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安全回家 / 山野 » 论坛 » 安全回家 »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1
« Prev12Next »
分享
旧帖 2007-03-07 16:22:31
Post #1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崩溃 离线 崩溃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事发广东深圳
  
5183户外网公告
  http://bbs.5183.cn/thread.php?fid-7.html

3月4日天气阴, 5183户外网15个队员一起走三水线。
  
从水祖坑出发,当时天气尚好,时阴时晴,山顶有风,中午出现一会太阳。途中大部分队员状况都不错。
  
全体队员在金龟村午餐,下午3点行至十二栋(金龟村至土地庙途中),一男队员出现不适,突然晕厥,并且不断呻吟。同行队员及领队立即采取急救,并打120求救及110报警。
  
经多次抢救,未见效果,后自主呼吸渐弱,5点左右,由上山急救的医生证实死亡。具体情况待法医尸检后做出结论。
  
前来救护的人员及其他队员经过10个多小时的艰辛,由土地庙处抬运其下山。
  
其余14名队员状况良好。
  
事件详细过程请容稍后公告。
.
  
我们驴友怀着极其沉重的心情发布此公告。希望在天堂的驴友一路走好!
  
请其父母及家人节哀顺便,你的儿子永远与我们同在!
.
  
同行的驴友听到最后的一句话是:“请把这个空瓶子带下去,要环保”。。。。。。。。。
    

崩溃 于 2009-06-01 13:21:54 编辑
 
旧帖 2007-03-07 16:26:11
Post #2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崩溃 离线 崩溃 无法忘怀的日子——记3月4日三水线活动——白金
(片段)
此时3:01左右,刚从山顶下来几步,就听到奇怪的“呼呼”的声音,我心里一跳,感觉不好,就大叫谁啊.谁啊.向下冲到不远,就看到我们的队员侧趴着躺倒在路左边的树丛中,我马上冲上前,一看是狼毒花“狼毒花,狼毒花,怎么了?!”
他没有反应,只是在“呼呼”的大声呼吸!
我马上就用对讲机说”YIZHOU、YIZHOU,黑子,有队员晕倒了.快过来快过来快过来!”我那时的声音太急切了.他们马上问情况严重吗?,我都没来得及说别的就只是说“快过来,快过来,他中暑了.”.可是他太重了(他自己说他有186斤),我费很大劲才把他翻身侧卧,让他呼吸顺畅.我呼叫他,他没有反应,我看了他的眼睛也没有什么反应.我继续呼叫他.我用对讲机对YIZHOU说:“快打电话给忘川,让她报120.110.说队员中暑了”.此时他已经没有知觉,只是有自主呼吸,我们也不敢过多移动他,只是让他顺畅的躺在那里.给他煽风,把衣服解开,淋些水降温,狐狸MM马上也加入急救队伍中.
  
YIZHOU很快就就接到120的电话问我们在那里.110就不太顺利先转到南澳镇又转到葵涌,我此时多希望120就在眼前马上给他送到医院,YIZHOU跟120的人说,快点过来啊.他们说已经出发了.
120,110都出发了,又马上联络忘川让她在网站查到他的应急电话,并告诉家人说他中暑了,再询问他是否有过什么病史.
  
很快他的家人也跟YIZHOU联系上了.并马上开车赶往葵涌..
  
此时他还有自主呼吸,但是始终没有苏醒。。。
我们就按照在红会医院学过的急救方法帮他.得到消息的玛雅人也打电话告诉我们不要混乱,如何急救等.
  
后来YIZHOU说120和110来了,我问多少人?他说只有10人左右.我说让他们多带些上来,要尽快抬他下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努力的抢救着,真希望此时深圳有直升机过来,真希望120的急救车可以开到事故发生地,我一遍遍呼叫他的名字.希望他能醒来.
我和狐狸尽量帮他降温.尽量让他顺畅的呼吸,他的体重有186斤.一直不自觉的顺坡往下滑我们几个无法移动他.只能让他平躺在那里,不断的扇风,尽量让他保持呼吸畅通。
时间过的好慢,好慢。。。。我们面前的他未见好转。。。。。。。。。
  
4点左右,突然他的自主呼吸发生了变化,不那么顺畅,有要停止的迹象,我们马上采取了人工呼吸,可是效果很微.
  
太阳黑子也从土地庙重新登山上来了..也加入抢救,….
我让YIZHOU马通过对讲机和电话告诉120和110说停止呼吸.也通知他家人,他的弟弟在电话里说,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尽力救助他.他们正在赶过来…
我们尽力抢救着,人工呼吸,一次又一次…心肺复苏按压,重复。。。再重复。。。。
我们没办法再他重新呼吸,………
  
面对一个鲜活生命的离开,我们却无能为力…
  
~~~~~~~~~~~~~~~~~~~~~~~~~~~~~~~~~~~~~~~~~~~~~~~~~~~~~~
  
第一次的山水,永远的心痛--记悼同行的逝者——同行队友kuku
  
    从未经历这么漫长的周日。3.4日我是早晨五点十几分起床,准备今天去山水的装备,第一次走山水线,即期盼又有点担心自己会体力不支.八点钟上车,大家接龙介绍名字后很快到达山脚边,我们全体合了张照,(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与他合的照。后来,我们拿出相机,再次看他的面容,不禁又泪下...笑得多灿烂的面容...)  
  一路走上,开始没觉他没有什么不适。快到金龟村FB点的前一小段路,我经过时,他在树下吃饼,我还说,这么快就FB啦?他好像说没吃早餐之类的,现在饿了...一起午餐后,我们继续前进,没走多久,两个队员不适,白金一直在后面照顾。我,路过MM,简简单单GG,香港驴友,PPGG,和他(因他报的是真名,不知是否能公开,所以一直用“他”代替)。也是在慢慢的前前后后一路走一路休息过去,走到最艰难的山头时(也就是最后一次见他和他所在的出事点),我坚持着最后一口气爬上了顶,刚好有三块大石头可以坐下休息。我,路过,简简单单,香港驴友先在那休息一会,接着PP也上来了。往下看,他还在艰难往上爬着,一路消耗过那么多休力,要爬山来真需要很大毅力。在山顶拍完几张照后,他终于上到,一站上来,就整个人甩到石头上,刚好坐下的地方有个空矿泉水瓶,他挪了一下抽出来说“空瓶子带下去,要环保...”他因刚爬上来,身子有点不由自主了,瓶子放不进简简单单的背包,旁边的PP帮他塞了进去。我们休息有一会了,也想给更大的空间给他休息一下,于是我,香港驴友,简单就先走了,他和PP在那继续休息...没想到,这一别,却是最后的一次见面...
  
  当我们快下到土地时,黑子往回走,问我们是不是前面有队员晕了,我还以为他是在说最前面两位白金在照顾的队员晕了,继后又有个队员拿着药盒走回去支缓,但我们还想是有人中暑之类的。到达土地庙后,我们一直在那里等山上的消息,等了二十多分钟,我们几个还打算继续前进,告诉白金我们想前进时,白金说他那边有人晕了,我们不能再前进,要留在土地庙。
  
  断断续续的联系中我们才感到事情越来越严重,但绝不对“死亡“两字想,毕竟它离我们太遥远,但偏偏它就那么近的在你身边...后来医生上去...警员上去...我们还在问用不用担架上去?得到确定回答后,心情更沉重,但依然安慰自己可能是中暑晕了走不下来,生命不会那么的脆弱...六点多时,警员让我们先下山。
  
  下到山下,看到五六部的警车,救护车,我们心情沉得厉害,事态真不是我们想象的。这时不得不提的是他的爸爸-常老爷子,一个五十七岁的老人。他见到我们下来,向我们每个人追问山上的情况,他问我,你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吗?长什么样?身形胖不胖...我刚开始以为他是警员问我们口供呢。知道是他爸爸后,话堵在口里,因我明显看到我们的回答让老人一个个验实那是他儿子的事实,而这个坚强的老人家终忍不住眼里闪着泪光...
  
  然后到警署做口供,但我们也不知情,所以没录什么,留了我们的的联系方式就叫我们走。但这时我们在警察们的联系中听到确认,山上的人员已经证明死亡...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这个事实让我们都无法接受,除非亲眼看到,否则让我们怎么能相信刚刚还好好跟我们一起玩的人会突然这样离去...
  
  我们不死心,要回到山脚下要等我们的队员一起回去,我们一行十五个人一起来,走也是要一个人也不能少!
  
  这时黑子打电话给我,说他和另一个女队员现在在警署录口供,叫我们过去与他碰面。路上我还在想可能从黑子那里得到些希望,也许我们的队员抬下来后可以到医院抢救...当看到黑子时,他的表情让我们感到失望,而他的话让我们的希望荡然无存。他真的走了...
  
 我们带了些补充物资返回山脚下,我们户外网的一些其他人员也来了,他们准备上山支援。我们四个女孩子负责去安抚常老爷子的情绪,因他刚才情绪激动,对着山头大喊“儿子,快点回来。。。”我们把常老爷子送到医院,一直陪着他聊天,分开他的注意力,医生给他打了针安定,但他坚持着不闭上眼睛,他说,“只要儿子一下山,我就要看到他,我要能多看到一眼...”然后给我们讲他家里的事,讲他儿子的事,讲着讲着,给我们哼起歌,哼完他说,"这是首很美的歌,今天哼起来怎么这么悲伤...?"继续哼唱,沉沉的调子,深深的悲痛,我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
  
 凌晨两点多钟,倔强的老人如何都说服不了他,一定要在山脚下看到儿子,看着他硬顶着药力不睡着的眼睛,还有坚毅的表情,我们陪着常老爷子回到山脚下。他跟我们保证,不会失去理智的痛哭,还有好多事要办,他还劝他小儿子说,要是咱们都哭成泪人那也改变不了事实...(他小儿子已随救护人员上山护送哥哥下山)  
  
  看着山上忽明忽灭的光点,我们的心情又着急又无奈,即想看到他们快点下来,又怕看到硬争争的事实。还有担心着那一路的队员们,他们可是又累又冷又饿...
  
 漫长的等到快四点,终于他们下来了...很担心常老爷子的情绪,没想到老人真的非常坚强,他慰问一下自己的小儿子,然后揭开包护看着大儿子的脸,当时他是背对着我,没看清楚他的表情,但我想他是守着自己的对我们的承诺,没有失去理智的痛哭,他说,他会等着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再好好痛哭,来哀悼自己的爱子...看着那架子上的尸体,虽然是第一天认识他,虽然只是相处那么短短的几个小时,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悲伤,眼泪又一次的不争气...
  
  回到市内,凌晨五点多,我经历了二十四个小时不眠的星期天,心依然为同行的队员友悲痛着。
  
 为在天国的灵魂默哀,请一路走好...
崩溃 于 2007-03-15 10:55:14 编辑
 
旧帖 2007-03-07 16:31:27
Post #3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崩溃 离线 崩溃 三水啊三水——同行队友yizhou
  
2007年3月4日,在我的户外生活中,又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就在这一天,亲眼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身边流逝,而我莫能相助。
  
执笔此文之时,阴沉的天色如同压抑的心情,也在追悼一个平常的生命消逝在一段不平常的山路上。
  
三水线,于深圳的驴子而言,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线路。自从走入户外生活之后,这条线路就铭刻在心里。今年大年初四第一次挑战,以失败告终。心有不服,一个星期后再次挑战,却亲身体验了“户外风险”,在帖子上报纸上读到的一桩桩户外意外,就这样发生在身边。终于不敢再说什么失败与胜利,不敢再说什么服与不服,走入户外,走入山野,安全第一,平安才是最大的成功。
  
出行
  
3月4日早,吸取第一次走三水的教训,背着精心计算减轻负重的背囊在驴窝集合。年初四走三水线时,对这条线路心里没底,各种物资背起来,足有40余斤,当时进入三水线不久,双肩就开始疼痛,又遇上雨雾天气,路滑泥泞,背囊显得越发沉重,后来在大雾中又走错了路,发现时,离正确的路口已过了近一公里,无奈之下,为避免影响其他队友,原路返回至土地庙下撤了。
  
这次出发前,特地留意了一下天气,不冷不热,前一天晚上还下了一场大雨,估计着今天的气温状况应该不错,再不走错路的话,应该可以完成全程穿越。坐在车上,心里已经开始美滋滋的,憧憬着完成穿越的快乐。
  
9点30分,在水祖坑整队出发。前天晚上下了雨,还担心路滑,结果比想象中的好多啦。满怀信心地开始上山,一个小时左右到达第一个山顶,在丛林中闷热的身体,终于欢快地迎来了凉爽的山风,与太阳黑子在山顶放声长啸,聆听山谷中的回音。稍做休整之后,就开始沿着山脊继续行进。
  
金龟村
  
行行走走,11点多就开始有点饿了。终于在对讲机中听到老大下令,在金龟村FB。12点多达到金龟村,远远的就看见两把伞撑在空中。此时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起来,日照也开始强烈了。在光秃秃的山脊上,有把伞遮阳还真是奢侈。
  
在金龟村休整点,队员们各自拿出FB物资,开始“会餐”。在前队到达休整点半小时左右,尾队队员在白金带领下也陆续到达。眼看着太阳越来越大,白金征询几个队员意见,建议部分队员在此下撤。正点到达第一休整点,令大家信心充足,于是,在12点40分,全队开始继续向土地庙进发。
  
中暑
  
从金龟村出发不久,山脊上的阳光越来越强,丛林中的空气没有丝毫流动,虽然在山脊上,可是山路就象是蒸气浴室一样,考验着每个队员的体能。在闷热的气候中,我头上的汗珠大滴大滴地顺着脑袋往下淌,让我想起数月前在神秘谷的中暑经历,当时也是如此的汗流。自己提醒自己要注意放慢节奏了,把节奏放到最慢,并准备到土地庙前如果无法恢复正常状态就下撤。
  
逐渐地,我走在了最后。前行一段,看到狐狸坐在路边,白金在旁照料。上前一问,说狐狸感觉不适,看上去脸色发白。“中暑了”,这是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赶紧取出药品,由于自己也感觉有些头晕,就把防暑药和狐狸一人一半,分着吞了下去。三个人商量着下撤的问题,返回金龟村的道路已显得有些漫长了,于是决定在土地庙下撤。白金考虑到天气变化异常,干脆通过对讲机通知头队,所有人在土地庙集中下撤。
  
休整了一段,狐狸的体力逐渐有所恢复,白金背上狐狸的背囊,我跟在最后,三人步步为营地向前“挪动”。在我快接近土地庙前最高顶峰的时候,白金与狐狸已在前面不远处消失在丛林中。刚刚登上山顶,忽然从对讲机中听到白金呼叫前队领队,说有人晕倒了。
  
我心里一紧,顾不得保持体能,加快速度顺着山路往前冲。刚开始只以为是狐狸体能没有恢复好,可是在路上见到两只登山鞋,不几米处一个背囊扔在路边,心里开始紧张起来,高声喊道“人呢?”。
  
从路边的丛林中传来白金的声音“在这里!”循声跑过去,只见一个队友躺在地上,头枕在狐狸腿上,白金正在按照急救训练中的方式实施救护。看到我过来,白金只简单地说“人晕了,快叫几个人下来,报警!”就又开始实施急救。在当时的现场,白金与狐狸在负责急救,白金的手机是联通的,信号不好,于是我用我的移动手机紧急与忘川取得联系,请她帮忙向110与120报警,并联系在市内的驴友,请求支援。
  
时间一分一秒地消逝,在我身边,白金与狐狸仍在忙碌地进行急救,我在山路上以自己为中心,左右手各一部手机,加上对讲机,建立起应急通讯中心,与前边的队友、市内的玛雅人、忘川,葵冲派出所、葵冲医院、遇难者家属保持着联系。
  
一时间,已不知天气为何物,时间为何物,只有一个念头:祈祷医院的医生、接警的警队、来接应的队友能尽快赶到,祈祷我们倒下的队友能够醒来。
  
然而,当前队的队友放弃了所有装备,气喘嘘嘘地赶到现场时,晕倒的队友时断时续的呻吟声忽然停止,白金在徒劳地进行胸外按压后,抬起头来:“停止呼吸了!
  
下山
  
“停止呼吸了!”一句话如重锤一般霹雳而下,约一个小时前,刚刚从对讲机中得知,赶来救援的医生与警察已到山脚,正在向事发地点赶来。正满怀期望救援人员的到来,而此时不幸却突然间降临。现场的几名队员陷入沉默,我们不能放弃急救,我们必须等待,
  
除此而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不知等待了多长时间,在山坡上见到对面山坡有白色的身影,我们立即举起了红色的队旗向对面的山坡高呼,虽然知道这样并不能使对方插翅而至,但……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等待的时间是那么地漫长,当医院的护士出现在现场时,我仍在期望着出现奇迹,期望护士在检查后告诉我们:“病人只是暂时昏迷”;我期望着我们自己的检查不准确,然而……护士从林中走出时,并没有看着我们,看着警察说:“瞳孔放大了……”
  
人,过世了。浇水降温、人工呼吸、胸外按压,数个驴友狂奔山下接应救援队的警察与医护人员,接力式的往返救援,市内基地的紧急动员……一切一切,未能挽回我们兄弟的生命。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突然间消逝在这茂密的丛林中,剩下只有一个问题:我们要陪我们的兄弟走完这最后一段下撤的线路。然而此时,在现场的兄弟们经过几个小时的往返奔波,已是筋疲力尽。他们接到消息赶赴现场时,为了尽快到达,将所有补给物资留在了山下,而此时,在我们前边还有漫长的山路和一个已经离开人世的驴友。
  
在现场警员的建议下,狐狸与护士在太阳黑子的护送下先行下山,余下一行人在山路上等待着担架队上来。当夜幕逐渐降临的时候,担架队与遇难者家属同时到达了现场。
  
此时脑中一片空白,在紧张地通讯与等待后,忽然间感到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警员、担架队在眼前忙碌,而我一直期望着我是在做梦,只是这梦怎么总是醒不来?担架队绑好遗体后,所有人开始分组,白金、我、fabio、天涯、喜羽、PP、简简单单,几名驴友陆续走入担架队中,与救援队一起抬起担架开始了漫长的下山。
  
夜幕下的山路狭窄难行,几名留守队员已经过一天的体力消耗,经过两次轮换后,已难以为继。为保持遗体安全,也为了保障几名驴友不再发生第二次不幸,我们退到了队尾,只有白金仍然坚持在队首,不是抬担架,就是在前方开路,不断高声呼喝提醒担架队注意路上的坎坎坷坷。
  
翻过两座山头后,等待在面前的是土地庙前最后一个大坡。我们5个跟在队尾的人已陆续出现脱力的状况。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尾队中,只有一盏昏黄的头灯点缀着下撤的路线。5个队员彼此帮助,在每次休息时,把对方从地上强拉起来,5个人,只有我的背囊中还有一块半烧饼和不到一升水,大家分着让着,只在迫不得已时,吃一小口烧饼,喝一小口水,大家都知道此时这点点物资就是救命的希望,当时在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让其他队友再出状况。”
  
黑暗中,电话响了。忘川带来一个消息:玛雅人带着支援的民工与补给物资从山底上来接应我们来了!此时,无论是担架队还是留守队员,都已筋疲力尽,在我脑中甚至闪过一个词:“弹尽粮绝”。把此消息传给所有人,大家都已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只是在默默等待。中途休息时,白金下山去迎接接应队伍了。
  
不知等待了多长时间,在对面山头上亮起了一盏又一盏灯光,接应的队伍来了。我们纷纷站了起来,遥望着山间忽亮忽灭的灯光,举起手里的头灯,向对方指示着我们的位置。不久,听到玛雅人洪亮的声音:“在那里!”对面的灯光越来越近,白金、玛雅人带着补给物资和支援的民工到了!
  
在听到白金在队首的声音时,物资已经传到了队尾。喜羽提醒我们几个队友:“等下物资先给担架队吃!”大家默契地每人只取了一两片面包,一瓶半升的矿泉水传过来,又剩了半瓶在担架队与驴友之间推让,在担架队的坚持下,在了解了前边还有足够的水之后,剩下的半瓶水插在了我的背囊侧袋,作为后备补给。后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民工上来了,使行进速度大大加快了,之前的担架队也已疲惫不堪,在途中一直支持着我们的“大嗓门队长”的声音也被玛雅人的声音取代。听着玛雅人在前方高声喊着,协调着担架队的节奏与步伐,在后方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坚持,不要再给队伍添加任何负担了。派出所跟队的民警在黑暗中也在不断地向后征询:“你们几个怎么样?”每次大家都用微弱的嗓音回答:“没问题!”在每次休息的期间,我们几个人都在互相提醒着:“坚持住,别睡着了!”每次休息完再次起程,大家也总是不自觉地互相看一看人是不是齐全,有没有兄弟睡着。
  
近凌晨四点左右,终于所有人走出了废弃果园。看着密布公路的各类车辆,看到之前已到土地庙下撤的队友在寒冷的黑暗中仍在等待我们,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走过救护车边时,看到白金与玛雅人挡在一个老人面前,当时已脱力到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我知道,那是我们兄弟的老父亲。揪心,揪心,满嘴的苦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唯一欣慰的是其他队友一切安好。
  
在给派出所留下了联系资料后,顶着昏沉的脑袋,拖着灌铅的双腿,大家坐上了回程的车。凌晨6点,到达驴窝。两天过去了,食不下咽,睡不安寝。为了一个逝去的生命,为了所有队友的支持,五味杂陈。
  
三水,虽然知道它是一个里程碑,但没有意料到的是,它竟然给了我这样一个刻骨铭心的纪念!
崩溃 于 2007-03-07 16:37:20 编辑
 
旧帖 2007-03-07 16:36:27
Post #4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崩溃 离线 崩溃 南方都市报的报道
  
http://sznews.oeeee.com/Channel/content/2007/200703/20070306/458614.html
  
元宵节驴友登山猝死 具体死因有待尸体解剖
  
核心提示:
  
元宵节下午,在和驴友们登山穿越葵涌数小时后,“阿松”忽然身体歪斜,呼吸困难,接着就昏厥倒下了,后经救治无效身亡。同伴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请把这个空瓶子带下去,要环保。”
  
奥一网讯 网名“阿松”的驴友今年36岁,河南人,在深工作。他参与的是由深圳某知名户外运动网站组织的穿越深圳三水线的自助登山活动。
  
具体死因有待尸体解剖
  
2月10日,网友“白金”在网上发布题为《年后的第一个活动走三水线怎么样?》的召集帖,并得到网友响应。前天(4日)上午10时左右,“白金”率领15名自发报名的深圳驴友从水祖坑出发,开始穿越三水葵涌一线。
  
下午3时,他们行至葵涌金龟村土地庙附近,“阿松”与另一位队友一起走在“白金”前面,途中“阿松”还表示自己没问题。登上山顶后,同行队友发现阿松出现异样,身体歪斜,呼吸困难,然后突然晕厥并不断呻吟。当时他身边只有一位队友,在后面的队员赶上来后,同行队员及领队采取了急救,并拨打120及110求救报警。
  
当地派出所、医院和葵涌当地街道办工作人员都及时来到现场,医生多次抢救未果。下午5时左右,证实该驴友死亡。
  
据深圳殡仪馆公安局法医检验处的两名工作人员透露,3月4日深夜他们去葵涌土地庙处将死者遗体拉回。由于路途遥远难行,天黑风大,山势较陡,抬运遗体下山花了十多个小时。至于“阿松”死于何因,要解剖遗体才能确定,这要视家属意愿而定,且须一个月左右时间。
  
驴友猜测其体力透支致死
  
有驴友猜测,“阿松”死于体力透支或由此引发的疾病。一位网友“安康”回帖称,3月3日他曾与“阿松”一起穿越了从西冲到半天云的路线,穿越中“阿松”体力表现很不错。另一网友“憨憨猪”回帖,“阿松”以前经常登梧桐山,有一定户外运动经验。曾见过“阿松”的网友反映阿松体格较肥胖。
  
据同行驴友介绍,元宵节下午穿越三水活动开始时,“阿松”还因迟到未赶上车,而队友认为他此前一天体力透支曾拒绝他参加这次活动,但阿松坚持要去,还让队友停车等他。“白金”在回忆当天活动时认为,大部分队员的精神状态都不错,不过也有驴友在网站上发帖提到,在攀登土地庙前最大的那个坡时,不少驴友都有轻重不同的不适状况。
  
死者老父山下唤儿老泪纵横
  
“阿松”死后,其弟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双亲分别患有高血压及心脏病,他不敢将哥哥的死讯第一时间告诉母亲。他与父亲当晚赶到了葵涌事发现场,将哥哥的遗体从山上接下。现在全家沉浸在悲痛中,接下来要在龙岗公安分局等部门办理相关调查及手续。有网友“忘川”在网上回帖称,当时他在事发现场,见到死者的父亲一直在山下呼唤儿子,坚持要看儿子一眼,老泪纵横。但后来老人家还强忍悲痛反过来安慰同行队友,让他们爬山时要量力而行。
  
当晚不仅同行驴友加入救助活动,一些接到通知的深圳驴友也赶往葵涌支援。
  
昨天,该次活动召集者“白金”在某户外运动网站发布了公告,简单介绍了事发情况。记者该网站上看到,“白金”之前曾多次发帖呼吁加强户外运动风险意识,并强调参加户外运动应该购买登山户外专项保险。
  
专家意见
  
●深圳市登山户外运动协会秘书长 曹峻
  
曹峻表示,因深圳登协属行业协会性质,没有行政处罚权,对这一类意外事件,深圳登协将提出公告提醒大家注意安全。深圳登协今年准备推出深圳户外运动俱乐部认证制度进行管理。如一些具有较好资质和条件的俱乐部可获深圳登协认证,而不具备条件或出现责任事故的俱乐部将不被授予或剥夺此项认证。
  
而去年7月发生的“中国户外运动赔偿第一案”也必须引起户外运动界警醒,当时广西南宁一驴友参加自助游被洪水冲走身亡,死者亲属状告同行12名“驴友”,最后组织活动的领队及队友总共被判赔20多万元。
  
●深圳坐标户外运动俱乐部版主 职业杀手(网名)
  
深圳户外运动界资深驴友“职业杀手”(网名)告诉记者,目前法医尚未证实该驴友死亡原因,他个人判断可能是由于中暑或本人自身潜伏疾病发作。“职业杀手”说深圳三水线线路较长,近30公里的路程中有大小100多个山头,一路都在上下坡,对驴友体力素质要求较高,因此不建议新手或体质较差者穿越。
  
■名词解释·三水线
  
三杆笔至水祖坑是深圳一天内行进的最长的穿越线路之一,简称三水线。沿途名字比较有趣:三杆笔、火烧天、土地庙、金龟村、水祖坑,涵盖了金木水火土,所以有人又称它为“五行线”。
  
■新闻链接
  
深圳三水线驴友三次意外死
  
这并不是深圳三水线第一次出现意外。2005年和2004年,在差不多相同的事发地点,也曾先后发生过两次深圳驴友穿越活动中的不幸身亡事件。
  
2005年7月16日,在深圳某户外运动网组织的一次三水拉练活动中,驴友“老远”(网名)在行进中突然倒地。后经抢救无效身亡,诊断可能为中暑致死。
  
2004年12月,深圳驴友“白云石”(网名)在三水线行进约5个小时后突然昏倒,上吐下泻大小便失禁,医生上山抢救初步诊断是羊痫风。大家将“白云石”抬下山后送到医院时,医生诊断其已内脏大出血。12月28日,“白云石”死亡。
 
旧帖 2007-03-07 18:28:01
Post #5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沙漠之狐 离线 沙漠之狐 提倡科学锻炼
  
为逝者感到惋惜

----------------------------------------

 
旧帖 2007-03-08 01:52:39
Post #6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paulcai 离线 paulcai 哀悼
 
旧帖 2007-03-08 09:47:11
Post #7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柒柒捌捌 离线 柒柒捌捌 一路走好!

----------------------------------------
你是明日意义,教我珍惜日子。

 
旧帖 2007-03-09 19:08:49
Post #8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运动专家 离线 运动专家 一路走好!
 
旧帖 2007-03-09 20:05:08
Post #9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落云落云 离线 落云落云 一路走好!不能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黯然的心情!
 
旧帖 2007-03-09 20:45:58
Post #10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小木999 离线 小木999 沉痛哀悼。sad教训深刻sad
 
旧帖 2007-03-11 16:56:08
Post #11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小鱼儿来了 离线 小鱼儿来了 沉重!

----------------------------------------
为什么,我偏偏看你一眼,结果,掉进了你眼里;为什么,你的眼睛深似海,结果,让我游不上岸;只好,在你的眼晴里游泳,让你,满眼全是我的影子;只好,在你入睡的时候,让我,沉到眼底伴你入眠……

 
旧帖 2007-03-11 18:16:39
Post #12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紫竹妹妹 离线 紫竹妹妹 一路走好!!!!!
 
旧帖 2007-03-12 15:40:50
Post #13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redsky 离线 redsky 量力而行,知难而止!

----------------------------------------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里找到蓝天

 
旧帖 2007-03-15 10:03:00
Post #14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雪夜孤灯 离线 雪夜孤灯 后续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233620,0,0,1.html
驴友猝死难获保险赔偿
  相关俱乐部质疑户外运动专项险名不副实,保险公司称猝死不属理赔范围  
  
  【本报讯】“中暑身亡是户外运动中发生率较高的意外事故,可保险公司却将其列为免责范围,不予赔偿。户外运动专项险的‘专项’体现在哪里呢?”3月13日,深圳5183户外运动俱乐部负责人白金先生对记者说。  
  
  驴友中暑身亡没有保险赔偿,俱乐部不解  
  
  今年3月4日,白金带领一批驴友徒步穿越惠州与深圳交界处的山脊线路“三水线”时,一名叫宋松的驴友不幸中暑身亡。因为每位驴友都购买了太平保险公司新推出的“为驴友量身打造的”登山户外运动专项保险,按所购保险的类别,驴友们都以为宋松的父母可以获得10万元赔偿。  
  
  但是,宋松火化已一个星期了,宋松的父母家人却没有拿到赔偿金。法医开出死亡证明书中的死亡原因是:“符合猝死”。保险公司说:“猝死,不在理赔范围。”  
  
  保险公司的解释让关注此事的驴友们难以接受,他们认为这是保险公司找拒绝赔偿的借口,大家忿忿不平。白金困惑地说:“从宋松晕倒到最后停止呼吸,前后大约90分钟,这能算猝死吗?”  
  
  对此,龙岗公安分局刑警支队法医何警官做了耐心的解答,并希望通过媒体给关注此事的驴友作个说明。何警官说:“登山中暑身亡,无论对于当事人还是对于其家人确实是一个意外,但这个意外并不属于法医定义上的意外伤害。法医学对猝死的定义是:由潜在的疾病或功能性障碍导致的突然的意外死亡。”何警官举例说,比如情绪过于激动、气温过冷过热或暴饮暴食等都可能诱发猝死。按国际标准,猝死可能是在几十秒钟之内、也可能在24小时之内发生。  
  
  冷静下来的驴友们上网搜索了很多有关运动猝死的案件。根据有关资料,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凡因为“猝死”的意外伤害险都未获得赔偿,诉诸法律的也不见有获胜的先例。  
  
  若获赔偿,事先需签扩展责任保险条款  
  
  不给理赔这个结果还是让驴友们感到很受伤。中国登山协会给全国户外运动组织发出的《推荐函》中,特别强调“这是一款针对登山户外运动的保险产品,保障充分、费率灵活。”当初5183户外运动俱乐部曾积极地向驴友推荐这一保险产品,而且强制规定,所有参加该项俱乐部组织的户外活动者必须购买这一保险。宋松中暑身亡后,很多驴友曾关心地问“有没有买保险”?据了解,宋松是三年来第三位中暑倒在“三水线”上的驴友,只有宋松购买了意外伤害险。  
  
  那么,凡因中暑身亡的购买意外伤害险的驴友是否都不能获得赔偿呢?太平保险公司客户部负责人罗奔雷说:“是不能给予赔偿。赔与不赔要按法律条款操作。除非购买保险人在购买意外伤害险时与保险公司事先签订扩展责任条款,把因中暑而身亡也列为理赔范围,但这样做保险费率会增加。”  
  
  遇难驴友父母:若获赔偿金将设为户外运动救助基金  
  
  意外事故发生后,有人曾担心宋松的家人会追究此次活动召集人的法律责任。但事实上,从始至终,小宋的父亲和弟弟没有埋怨过同行驴友一句话。  
  
  3月8日,在深圳殡仪馆,记者随几十名驴友参加了小宋的追悼会,见到了小宋满头白发的父亲。对于能否得到保险公司理赔,宋松的家人看得很淡。他的父亲说:“儿子没了,就是有再多的钱也没有意义。如果保险公司能赔偿,我们就用这笔钱设立一个以儿子的网名‘狼毒花’命名的户外运动救助基金。我想宋松九泉之下一定会高兴的。”(请白先生领取报料奖200元)  
  
(责任编辑:顾莹)

----------------------------------------
版务: 请联系各讨论区版主
用户事务: service@doyouhike.net
合作联络: contact@doyouhike.net
技术: webmaster@doyouhike.net

 
旧帖 2007-03-15 11:08:48
Post #15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姜龙 离线 姜龙     一个女性户外热爱者的模拟自省——我的第N+1次对灵山说“不”
    (2007-03-14 10:26:35 板栗)
http://www.lvye.org/modules/lvyebb/viewtopic.php?view=1&post_id=1799032&mode=1
  不是歧视,不是轻视,只是想把这些话说给一些在绿野活动的、综合能力并不算强的姐妹们听。
  没有采用理应客观平淡实在的语言,只是想或许对感性偏重理性的女性而言,这样的劝说或许不会被忽略掉。
  我是04年开始在绿野活动的,那年夏天第一次去灵山,并被她的美强烈震撼了。当时,发誓一定要欣赏到她在四季的不同魅力。
  在绿野活动的次数至少超过了半百,经验和体能方面虽没大长进,但至少在慢慢的增强。可是,随着爬的山越多,我的胆子越小。
  2004冬、2005冬、2006冬、再到2007这个很暖和的初春,三年了,我无数次咽着口水,看着一次次去灵山的活动贴,一张张归来队伍精美的图片文字,我依旧一次次的对在梦中召唤自己的“灵山”说着“不”。
  只是因为我在准备出发前,没有一次能够比较圆满的回答完下面大部分的问题,有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估计考试无法及格,干脆弃考的孩子一样,太婆妈了。可是,只要想到——在任何伤害(包括死神)面前,我们没有补考的机会!!!  
    1. 我能走完全程吗?
  ——夏天时,我走的是“柏峪——北灵山——停车场”的线路,晚上6点才到停车场。冬天,5点天就黑了,而且更耗体力,天黑前,我压根走不完。天黑走山路,什么状况都可能碰上。不去了。
    2. 最近体能状况如何?
  ——虽然坚持锻炼,但入冬后有段日子没爬山了。这爬山只要一停,再开始还是从1.0的慢慢恢复着来,更何况早期绿野活动中灵山通常都定在2.0级。不能去。
    3. 这周天气状况如何?
  ——天气预报:2-3级风,温度最高也有个6、7度,好像还行。可灵山海拔2000了,海拔高100就是-0.5度,至于风力,恐怕也不是2-3级,再乘个2估计还差不多。我能承受吗?能吗?能吗?
    4. 装备能应付那里的状况吗?
  ——好像还可以。可是上次走xx山,虽然带了雪套,雪还是无孔不入的钻到鞋里,结果,走热了鞋里满是热水,一停下来,鞋里就结冰,再走,冰又化成水。这经历,过瘾吗?很过瘾。还想再过一次吗?想!如果能保证这一次刚好不被冻伤的话。谁能保证?
    5. 领队和已经报名的都是强人啊,我也去吧,万一不行了,有强人罩着,不怕!
  ——脑海中开始模拟出发。
  队伍出发了,雪很深,强人们嗖嗖嗖从身边走过,一会儿就不见了。还好,收队很负责任的在后面跟着,可是,体力不行的不止我一个,另一个MM好像也有问题。收队帮忙减负,可也逐渐应付不过来。呼叫前队,原地等待后队跟上。前队久等,后队越行越慢,力不从心,前队在寒风冰雪中也等得浑身寒冷。没办法,只有继续前行,保持热量。
  前队部分人返回救援。好吧。就算大家都很强,只用照顾我这一个快P掉的,应该没问题吧。想起小时候,也是冬天,江岸上,爸爸骑车带我回家,刺骨的风吹得我直喊冷。蹬车蹬得浑身冒汗的爸爸,不得不停下车,寻了堤岸边一处挡风的地方,抱着我取暖。暖和一点儿,再出发。再停下取暖,再出发。……在这种循环后,那一次,我和爸爸都病了。
  不能去!
    6. 风雪包围的灵山我还可能遇到什么状况?
  ——风太大,我又是体寒型的(相信很多女性朋友都是这种体质),这到了山上,冷了要吃,渴了要喝,可是一摘手套和帽子,三秒钟不到,立即双手如冰,十秒钟不到,牙齿只怕也要哆嗦了。
  ——雪太深了。虽然前队趟开了一条雪路,但还是一个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头,崴了脚。怎么办,人加装备,一百好几十斤的,总不能用手爬下去吧?有人背?大家能走到一起,是为了什么?因为热爱山,因为我们都明白、尊重并坚持“自助”的本义。
  ......
    N. 如果出现冻伤……或其他状况怎么处理?
  电脑中已经存了很多有关冬季爬山和冻伤等需要注意的事项和前辈的总结,我在脑海中反复模拟着,预演着……,虽然好像很枯燥,很无聊,甚至可能永远也用不上。
  ……
    N+1. 终于好像万事俱备了,这次可以去了。
  朋友问:“如果说你爸妈如果不在,你是不是早就去了。”
  犹豫数秒,我不得不点了点头。
  于是,第N+1次的,我抱着遗憾,对梦中的冰雪灵山说了“不”!
 
旧帖 2007-03-15 12:38:58
Post #16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湖畔 离线 湖畔 所以说中国的保险大都是忽悠人的. 不仅费率定的奇高无比, 而且出了事,找种种条款来免除责任.  
  
所以我是从不买保险的. 要买我也只信任国外的保险公司.
 
旧帖 2007-03-16 19:09:08
Post #17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dragontu 离线 dragontu 记得曾经看过一段鱼夫和小孩的对话,大意是:
  
小孩(A) :你爷爷是死在哪?
鱼夫(black eye: 海里
A: 你爸爸呢?
B:海里
A: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海呢?
鱼夫没有回答,反过来问小孩
B: 你爷爷是死在哪?
A:床上
B:你爸爸呢?
A:床上
B:那你为什么还要在床上睡觉呢?
 
旧帖 2007-03-17 14:41:29
Post #18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冰羽 离线 冰羽 量力而行,知难而止。disapprove

----------------------------------------
這麽遠,那麽近=幸福在路上=【單車滇藏行】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260674,0,0,1.html

開開心心過日晨 ^_^

 
旧帖 2007-03-19 14:38:40
Post #19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隐藏者 离线 隐藏者 先去的一路走好。凡事量力而行,知难而止!

----------------------------------------
放飞自己的理想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http://lookmylove.blog.sohu.com

 
旧帖 2007-03-21 22:45:32
Post #20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高原寒 离线 高原寒 一路走好! 悲.
 
旧帖 2007-03-23 17:00:13
Post #21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花边蕾丝 离线 花边蕾丝 看了心情很沉重。凡事量力而行
 
旧帖 2007-03-25 02:24:11
Post #22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autoasm 离线 autoasm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努力的抢救着,真希望此时深圳有直升机过来,真希望120的急救车可以开到事故发生地,我一遍遍呼叫他的名字.希望他能醒来.  
  
建议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打110或者120的时候补充一句:好像还是个外国人,不知道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 以以往的经验来看,相关职能部门可能会动用更多的资源进行救助...
 
旧帖 2007-03-25 10:04:53
Post #23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昏招老叟 离线 昏招老叟 刚从百公里半途撤回,发现左5右3脚上共7个水泡,量力而行也是对生命的尊重
 
旧帖 2007-03-26 19:41:53
Post #24
回复: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泛沧浪 离线 泛沧浪 刚刚看到这个故事,无聊来个抬杠接龙:
  
dragontu wrote:
记得曾经看过一段鱼夫和小孩的对话,大意是:
  
小孩(A) :你爷爷是死在哪?
鱼夫(black eye: 海里
A: 你爸爸呢?
B:海里
A: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海呢?
鱼夫没有回答,反过来问小孩
B: 你爷爷是死在哪?
A:床上
B:你爸爸呢?
A:床上
B:那你为什么还要在床上睡觉呢?

  
接着小孩又问鱼夫:
  
小孩(A) :你父亲多大失去父爱,奶奶守寡?
鱼夫(black eye: 十岁。
A: 你呢?
B:我从出身就没见过父亲……
A:那你觉得幸福嘛?
B:……
鱼夫没有回答,反过来问小孩,
B: 你爷爷现在在哪儿?
A:给曾祖父祝寿去了……
B:……
  
没其他意思,只是觉得用这个故事类比户外,有些不合适与夸张smilesmilesmile
泛沧浪 于 2007-03-26 19:43:45 编辑
 
旧帖 2007-03-29 20:46:45
Post #25
回复: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shenshelly 离线 shenshelly    想起05年走三水线都恐怖:我们一共有四人,二家人,从我们开始爬山起就下雨,雨越下越大,风也是越刮越大。每到一个山顶时,我就爬着走,抓住小树走,LG也就赶紧抓住我,因风太大,随时可能把我给刮走。我们在大风大雨里走了8小时,把难走的路都走完,在金龟村(?)撤退。庆幸是我们回来都没有感冒。
  现在想起都后怕。还是安全重要,生命可贵,量力而行。
   
 
« Prev12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安全回家 » 三水徒步,一队员突然晕厥,最终不治(07年3月4日) 1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