的认赔了(当然也不会赔,但肯定比预期的挣的少了),绝对不像一般商家所说的那种“因为是你才给你这么便宜”、“我亏大了”之类虚伪的说辞。

帅哥司机白马,他名片上藏族名字看上去很像一个女孩的名字,伊诺姐姐认为那是他老婆的名字,但我却认为不能用汉人汉语来理解一个音译的藏文名字


和摆渡车司机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当我们步行穿过塌方处时,两个小伙抢着帮我们拿东西、背装备,我的心里真的是惊惊嘚,好怕遇到了广州火车站拉客的那种人,也或多或少有点担心他们把我们的东西拿跑或讹一下我们。还有一个小伙热心的给我介绍他们这一带哪里哪里哪里很漂亮,还从手机里翻出一些照片给我看,我打足了十二分的精神分析他有什么不良企图。然而,最后证明我是以小人心度君子了,人家仅仅是热心帮忙而已。

▼摆渡我们的司机和他的车在新冷谷寺,他们的玻璃窗很有意思,你可以仔细看看


在徒步的途中,我们还遇到一个20岁的小伙子,他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的帐篷做客,并邀请我们住在他的帐篷里,还说要请我们吃肉和酥油茶,我们问他要不要钱,他说当然不能要钱啦。
闲聊间,我们问他是否结婚时,他腼腆但也很大方的告诉我们他订了婚。还讲了他们不是自由恋爱,双方父母为他们安排了婚事,并且给了女方家30头牦牛,但他对未来的妻子很满意,不久前在他的一个伙伴的婚礼上,大家一起跳舞时,他见到了他的未婚妻。
当我们要和他一起照相时,他很害羞的拒绝了。
我从他那里听到一个词:“父辈的父辈”。他说他们父辈的父辈在这里也是养羊的,但是现在都改养牦牛了。或许他们没有爷爷这个词,也许用汉文时,他不知道爷爷怎么说。

▼右侧那个就是腼腆的小伙子,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其实我还是拍到了他的,不过他不愿意,我也就不放他的照片了,小伙子蛮帅的


在我们第一次涉溪时,有两个藏族妇女远远走来,示意我们往上游走,我们问上游是不是有桥,她们回答了一串听不懂的音符,我们再反复问,她们再反复的回答,然而我们根本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当然也不知道她们是否听懂了我们在说啥。我第一个过了小溪,坐在岸边的大石头上看着其他伙伴过河,这时藏族妇女看我们没有领会她们说的话,而且已经开始脱鞋过河了,其中一个便和我一起坐在了石头上看着大家。这时我发现她很年轻,而且非常的漂亮,只是高原猛烈的紫外线不但把她的脸晒成了棕红色,而且还大面积的脱了皮,她的头发乌黑的像黑丝绒,在发梢处挽了一个发髻,造型很是别致。
在看着我们过河时,她亮亮的眼睛流露着几分关切,让人觉得很是温暖。只是,我们语言完全不通,无法交流,很是遗憾。

▼远去的两位藏族姐姐的身影


徒步第一天,我和花生鬼脱离大队,抄近路延山脊强切,结果一不小心,把第二天的路也走了一大段。当我和花生鬼正在讨论如何返回第一天的计划营地时,从远处的山坡上远远传来一声声女声的问候:“扎西德勒!”。距离较远,我看不清山坡上的牧民,却感受到了她的热情。
其实,沿途无论是喇嘛还是牧民,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无论是妇女还是男人,他们都会非常热情的对你说:“扎西德勒!”,在途径一片牧房时,有几个孩子看到了我们,尽管距离我们很远很远,但依然扯着嗓子向我喊“扎西德勒”。他们那有节奏、吃力的声音至今还常常在我耳边回响(我录了一段他们的视频,可惜这里上传不了)。

▼与我们老远就打招呼的老人与孩子


▼冷谷寺的喇嘛,在藏区喇嘛应该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他们的汉语普遍比较好。


▼漂亮的小姐姐,她脸上涂的那个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迷,在沼泽遍地的牧场,牧民们穿的鞋基本都是类似军胶的那种鞋,可这个小姐姐的鞋却和别致,我始终觉得她有一些不同的气质,甚至猜测她是一个大家闺秀,哈哈…… 在扎尕那,和藏民拍照必须是要给钱的。在双桥沟,我想拍他们的牛,差点被砸了相机,目的是要向我收200元的拍照费。


▼随手拍的小妹妹,还涂了漂亮的红指甲。孩子的妈妈见我要给孩子拍照,立刻用手一把把孩子流到嘴边的鼻涕抹掉,肯定是想让我给她女儿拍张靓照,只可惜,我无法把照片给到她。


在拉普垭口前有个位置,当我们正打算设法过河时,又听到几个孩童的大声呼唤:“这边走!”,原来那边灌木后边有个简易小桥。看到我们过来时,孩子的妈妈又找了一个段树梁帮我们加宽了小桥。
在另一处,我们遇到一家三口,他们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那位牧民父亲,看到我准备要起包时,赶快过来帮我把包抱起放在我的肩上。

▼就是这里,因为孩子们的指路,我们省去了脱鞋的烦恼

▼给我们指路的孩子们的家人


▼帮我上包的那位父亲,咧着嘴冲我笑,露出一口不整齐的牙,被紫外线照射的乌黑发皱的皮肤,但却掩盖不了他笑容中的善良和质朴


当然,除了牧民还有后来那位帮我们进行时光穿梭的包工头。或许是因为在神山之下,又或许是远离了争名夺利的城市,钱的铜臭味淡了许多许多,人性中那善良的一面便得到了彰显。

▼开始以为是一位普通的司机,后来才知道是一位老板


关于这条河,开始我们判断趟过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大家还是想要骑马过去。在与对岸的孩童们讨价还价和后来的互动中,我们几人都感到非常的快乐。200元,平均每人30多元,如果与公共交通比,应该是比较贵的,但当时当地至少在我看来是非常值的。它无关金钱,只关乎快乐!
过了河以后,我们还和孩子们分享了我们带的食物,我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对孩子们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将来要走出这大山,到外边的世界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好大好大的。”看着他们迷茫的眼神,不知道他们是否听懂了我在说什么,不管怎样,就当做是我对他们的祝愿吧!

▼期盼着白马的我们

▼策马而来的白马公主(伊诺姐姐是这样叫她的,骑着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


▼这么看,河水还有点深,水面已经到了马的肚皮


向这些孩子,我们学会了“谢谢”的藏语:“卡卓”。这个可能是格木村的本地话,因为后来我查了一下,谢谢的拉萨语是:“图及其”,安多语是:“瓜珍其”,好像还有说“托切纳”的,到底咋回事还是搞不清楚,但不管怎样,“卡卓”这些孩子,“卡卓”那些牧民还有包工头,另外还要说“卡卓”的,是我们未经允许而擅自使用的牧房的主人。后两天,我们都住在撤场了的牧民的牧房中,幸亏有这些牧房,我们才避过了那两个晚上的风雪。

▼我们借用的牧房,希望没有给牧房主人填太多麻烦
老酒 于 2019-10-18 10:48:22 编辑
 
旧帖 2019-10-17 16:29:59
Post #35
Re: 格聂C转山作业
 
龙哥哥 离线 龙哥哥
老酒 wrote:
以前,尽管在网上常常看到少数民族如何单纯质朴的说法,但是我并不是很认可,不能说他们不朴实,但至少不比我们这些俗人更好。
我出生并且童年生活在兰州市。兰州市作为西北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哪里生活者很多的少数民族,所以和少数民族接触较多。
后来,又去了青海、新疆、甘南、川西的一些地方,加深了我对他们的看法。

然而,这次格聂行,却让我的想法有了特别大的改变。

过了河以后,我们还和孩子们分享了我们带的食物,我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对孩子们说:“你们要好好学习,将来要走出这大山,到外边的世界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好大好大的。”看着他们迷茫的眼神,不知道他们是否听懂了我在说什么,不管怎样,就当做是我对他们的祝愿吧!



藏人和汉人一样,有纯朴的,也有奸诈的。
我们雇的两个年轻马夫,总体感觉是不错的。但有妹子和我说,其中一个总是骚扰她,调戏她。。。。让她感觉很不爽。
我们有个同学买了他们的一盒虫草,说是80条以上,算2000元,到家了发现才60条。。。。cool

----------------------------------------
生命在于运动

 
旧帖 2019-10-17 17:17:04
Post #36
Re: 格聂C转山作业
 
老酒 离线 老酒
龙哥哥 wrote:
藏人和汉人一样,有纯朴的,也有奸诈的。
我们雇的两个年轻马夫,总体感觉是不错的。但有妹子和我说,其中一个总是骚扰她,调戏她。。。。让她感觉很不爽。
我们有个同学买了他们的一盒虫草,说是80条以上,算2000元,到家了发现才60条。。。。cool




没错,只是这次我们运气好,没遇到奸商,遇到的都是一些善良的人
老酒 于 2019-10-18 09:22:59 编辑
 
旧帖 2019-10-17 17:44:28
Post #37
格聂C转山作业
 
红尘水姻缘 离线 红尘水姻缘 先顶贴,找时间慢慢拜读。
大神们的作业,必须认真对待。
 
旧帖 2019-10-18 12:45:47
Post #38
格聂C转山作业
 
yfx82 离线 yfx82 有温度的作业

----------------------------------------
轻装行走千米山

 
旧帖 2019-10-18 14:58:07
Post #39
Re: 格聂C转山作业
 
yi诺 离线 yi诺 9.29——艰难的5000米垭口,艰难的我
很久很久以前就听闻,在高原地区徒步,尤其是爬坡,是一件特别艰难的事情,据说是走几步就要歇息。
出发前,路书和队友口中得知,第三天5000米垭口将会是整个行程中最难的一段。
前两天的路程,让我见识到高海拔地区负重拔高的不易。可我没有想到,这一天我将要面临的境况,是如此艰苦。
在确认要开始翻垭口之后,我提出先吃点东西,我把背了几天的八宝粥吃了,为了减轻背包的重量。
我吃着路餐,抬头看看已经在半山腰的队友,脚下的疲惫感袭来。
向来对距离没有概念的我,都是通过时间来感知行程。我的午餐吃得很慢很慢,我自欺欺人地想当然——晚一点出发,也能在相同的时间到达营地,好像这样就快一点,路程就缩短了。
在我们爬到休息时候前队所在位置的时候,开始下雪了,我越走越慢,每迈出五六步就要休息一会,花生鬼只能跟着我走走停停。
雪越下越大,前队的脚步变得难以辨认。
随着海拔的上升,我的高反似乎也愈发严重,头痛欲裂,看着漫漫前路,除了难受,我竟觉得有点委屈,眼泪几次在眼眶里打转。
雪还在继续下。
花生鬼催促我,走快点,这样下去很容易失温;你不要坐下去休息,不然你就起不来了……

原本是来看风景的,结果多数时候是在埋头苦走,照片也很少拍,所幸有酒爷,才知道我们路过那么多风景
我停下来,登山杖杵在雪地里,吊着我的双手,弯着腰,抬头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脑海里跳出一个想法,要不不走了,死就死吧。
去年漂流从船里翻到水中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是不会死在这里的。也许这个时候的我,怀抱着同样的自信,所以才敢如此视死忽如归。
后来,穿上雨披的我,踩着雪地里的脚步,慢慢地往前走。

高度表的数据,不到5000

这就是我口中,艰难的我
我路过领队在雪地上写的“太难了”,我很想拿出手机拍下来,可是实在是太难了。
登顶后的下坡路,同样漫长而艰难,就在我表示再过二十分钟还不到就就地扎营的时候,领队适时从牧房里出来,解救几近崩溃的我。
yi诺 于 2019-10-21 20:46:40 编辑
 
旧帖 2019-10-18 16:06:37
Post #40
Re: 格聂C转山作业
 
yi诺 离线 yi诺 9.30——幸运的我们,坐上了时光机
格木村是此行的另外一个记忆点。
传说,到了格木村就可以买东西,到了格木村就有信号,甚至,到了格木村就可以坐车出去了……
当我们远远看到格木村牌子的时候,酒爷的手机不断传来各种讯息的声音,预示着我们重返人间。

牌子上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们,有信号了
有三个小孩子向我们走来,他们向我和小文子伸出手,手心侧着。我脱下手套,跟他们握手。他们似乎很开心,来回跑着,有个小孩再次走到我面前,于是我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往村子里面走。往回跑的小孩和他相视一笑,他挣开我的手,朝后面的酒爷跑去,不知道忙着拍照的酒爷,是否和他们握了手。
这一路上,我们不时会遇到藏民小孩,他们普遍不会说汉语,用一句句“扎西德勒”表达他们的热情,我们表达对他们喜爱的方式,则是给他们小零食。热情同大家打招呼的他们,这个时候更多的表现出腼腆。
即使过去半个月之久,我还是能记起藏民小孩清脆的声音。在过某一处溪流的时候,几个小孩子大声喊着“走这里、走这里”,将我们指引到用树干搭起的小桥处。

黑黑的他们,黑黑的我
前队已经在休息,我们坐在路边,沉浸在信号带来的幸福感中,难以自拔。
领队提醒我们不要迷恋短暂的信号,继续往前走。
路过格木小学的时候,也许是太久没有见到这么多人,大家对此充满了好奇,我们再次放下背包,隔着铁门久久地望着。
国庆放假的前一天,他们应该在进行某些宣导吧。有个学生代表站在中间讲话,不时传来掌声。这时走来一个妇女和两个小孩,和我们一起张望着操场。我发现其中一个小孩很白净,不像之前遇到的,脸已经晒到红得发黑。我几次忍不住用手拨他的脸庞,他害羞得微微靠向妈妈。
我大概是彻底着迷了吧,不然我怎么会没有给他拍张照呢。
如果我们不在学校门口停留,也许我们就不会适时遇到开着皮卡车的包工头,花生鬼也没有办法在合适的地方夸包工头的驾车技术,那么也就没有我们坐上时光机的美好故事。
包工头把我们放下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这一程坐了20公里。领队指着右前方说,那是我们第五天的营地。
第五天?营地?那第四天呢?我激动、好奇、惊喜……
他们说,刚刚包工头停车跟人打招呼的地方就是第四天的营地。
天呐!也就是说我们从第四天的行程一下子来到了第五天甚至可以进入第六天!什么叫做开心激动到难以言表,此时就是了。
原本这20公里,是要我们用登山杖和双脚,一步步走过来。我们不停地表达心中的感激和欣喜。

领队脸上的笑容,表达了我们的心情
这一天的幸运还没有结束。
这一晚,我们又住进了牧房。当我们收拾完毕躲进帐篷的时候,牧房的铁皮屋顶,传来一阵阵敲打音,也不知道是下雨还是下雪了。
不管是下雨还是下雪了,我们都不怕。


这一天早上牧房周围的景象,如果没有牧房,我们真的要从雪里刨帐篷了

这一天晚上的牧房,次日明显比前一天暖和很多,可我们仍旧需要这份庇护,不然我也没法见识到酒爷的高压锅。。

看着酒爷这个高压锅,我就好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远处山谷蒸腾起来的仙气,牧房里飘出的烟火气,在眼前汇集,人间的美好,不过如此
 
旧帖 2019-10-21 11:41:48
Post #41
Re: 格聂C转山作业
 
中山风逝 离线 中山风逝 难得的精品作业贴,先占坑,后细看.已加分
 
旧帖 2019-10-21 16:27:33
Post #42
Re: 格聂C转山作业
 
yi诺 离线 yi诺 尾声——为了一盘鸡,走了20公里的我们,找了将近一个小时
5公里有多远,跑步半个小时可以搞定,在山上要半天;
10公里有多远,跑步的话,我要一个小时十分钟,在山上可能要一天时间;
20公里在我印象里,要走上好久好久。
10月1号这一天,也许是因为前一天的幸运还在继续影响着我,也许是对今日就能出山的期待,又或者是酒爷一路上一直提及的大盘鸡让我有了奔头,早上八点多出发,下午三点多完成了20公里。
我们瘫坐在草地上,感受着胜利来临前的舒缓,享受着蓝天白云带来的爽朗,浏览着信号带给我们的外面的精彩世界。
我们靠近山时,白云仿佛是从山的那边冒出来的,他们温柔、和顺,就像一群小孩追逐着、玩闹着,乱作一团。此时在毛垭大草原看到的白云,更多的是飘得很高,他们坚毅、勇敢,就像一个个大小孩、成年人。
我爱极了这地方。



啊~~~蓝天——白云——

毛垭大草原处,酒爷给我和小文子拍的照片

我拍的在拍照的酒爷

我用相机拍的酒爷,惨不忍睹。。果然拍照是门技术,哈哈哈哈哈哈

康定周围的山,手机拍下来的,实在没法与亲眼所见有差异。当时我看了好久好久,他们就那样矗立在那里,充满力量
抵达理塘的夏天已经是傍晚六点钟,在附近找吃的无果后,我们决定还是去找酒爷有过一眼之缘的大盘鸡。我们开着导航,吃着橘子,在理塘转悠。

之前我说,去城市走一走,要找个喜欢吃的人,一路走一路吃。领队更加浪漫,他要找个喜欢的人,一路走一路吃。
我不是一个会为了吃执着的人,可就这样,跟一群可爱的人,不疾不徐地晃悠着,寻找着不一定存在的目的地,尽管今天已经走了20公里,步伐仍旧轻松。
理塘回成都的路上,我们照例遇到很多骑行318过道的人。来的路上,看着他们俯身骑车或者推车行走的样子,我有点不理解,折多山的弯道那么多,这是多么艰难的行程,而且他们要这样子,骑上一个月甚至几个月。
此时的我,转完格聂,翻完5000米的垭口,体会过高原的爬山的艰辛,经历过无数次问过自己为什么要来……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我时常望着他们想得入神,忘了拍照,这是唯一一张抓拍到的
我曾经把骑行的人当神经病,可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个神经病。
七点左右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大盘鸡。我们大快朵颐,犒劳着自己。
每一个千里迢迢而来的我们、每一个骑行的人心中,都有足以犒劳自己的“大盘鸡”。

全文完。
yi诺 于 2019-10-21 20:47:19 编辑
 
旧帖 2019-10-21 18:32:04
Post #43
Re: 格聂C转山作业
 
岛上学生 离线 岛上学生 看完姐姐的剧情
暖暖的,淡淡的
我已差不多忘了一半的旅途之不适、高反之难受
剩下的,超过一半是美好的回忆 heart

----------------------------------------
发呆也是一种艺术~

 
旧帖 2019-10-21 19:46:12
Post #44
Re: 格聂C转山作业
 
岛上学生 离线 岛上学生 每一个坡都是一个白云顶

眼看并无比你高多少的坡,却爬得艰难,走出几步,便要停下了,也是好气。
每一个坡,似乎都爬的比白云顶还要累
这基本就是前三天的状态了
我说我醉了,那是高反得醉了


小坡也不轻松


▲格聂脚下,起伏缓和的草坡

白云顶是一个尺子,也是我的一个阴影
在五桂山深处的非著名一个山头,单个爬升250m+
每次拉链,翻过这个山头,接着便是莫名的轻松感,似乎完成了一个特别难的任务~

在岛岛河休整后,面对前方准备翻过的山脊,我们停下来观望了下
我说,爬一个白云顶就可以了。
这次行程,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这样说了。
不管是白云顶的分量,还是被我们走成白云顶的分量
即使起伏缓和如D2,也早早被我们下了“到计划营地是个梦”的结论


▲岛岛河的爬升基本相当白云顶

从热梯河谷到拉普垭口,从4100+到5000-
如果在广东,我也是一笑了之
即使像去年的新疆,动辄来个千米或八百的爬升,只要一步一个脚印,不久也是淡定地站在垭口上发呆~
而这个垭口却是如此,
那时,我在一积雪处,停了许久,在雪地写下了:太难了!
这哪里只有4个白云顶呀

记得在五桂山拉链的时候,有人问我,
为何格聂每天才爬升几百米而我们每次拉链都是爬升千米呢
我就随口一说,上了这个海拔,500m的爬升相当于五桂山的1500m

站在拉普垭口山腰的我,怕是再也没有哪个时候比此时更加认同这个乘以三的计算了
我想低头,安静地爬坡,那都是做不到的事情
有些坡,被我们爬成了白云顶,有些坡,被我们爬得让白云顶望尘莫及
这个时候,白云顶的阴影远远不是阴影。


▲写下“太难了”,也表达不出那时的心境


▲还没有到垭口,天气阴沉,飘雪了,是在渲染氛围吗

----------------------------------------
发呆也是一种艺术~

 
旧帖 2019-10-21 20:30:08
Post #45
Re: 格聂C转山作业
 
岛上学生 离线 岛上学生 拉普垭口没有5000

翻过最艰难的垭口,我们没有走到计划营地,而是住在牧房中
这个晚上,我们多次提到拉普垭口的遗憾
老酒说看到手表显示4993,就剩下7m,犹豫是否往周围再爬7m

徒步和攀登的不同很多,有一点则是我们不追求海拔,这恐怕只是一个定义而已了
数字还是多少有些诱惑,内心多少有些征服之意
那么,我们就当这个垭口是5000m了
也好呼应选择格聂的用意,我们需要体验一下在5000m重装的感觉~


▲老酒的飞5X plus 显示高度

4900之后,垭口基本被厚厚的积雪覆盖
踩雪似乎唤起了一些回忆,是回忆,还是其他的?搞不清
所不同的是,此时,似乎我从醉的状态中挣脱了出来,似乎悟到什么招式,又似乎进入什么状态
是卡卡罗特的自在极意功,还是鸣人的仙人状态,或又是一种见闻色霸气?
好吧,我是想多了。
实际上,我是找到了在狼塔爬坡的状态,很快便看到了垭口的经幡
如释负重,TMD,终于干掉这个垭口~


▲两个人影是小文子和我


▲拉普垭口,小文子


▲前方可见的牧房是我们的营地

----------------------------------------
发呆也是一种艺术~

 
旧帖 2019-10-21 21:57:15
Post #46
Re: 格聂C转山作业
 
岛上学生 离线 岛上学生 营地是很好的

我们可能把三分之一的运气给营地
剩下的运气,自由分配啊!
没有在泥泞中扎营,没有在雨中扎营,没有大雪掩埋了帐篷
两次搭帐篷,两次住牧房,最好的运气给了营地


▲D2营地

河流、草坪、雪山,发呆的所有条件都有
如果我们能走得快一些,还能享受暖和的阳光,那就更完美了,岁月静好也就这个模样了

D1我们往山脊草坡爬升的过程中,天气那是理想中的好
差不多就是下午两三点吧,在格聂主峰下,那简直是想来一场午觉
老酒说此时最装逼的事情是可以发个朋友圈
而此时,若是能扎营,这恐怕更是最装逼的事情吧
D1的营地叫笑隆基帐谷营地,这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我们选择在,溪边的草坪扎营,流水潺潺也算是催眠曲

而D2的营地在热梯大河谷中,同样的河流从帐篷不远处流过
这条奔流而无声的河流,让这个营地甚为静好
就在我们忙于搭帐篷的时候,老酒忙于拍照,我还觉得帐篷没有搭建到最饱满的状态呢
原来,老酒留下了一幅画,天空的魔幻和营地的真实,于是被我放在了作业贴的封面。


▲D1营地的早晨,格聂主峰下扎营


▲热梯河谷营地

翻越拉普垭口之后,天气开始进入了犹豫不决的状态
时而阴天,时而飘雪
经历了垭口厚厚的积雪,从5000-m狂奔到4600m的河谷
我们的营地换成了牧房,宽敞又暖和,任由一晚雨雪

在高原里往往是这样,一夜之间,满山换上了装饰
后面两天都是如此
于是,我们从现实中住进了牧房中,走出来的时候便是童话的世界了~


▲一夜之间,满山换装

----------------------------------------
发呆也是一种艺术~

 
旧帖 2019-10-21 22:09:34
Post #47
Re: 格聂C转山作业
 
岛上学生 离线 岛上学生 格聂C,你要过河多少次

格聂,是一个雪山群,众多峡谷山沟,也就众多溪流,甚至河流
转山的C线,就要经过众多山谷,或是沿着山谷徒步
大小河流、小溪就不少了
这简直就是有个比新疆线路还要多淌水的地方,秋季如此,夏季更甚

我就按照冷古寺到安久村的顺序来汇总一下我们途径的溪水
参考时间:国庆前后

1.冷古寺到笑隆基帐谷营地
①冷古寺开始的森林下,有三条大小各异的溪流,挨得很近,称三联溪流,基本上不用拖鞋,踩着石头即可过河。
②如果过了笑隆基帐河再扎营,则需过此河,一般情况下牧民会架个独木桥,夏季可能就被水冲走了。而我们在过笑隆基帐河之前扎营,往牧房附近扎营,很平整的草坪,溪流就在旁边。


▲树林下的三联河之一

2.笑隆基帐谷到热梯河
①笑隆基帐谷到岛岛河之间,有个小溪流,我称之为笑&岛溪流,溪流很小,附近很多牧民住,跳一下即可过了
②岛岛河,这是格聂C线中著名的河流,名字很美,和我的小名一致。我们在选择了脱鞋过河,不过当时有牧民告诉我们有桥,只是由于语言沟通不顺畅,根本听不清她们表达什么,也就没有找到桥了。
③热梯河,这是格聂C前半段最大的河流了,河道宽大十几米,不过此河流缓和安静,也不是很深,秋季可以脱鞋过河。不过我们选择了骑马过河。


▲岛岛河

3.热梯河营地到拉普垭口到拉普河谷营地
①上拉普垭口之前,大约HB4500m的地方,有牧民住,有溪流比较大,我们在牧民的指引下,过独木桥
②翻过拉普垭口之后,下到拉普河谷(不知道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暂时这么叫),溪流不大,可以找到河谷比较窄的地方,跳一下即可过去

▲拉普垭口前溪流

4.拉普河谷到格木村
①拉普河谷,河水又急又大,但是有一个非常坚固的桥
②定曲河,格木村旁边,有现代化的桥梁


▲格木村的石桥

5.格木村到哈嘎拉垭口
①这段已在修建旅游公路,所有需要过河的地方,都有桥啦

6.哈嘎拉垭口到理塘河
①哈嘎拉垭口下降,不远可见牧房处,需要过溪,不过溪流较小,可以踩着石头过去
②理塘河,格聂C线过河的大boss了,先是过支流,后过主流,都是需要脱鞋过河,尤其是主流,河水很深又很急,很难找到合适地方过河,我们往下游走,在一个分支交汇处,河水小了很多,才安全过河。
③即将出到安久村,还有一个溪流,不大不小,踩着石头过很难,脱鞋又麻烦,真是没办法,此处我们脱鞋过河。
④理塘河流到安久村就很大了,不过有桥可以过去


▲先过理塘河支流


▲理塘河主流河水较小的地方
岛上学生 于 2019-10-23 12:30:46 编辑

----------------------------------------
发呆也是一种艺术~

 
旧帖 2019-10-22 10:51:33
Post #48
格聂C转山作业
 
星大尘re48 离线 星大尘re48 白龙马,蹄朝西
拖着小岛上和他的兄弟
西天爬山不容易
一爬就是一星期
 
旧帖 2019-10-22 12:08:26
Post #49
Re: 格聂C转山作业
 
珠海周公 离线 珠海周公 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地点,一样的体验,一样的精彩,哈哈!

好评送上,静候全篇。heart

----------------------------------------
好人就有好梦

 
旧帖 2019-10-22 12:39:10
Post #50
格聂C转山作业
 
老酒 离线 老酒
yi诺 wrote:
9.30——幸运的我们,坐上了时光机

这一天晚上的牧房,次日明显比前一天暖和很多,可我们仍旧需要这份庇护,不然我也没法见识到酒爷的高压锅。。

看着酒爷这个高压锅,我就好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想,是什么让姐姐觉得好笑。

难道是我背着这口沉重的高压锅,累的像条驴一样吗?
又或者是那个煎鱼湾的故事?笑我大块朵颐高压锅红焖猪头肉的画风,与煎鱼湾天高海阔、风轻云淡、夕阳似火、海水流金的浪漫时空格格不入吗?
老酒 于 2019-10-22 13:46:27 编辑
 
» 论坛 » 山野 » 话题 » 格聂C转山作业 179
快速回复
内容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