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驴光掠影 / 高寒地带 / 南昌 / 萍乡 » 论坛 » 驴光掠影 »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人成功登顶 雪盲伤痛下的坚持 139
旧帖 2018-08-29 11:29:39
Post #1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人成功登顶 雪盲伤痛下的坚持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人成功登顶 雪盲伤痛下的坚持

6168米,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海拔;对我来说,是很久以来的梦想,亦是从未达到的高度。现在,我离这个高度还有大概60米陡坡距离。这里是雀儿山,刀锋般的山脊上,雪雾翻卷着,10厘米外就是万丈悬崖。刚才那段几乎垂直的大冰壁上升已经耗尽了我全部体能。极高海拔的狂风吹得人摇摇晃晃,我感到寒冷。我的听力、视力、意识都有些模糊,我不确定是否还过得了这段山脊……

 
旧帖 2018-08-29 11:30:38
Post #2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导读

夙愿 . 身体是最好的本钱

进山 . 只是因为多看了你一眼

适应 . 雪盲症爆发!

进军C1 . 又见星空

挺进高C2 . 恐怖的冰原

冲顶 . 无声处蕴惊雷

下撤 . 刀尖舞步

后记 . 更有质量地活着
 
旧帖 2018-08-29 11:31:28
Post #3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夙愿 . 身体是最好的本钱


登山回来有段日子了,总感觉恍恍惚惚。我知道,我的魂丢山上了。那是四川西北角与西藏交界的一座山——雀儿山。主峰海拔6168米,终年积雪,被藏民称为“雄鹰飞不过的雪山”。雀儿山山体高大,地貌丰富,森林、岩石、瀑布、冰川、冰河、冰裂,冰壁一应俱全,是圈内公认的跨阶技术型山峰。它同时还被公认为6千米级最漂亮的雪山,没有之一。玩了多年户外,认识的山友陆陆续续登上雀儿,我心中的念想越来越强烈,但好像总缺个合适的机会。2018年,因缘巧合下,联系上了12年前一起攀登尖山子的向导徐老幺。老友再聚,一拍即合,定下8月的攀登计划。

即将开始一趟未知的旅途了,心情是兴奋和期许的。相关高海拔活动经验已经积累的差不多,各种户外装备也作了更新升级,至于体能,确实需要恶补下。回忆我这几十年,大、中学期间混迹各类校运动队,工作后喜欢上了户外,一疯又是十多年。但近几年疏于锻炼,不忌饮食,开始变成我当初厌恶的那类油腻大叔。最沉重的打击是去年国庆的年保玉则和今年春节的黄山古道穿越,高原上升的艰难呼吸和最后一日的双腿劳损,无情地打了自己的脸——越来越虚弱的四肢已无法撑起越来越浮肿的身体去完成年轻的梦想。春节后,开始坚持每晚慢跑。最初的动机是减肥,一路坚持下来,渐渐明白健身并不完全等同于减肥,它考验意志,带给你的是不断突破自我的快感和自律健康的人生。几个月的持续锻炼,效果相当显著,感觉年轻态逐渐又回到了身上。可以尝试追梦了!
 
旧帖 2018-08-29 11:33:20
Post #4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进山 . 只是因为多看了你一眼


8月初,来自江苏、北京、江西的10名追梦人齐集成都。这支户外队伍的年龄结构是我从未曾亲历,也从未敢想象的——居然有一半是5、60岁的山友,最大的竟然66岁“高龄”!天,我们是去极高峰,还是新马泰?(国际通用划分标准:1500-3500米为高海拔;3500-5500米为超高海拔;5500米以上为极高海拔。)本来出发前还幻想队伍里能邂逅几位霸王花,见面却发现清一色老同志。生活中的惊喜真是无处不在。我心里想,这根本就是一支“梦之队”, 徐老幺却一语道破:你们是“老年队”。

凌晨4点成都出发,700多公里跑了14个多小时,来到海拔3400米的甘孜县。这是高海拔适应的第一晚,行止得当,我如预料中的稳定顺利。66岁的老蒋却是一路拉肚子、呕吐过来的,高原反应也非常明显。他什么时候能恢复?他会上到多高就下撤?

次日早,习惯性地6点来钟自然醒。今天就要进山了。川西极具画面感的绮丽阳光洒在高原上,一道彩虹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惊得我差点高反。赶紧抓了相机又快又稳地朝楼顶天台奔去。毫无疑问,彩虹是好兆头。我们这趟攀登之旅,始于彩虹,终于彩虹(后文会有登顶后的彩虹介绍),不得不说是上天眷顾。
 
旧帖 2018-08-29 11:34:08
Post #5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旧帖 2018-08-29 11:34:46
Post #6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老蒋这觉睡得还行,元气慢慢在恢复。我们乘车往山里进发。远远地,一座伟岸的银白突然在周遭绿色和褐色的山峦间跃入我们视野,在其最远最高处与天空接壤的地方,如鹰嘴般的雀儿山顶峰孤傲地俯视众生。无论什么山峰,你不过去,它永远在那里展示高冷。过去了,就是一个值得你骄傲的经历。西部的雪山相比东部地区的普通高山,多了份神秘,仿佛是冥冥中有神灵和信仰在加持。从来没有人敢在雪山面前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种对雪山的敬畏之情在科技改变一切的当下尤为可贵。

在观景台,旁边游客得知我们是去登山的,投来崇敬的眼神,仿佛是说:看,这些勇敢的人正在走向我们无法去到的神秘之处呢。对他们来说,山顶是遥远和高不可攀的。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呢。每个人都梦想站在高山之巅,眺望群山,像是看透了万物众生,从此不再需要抬头仰望天空。但要真正登上高山之巅,又是何其之难!关于登山,大多数的报道爱用“征服”二字。可如果真正登过山,就不会妄言“征服”。登山者战胜的只是自己而已。山,永远在那里。我们无法与大自然抗争,更远谈不上什么“征服”。登山只是亲近自然的形式,我们敬畏自然,享受自然给予的恩惠,爱护并珍惜大自然中的一切。
 
旧帖 2018-08-29 11:41:01
Post #7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大家在玉隆拉措景区门口合影后,正式进山,大包被当地村民强行收费代背(近几年已形成惯例,说是政府默许的集体经济)。“玉龙拉措”是藏语名,有心倾神湖的意思,汉语叫“新路海”。这2个名字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同所有的高原水系一样,新路海当然不是海,它是个湖,据说是长江流域面积最大的冰川湖。是雀儿山冰川退化的产物,全部水源都来自雪水和冰川融水。
 
旧帖 2018-08-29 11:42:13
Post #8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旧帖 2018-08-29 11:43:29
Post #9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雀儿山登山大本营就在新路海的尽头,在海拔4050米的森林末端,相对主峰有2100多米的高差。这么大的相对高差是攀登雀儿山的难点之一,也是雀儿山独到之处。通常从大本营到顶峰需要建两到三个营地,分数日攀登。
 
旧帖 2018-08-29 11:44:38
Post #10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两三个小时后,经过一趟轻量级的“跋山涉水”,我们轻松来到大本营。晚饭后测试基本身体状况,我的血氧94、心跳60,好到不能再好。入夜,极其清晰、璀璨的银河展示着平原地区根本难以想象的星空之美,我架起三脚架,兴奋地拍摄到深夜0点。一切如此美好。我不知道,未来几天折磨我的噩梦已悄然开始。
 
旧帖 2018-08-29 11:45:41
Post #11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适应 . 雪盲症爆发!


海拔4050米处过夜,在我曾经数十次的4、5千米级高海拔活动中不算什么。加上我特意到0点才睡,本该是一个香甜的好觉,然后次日元气满满地蹦跶。但我犯了个错误——日间是夏秋季速干服装进山的,到了晚上拍摄星空,虽然已换了身保暖的衣裤,但行走一天汗湿的袜子没换。尤其到深夜还拍了几段长曝光的星轨,人在户外傻站着看手机等待快门闭合,脚却不知不觉受凉。到钻进睡袋开始睡觉了,脚下始终是冰凉的,半夜醒来好多次,捂脚、喝热水,撒尿……楞是没睡踏实这进山后重要的一觉。

次日早,迷迷糊糊地钻出帐篷,拍了遮遮掩掩的日照金山,然后没有胃口地扒拉点早饭。我清楚那不是我的饭量,所以在衣服里塞了些一路带过来士力架、牛肉干、密封卤蛋以备不时之需。今天一天的安排是拉练适应和登山培训。对于极高峰,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合理的,不着急上升,能有效缓解高反,为后期攀登做好适应。
 
旧帖 2018-08-29 11:46:46
Post #12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昨晚的会议已经明确,本次登山领队为徐老幺的儿子徐小幺。但上午的安排,小幺留在大本营做准备,经验丰富的老幺还是亲自出马,带大家前往冰川瀑布拉练。他要在实际攀登中观察每个人的体能和技能情况,为后面几天冰川行进结组及冲顶做评估。相机在手,天下我走。阳光灿烂的高山风貌刺激了我,早起时的萎靡一扫而空。我端着粗大笨重的佳能1DX2单反,灵活得像只兔子,前前后后找角度拍起风景和队伍花絮。接近中午,该来的噩梦终究还是来了:我的眼睛感觉看什么都刺激,别说阳光直射下的冰川了,就是阴影下的绿草,都能刺激的我直眨眼,眼泪不停流下来。不好!别是雪盲症?虽说现在并没有处于直接的冰雪环境,但海拔委实已不低,紫外线相当强烈了。我赶紧拿出大雪镜戴上,但显然为时已晚,雪镜只为我过滤了一些反光,那种刺激的疼痛感并不会降低。返回营地路上,我尽可能看阴影下的深色路面,还不时闭一下眼地行进。强忍疼痛,眉头越皱越紧,连带脑袋都紧起来,就这样,还得时不时移开大眼罩去擦眼泪。十分难受地熬到大本营,赶紧问协作要了眼药水,坐进大帐闭眼休养。虽然脑袋很疼,身体无力,我思路还是很清晰的:这不是今天的突发现象!昨天沿新路海进来时,就有过程度很轻的几次眼花甚至眼痛,只是稍微休息下就过了。今天是爆发!其实以往高海拔活动,我一般3千多米以上就会戴墨镜,我知道紫外线对人体的伤害和海拔高度成正比。但这次考虑极高海拔活动,我升级了能贴合脸型的大雪镜,却没有再带以往普通大小的眼镜。大雪镜确实不太方便在这种环境就穿戴。尽管同行队友有部分在现阶段也没有戴墨镜,但他们不像我,长时间对着湖面、冰川瀑布来取景、拍照。这些高反射面都在汇集紫外线伤害我的双眼。目前种种直指关键:我确实患上轻微雪盲症!我一下慌了。不说那种非得到专业医院进行针对治疗的暴盲吧,就我所知的相当程度的症状,没有个三五天静养,休想好。这趟准备那么久的雀儿山攀登,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么?!百感交集、万念俱灰,心头一亿匹草泥马踏过#@%* ……
 
旧帖 2018-08-29 11:47:51
Post #13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正当我茫然无措的时候,外头传来小幺的呼喊“上课了!大家都出来,上课了!”草地上已摆了一地的高山技术装备,相关培训开始了。安全带怎么穿,冰爪怎么卡紧,上升器、8字环的使用要领、如何过保护点……讲完后又开始演示,每人实际操作。这期间,我戴着大雪镜傻坐着,眼睛闭的时候居多,脑袋嗡嗡的。这些技能似曾相识,小幺又说了什么?旁边的其他协作在做什么?不行,我思想不能集中,身体感觉无力,眼睛又在流泪了。实操轮到我过保护点了,身上的主锁还没挂上安全绳,又浑浑噩噩地解开8字环。小幺火了,“你不要命啦!”一把摘开我的雪镜,“这样的天气你还戴个大眼镜,你到底在没在听?”雪镜摘开,是红红的双眼正在流泪。小幺也楞了。“做标准技术动作”,他的声音小了很多。

照例的每晚会议,总结分析当天情况,通告明天活动,检查身体状况。今晚我成了大家关注的对象。经过几个小时休息,又换了种眼药水,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我直言,希望睡一觉后会有好转,否则我不会拖累大家,只能退出了。

可是,雪盲靠睡一觉能好转吗?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旧帖 2018-08-29 11:48:45
Post #14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进军C1 . 又见星空


因为需要闭目休养,晚饭后我早早躺进了帐篷。高海拔不能过早睡,否则半夜醒来将很难入睡,人都会抓狂的。我清楚这一点,一直控制自己不睡过去。但今天一天强忍伤痛,身体、精神高度紧张,体能消耗较大,而且一整天都吃得不多,不知不觉昏昏睡去。不过睡的还是比较警醒,到9点来钟,同帐的星空拍摄狂热分子Matrix又出去拍银河了。我睁开了眼,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哥今晚是整不了啦。还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星光亮瞎了哥的狗眼呢?休息!休息!

这一晚的睡眠质量明显好于昨晚。反倒是半夜被热醒来几次。出去方便,再次感慨于星汉迢迢、繁星似尘,然后马上省起——这眼睛好啦?似乎如常了,至少这样的光线下是正常的。明天……应该能恢复吧?我隐隐有种期许,继续入帐睡觉。

又是6点多自然醒来,眼睛貌似恢复,更拍到了瑰丽的日照金山。今天要进军C1营地了,是我们已耗费多日进川、进山后,首次真正意义的开始登山。大家憋了好几天,都很兴奋。
 
旧帖 2018-08-29 11:50:23
Post #15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风和日丽,在大本营举行完简单的出发仪式后,我们正式开始登山。经过昨天的拉练,队员的状况摸了个八九不离十,小幺作为领队在最前方压队,全体协作保持稳定的节奏引领大家缓慢上升。不得不说,徐老幺团队确实用心。我参加过很多户外队伍,他们基本全是按队员平均水平来控制行进速度。在长时间的高海拔活动中,如果实力过于靠后的队员,跟这种高于自己的速度行进,势必被累垮或主动退出。而老幺团队不同,他是按队伍中最弱的队员来安排行进节奏,致力于全队登顶的完美局面来调度行程。尤其对于这么一支“老年队”来说,他能抛开简单商业领队的思维,以朋友的角度助人“圆梦”,必须为他点赞!给大家留个徐老幺的电话/微信:13882496213。
 
旧帖 2018-08-29 11:51:29
Post #16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今天要爬升800米,全面越过丛林区、碎石区,翻越巨石区,到达紧挨冰川的C1营地。特别是巨石区十分陡峭险峻,需要手脚并用攀爬,多处还设有路绳,专人保护通过。复活的我出发起就一直戴着雪镜。对这类地型其实相当熟悉,游刃有余地上升,并不断拍照,感觉不错。但是……就怕但是!到中午时分,雪盲症状再次复发!岩壁上轻盈的身影没有了,眼睛和脑袋疼得一锅粥,体能被抽成眼泪排出,全身无力。我一下落在最后面,只能扶着路绳,眼睛闭一会儿,眯一会儿,慢慢挪动。好不容易上到C1营地,来不及看看壮观的冰川带,先坐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旧帖 2018-08-29 11:52:07
Post #17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下午再没统一安排了,我这眼睛,手机屏幕也看不了。呆呆地一会坐大帐内凳子上,一会儿坐大帐外岩石上,闭目养神发呆,同时保持间断小口喝热水。要知道在高原,伤病都不会只表现为单一症状,一定伴随并发症状。这也是高反的可怕性。目前这种眼痛、头痛、没精神、没体力的情况,严重影响后续攀登。心里这个担忧:每天下午来这一出,碰上关键环节,可咋整?
 
旧帖 2018-08-29 11:52:45
Post #18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好在今天恢复的时间比昨天快了。到晚上9点,基本没有痛感了。和Matrix约好,再出帐去拍星空,我们辛苦带上来的三脚架不能不用啊。
 
旧帖 2018-08-29 11:54:21
Post #19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挺进高C2 . 恐怖的冰原


还是6点多早起,天气好到爆,快门不停,收割史诗般的画面!
 
旧帖 2018-08-29 11:54:50
Post #20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今天是重头戏:从海拔4850米的C1挺进到5600米的高C2营地。将换上高山靴,全套技术装备上身在冰雪区域行走,这是雀儿山攀登的精华。
 
旧帖 2018-08-29 11:55:13
Post #21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离开我们扎营的石头平台,马上要踏上冰川了,大家开始往高山靴卡冰爪。冰川和石头的界线是很清晰的,第一脚踩上去,“咔”的一声,冰抓嵌入冰中的声音清晰无比,让人产生进入了另一个时空的错觉。是的,这一刻,你叩开了极高峰冰雪世界的大门。
 
旧帖 2018-08-29 11:55:59
Post #22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大家兴致盎然开始在冰原行进。开始这段路,由于地势比较平缓,且没有暗藏冰裂缝,这一身全副武装的紧张感迅速消减,感觉还是很轻松——毕竟高山靴和冰抓就是为这种地面而设计的。步行20分钟后,我们碰到第一条1米多宽的小冰河,需要跳跃过去。穿着又硬又重的高山靴,脚下是笨重坚硬的感觉,身上还背着大包,腰上挂满各类金属的技术器材,从冰面起跳到另一处冰面。别说老同志了,就是我也有点发毛。在协作的帮助下,大家陆续开始第一次跨越尝试……非常成功,都非常好,实际发挥还是远超预期的。呵呵,大家纷纷拍照,继续前进。
 
旧帖 2018-08-29 11:56:52
Post #23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慢慢地,画风变了,越来越险的地形地貌让大家止住了笑声,开始亦步亦趋,跟着前面的脚印小心行走。实际上,雀儿山比较险要的路段就集中在C1和C2区间。这里有数量众多的冰裂缝,冰沟壑,冰墙和冰坡。陷入、滑坠、跌落等意外非常容易出现。裂缝区有冰川运动形成的千百条纵横交错的明暗裂缝,隐藏在或厚或薄的雪层下,横亘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冰面下一张张黑乎乎的大口,刺骨的冰川融水汇聚成一条条湍急的冰河,跌入后会让人迅速失温、失去意识、心跳停止。下面或许是暗洞、悬崖,不敢想象一旦跌入后果会怎样。
 
旧帖 2018-08-29 11:57:29
Post #24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冰原越走越险,在一处冰坡下,我们开始结组。依据之前几天的观察,大家按行进节奏相近等综合考量被分成2组,基本上是年级较轻的在前面一组,年纪大的在后面这组,协作们则搭配期间。这一刻起,我们被一根绳子连接在一起,我们的命维系在一根绳上,应了圈内那句话“无兄弟,不登山。”结组出发,把生命交给同伴,互相保护前进,每一个伙伴都是你的安全保障,每一个前行者的脚印就是后来者前进的台阶。
 
旧帖 2018-08-29 11:57:58
Post #25
Re: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 ...
 
新阿颠 离线 新阿颠 展示下队员风采。本图按年龄排序,最大的66,最小的32。别看年纪大,都是常年坚持锻炼的山友。一个健康良好的身体,不仅拓展了生命的长度,更大大拓展了生命的广度。
 
» 论坛 » 驴光掠影 » 雄鹰飞不过雀儿——彩虹之巅的攀登 66岁老人成功登顶 雪盲伤痛下的坚持 139
快速回复
内容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