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安全回家 » 论坛 » 安全回家 »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旧帖 2007-06-01 14:29:48
Post #1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T小树 离线 T小树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新华网西藏频道拉萨5月31日电 记者从西藏墨脱县委了解到,近日,广西南宁籍游客黄春燕因体力透支,冻死在西藏墨脱县多雄拉山上。  
  
  据与她同行的游客介绍,5月23日下午,通过网络认识的李忠学、黄艺龙、黄春燕和黄贤蝉一行四人来到墨脱县派镇转运站,并到派镇警务区进行了登记。24日早上,他们从转运站出发,前往墨脱县,途中与3名背夫同行。当天下午,当7人翻越多雄拉山口,进入墨脱境内时,因突降暴雨,气温下降,黄春燕体力不支,与背夫曾嘉陵一起落在其他人后面,24日15时左右,曾嘉陵发现黄春燕已奄奄一息,立即下山到拉格(多雄拉山墨脱一侧住宿点)请人施救,17时背夫曾嘉陵返回时,发现黄春燕已停止呼吸,浑身冰凉,已经死亡。  
  
  当地公安部门经过调查走访,证实死者黄春燕在进藏时感冒,高原反应严重,导致在翻山途中体力严重透支死亡。  
  
  墨脱县委副书记许晓珠电话告诉记者,墨脱是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这里仍然保持着原生态,每年吸引大批的探险、旅游者,但是由于气候和地质条件所限,没有专业的登山设备和向导,旅游者还是不要轻易走进墨脱,特别是6月份以前,进入墨脱必须翻越的山口还处于大雪封山期,本地人都很少在这个季节翻越。加上医疗条件有限,突发事件发生后求救都很难。  
  
  (完)(新华网) 记者:叶辉sad

T小树 于 2007-06-04 09:24:17 编辑
 
旧帖 2007-06-01 14:57:21
Post #2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雪夜孤灯 离线 雪夜孤灯 我们对自己、对所处的环境是否有清醒、正确的认识?
对可能出现的困难是否作好了应对的准备?

  
转帖:
同行队员的记录
http://bbs1.nnsky.com/dispbbs_19_3759515_1.html
  
                                    终结墨脱路
                                                  ——奠燕子
    
    凡是有点户外经历的驴友在提到墨脱的时候应该不用我过多地解释了,不懂的朋友随便用百度一搜索我想不用多少时间也可以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引子:
    记录这段文字的心情除了悲伤还是悲伤……每每睁开眼,仿佛做了场梦般,我始终无法相信,昨天还谈笑风生、活灵活现的一个人,怎么能转瞬间说没了就没了……
    
    自从去年走过一次西藏的墨脱后,燕子对大峡谷一直念念不忘,今年的3月份就开始打算起了行程,在5月的时候终于说动了我一起走。于2007.5.13我和燕子从南宁赶往广州,乘坐的是2572次列车,19:13开,14号早上7点到站,休息了几个小时13:07坐上了开往拉萨的T264次列车。熬了56个小时于16号晚9点到了拉萨。此去西藏的目标很明确——徒步雅鲁藏布大峡谷,也算圆了燕子和黄姐(去年走墨脱时我们的队长)惦念已久的一个想法。对于这条路线之前网上查到的资料都不太具体,原先燕子跟墨脱一个门巴的朋友——扎西说好要他当向导,但这几天打电话的时候扎西的时间跟我们有冲突,加上燕子在拉萨有点缺氧,所以在20号晚等到黄姐一来我们就开始打算后天往林芝走。临走前一天,我在吉日旅馆留了帖子,邀几个GG同行。本以为找不到人了,没想到在22号去八一的时候接到了可乐的电话说他们一共4GG打算走墨脱,而之前在火车上认识的KK也发了短信过来,说刚骑行完青海湖在赶往拉萨,打算走墨脱。还真是柳暗花明,如果他们中有谁走大峡谷那我们3个女孩子就有伴了。八一的馨园旅馆里我和燕子、黄姐在商量的时候又接到了李于的电话,李于和可乐一个俱乐部的,他先一个人到了派乡转运站,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23号就开始翻多雄拉山的,但听可乐说我们3人明天就到派镇,而且去年走过墨脱,所以打来电话问我们具体安排看看是否同路,并等我们一天。看来如果时间协调好,我们还是有机会约到伴的。23号一大早坐上了唯一 一趟开往派镇的大巴。同车的都是藏民,一路倒是打听到了不少有关从直白到排龙的路况,比我们想象的糟糕,除了科考队会走那条路基本没人走,行程大约18天,一路都没有人家,狗熊和毒蛇等动物也很多。到了派镇随李于住进了兄弟旅馆,在去派出所登记的时候再次询问了我们计划走的路线的路况,回来的时候燕子决定不走,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我和黄姐也只好放弃,大家商量后决定不等可乐和KK他们了,改成24号跟李于一起翻多雄拉山走墨脱。
  24号一大早我们4人开始坐上了开往松林口的货车,当天天气有点阴沉,在到松林口的时候下了点雨,我们便在驿站那里休息了下,因为去年走过所以也不是太担心,背包什么的我们都是自己背,我们3个女孩的包大概也就20斤左右,李于的30斤左右,也没请向导,因为今天还有几个背夫也要翻山,跟着他们的脚印走就错不了。还有去年在汗密认识的曾眼镜(汗密站的四海旅馆的老板)今天也在背自己的货,他说他的旅馆要新开张需要很多东西,所以他背负的很重,大概90斤,看得我们都大吃一惊,实在无法想象这么瘦小的个怎么可以背那么重的东西。9点10分的时候出了点太阳,黄姐说我们4人先走,因为背夫走在后面肯定会超过我们。开始上山了,因为我的装备最差,穿的是10多块钱的解放鞋,在过雪的时候不太好踢雪,黄姐、燕子还有李于穿的是登山鞋硬度够比较好踩雪,我就只能跟在大家后面踩脚印走。在爬到半山腰的时候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彩虹就开始消失了,雨开始洋洋洒洒地飘下来,我的冲锋衣防雨性能不太好,所以我赶紧穿上了雨衣,黄姐、燕子、李于没有穿。雨打的方向是无厘头地横冲直撞,我的快干裤和鞋子很快就全湿了。踩在雪地的脚也被冻得麻木了。精神一直也是高度紧张中,因为爬上的过程如果一个不小心滚落到悬崖下多半也是没命的。一直走在前面的燕子速度开始慢了下来,跟在后面的我跟着停了久点就开始打冷颤,问燕子感觉怎么样,她回头说没事,我说不能停,停下来好冷。便跟着李于的步子继续往前走。几次回头看到燕子休息的频率比较高,但想想去年也这样走过来的,当时我也就没多想,以为慢点但能到终点就行。跟着李于爬了一段,黄姐也赶了上来。在快到山顶的那个平台上李于休息了下,说要换衣服,还可以等等燕子。我回头看到燕子红色的身影还在继续移动,没多想就跟着黄姐就继续往上走。这时雨开始越下越大了,白茫茫的雪地里被白蒙蒙的雨雾笼罩着,能见度很低,在跟着黄姐的脚印埋头走的时候总有种错觉,感觉我们会被埋在这个神奇的大自然里。裸露在外的手指早也麻木冻僵,感觉脚也不是自己的了。意志的驱使让我不能停。黄姐的情况也不太好,一路过来摔倒的次数比我还多。好几次回头都没看到李于和燕子。在下山的第一个平台看到了2个背夫在岩石上休息,黄姐和我也停了下来,感觉到脚有点发软了,休息下,顺便等等李于和燕子。风好大刮得我不敢坐下。过了会李于赶上来了,说燕子还在后面走得慢点,他把他的一只手套给了燕子。心里有点担心她一个人怎么办了,李于也说后面还有曾眼镜,她不会是自己一个人走的。寒冷的侵袭让我们马上得走了,便开始一起跟着那2个背夫一起往山下赶。(现在回想,做为燕子的好朋友,无论怎么样都应该等她的,即使是冻死一起也是2个人呀!)一直走到拉格,时间也推移到了下午3点多。跟去年一样到了目的地就开始换了衣服把湿衣服放到火堆上烤。一直到5点左右,曾眼镜急冲冲从山上跑过来,他的货物没背,说燕子在下山的第2个平台上,走不动了。他赶紧叫上了7个在拉格的门巴人往山上救人。我的心也跳到了嗓子眼上,要求跟着去,被眼镜制止了,因为山上的雨已经形成了小股的泥石流,山下的桥也被淹没了。看着浑身湿透还在打着摆子的曾眼镜,我只能求他一定要把人救下,无论多少钱都没关系。眼镜摆摆手,带上李于装满热水的保温瓶和一小瓶白酒就跟追着往山赶的7个人去了。惴惴不安地等待中还叫了老板娘煮可乐姜汤,想等燕子下来马上有暖的东西喝。下午7点多传来的噩耗却是燕子冻死在上面了!!!这一事实让我、黄姐还有李于都惊呆了。因为雨很大瀑布的水也暴涨,他们只能把尸体抬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没办法抬下来,而且门巴族向来有个规矩就是年轻人不能碰尸体,这次也都亏了曾眼镜,一分报酬也不要地帮我们……做为陌路上的人能帮燕子到这个份上,我是一辈子要感激他。
  燕子去了,留下了不停后悔自责的我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2岁的小儿子以及悲痛欲绝的家人!我只希望不要太多人去打扰她以及她的家人。也以此警醒众多徒步爱好者能从中吸取一些教训!
  
注:以上情况全部属实,可从西藏米林县公安局的笔录考证,本人对所说的话负法律责任!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244938,3955954,1,0.html
    我记录的这段文字是因为保险公司要的,所以不是我本人亲眼所见的我都没写下来,后来的那段过程也没记录。后来的情况大致是这样:因为那个地方无任何信号,也没有卫星电话,再往下走一天到汗密就有卫星电话,但下雨就打不出,还得再走一天到背崩才能打电话联系人。为了能尽快报案和通知家属,我们决定从拉格再次翻多雄拉山回派镇。(在这里我要感谢黄姐和李于能够和我一起冒险翻山回派镇报案做笔录,特别是黄姐在上山的时候都是由2个背夫搀着才能坚持到了派镇。)出事后雨一直在不停地下,一直到事情发生的第2天,当地的好几个人因为下雨的原因没敢过去,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等雨停,到了夜里雨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到第3天早上雨才停了下来,我们赶紧就上路了,而大家所看到的照片就是再次回来的时候我拍的,(出事那天因为下雨我一直没敢把相机拿出来)本身我也是个摄影师,很多时候喜欢用照片去宣泄去记录自己的情感。并不会因为单纯的开心才去按快门!!  
    事情过去也有一个多月了,为了不让家人及关心我的朋友为我担心,我学会更快乐地笑。突然想起一句话:如果我能够看到我的背影,我想它一定很忧伤,因为我把快乐都留在了前面!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来年还会去墨脱,一个人。不为别的,就为我跟燕子的约定!
雪夜孤灯 于 2007-07-11 09:40:41 编辑

----------------------------------------
版务: 请联系各讨论区版主
用户事务: service@doyouhike.net
合作联络: contact@doyouhike.net
技术: webmaster@doyouhike.net

 
旧帖 2007-06-01 18:19:36
Post #3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六月风 离线 六月风 这可能是这么多年来进墨脱的游客中唯一发生的一起死亡事故。
  
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要正确估量自己的能力,要对自己负责任。

----------------------------------------
月亮之上看地球

 
旧帖 2007-06-01 18:27:43
Post #4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吉祥如意渔 离线 吉祥如意渔 唉,这么年轻,就去了,可惜啊black eye

----------------------------------------
电子相册:http://windy1976.photo.163.com
那一刻感觉生活很美好。。。。。。

 
旧帖 2007-06-01 23:09:41
Post #5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柒柒捌捌 离线 柒柒捌捌 听人说,冻死的人是微笑着的,不知是真是假。  
希望她在死去时,是微笑着的!

----------------------------------------
你是明日意义,教我珍惜日子。

 
旧帖 2007-06-02 00:46:58
Post #6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autoasm 离线 autoasm 个人认为犯有两个比较大的错误
  
1. >> 据与她同行的游客介绍,5月23日下午,通过网络认识的李忠学、黄 >> 艺龙、黄春燕和黄贤蝉一行四人来到墨脱县派镇转运站
  
去比较凶险的地方,尤其是凶险的长途切不可与不太熟识的人同行。人总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如果得不到同伴帮助就很惨。这次和上次北京那个什么山一样,体力不支的队员不仅没有得到帮助,反而被丢下。
  
2. >> 当地公安部门经过调查走访,证实死者黄春燕在进藏时感冒,高原反应严重,导致在翻山途中体力严重透支死亡。
  
别把自己想的太牛B,人其实就是一团肉,不是一坨铁,该放弃的就放弃,钱和时间显然没有生命和健康重要。
 
旧帖 2007-06-02 00:48:16
Post #7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
 
autoasm 离线 autoasm
柒柒捌捌 wrote:
听人说,冻死的人是微笑着的,不知是真是假。  
希望她在死去时,是微笑着的!

  
别想的太诗情画意,看看二战中东线德军的遭遇吧。
 
旧帖 2007-06-02 16:04:36
Post #8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幸子等于杏子 离线 幸子等于杏子 sad...........

----------------------------------------
将A到Z编上数字1-26 知识(knowledge)96分
努力(hardwork)98分
态度(attitude)才是满分!

 
旧帖 2007-06-02 16:50:40
Post #9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泛沧浪 离线 泛沧浪
T小树 wrote:
  目前,遇难者身份已确认……。(完)(新华网) 记者:叶辉sad

  
和三水线有遇难差不多概念。
  
这个人信息详细属于个人隐私,可这比全国通缉犯资料还详细,连身份证每个字都这么精确公布,鸟妓者(记者)也不知经过他们家属同意了没有……家属看了什么感受?对这鸟妓者的素质实在无言!
泛沧浪 于 2007-06-05 12:23:12 编辑
 
旧帖 2007-06-02 22:57:23
Post #10
回复: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
 
柒柒捌捌 离线 柒柒捌捌
autoasm wrote:
  
别想的太诗情画意,看看二战中东线德军的遭遇吧。

人都死了,还可以想的诗情画意吗?!
二战中东线德军的遭遇和她的遭遇有什么关系?!

----------------------------------------
你是明日意义,教我珍惜日子。

 
旧帖 2007-06-02 23:22:37
Post #11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
 
随风而至 离线 随风而至
泛沧浪 wrote:
  
和三水线有遇难差不多概念。
  
这个人信息详细属于个人隐私,可这比全国通缉犯资料还详细,连身份证每个字都这么精确公布,鸟妓者(记者)也不知经过他们家属同意了没有……家属看了什么感受?对这鸟妓者的素质实在无言!

  
同意....该留点私隐给逝者..
  
同情....感冒..高原反应....死亡....
  
记得去年偶去沪沽湖徒步穿越到亚丁之前,做了N多功略,做了N多准备,就是知道最怕高原里得感冒了...会死人的....还好因为害怕,所以重视..所以最后平安回来..

----------------------------------------
han bok ha se yeo~~

 
旧帖 2007-06-03 00:37:07
Post #12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autoasm 离线 autoasm
柒柒捌捌 wrote:
  
人都死了,还可以想的诗情画意吗?!
二战中东线德军的遭遇和她的遭遇有什么关系?!

  
东线德军冻死的不比阵亡的少,以至于东线成为第三帝国军人的畏途。
  
第三帝国军人尚且如此,业余户外的驴子就更不要说了,呵呵.
  
不是抬杠,每种死法都不舒服的,冻死可不是安乐死。
 
旧帖 2007-06-04 09:23:49
Post #13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
 
T小树 离线 T小树
泛沧浪 wrote:
  
和三水线有遇难差不多概念。
  
这个人信息详细属于个人隐私,可这比全国通缉犯资料还详细,连身份证每个字都这么精确公布,鸟妓者(记者)也不知经过他们家属同意了没有……家属看了什么感受?对这鸟妓者的素质实在无言!

已经把详细信息删除了
但这个信息到处都是的.......

----------------------------------------
打倒熊猫,我就是国宝~

 
旧帖 2007-06-04 10:55:20
Post #14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 ...
 
柒柒捌捌 离线 柒柒捌捌
autoasm wrote:
  
东线德军冻死的不比阵亡的少,以至于东线成为第三帝国军人的畏途。
  
第三帝国军人尚且如此,业余户外的驴子就更不要说了,呵呵.
  
不是抬杠,每种死法都不舒服的,冻死可不是安乐死。

也不是抬杠。
看到这样以及类似这样的贴子,第一个反应是同情死者,特别是被团队落后在后面,不管生前发生过什么原因,而导致这样的结果,必竟是付出了一条生命的代价。
这里说的是户外,而不是军人,更不是在讨论安乐死。本人也不想讨论些什么。
至于冻死的人是微笑着的,是因为在某处看到这样的故事:有一个人去爬山,在雪地上走,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个人站着冲这个人微笑,爬山的人很高兴,跑到那个人面前,一看,才知道那是个被冻死的人。这样的故事不知真假,不过却印象深刻。

----------------------------------------
你是明日意义,教我珍惜日子。

 
旧帖 2007-06-04 15:38:26
Post #15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流浪不等寒酸 离线 流浪不等寒酸 哎,很多时候,下撤还是继续走真的很难权衡,死亡也很难避免,

----------------------------------------
穷游践行者

 
旧帖 2007-06-04 23:38:22
Post #16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腐败猪 离线 腐败猪 又是广西、又是网络结识、又是被跟不上队的…………
反思又反思,出事还出事!

----------------------------------------
一头感性的真猪……到处流浪!

 
旧帖 2007-06-05 16:48:12
Post #17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support 离线 support 退一步海阔天空,该撤的时候就撤吧,山&水还是在那里的。
 
旧帖 2007-06-06 10:33:41
Post #18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眼-睛 离线 眼-睛 人生下来就注定要死的......
留下的比较痛苦。sleepy
  
谁也不知道自己将会怎么死.....
我也不知道自己明天是否就会死去,死的时候有没有笑容。smile

----------------------------------------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旧帖 2007-06-06 18:36:44
Post #19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柒柒捌捌 离线 柒柒捌捌 以下转贴,把楼主的资料补充完整。
  
凡是有点户外经历的驴友在提到墨脱的时候应该不用我过多地解释了,不懂的朋友随便用百度一搜索我想不用多少时间也可以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引子: 记录这段文字的心情除了悲伤还是悲伤……每每睁开眼,仿佛做了场梦般,我始终无法相信,昨天还谈笑风生、活灵活现的一个人,怎么能转瞬间说没了就没了……
    
自从去年走过一次西藏的墨脱后,燕子对大峡谷一直念念不忘,今年的3月份就开始打算起了行程,在5月的时候终于说动了我一起走。于2007.5.13我和燕子从南宁赶往广州,乘坐的是2572次列车,19:13开,14号早上7点到站,休息了几个小时13:07坐上了开往拉萨的T264次列车。熬了56个小时于16号晚9点到了拉萨。此去西藏的目标很明确——徒步雅鲁藏布大峡谷,也算圆了燕子和黄姐(去年走墨脱时我们的队长)惦念已久的一个想法。对于这条路线之前网上查到的资料都不太具体,原先燕子跟墨脱一个门巴的朋友——扎西说好要他当向导,但这几天打电话的时候扎西的时间跟我们有冲突,加上燕子在拉萨有点缺氧,所以在20号晚等到黄姐一来我们就开始打算后天往林芝走。临走前一天,我在吉日旅馆留了帖子,邀几个GG同行。本以为找不到人了,没想到在22号去八一的时候接到了可乐的电话说他们一共4GG打算走墨脱,而之前在火车上认识的KK也发了短信过来,说刚骑行完青海湖在赶往拉萨,打算走墨脱。还真是柳暗花明,如果他们中有谁走大峡谷那我们3个女孩子就有伴了。八一的馨园旅馆里我和燕子、黄姐在商量的时候又接到了李于的电话,李于和可乐一个俱乐部的,他先一个人到了派乡转运站,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23号就开始翻多雄拉山的,但听可乐说我们3人明天就到派镇,而且去年走过墨脱,所以打来电话问我们具体安排看看是否同路,并等我们一天。看来如果时间协调好,我们还是有机会约到伴的。23号一大早坐上了唯一 一趟开往派镇的大巴。同车的都是藏民,一路倒是打听到了不少有关从直白到排龙的路况,比我们想象的糟糕,除了科考队会走那条路基本没人走,行程大约18天,一路都没有人家,狗熊和毒蛇等动物也很多。到了派镇随李于住进了兄弟旅馆,在去派出所登记的时候再次询问了我们计划走的路线的路况,回来的时候燕子决定不走,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我和黄姐也只好放弃,大家商量后决定不等可乐和KK他们了,改成24号跟李于一起翻多雄拉山走墨脱。
  
24号一大早我们4人开始坐上了开往松林口的货车,当天天气有点阴沉,在到松林口的时候下了点雨,我们便在驿站那里休息了下,因为去年走过所以也不是太担心,背包什么的我们都是自己背,我们3个女孩的包大概也就20斤左右,李于的30斤左右,也没请向导,因为今天还有几个背夫也要翻山,跟着他们的脚印走就错不了。还有去年在汗密认识的曾眼镜(汗密站的四海旅馆的老板)今天也在背自己的货,他说他的旅馆要新开张需要很多东西,所以他背负的很重,大概90斤,看得我们都大吃一惊,实在无法想象这么瘦小的个怎么可以背那么重的东西。9点10分的时候出了点太阳,黄姐说我们4人先走,因为背夫走在后面肯定会超过我们。开始上山了,因为我的装备最差,穿的是10多块钱的解放鞋,在过雪的时候不太好踢雪,黄姐、燕子还有李于穿的是登山鞋硬度够比较好踩雪,我就只能跟在大家后面踩脚印走。在爬到半山腰的时候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彩虹就开始消失了,雨开始洋洋洒洒地飘下来,我的冲锋衣防雨性能不太好,所以我赶紧穿上了雨衣,黄姐、燕子、李于没有穿。雨打的方向是无厘头地横冲直撞,我的快干裤和鞋子很快就全湿了。踩在雪地的脚也被冻得麻木了。精神一直也是高度紧张中,因为爬上的过程如果一个不小心滚落到悬崖下多半也是没命的。一直走在前面的燕子速度开始慢了下来,跟在后面的我跟着停了久点就开始打冷颤,问燕子感觉怎么样,她回头说没事,我说不能停,停下来好冷。便跟着李于的步子继续往前走。几次回头看到燕子休息的频率比较高,但想想去年也这样走过来的,当时我也就没多想,以为慢点但能到终点就行。跟着李于爬了一段,黄姐也赶了上来。在快到山顶的那个平台上李于休息了下,说要换衣服,还可以等等燕子。我回头看到燕子红色的身影还在继续移动,没多想就跟着黄姐就继续往上走。这时雨开始越下越大了,白茫茫的雪地里被白蒙蒙的雨雾笼罩着,能见度很低,在跟着黄姐的脚印埋头走的时候总有种错觉,感觉我们会被埋在这个神奇的大自然里。裸露在外的手指早也麻木冻僵,感觉脚也不是自己的了。意志的驱使让我不能停。黄姐的情况也不太好,一路过来摔倒的次数比我还多。好几次回头都没看到李于和燕子。在下山的第一个平台看到了2个背夫在岩石上休息,黄姐和我也停了下来,感觉到脚有点发软了,休息下,顺便等等李于和燕子。风好大刮得我不敢坐下。过了会李于赶上来了,说燕子还在后面走得慢点,他把他的一只手套给了燕子。心里有点担心她一个人怎么办了,李于也说后面还有曾眼镜,她不会是自己一个人走的。寒冷的侵袭让我们马上得走了,便开始一起跟着那2个背夫一起往山下赶。(现在回想,做为燕子的好朋友,无论怎么样都应该等她的,即使是冻死一起也是2个人呀!)一直走到拉格,时间也推移到了下午3点多。跟去年一样到了目的地就开始换了衣服把湿衣服放到火堆上烤。一直到5点左右,曾眼镜急冲冲从山上跑过来,他的货物没背,说燕子在下山的第2个平台上,走不动了。他赶紧叫上了7个在拉格的门巴人往山上救人。我的心也跳到了嗓子眼上,要求跟着去,被眼镜制止了,因为山上的雨已经形成了小股的泥石流,山下的桥也被淹没了。看着浑身湿透还在打着摆子的曾眼镜,我只能求他一定要把人救下,无论多少钱都没关系。眼镜摆摆手,带上李于装满热水的保温瓶和一小瓶白酒就跟追着往山赶的7个人去了。惴惴不安地等待中还叫了老板娘煮可乐姜汤,想等燕子下来马上有暖的东西喝。下午7点多传来的噩耗却是燕子冻死在上面了!!!这一事实让我、黄姐还有李于都惊呆了。因为雨很大瀑布的水也暴涨,他们只能把尸体抬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没办法抬下来,而且门巴族向来有个规矩就是年轻人不能碰尸体,这次也都亏了曾眼镜,一分报酬也不要地帮我们……做为陌路上的人能帮燕子到这个份上,我是一辈子要感激他。
  
  燕子去了,留下了不停后悔自责的我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2岁的小儿子以及悲痛欲绝的家人!我只希望不要太多人去打扰她以及她的家人。也以此警醒众多徒步爱好者能从中吸取一些教训!

----------------------------------------
你是明日意义,教我珍惜日子。

 
旧帖 2007-06-06 21:25:03
Post #20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veronica 离线 veronica 汗!我的目标啊!

----------------------------------------
如果我们走得太快,停一停,让灵魂跟上来.

 
旧帖 2007-06-06 21:43:54
Post #21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
 
鸡肚皮 离线 鸡肚皮
veronica wrote:
汗!我的目标啊!

你的目标?冻死?dead…………………………开个玩笑……

----------------------------------------
当某天,雨点轻敲你窗,当风声吹乱你构想,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旧帖 2007-06-06 23:33:40
Post #22
回复: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
 
autoasm 离线 autoasm
柒柒捌捌 wrote:
以下转贴,把楼主的资料补充完整。
  
凡是有点户外经历的驴友在提到墨脱的时候应该不用我过多地解释了,不懂的朋友随便用百度一搜索我想不用多少时间也可以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引子: 记录这段文字的心情除了悲伤还是悲伤……每每睁开眼,仿佛做了场梦般,我始终无法相信,昨天还谈笑风生、活灵活现的一个人,怎么能转瞬间说没了就没了……
    
自从去年走过一次西藏的墨脱后,燕子对大峡谷一直念念不忘,今年的3月份就开始打算起了行程,在5月的时候终于说动了我一起走。于2007.5.13我和燕子从南宁赶往广州,乘坐的是2572次列车,19:13开,14号早上7点到站,休息了几个小时13:07坐上了开往拉萨的T264次列车。熬了56个小时于16号晚9点到了拉萨。此去西藏的目标很明确——徒步雅鲁藏布大峡谷,也算圆了燕子和黄姐(去年走墨脱时我们的队长)惦念已久的一个想法。对于这条路线之前网上查到的资料都不太具体,原先燕子跟墨脱一个门巴的朋友——扎西说好要他当向导,但这几天打电话的时候扎西的时间跟我们有冲突,加上燕子在拉萨有点缺氧,所以在20号晚等到黄姐一来我们就开始打算后天往林芝走。临走前一天,我在吉日旅馆留了帖子,邀几个GG同行。本以为找不到人了,没想到在22号去八一的时候接到了可乐的电话说他们一共4GG打算走墨脱,而之前在火车上认识的KK也发了短信过来,说刚骑行完青海湖在赶往拉萨,打算走墨脱。还真是柳暗花明,如果他们中有谁走大峡谷那我们3个女孩子就有伴了。八一的馨园旅馆里我和燕子、黄姐在商量的时候又接到了李于的电话,李于和可乐一个俱乐部的,他先一个人到了派乡转运站,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23号就开始翻多雄拉山的,但听可乐说我们3人明天就到派镇,而且去年走过墨脱,所以打来电话问我们具体安排看看是否同路,并等我们一天。看来如果时间协调好,我们还是有机会约到伴的。23号一大早坐上了唯一 一趟开往派镇的大巴。同车的都是藏民,一路倒是打听到了不少有关从直白到排龙的路况,比我们想象的糟糕,除了科考队会走那条路基本没人走,行程大约18天,一路都没有人家,狗熊和毒蛇等动物也很多。到了派镇随李于住进了兄弟旅馆,在去派出所登记的时候再次询问了我们计划走的路线的路况,回来的时候燕子决定不走,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我和黄姐也只好放弃,大家商量后决定不等可乐和KK他们了,改成24号跟李于一起翻多雄拉山走墨脱。
  
24号一大早我们4人开始坐上了开往松林口的货车,当天天气有点阴沉,在到松林口的时候下了点雨,我们便在驿站那里休息了下,因为去年走过所以也不是太担心,背包什么的我们都是自己背,我们3个女孩的包大概也就20斤左右,李于的30斤左右,也没请向导,因为今天还有几个背夫也要翻山,跟着他们的脚印走就错不了。还有去年在汗密认识的曾眼镜(汗密站的四海旅馆的老板)今天也在背自己的货,他说他的旅馆要新开张需要很多东西,所以他背负的很重,大概90斤,看得我们都大吃一惊,实在无法想象这么瘦小的个怎么可以背那么重的东西。9点10分的时候出了点太阳,黄姐说我们4人先走,因为背夫走在后面肯定会超过我们。开始上山了,因为我的装备最差,穿的是10多块钱的解放鞋,在过雪的时候不太好踢雪,黄姐、燕子还有李于穿的是登山鞋硬度够比较好踩雪,我就只能跟在大家后面踩脚印走。在爬到半山腰的时候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彩虹就开始消失了,雨开始洋洋洒洒地飘下来,我的冲锋衣防雨性能不太好,所以我赶紧穿上了雨衣,黄姐、燕子、李于没有穿。雨打的方向是无厘头地横冲直撞,我的快干裤和鞋子很快就全湿了。踩在雪地的脚也被冻得麻木了。精神一直也是高度紧张中,因为爬上的过程如果一个不小心滚落到悬崖下多半也是没命的。一直走在前面的燕子速度开始慢了下来,跟在后面的我跟着停了久点就开始打冷颤,问燕子感觉怎么样,她回头说没事,我说不能停,停下来好冷。便跟着李于的步子继续往前走。几次回头看到燕子休息的频率比较高,但想想去年也这样走过来的,当时我也就没多想,以为慢点但能到终点就行。跟着李于爬了一段,黄姐也赶了上来。在快到山顶的那个平台上李于休息了下,说要换衣服,还可以等等燕子。我回头看到燕子红色的身影还在继续移动,没多想就跟着黄姐就继续往上走。这时雨开始越下越大了,白茫茫的雪地里被白蒙蒙的雨雾笼罩着,能见度很低,在跟着黄姐的脚印埋头走的时候总有种错觉,感觉我们会被埋在这个神奇的大自然里。裸露在外的手指早也麻木冻僵,感觉脚也不是自己的了。意志的驱使让我不能停。黄姐的情况也不太好,一路过来摔倒的次数比我还多。好几次回头都没看到李于和燕子。在下山的第一个平台看到了2个背夫在岩石上休息,黄姐和我也停了下来,感觉到脚有点发软了,休息下,顺便等等李于和燕子。风好大刮得我不敢坐下。过了会李于赶上来了,说燕子还在后面走得慢点,他把他的一只手套给了燕子。心里有点担心她一个人怎么办了,李于也说后面还有曾眼镜,她不会是自己一个人走的。寒冷的侵袭让我们马上得走了,便开始一起跟着那2个背夫一起往山下赶。(现在回想,做为燕子的好朋友,无论怎么样都应该等她的,即使是冻死一起也是2个人呀!)一直走到拉格,时间也推移到了下午3点多。跟去年一样到了目的地就开始换了衣服把湿衣服放到火堆上烤。一直到5点左右,曾眼镜急冲冲从山上跑过来,他的货物没背,说燕子在下山的第2个平台上,走不动了。他赶紧叫上了7个在拉格的门巴人往山上救人。我的心也跳到了嗓子眼上,要求跟着去,被眼镜制止了,因为山上的雨已经形成了小股的泥石流,山下的桥也被淹没了。看着浑身湿透还在打着摆子的曾眼镜,我只能求他一定要把人救下,无论多少钱都没关系。眼镜摆摆手,带上李于装满热水的保温瓶和一小瓶白酒就跟追着往山赶的7个人去了。惴惴不安地等待中还叫了老板娘煮可乐姜汤,想等燕子下来马上有暖的东西喝。下午7点多传来的噩耗却是燕子冻死在上面了!!!这一事实让我、黄姐还有李于都惊呆了。因为雨很大瀑布的水也暴涨,他们只能把尸体抬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没办法抬下来,而且门巴族向来有个规矩就是年轻人不能碰尸体,这次也都亏了曾眼镜,一分报酬也不要地帮我们……做为陌路上的人能帮燕子到这个份上,我是一辈子要感激他。
  
  燕子去了,留下了不停后悔自责的我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2岁的小儿子以及悲痛欲绝的家人!我只希望不要太多人去打扰她以及她的家人。也以此警醒众多徒步爱好者能从中吸取一些教训!

  
详细看完,非常痛心......
 
旧帖 2007-06-07 07:54:51
Post #23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mendyleekk 离线 mendyleekk 字里行间,无处不流露出天气恶劣,难道还不足够理由去放弃吗,难道非得把命赔上才罢休???
  
很多英雄就在这样的环境里诞生了,但有更多的的人却这样静静S去了。。。
  
 
旧帖 2007-06-07 11:38:41
Post #24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蓝天*白云 离线 蓝天*白云 去西北的驴友们,提醒大家了
那里环境比较恶劣,天气反复无常
从小在那长大-深刻体会
 
旧帖 2007-06-07 12:56:11
Post #25
回复: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
 
T小树 离线 T小树 人最重要是要珍惜自己
珍惜自己的生命
不要亲朋为你伤心落泪
不要冒失

----------------------------------------
打倒熊猫,我就是国宝~

 
» 论坛 » 安全回家 » 一名广西籍游客因体力不支在进西藏墨脱县时遇难(转载新华网)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