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自然 / 深圳 / 驴光掠影 / 远方的精彩 » 论坛 » 驴光掠影 »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7.18更新---白马雪山) 695
旧帖 2017-06-20 11:15:31
Post #26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二. 风雨兼程
 
我是一个很放的人,但我不荡。放是能紧能松,收放自如,如放风筝,线在手里,不管你飘多高,一根线就老子就把你拉回来了;但荡不一样,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污泥坑,弄的满身是污点,自觉惭愧。


今年花期推迟了,按正常应该是7月份是西南的盛花期,但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IBC 2017--19th International Botanical Congress)即将在深圳召开(7.23),这是6年一轮的国际性大会,我实在没想明白,深圳咋就申请到了主办城市,实在太幸运了,这个事情,一直不敢问城管局,别人问我,我也支吾过去了。

其实国际植物学大会跟我也没啥大关系,如果非要找关系,就是我也是一枚深圳市民而已,喜欢植物,这也是算是牵强附会了,但我不拒绝看热闹,毕竟是中国第一次举行如此学术性盛事,何况深圳是主办城市。深圳唯一的植物性机构单位仙湖植物园已经火烧火燎了筹备一年多了,简直是八仙过海,我真担心8月份过后是会如何的空虚寂寞冷。
 
喜欢嘉年华狂热繁华,也能忍受寂寞冷清,这等修为,需要很高内功,我想起了亦舒小说《开到荼蘼》,如是说。
 
不能再说仙湖坏话了,那边耳目众多,迟早我会被剁了。
 
花开两处,各表一枝。这边深圳城管局也是在热火朝天地以各种方式筹办和准备下个月的植物学大会各种活动,其中一个项目是培训公园植物导赏员,扩大其影响力,让更多人能深度广度的接触到植物里来。(主要是园林植物)
 
公园植物导赏员毕业考试是定在6.11日,于是,我只能把出行日期推迟,先监考完毕后再说,何况刚日本山野回来,有点疲劳了。
 
我不知道我的学员们是不是爱我,但我确定我是把我的心肺都掏给了学员们。平时授课时候,不管是室内理论还是户外实践讲解,我都以严厉著称,从不轻松,以致毕业考试前夕,学员们很紧张,纷纷暗示明示我不要来监考,这让我很伤心,哈哈哈,我没那么可怕吧!
 
上午是笔试,试卷是AB卷,内容完全不相同。当我在监考巡查时候,学员们确实很紧张,因为我脸上的表情是皮笑肉不笑,她们看不透我是真认真还是假认真。有些想翻书或者手机查询的,踌躇半响,我依然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考试完毕后,看学员的朋友微信圈,让我笑喷,我站立她们身边良久让她们惊悚,其实我只是想她们把每个植物名字写准确,科属准确而已,实在忍不住了,会指着试卷跟学生嘀咕:“红花檵木的檵,不是继;薜荔不是霹雳!带草字头的!写错字要扣分!”
 
试卷上依然有各种表现,比如不会写桑科的薜荔,就干脆汉语拼音“bi li”,我掩口而笑。
 
平心而言,我并没有学员们想象那么凶残无情,我只是要求严格而已,希望能把每道题目回答准确,能记住每种植物的主要特征,不要把露兜树搞错成棕榈科植物,不要把竹芋科搞错成姜科植物而已!对她们也只是要求掌握科属种而已,并没有要求掌握拉丁学名,哈哈哈!
 
下午是室外考试,在莲花山公园,考核学员们的对实物植物的掌握程度。出乎意料,学生们掌握非常扎实,都能以各种方式讲解演绎植物,这让我最终悬挂的心放下了来,我心爱的学生小吱以优秀表现脱颖而出,让我欣慰。

苦口婆心,苦涩的话语大家都不爱听,都喜欢听甜蜜,这点,我很清楚, 我偏偏常下苦语,爱我的人能懂我,领受了去;不爱我的人嫌语苦,厌恶了去。
 
爱与不爱,对我都关系不大,人生终究踽踽而行。
 
第二部分室外实践考试,先在35度高温炙烤中进行,汗水滴滴到地面,滋滋很快蒸发了,快到尾声时候,突然雷鸣电闪,狂风暴雨大作,一惊一乍,让人神经高度紧张,考核最后两位学员时候,刚好一个闪电,把身边的一丛巨竹劈断了,让人非常不安生!
 
最终,雷雨停止,天空出了彩虹,考核完美结束,每个学员们都掌握很好,欢欣!终于我可以去机场了!
 
机场的路上,大雨滂沱,我内心灿烂欣喜,终于,3个月的紧张培训过程,暂告一段落了。
 
卖身和卖脑一样不容易!同样,学生和老师们都不容易,忙中抽时间来学习,并为之服务市民。
 
初衷单纯,不忘本心,能让自己走的更远!
 
世界太大,纷扰太大,很容易,一转身,一不小心就迷失了自己,让理想变得渐行渐远。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1:18:41
Post #27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伪吃货 离线 伪吃货 我要看片

----------------------------------------
伪吃伪喝伪玩~

 
旧帖 2017-06-20 11:19:10
Post #28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伪吃货 wrote:
我要看片


先放分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1:22:54
Post #29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眼镜王蛇 离线 眼镜王蛇 教主威武! 寿与天齐么? 呵呵 ...
 
旧帖 2017-06-20 11:25:34
Post #30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伪吃货 离线 伪吃货
桐壶更衣 wrote:
先放分


先放3分~评语!grin

----------------------------------------
伪吃伪喝伪玩~

 
旧帖 2017-06-20 11:37:42
Post #31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眼镜王蛇 wrote:
教主威武! 寿与天齐么? 呵呵 ...


一派胡言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1:53:28
Post #32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致远远 离线 致远远 什么也不说,赠分,+5

----------------------------------------
行走在远方的的宁静

 
旧帖 2017-06-20 11:59:34
Post #33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致远远 wrote:
什么也不说,赠分,+5


谢谢你!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3:17:11
Post #34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三 相见不如怀念---石卡雪山
 
云南回来,我最悔恨的事情就是用粗暴的态度对待了同伴啊花,这让我非常内疚。啊花的脾气其实算不错,相对温柔了,却碰到一个粗暴狂的大棉花,结果是大花殴打小花,小花很受伤,起因是订宿的酒店附近机场。
 
啊花是我多年的资深的贴身小棉袄,但这次并没有严厉执行大棉花的意思,结果才会有此这冲突。
 
第二天清晨7.05分从昆明飞往香格里拉的飞机,我们毫无选择必须住宿在昆明长水机场附近,当时啊花在网上订宿了一家机场附近的客栈,包来回接送服务。但当我抵达了住宿点之后,我倒吸口冷气,在脏乱的一个村子,各色小客栈林立,我进了客栈后,不但没电梯,也没空调,只好扛着17KGS的大拖箱上楼了。
 
快速洗刷完毕后,想躺下休息,结果窗外临街,大声喧哗,人类说话声音,摩托车发动机声音,狗吠声音,各种声音混杂,到凌晨3点多才慢慢消停下来。
 
黑暗中,眼睛盯着天花板,我心里充满着绝望,我觉得天亮之后,我就要完蛋了。后来事实证明,我确实完蛋了。
 
凌晨5点起床赶机场飞机,一夜未眠,上了飞机后昏死过去,堕落入昏沉沉的世界。我很少失眠过,但我可以感受到失眠者的痛苦,整个世界都是浑浊漂浮移动的,每走一步,都如踩踏在浮木上,步履摇晃。
 
当早上8点飞机降落抵达到香格里拉机场,我们看到了传说中的司机啊桑,啊桑人挺不错,帅且脾气不错,送我们到石卡雪山脚下。
 
石卡雪山是我们刷山的第一站,到了山顶之后,约海拔4100米,空气冷冽,还有一些积雪尚未融化,但一眼看过去,毫无兴奋点。
 
刘欢有首歌曲《弯弯的月亮》,里面有几句:“我的心充满惆怅,不为那弯弯的月亮,只为那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
 
此刻,确实是充满了忧伤,这是第6次站着石卡雪山顶上,几乎没啥植物,光秃秃一片,只有偶尔几株的报春花科植物的在风中凌乱,及地面紧贴生长的少许鸦跖草(毛茛科),第1次看到的满山杜鹃花灌丛已经成为昨日之回忆。
 
人类是最可怕的东西,能发明一切,也能毁灭一切。第1次2009年来的时候,从石卡山顶,沿小路徒步往下走,抵达半山的灵犀湖,穿过高山牧场草甸,再回到半山缆车处,一路上高耸入云的各种大乔木,杉树及松树等,上面挂满了飘逸的松萝,林下铺满厚厚的青苔,长满了大钟花(龙胆科)及各种杜鹃花,沿途数不尽的鸢尾花及报春花。
 
前年2015年跟孙小美一起来这里时候,我们徒步进去,一路都发觉情况不对,已经被开辟出了条宽阔大公路,公路两边再无森林,光秃秃一片如鬼剃头,公路直通到灵犀湖下,我们走到了灵犀湖,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只看到了沿途少许锡金报春及几株横断山绿绒蒿。
 
如今,2017年6月,我再次站立这里,整个人感觉非常不好了。除了通宵未眠的肉体痛苦之外,还要面对打击性的失望,一眼看过去,除了山坡那边尚有些杜鹃花在开放,其他植物,非常少。 我们三人,不太甘心,就四周地毯式的搜刮,找到了一些大路货如桃儿七(小檗科),鸡肉参(紫葳科角蒿属)之类货色,之前一望无际的网脉橐吾(菊科)亦不见。
 
高海拔拍植物,有时候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对焦时候需要摒住呼吸,往往风大植物飘摇很难对焦,高原本来就是氧气稀薄,对焦几秒不呼吸,拍完后再恢复呼吸,需要大口大口的喘气,许久才能平复,那些时刻,脸色憋的发紫;蹲久了再站立起来,觉得天旋地转,蓝天倾斜倒在地上了。
 
到了中午2点,胃里翻江倒海呕吐反胃,精神恍惚,脸色败坏,于是,我不再继续往灵犀湖沟口方向前行,干脆找了个大树,趟下去午休,休息了1个小时候,稍微恢复了点体力,依然软弱。
 
无所获得,日高,胃空,体乏,心灰意冷,颓然下山去,返回到海拔3400米左右的售票处门口的沟口,不甘心,跟啊花嘀咕了几句,企图去寻找野生的黄花杓兰,一拍即合,于是,两人往沟口山坡树林里钻。我的妈呀,不消几分钟,赫然发现一丛丛盛开的野生黄花杓兰,一时刻,悲从心中来,百味陈杂,梦里百度寻找它,终于找到了。
 
目标一旦实现,心中紧绷的弦线放松,虚脱感马上就来了。
 
上帝对你好的时候,会有些反常行为,不但给你送来美酒,还顺便捎带了酥饼。我们发现了野生的黄花杓兰的同时,也顺便看到了鹿蹄草(鹿蹄草科),终于一扫当天的颓废和郁闷,长吁口气,不至于两手空空。
 
离开石卡雪山时候,回头再看了几眼,心情复杂,想说爱你却不容易。弯弯的月亮下面,阿娇已经不是当时的阿娇,石卡雪山亦不是当时的石卡雪山了,理想的野花拍摄胜地,早已经荡然无存,而我却守着那个残缺的梦。
 
回到了酒店,轰然坍塌在大床上,开始了寒冰床的疗伤功能。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4:56:48
Post #35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大壳1205 离线 大壳1205 虽没看到片片,但被文字撩到,期待下文. 加分加分.
 
旧帖 2017-06-20 15:08:34
Post #36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mnisky 离线 mnisky 教主加8分,本来是要加10分的,可是没看到图。。。。。。grin

----------------------------------------
大  海

 
旧帖 2017-06-20 15:30:43
Post #37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雪夜孤灯 离线 雪夜孤灯
猪柳蛋堡 wrote:
咦,为啥没地方加分


在部份手机浏览器,不显示加分键

----------------------------------------
版务: 请联系各讨论区版主
用户事务: service@doyouhike.net
合作联络: contact@doyouhike.net
技术: webmaster@doyouhike.net

 
旧帖 2017-06-20 15:37:14
Post #38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大壳1205 wrote:
虽没看到片片,但被文字撩到,期待下文. 加分加分.


heartkissing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6:04:01
Post #39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wbell 离线 wbell 本来想加100,结果居然只给加10分,磨房太抠了
 
旧帖 2017-06-20 16:36:26
Post #40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wbell wrote:
本来想加100,结果居然只给加10分,磨房太抠了


哈哈哈哈,真幽默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6:37:04
Post #41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四 乱世佳人—碧沽天池
 
碧沽天池其实最开始并没有纳入我的行程中,是临时起意加进去的。啊花在出发前追问我行程安排的时候,我迟迟没有给到她,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完全是一副天马行空的乱来的节奏。
 
当同伴C确定了她最终的行程时候,我才确定去碧沽天池,所以说,有点像横加一笔的感觉。
 
高原香格里拉的天气变化莫测,如恋爱中女人的脾气,时好时坏。
 
去碧沽天池之前,先去了一趟中甸高山植物园。中甸高山植物园,我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个很奇怪的植物园,跟传统的人工种植的植物园有区别,它们处于野放状态,又不完全野,尚且加入了一些人工干预,总之,感觉怪怪的。老板也似乎不是很热衷于门票收入,铁门是虚掩着的,你爱买票也行,你想逃票也行,随你爱咋的。我心地纯厚,知道经营不容易,撑着那么大的架子,那么多员工,是特意的买票进去,每人30蚊,如果我要逃票或者找熟人带进去,是完全可以的,但我觉得这样不厚道。一共90蚊钱,不算多,但也算是远方来客的一份心意吧,至少,可以买几株植物幼苗。
 
高山植物园的目标是3种杓兰:云南杓兰、黄花杓兰、西藏杓兰。碰到合适的花期,寻找它们并不难,钻进林子后,很快就陆续发现了,一丛丛的盛开。趴在美丽的旁边,看着她们,觉得好笑,感觉是一群污头垢脸的美人们,被藏在深山老林里。也好,摆脱了被人挖掘回去,凡事,都有正反面。
 
拍摄完三种杓兰,落袋为安,走出森林,回到大门处,远眺纳帕海,汪洋一片,牛羊马散落满地,满心舒畅,有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劲头!
 
碧沽天池藏语称“楚璋”,意为小湖。因地处碧沽牧点,遂取名为碧沽天池,湖虽不大,也不深幽,但呈现奇异的静和奇异的清,清澈澄明的湖水,仿佛就是其周遭那个多姿多彩的花草树木的世界所捧出的纯洁的心魂。碧沽天池距离香格里拉县城大概是40公里左右,但道路极为颠簸,它本身不是一个景点,因为陈凯歌拍摄《无极》电影后,令它名声大噪,但拍摄完毕之后对它造成伤害及后期的砍伐伤害,造成的一系列的生态毁灭,磬竹难书。
 
去碧沽天池要经过小中甸的村口,然后拐入盘山公路,抵达村口时候,刚好狼毒花盛开(大戟科),一片金黄色,如果到了11月份,狼毒花变红色,血红一片,将是如何的壮观之美啊!除了狼毒花,还有村民种植的萝卜花,黄白相间,陪衬远处藏舍,蓝天白云下,美不胜收。我们停车观赏,深呼一口气,赞叹,这才是真正最美的农村啊!
 
我们进山,并未受到多大的困阻,主要是啊桑帮忙跟森林管理处沟通了,所以也算顺畅。一路上去,颠簸难行,再看路两边的山坡,看的触目惊心,一片片巨大的树墩留下来,不知道何时被砍伐的,所过之处,几无森林乔木,连灌木都疏落,只有牦牛群来回巡走吃草。
 
满心荒凉,这种致死型的砍伐森林,究竟是谁干的?为什么要用这种如此杀鸡取卵型的对待森林呢?不要说原始森林,连次生林都说不上了,只是光秃秃的砍伐后的山头,看的我满心荒凉,如鱼刺在喉,极为难受。我是外人,在这里呐喊,呐喊给谁听?
 
之前奚志农老师来过深圳,播放云南生态片,其中一个片段是滇金丝猴栖息地被毁之后,跟人类争地,手掌严重受伤深裂,具体细节不是非常记得清楚,只能大概这个意思,看完掩面悲叹,人类贪欲太强,对自然无穷尽的索取,但从来没有思考过给予回大自然什么。
 
我们不会去思考,也不想去思考,一旦思考,赤裸裸的现实会刺痛我们的眼睛。如果关闭大理的2800家客栈,能拯救日益污染和水位下降的洱海,那就是功德无限了。
 
没有了大自然的依附,拿什么去谈风花雪月呢?是下关风上关花,还是苍山雪洱海月?
 
约2个小时候,地带碧沽天池。天色昏暗欲雨,乌云密布,但池边盛开的一片高山杜鹃却姿色难掩,美丽极致,站立湖边,看这些杜鹃花,如审视一位战乱美人,战乱离人不如太平犬,一旦这里动真格开发,这些湖边杜鹃花比如会首当其冲被无情砍伐,但愿这里永远不要开发,保持原始状态!
 
 
回程路上,沿路寻找草本植物,收获颇丰,拍摄到了黄色绿绒蒿、短柱侧金盏、菊叶穗花报春等,甚至碰到了美人中美人---豹子花,盘点下来,收获甚丰,三人满心欢喜。
 
我们以为后面的行程中的白马雪山是巅峰,没想到,整个行程结束之后才知道,原来碧沽天池才是此行的巅峰。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们很多时候处于巅峰状态而不自知。包括曾经和爱人共处的日子里,在职业生涯最巅峰的时刻里,在容貌岁月最美的光阴里,在健康最佳的状态里。
 
我们一直以为最美的东西在终点。于是,每天步伐匆忙,总想以最快速度去抵达终点。殊不知,到了终点之后才发现,原来,最美好的那段,是在过程中不经意的抛弃了,终点的东西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桐壶更衣 于 2017-06-20 17:16:41 编辑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0 17:47:33
Post #42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园艺-军 离线 园艺-军
桐壶更衣 wrote:
四 乱世佳人—碧沽天池
 
碧沽天池其实最开始并没有纳入我的行程中,是临时起意加进去的。啊花在出发前追问我行程安排的时候,我迟迟没有给到她,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完全是一副天马行空的乱来的节奏。
 
当同伴C确定了她最终的行程时候,我才确定去碧沽天池,所以说,有点像横加一笔的感觉。
 
高原香格里拉的天气变化莫测,如恋爱中女人的脾气,时好时坏。
 
去碧沽天池之前,先去了一趟中甸高山植物园。中甸高山植物园,我不知道如何评价这个很奇怪的植物园,跟传统的人工种植的植物园有区别,它们处于野放状态,又不完全野,尚且加入了一些人工干预,总之,感觉怪怪的。老板也似乎不是很热衷于门票收入,铁门是虚掩着的,你爱买票也行,你想逃票也行,随你爱咋的。我心地纯厚,知道经营不容易,撑着那么大的架子,那么多员工,是特意的买票进去,每人30蚊,如果我要逃票或者找熟人带进去,是完全可以的,但我觉得这样不厚道。一共90蚊钱,不算多,但也算是远方来客的一份心意吧,至少,可以买几株植物幼苗。
 
高山植物园的目标是3种杓兰:云南杓兰、黄花杓兰、西藏杓兰。碰到合适的花期,寻找它们并不难,钻进林子后,很快就陆续发现了,一丛丛的盛开。趴在美丽的旁边,看着她们,觉得好笑,感觉是一群污头垢脸的美人们,被藏在深山老林里。也好,摆脱了被人挖掘回去,凡事,都有正反面。
 
拍摄完三种杓兰,落袋为安,走出森林,回到大门处,远眺纳帕海,汪洋一片,牛羊马散落满地,满心舒畅,有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劲头!
 
碧沽天池藏语称“楚璋”,意为小湖。因地处碧沽牧点,遂取名为碧沽天池,湖虽不大,也不深幽,但呈现奇异的静和奇异的清,清澈澄明的湖水,仿佛就是其周遭那个多姿多彩的花草树木的世界所捧出的纯洁的心魂。碧沽天池距离香格里拉县城大概是40公里左右,但道路极为颠簸,它本身不是一个景点,因为陈凯歌拍摄《无极》电影后,令它名声大噪,但拍摄完毕之后对它造成伤害及后期的砍伐伤害,造成的一系列的生态毁灭,磬竹难书。
 
去碧沽天池要经过小中甸的村口,然后拐入盘山公路,抵达村口时候,刚好狼毒花盛开(大戟科),一片金黄色,如果到了11月份,狼毒花变红色,血红一片,将是如何的壮观之美啊!除了狼毒花,还有村民种植的萝卜花,黄白相间,陪衬远处藏舍,蓝天白云下,美不胜收。我们停车观赏,深呼一口气,赞叹,这才是真正最美的农村啊!
 
我们进山,并未受到多大的困阻,主要是啊桑帮忙跟森林管理处沟通了,所以也算顺畅。一路上去,颠簸难行,再看路两边的山坡,看的触目惊心,一片片巨大的树墩留下来,不知道何时被砍伐的,所过之处,几无森林乔木,连灌木都疏落,只有牦牛群来回巡走吃草。
 
满心荒凉,这种致死型的砍伐森林,究竟是谁干的?为什么要用这种如此杀鸡取卵型的对待森林呢?不要说原始森林,连次生林都说不上了,只是光秃秃的砍伐后的山头,看的我满心荒凉,如鱼刺在喉,极为难受。我是外人,在这里呐喊,呐喊给谁听?
 
之前奚志农老师来过深圳,播放云南生态片,其中一个片段是滇金丝猴栖息地被毁之后,跟人类争地,手掌严重受伤深裂,具体细节不是非常记得清楚,只能大概这个意思,看完掩面悲叹,人类贪欲太强,对自然无穷尽的索取,但从来没有思考过给予回大自然什么。
 
我们不会去思考,也不想去思考,一旦思考,赤裸裸的现实会刺痛我们的眼睛。如果关闭大理的2800家客栈,能拯救日益污染和水位下降的洱海,那就是功德无限了。
 
没有了大自然的依附,拿什么去谈风花雪月呢?是下关风上关花,还是苍山雪洱海月?
 
约2个小时候,地带碧沽天池。天色昏暗欲雨,乌云密布,但池边盛开的一片高山杜鹃却姿色难掩,美丽极致,站立湖边,看这些杜鹃花,如审视一位战乱美人,战乱离人不如太平犬,一旦这里动真格开发,这些湖边杜鹃花比如会首当其冲被无情砍伐,但愿这里永远不要开发,保持原始状态!
 
 
回程路上,沿路寻找草本植物,收获颇丰,拍摄到了黄色绿绒蒿、短柱侧金盏、菊叶穗花报春等,甚至碰到了美人中美人---豹子花,盘点下来,收获甚丰,三人满心欢喜。
 
我们以为后面的行程中的白马雪山是巅峰,没想到,整个行程结束之后才知道,原来碧沽天池才是此行的巅峰。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们很多时候处于巅峰状态而不自知。包括曾经和爱人共处的日子里,在职业生涯最巅峰的时刻里,在容貌岁月最美的光阴里,在健康最佳的状态里。
 
我们一直以为最美的东西在终点。于是,每天步伐匆忙,总想以最快速度去抵达终点。殊不知,到了终点之后才发现,原来,最美好的那段,是在过程中不经意的抛弃了,终点的东西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旧帖 2017-06-20 17:48:00
Post #43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园艺-军 离线 园艺-军 十分
 
旧帖 2017-06-21 08:19:58
Post #44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苇风 离线 苇风
江河海花前月 wrote:
文笔、效率杠杠滴~~第一次说走就走~~为了留言,注册、登录磨房~~又献出了第一次~~


这位是传说中的彩虹妹子吗?
 
旧帖 2017-06-21 12:31:02
Post #45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小小考拉 离线 小小考拉 一张杜鹃骗了我10分~~~~~~
 
旧帖 2017-06-21 16:13:46
Post #46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小小考拉 wrote:
一张杜鹃骗了我10分~~~~~~


别担心,后面很多图片的!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1 22:34:06
Post #47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响雪 离线 响雪 文笔好诙谐!grin

----------------------------------------
踏踏实实地走自己的寂寞长途,心志淡远,水滴石穿!

 
旧帖 2017-06-26 14:16:39
Post #48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麦秆 离线 麦秆 我在大理旅居,可惜错过了教主的这个活动。
 
旧帖 2017-06-27 16:49:39
Post #49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五.沉默的白马雪山(上)
这次之行,我把重头戏安排在白马雪山,预备了两天的时间准备刨下流石滩。按照好朋友波波的建议,在白马雪山垭口的皇冠峰一天,住宿飞来寺,明天返回程时候再刷垭口的另外一边,波波的一番话,让我心里充满了憧憬,感觉万分期待,恨不得插上翅膀,马上飞过去了。
 
如期从香格里拉县城出发,前往梅里雪山方向,出城不久,就到了尼西村的岔路口,尼西村以黑陶出名。我极其喜欢黑陶,乌黑一团,捏成各种形状再烧窑固定形状,制作过程主要分为三个步骤来完成:选料、加工、烧结。因时间关系,回程始终没有进村子去看,我想,将来哪天,我会挑个悠闲的日子,恶狠狠的把一天游荡在尼西村里,认真观察下他们制造黑陶的过程,不要再日走一千夜行八百的速度掠过,疲于奔命,错过了享受慢节奏的乐趣。
 
另外一条指示路线是维西村,维西我几年前去过,因为山体滑坡没能顺利抵达要去的目的地,只在维西县城逗留一晚,第二天在塔城白马雪山看了滇金丝猴就回来了,总觉得没有深入去了解那边的景致,那边是三江并流之腹地,有趣东西自然不会少,包括有趣的动植物以及傈僳族的人,傈僳族是一个很奇怪的民族,女人烟袋不离开口,趣事一箩筐。
 
路况非常好,好的令人叹气,悲伤不已。遥想几年前我们去梅里雪山,需要一整天时间,碰到堵车或者山体滑坡,我们必须住宿在奔子栏,第二天再奔赴梅里雪山。
 
路况太好了,两个小时不到,我们就到了奔子栏,这让我很伤心,感觉事情太顺利了,简直是不像话。
 
奔子栏是河谷的一个手巴掌大地方,金沙江浑浊而下,两面是裸露的大峡谷,即所谓之的干热河谷,热燥干旱,拉泡尿下去,滋滋滋几秒钟就蒸发干了。一条河分割两个省,这边是云南的奔子栏,那边是四川甘孜州的得荣县。
 
我觉得我快神经病了,总担心路边的那些民居会被高耸入云的山体掩埋,很多藏民居就在江边巴掌大的地方盖房子,附近不时有松落的碎石滚下来路面,我各种担心,既担心金沙江水轰然路基松塌,也担心山体坍塌埋了这些村庄,各种担心,搞到后面几乎是神经兮兮,这种神经病,一直维持到返回香格里拉,才松弛下来,因为从香格里拉到梅里雪山,都是如此的险峻地势,两面大山夹一河流,车道蜿蜒而行,路边是民居,巍巍颤颤,看的触目惊心。
 
四川汶川茂县,把我们每个人的神经都吊的很高,很高,都快成神经病了,总是有没完没了的地震,山体滑坡,掩埋村庄各种新闻。
 
慢慢地,大家麻木了,一个村子被山体滑坡埋了,不就一百多人的生命吗?咋大事呢,远不及刘胖子及他弟子造反那事情闹得轰烈烈,朋友微信圈刷的都是关于刘胖子的各种事迹,至于茂县的那个村,据说还在挖,慢慢挖,据说隔壁老王捐款了2000万,就几个人幸存,捐那么多啊,给谁啊?
 
在奔子栏我们逗留了几分钟,下车上厕所,刚好厕所旁边有个小型手工榨油作坊,两个男人在干活榨油,用土法榨油,材料是山核桃。我第一次看到原来山核桃可以榨油,非常稀奇,想看个仔细,走了过去,问旁边那个舀材料的男人,他不理会我,我以为他很骄傲,我自己独自观察,后来又问了一次,他还是不理会我,我不吭声了。我准备走的时候,他突然弯腰,用粗糙的大手抓了一把山核桃塞到我手里,口里啊啊叫着,手指指路边的车辆,示意我赶快走,同伴在呼喊我,原来他是聋哑人,哎呀,我错怪他了!
 
我走近车辆时候,他又快步走过来,双手抓满了山核桃,分别塞给我的队友花花及C,一瞬间,我突然感动起来,感动于他们的淳朴心思及热情好客。

奔子栏本来有个非常宏伟的自然景观---金沙江大拐弯,原来是不用钱的,站在路边就可以看到一个像肇庆裹蒸棕那样的一个山头,从高处往下俯视,金沙江弯弯流过,非常好看,可是,云南政府动了歹念,活生生地用土墙把这块地方围起来了,然后要求收费了。同时,也把原来梅里雪山的观景台也用土墙围起来,那个地方叫做最佳观景台,也要收费,疯了,穷疯了,到处把自然观景台围起来,然后收取门票!
 
我因为之前看过了这个自然景观,对这种围墙收费法非常反感,所以没有带队友们进去看风景,直接擦身而过,直奔白马雪山去!

桐壶更衣 于 2017-06-27 17:16:15 编辑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17-06-27 18:41:10
Post #50
Re: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6.27更新 ...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六.沉默的白马雪山(下)
 
车辆爬坡到半山腰的时候,我觉得有点情况不好了,司机啊桑告诉我们,从白马雪山有隧道直通德钦飞来寺了,语毕,我觉得魂飞魄散,心掉进了冰窟窿去了。
 
对于一个著名野花拍摄圣地来说,修理了隧道之后,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原来的垭口的道路,会慢慢的没落荒凉下去,因为过往的车辆不多,经济效益不大,公路局肯定不会花太多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在后期维护上,比如路基的维护,山体滑坡的清理等等,如果这些后期跟不上的话,后果是没法想象,这让我想到了西藏林芝的多雄拉雪山下面的隧道,隧道一旦修建好,游客可以从派镇直接穿越隧道,前往墨脱,不需要再去翻越4300米海拔的多雄拉雪山垭口,但对于植物人来说是,无疑是晴天霹雳,站立不稳,因为当地政府已经开始封锁原来的山路小径,不让游人再行走了,也就是说没法再走原来的经典野花拍摄线。
 
噩耗一个一个传来,把人打的劈头盖脸,措手不及。石卡雪山顶已经封锁,不让走山顶小路下灵犀湖,已经失去了一条野花线;白马雪山开建隧道直奔德钦,直接跳跃过白马雪山垭口;多雄拉雪山开建隧道直通墨脱,跳过多雄拉山垭口。
 
经典的西南线,哪里还可以看野花啊?苍天啊!大地啊!
 
从右边岔路口走回原来的老路上白马雪山垭口,绝大部分车辆直接过隧道了,所以上山老路的车辆并不多,甚至有些车辆停靠山顶,有群人在聚众耍扑克。根据阿桑说,他们是挖虫草的人,今天休息一天,因此在棚里耍扑克。定眼看过山坡,除了紫色的小矮杜鹃灌丛,似乎并无多大其他植物。但还是要走过去看看,既然已经到了此地。
 
浓雾慢慢从山脚弥漫上来,远处白马雪山顶的积雪时隐时现,景色不错。我们三人士气并不高昂,顺着山坡往上懒散搜刮着,陆陆续续找出一些常见植物,比如豆科的野生矮决明,报春花科的滇西北点地梅,岩梅科的红花岩梅,十字花科的线叶丛菔等,今年花期比较往年晚,满山遍野的岩须挂满了花蕾,含苞待放,看这情景,约莫一个星期之后是岩须的盛花期。
 
都是一些大路货,并无很大的惊喜,no big surprise,just so so ….so…that’s all! 我嘀咕嘀咕着,继续往上走,企图到上面残雪处找点绿绒蒿来提神。突然,队友啊花尖叫,然后一阵旋风似的往下回撤,嘴里嚷着:“棉花,一群牦牛冲我过来了!”
 
我叹了口气,知道又是噩梦重温,好不容易找到一片山坡,想安心拍摄下植物,偏偏牦牛群干扰非常大,它们走来走去反复走几十遍,脾气不好的牦牛看到衣服颜色鲜艳的人还会突然冲过来,把人吓得半死,落荒而逃。
 
我理解啊花的恐惧,于是就叫三人一起下撤,换一个山头,结果,情况同出一辙,也是牦牛群干扰很大,它们不但把草本啃吃干净,还不时虎视眈眈看我们。
 
心里拔凉拔凉拔凉的,腿也是软软的。虽然如此,我们三人还是没放弃继续往流石滩上走,一路上去,依旧是海洋般的紫色的小矮杜鹃灌丛,还有一些扎屁股的豆科锦鸡儿,拔凉拔凉拔凉,垂头丧气下来,几乎没啥收获,下来的路上,依旧是一望无际的紫色杜鹃花海。
 
我脑海冒出一个片段,是大学英文泛读课的一个情节:
“Water, water, everywhere,
And all the boards did shrink;
Water, water, everywhere,
Nor any drop to drink.”
Samuel Taylor Coleridge,The Rime of the Ancient Mariner



水!水!水!到处弥漫海水,可是,点滴也不能解渴!那是一种绝望心情弥漫笼罩的感觉。
 
杜鹃花是不是花?是花,你拍不拍?不拍!
 
对于杜鹃花科植物,绕道绕道再绕道;对于菊科植物,踩死踩死再踩死,反正都没法鉴定到种,到属有啥意思?不如不拍,免得到处搞了一大堆sp.,一切不以到种为目的的拍花行为都是流氓行为!
 
当然,专业人士会嗤之以鼻:“瞎搞!”,没标本鉴定,没分子测定,凭啥乱定种,就凭一张图片? 哈哈哈,确实是瞎搞。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 论坛 » 驴光掠影 » 不说再见,亦不相爱----滇西北游记(7.18更新---白马雪山) 695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