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高寒地带 / 北京 » 论坛 » 高寒地带 » 只有山,不曾远离…… 83
旧帖 2005-11-14 20:58:13
Post #1
只有山,不曾远离……
 
十一郎 离线 十一郎

只有山,不曾远离……

一、“因为它在那儿”
——乔治·马洛里(George Mallory)
  

  
    1924年乔治·马洛里和同伴安德鲁·欧文究竟有没有登顶珠峰,始终是世界登山界最大的一个谜——如果他们成功登顶,将把这个历史时刻提前29年。
     乔治·马洛里参加了人类前三次对珠峰的尝试,并最终消失在海拔8600米的暴风雪中,再也没有回来。
     马洛里18岁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登山,在那个被称为“阿尔卑斯登山的黄金年代”的日子里,年轻的马洛里并不是欧洲大陆最优秀的攀登者。
     然而,他对于山有着极强的进取心和巨大的兴趣。
  
     1921年,他作为第一支珠峰攀登队的一名成员,曾因为固执和缺乏地形知识而大受苦头。接下来季风季节的恶劣天气,让他和伙伴布洛克二人在帐篷里足足等了三个星期。那一次,他到达了北拗——并测量出这里的高度是海拔6985米。由于全队处于极端疲惫的状态,这一年的侦察没有向更高的地方前进,但是他们终于找到了通向顶峰的路。这次攀登在“阿尔卑斯攀登方式”之外,确立了适合于8000山峰的“金字塔攀登方式”。
  

马洛里和同伴在营地
  
     1922年,马洛里第二次来到珠峰,并被邀请担任攀登队长。马洛里和剑桥校友索马威尔对体育精神的坚持,使得他们难以接受对氧气的尝试。马洛里等4人到达8170 米的高度并返回时,遭遇了滑坠。做保护的马洛里的快速反应拯救了同伴的生命。这一次攀登,最终到达了8300米——离顶峰只有500之遥。这一年活动的一个最大收获是,发现了氧气的确切效用,并确立了高山氧气设备的基本模式——气瓶、气管、面罩,后世的人们只增加了一个调节器。
  

试用氧气
  
     1924年,第三支珠峰探险队来到山下,马洛里依然在队伍中。这一年他38岁。他和22岁的牛津大学划船队队员欧文自告奋勇地担任了最后突击顶峰的任务。6月8日午后不久,马洛里和欧文从8256米的突击营地开始向峰顶进发,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淹没了他们的身影——他们再没有回来。队长诺顿观察到他们的最后位置是在8600米附近。
  

《消失的探险者:寻找马洛里》
  
     马洛里最为人知的,是他的一句名言:“因为山在那里”。这句话既是大众传媒无数次错误引申的亮点,也曾激励了许多新人踏入登山的行列。
     然而,那是个被传媒和观众们刻意附会夸大了的误会。马洛里的脾气倔强并且不善于做作。1924年随队的记者在营地一个劲追问他为什么还来珠峰,被问得不耐烦的马洛里最终没好气地回了一句:“Because it is there.”就掉头而去了。
  
真正的喜爱,是没有理由的。
  
*后记:
     在乔治·马洛里失踪16年后,爆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全世界有6000万以上的人死于这场战乱。
  
     1999年,一支登山队在珠峰的冰雪中,发现了一具像大理石雕像一样洁白的尸体遗骸。遗骸面庞朝下趴在山腰,双臂外张,双手深深地插入冰冻的土中,他的右手臂严重折断,肩部重伤,两腿部位也有多处骨折。安珂和队员们从尸体残留的衣服碎片以及其它的遗物上证实,他就是失踪了整整75年的乔治·马洛里。
  

马洛里的遗体
  
@所有图片来源于网络公开资源。
@@本文供山友交流。未经许可,不供传统媒体和商业网络媒体任何形式的转载、引用。谢谢!

  
2005-5-6

十一郎 于 2009-09-09 16:54:55 编辑

----------------------------------------
尘世踯躅 仙境攀登
岁月蹉跎 须臾永恒
http://11wolf.blog.sohu.com

 
旧帖 2005-11-16 01:16:04
Post #2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老原 离线 老原 偶尔也会去想自己为什么喜欢登山,可以找到很多个理由,有时候也找不到理由。
  
喜欢就是喜欢,与其他无关。
 
旧帖 2005-11-19 11:25:38
Post #3
只有山,不曾远离……
 
十一郎 离线 十一郎 作者:十一郎
  
二、疯子、梦想家和皇帝
——库库奇卡、克洛普和梅斯纳尔
  
“疯子”:捷西·“杰里克”·库库奇卡(Jerzy "Jurek" Kukuczka)

     库库奇卡名字中的"Jurek"是同行们加给他的,因为他的伟大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库库奇卡,1948年生于波兰的Katowice。1989年10月24日,在洛子峰南壁8200米处失踪。
     库库奇卡因跟梅斯纳尔竞赛先完成14座而倍受关注,虽然他比梅斯纳尔迟了一年(1987),但他创造了登顶14座8000山峰最短时间的记录:8年!其中85年他登顶了4座:道拉吉里、卓奥友、安那普尔那、干城章嘉。
     他的壮举在于,在8000米山峰开创了9条新路线——1次单人登顶、5次阿尔卑斯式、4次在冬季,其中卓奥友是“冬季+新线路”。
     他的实力在于他超常的毅力。他的同伴Voytek Kurtyka说:“杰里克是我遇见的登山者中最坚强的,突出在于他忍受痛苦和藐视危险的能力。同时,他着魔于一种领先他人的内心冲动。象他这样的人,遇到障碍时,不是粉碎困难,就是撞破自己的头。”
     库库奇卡是这样一种人,他不仅有想象力,而且有实现想象力的能力。即使在寥寥无几的世界超一流登山好手中,他依然是最特别的一个。
  
“梦想家”:戈蓝·克洛普(Goran Kropp)

     看着这张照片里略微秃顶的男人,我们可能很难想象他是位了不起的攀登者。
     克洛普生于1966年。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通过望远镜看父亲登Dolmites,他认为父亲是个英雄。
     克洛普知名于他的珠峰攀登。他用自行车带着所有登山装备从瑞典出发,到加德满都后,背着装备步行到BC,不用氧攀登,然后骑车回家。
     1997年春天,他和女朋友一起登了希夏邦马。他说这是他最后一座8000米山了——他相信运气已经交给了喜马拉雅,如果要强行冲8000米山峰,大脑会进水的。
     1999年,他又食言了,和女朋友去了珠峰。
     2000年春天,他和Ola Skinnarmo滑雪去北极,半路上他的拇指冻伤,短暂商量后,他独自坐飞机回去,手指保住了。Ola成为第一个滑雪到北极的瑞典人。
     当我2002年5月初结束了一次雪山营救活动、回到城市的时候,我听到了他的死讯。克洛普生前有一个目标是独自航行到南极,穿越南极洲,再驾船回家。
     克洛普之所以是我的偶像,在于他崇尚简单和自主的攀登方式——独自骑车横跨欧亚大陆,徒步进山,再无氧攀登珠峰,然后就骑车回家——他要的不是投机取巧之后得到的光环,他只是真实地在经历着自己的生命——他的梦想没有杂质。
  
“登山皇帝”: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

     他是当代最知名的登山家,他是全世界第一个登顶了14座8000米山峰的人。
     梅斯纳尔,1948年出生在奥地利的南蒂罗尔,5岁开始登山。
     20岁时,他和兄弟冈瑟(Gunther)几乎爬遍了Dolmites和西阿尔卑斯所有最艰难的线路。他的信条是轻装阿尔卑斯登山法。
     70年,冈瑟在两人第一次去攀登南迦·帕尔巴特时遇难。事后,梅斯纳尔曾被一些人指责为“为了独享登顶荣誉而误导弟弟走错路线遇难”。掀起这场问罪的是同队的德国登山者克耶林,那一年下山后梅斯纳尔与克耶林的妻子谈上了恋爱,后来还结了婚,可惜那段婚姻延续时间不长。
     梅斯纳尔曾多次回到南迦·帕尔巴特,试图找到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可是一直没有收获,怀疑他人格的疑云不时飘在他的头上。
     直到最近,才有人找到一具很可能是冈瑟的遗骨。梅斯纳尔立刻赶去了现场,但他却没有把遗骸交给权威机构做DNA认证,反而将它火化了。
     他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因为最可能洗刷他清白的证据,被他自己消灭了。
     梅斯纳尔创造了人类第一次无氧登顶珠峰的记录,另一次攀登中他创造了第一个单人、无氧、新线路攀登珠峰的奇迹,他还是第一个登上所有8000米高峰的人……他是登山者中活着的传说,被称为“登山皇帝”。
     “虽然世人认为无氧登珠峰和单人攀登南迦帕尔巴特是不可逾越的,”他说,实际上,他的个人壮举应该是“1984年和汉斯·卡默兰德(Hans Kammerlander)在加舒尔布鲁木1、2峰之间的穿越”。
     梅斯纳尔最可贵的是,他是唯一攀登南迦帕尔巴特Rupal线路登顶的人。今天,珠峰上人山人海。即使单人登顶,只是意味着从冲锋营地到顶峰无人帮助罢了。梅斯纳尔在季风后期真正单人登顶,现在恐怕任何人都办不到。
     1996年他仍然出现在加舒尔布鲁木1峰的BC,可当他看到满山的人之后,就转头离开了。
     目前,梅斯纳尔已经停止登山,他在奥地利家乡开办了一所针对孩子的登山学校。
     梅斯纳尔,是所有登山者中最出名的人,也是最让人难以理解的人。他的故事教育我:不管你有多出名、多牛B,在登山的时候,还是纯粹些好!
(有关梅斯纳尔的南迦·帕尔巴特悬疑,请见http://11wolf.blog.sohu.com/7068706.html
  
#全世界登上所有8000米高峰的人目前只有13人,他们中一些人已经遇难。
  
*后记:
     常识告诉我们,没有人是长生不老的。
     和平年代,绝大部分人,死在床上——OK,这没有问题;少部分人死在自己喜爱的地方——我想,或许那也是一种不错的归宿——如果真的发生了的话。
  
@所有图片来源于网络公开资源。
@@本文供山友交流。未经许可,不供传统媒体和商业网络媒体任何形式的转载、引用。谢谢!
十一郎 于 2009-09-10 18:48:06 编辑

----------------------------------------
尘世踯躅 仙境攀登
岁月蹉跎 须臾永恒
http://11wolf.blog.sohu.com

 
旧帖 2005-11-21 12:00:54
Post #4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风虎 离线 风虎 古人云:“人生有死,死得其所,夫复何恨。”

----------------------------------------
像一阵疾风,来无影去无踪。也许没留下什么,或许还带走……

 
旧帖 2005-11-26 16:19:55
Post #5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kapa 离线 kapa 说的好!
  
*后记:
常识告诉我们,没有人是长生不老的。
和平年代,绝大部分人,死在床上——OK,这没有问题;少部分人死在自己喜爱的地方——我想,或许那也是一种不错的归宿——如果真的发生了的话。
  
@所有图片来源于网络公开资源。
@@本文供山友交流。未经许可,不供传统媒体和商业网络媒体任何形式的转载、引用。谢谢! [/quote]

----------------------------------------
一沙一世界,一水一海洋

 
旧帖 2006-08-26 01:34:57
Post #6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十一郎 离线 十一郎 2005-5-6
  
三、活着的人们,请各自珍重!
  
     我第一次亲临雪山环境,是1997年。那年9月我和一个朋友去了珠峰大本营。由于有熟人的中间介绍,我认识了当时的大本营总联络官仁青平措。仁青平措是一位在登山界广受尊重的老行家——不是因为他的攀登成绩,而是因为他曾从高海拔营救了许多攀登者。
     我跟他握手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我只感觉到2根手指。
     老仁青,是位很热心的藏族人。他看我们的睡眠装备有些单薄,特地为我们找来了厚厚的藏毡——大本营总联络官一般是不介入这些琐碎细节的,他还用外国队“贿赂”他的一排可口可乐给我们做“枕头”。晚上,我边闻着藏毡的味道、边想象着喝可乐的清爽,睡得很香甜。
     老仁青的平淡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登过多高的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个什么样的人。
  
     我第一次攀登雪山是2000年事情。此前的99年,我差点去了玉珠峰,但临行前,因一个大客户推迟开盘,我只好退了机票目送几位伙伴飞腾而去。
     因此,我错过了2000年5月的章子峰攀登——原因并不复杂,章子峰7543米,攀登它必须有至少一次6000米雪山的登顶经历——这个信条,现在已经逐渐没有多少人遵循了。于是我承担起了大后方总联络的任务。
     2000年初,我通过了国家队的初级攀冰训练。在深圳组织日常拉练活动时,意外地遇到了2位93年到96年一起玩酒吧的朋友——王涛和周虹骏。
     王涛和虹骏之所以参加我们的训练,是因为他们准备5月去攀登玉珠峰。看到他们也喜欢户外,我是由衷的开心——这至少证明了,我的朋友们不约而同地跟我走着同样的道路——走向自然。
  
     2000年的整个4月和5月,我的业余时间都忙于章子峰的组织事宜。王涛和虹骏参加了2次我们的训练后,就单独拉练了。走前,他们告诉我是跟广州一位“有着7次玉珠峰经历”的领队去的,而我只是很简单地叮嘱他们要注意天气和懂得必要时的下撤——在我的印象中,玉珠峰从来就没有出过事故。
     5年前的今天,5月6日下午,我在深圳卷烟厂门口接到了王涛亲人的电话,他们问我要了青海登协的联系方法。次日中午,我正在明晃晃的大街上寻找吃饭的地方,一个电话打来——王涛和周虹骏出事了。
     事后的搜索和分析表明,这支商业队伍的领队(“马尧”,广州一个户外店的小业主)完全不具备带人攀登玉珠峰的能力——他自己都没去过雪山,所有的光环都是吹牛。他带去了4名新手,留下了3具尸体。并且为了区区几千块钱的帐篷,在有3名队员失踪的情况下,撤去了C1营地——王涛的遗体就是在C1营地附近几十米的地方被找到的。
     2000年9月,我去攀登玉珠峰。上山之前,我带着烟和酒来到了他们的墓前,在十几名队友面前,我没能忍住泪水——他俩曾是多么年轻而鲜活的生命,却葬送在一个无耻之徒的手里。

王涛和周虹骏
  
《他们》
——致王涛、虹骏
  
     他们走了
     在五月的艳阳,开始温暖新世纪的时候
     他们走了
     在我来此之前的那个春夏之交的风雪中
      
     他们是我的朋友
     曾有过把酒微酣
     曾有过卧石笑谈
     十年或者一天
     都是很短暂的吧?
     对于生命而言
     对于亘古盘横于此的大山而言
      
     他们是普通的生命
     年轻带着冲动
     自信并且轻信
      
     他们是唯一的生命
     对于血脉相联的他们
     对于身为朋友的我们
     还有依依情深的她们
      
     他们的喉咙
     是在此喑哑的吗?
     玉山裸石、昊天长风
     听得到远处青藏公路汽车马达的轰鸣
     听不到我此时锈蚀而低回的沉痛
      
     他们的瞳孔
     是在此干裂的吧?
     枯草雪水、寒云苍鹰
     看得见日出月落
     看不见群山中那块无华的墓碑
     还有散落在我心头、他们从未逝去的青春
      
     不知
     那是怎样的寒冷
     穿过风雪和暗夜
     来到空无一物的C1营
      
     不知
     那是如何的疲惫
     步履踉跄、困顿饥渴
     然后在绝无人烟的碎石坡
     一睡不醒
      
     有一天
     我来到这座山峰
     站在他们会合的峰顶
     记数他们迈出的脚印
     我还能怎样由衷地幻想
     告诉每一个路人
     他们是从未逝去的青春
      
     2000.9.27-30于玉珠峰各营地

  
     2001年5月,我作为深圳队的总领队又一次来到玉珠峰,参加中国登协和青海登协联合主办的登山节,这次我在南坡担任兼职教练。期间,我们北坡的一位队员“旗手”因为严重高原反应差点被突发性高原脑水肿带走生命。
     攀登活动结束,我几乎因为保险办理中的问题与青海登协的工作人员干起来——他们只给参加者办理了普通的旅游险——高海拔免责,收了我们每人200,但只交了保险公司60。作为一支队伍的负责人,我要求青海登协在格尔木留个工作人员,以便与当地医院打交道。对方告诉我说:“办个登山节我们才挣几个钱啊!西宁还有旅游团等着我们呢,我们没时间管后面的事。”
     如果我不是代表一个队伍与对方交涉,我真想给对方一耳光。
     主办单位基本撤出后,送走假期结束的队友们,我陪着旗手在格尔木做了一周的高压氧舱治疗。治疗之余坐在格尔木最“热闹”的大街,悠然地喝当地出产的酸奶、吃回族美女烤出的馕和肉串。
     然后,我们乘火车徐徐经兰州、广州回到深圳。
     在广州,承蒙黄茵款待,我和旗手美美吃了一顿粤菜,两个人还跑到她的新居,痛快地洗了个澡。
     “旗手”曾是我们这个登山圈子里的一位后起之秀。然而经过这次事故,他明显地变了一个人。
     回去之后不久,他结婚了。
     从此,我只是在年节的时分收到他的短信:“郎,新年快乐!旗手”

旗手——摄于兰州黄河旁
  
     2002年也是个多事的年份。
  
     首先是5月初,我们改道去四川的大雪塘参与一次高山救援行动——那一次,毛病出在被救援者的身上——为了争夺首登成都最高峰的“名声”,他半途脱离了队友,独自上去、玩了个假失踪。
     结果我们日夜兼程赶到的时候,正碰见那位得意洋洋的仁兄带着前女友在吹嘘着自己的“成功”登顶。然后他抛开自己队伍里的所有队员,带着赞助商和前女友迅速开车返回成都,只为了及时把自己的故事版本报道出去”。
     这位仁兄曾以记者的身份参加过2000年的玉珠峰山难搜索,并因此进入登山圈子;2001年我们还作为一支大队伍的成员,共同攀登过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山。
     他后来还有更“精彩”的表演,坚定地证明了自己的人格缺陷。
     大雪塘事件,让我清晰地意识到:随着登山运动的普及,这山里啊,真是什么人都有。

救援队伍撤离大雪塘
  
     5月下旬收到一家外国公司的邀请,我正准备办理去法国游玩的手续。2名深圳的驴子不幸在户外活动中,被突发山洪冲走。
     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得到了出事的消息,并和几个山友赶到现场,与公安、武警一起参加搜索。经过近一天的努力,在刺骨的暴雨中,我看着其中一位失踪者的遗体从眼前的水潭里漂起。
     出事的两个人,是那次活动的领队。然而,一次微小的疏忽加上一次偶然的洪水,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
     随后,我放弃了领略阿尔卑斯的机会,参与到民间自发的善后工作中。
     出事的两人都来自偏远地区的贫困家庭,来自不同网站、论坛的深圳山友们发起了一次面向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募捐,在20天的时间里,我们募集到了15万现金。
     在各行各业山友(会计师、银行职员、律师等)的义务支持下,募捐的过程高效、透明地得以顺利完成。
     也许,我们生活的世界里有很多很多陌生人,但其实我们都是同类。通过某种共同的东西,我们会连接在一起——比如,那一次是山和自然。
  
     8月份,我拎着个塑料箱在一家医院住院部的走道里缓慢地走着,塑料箱伸出的塑料管正插在我的左胸里。
     突然,电话响起,一个遥远的声音从日喀则传来:“十一郎,出大事了!”
     给我电话的,是我参加攀冰中级训练课程的绳友“藏蓝”。她也是那一年北大希夏邦玛西峰的攀登队员之一。
     我的手紧紧握着塑料箱,无望地得知有5个年轻的大学生告别了人世。
     紧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电话纷纷向我打听知道些什么。而此时,我除了告诉别人我在养伤之外,什么都没说。我知道,最重要的是,不能让遇难者家属先从其他渠道得知此事。
     于是,我联系了几个在各大户外登山论坛“管事”的山友,经过一翻磋商,大伙决定:先按住所有道出遇难者真实姓名的帖子。
     所以那一次,网络媒体表现出的反应速度,好像不如电视快——我们那时还没有电视台的路子。
  
     2003年是个对于登山爱好者而言很好运的一年——连大雪塘那位仁兄都登顶珠峰了——虽然他丢三落四、忘带了不少必要装备,可是毕竟有好的高山协作、强大的后勤以及老天爷给的好天气。
     这一年,珠峰的电视直播报道,大大推动了民间登山运动的普及。下山后,我至少接过20个陌生人的电话,无一不是说:“明年还登珠峰吗?我参加,我有钱。”
     而这些人,基本没有户外经验。他们想去登山,或多或少是被电视节目烧得大脑发热——从事这种有生命成分的运动,只有钱并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这一年的好运,也许埋下了太多的、危险的种子。
  
     随后某烟草集团主办了一次号称面向大众、但实际上照顾所谓社会名流的“哈巴登山大会”。
     那个时间,我正在西藏的一座7000米技术型山峰里抽烟、遛弯。伙伴们闲着无聊时,说起那句“山高人为峰”的广告语,有人笑言——“简直就是‘山高人发疯’!”
     所谓“能力不足金钱补”,登山这码子事,光看表面宣传的风光是不行的。
  
     05年是我的本命年,又是厄尔尼诺年,我觉得还是慎着点好。
     年初,接到一个不错的机会——我要去世界第十一高峰遛三个月。
     在去迦舒布鲁姆I峰之前的那些天,陆续收到不少坏消息:
     出发前一周,珠峰南侧有位美国人肖恩走了。
     5月4日晚,第一时间又得知启孜峰走了一位上海人庄东辰(带他的登山教练是我的朋友)。
     5月5日晚半夜三更,先是有人告诉我:“烙铁(一个很熟悉的哥们)在玉珠峰不见了。”接着又通知我:“人回来了。”虚惊一场……
     前些天,在万圣书店旁的咖啡厅看三联生活周刊,里面有个关于北海套牌车撞死5名行人的深度追踪报道。
     有的时候,作为一名“理性的悲观主义者”,我在想:“也许,对于一个真正喜欢山的人而言,死在山上总好过被套牌走私日本车撞死。”当然,这只是一种有些偏激、有些钻牛角尖的胡思乱想。
  
     接触过一些生死或者离别,也许我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有所遗憾地死去。
  
     喜爱登山的我,在山里曾经最喜欢哼哼罗大佑唱的一首歌,名字就叫做——
  
《歌》
  
原诗: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
译诗:徐志摩
作曲 编曲:罗大佑
  
当我死去的时候亲爱
你别为我唱悲伤的歌
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
也无需浓荫的柏树
  
让盖着我的青青的草
淋着雨也沾着露珠
假如你愿意请记着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阳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许也许我还记得你
我也许把你忘记
  
我再见不到地面的青荫
觉不到雨露的甜蜜
我再听不到夜莺的歌喉
在黑夜里倾诉悲啼
  
附:原诗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i shall not see the shadows
i shall not feel the rain
i shall not hear the nightingale
sing on as if in pain
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
that doth not rise nor set
haply i may remember
and haply may forget
十一郎 于 2009-09-09 16:59:47 编辑

----------------------------------------
尘世踯躅 仙境攀登
岁月蹉跎 须臾永恒
http://11wolf.blog.sohu.com

 
旧帖 2006-08-26 17:32:19
Post #7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weks668 离线 weks668 死在自己喜爱的地方——我想,或许那也是一种不错的归宿!good nice!
 
旧帖 2006-08-28 01:23:30
Post #8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十一郎 离线 十一郎 无论怎样,我们自身的期待,不应以他人为代价。
这或许,是我们得到幸福的一个底线。
十一郎 于 2006-08-28 22:46:02 编辑

----------------------------------------
尘世踯躅 仙境攀登
岁月蹉跎 须臾永恒
http://11wolf.blog.sohu.com

 
旧帖 2006-08-28 19:21:42
Post #9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唐山大熊 离线 唐山大熊 离开山的日子,我在回味山,准备下一次靠近山。blush

----------------------------------------
只要心怀诚意,我们终将在某个远方相逢

 
旧帖 2006-08-29 12:37:02
Post #10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流浪不等寒酸 离线 流浪不等寒酸 sad诗歌不错
 
旧帖 2006-09-06 00:57:54
Post #11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爱心觉罗 离线 爱心觉罗 梦想的地方

----------------------------------------
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

 
旧帖 2006-09-07 14:28:21
Post #12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无声的夜 离线 无声的夜 梦中的想法....希望有一天能实现.

----------------------------------------
在路上!!!!!!

 
旧帖 2006-09-07 19:17:06
Post #13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海绵老太婆 离线 海绵老太婆 很想登雪山....希望能实现.
 
旧帖 2006-09-08 16:32:13
Post #14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无声的夜 离线 无声的夜 祝福你们.

----------------------------------------
在路上!!!!!!

 
旧帖 2007-03-25 22:59:13
Post #15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十一郎 离线 十一郎 把改编的部分,贴成新跟帖。呵呵,糊涂了。
新改编见原来的[二]。
十一郎 于 2007-03-30 01:15:52 编辑

----------------------------------------
尘世踯躅 仙境攀登
岁月蹉跎 须臾永恒
http://11wolf.blog.sohu.com

 
旧帖 2007-03-28 10:03:00
Post #16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好大的棉花糖 离线 好大的棉花糖 当你呱呱坠地,一双深情的眼睛注视着你,是她给了你的生命!
  
当你蹒跚学步,一双大手保护着你,一切危险都被它们挡在门外,是他呵护着你的生命!
  
当你背起书包,牵着另一双小手,她常常在学校门口等你一起回家,拉着你的小手,陪伴你的生命一起长大!
  
当你决定出去闯荡,他们与你击掌鸣誓,约定一起干出一番事业,是他们支持着你一直走下去!
  
当你下班回家,一身的疲惫,温柔的她送上一杯热茶,是她关爱着你的生命!
  
.............
  
当你伫立在雪山上,当你迷恋上雪山的神奇,
  
可知道回头望一望,她、他、她、他们、还有她还在远方期待你的消息?
  
你要知道--生命不只属于你自己,而更属于深爱你的人!
 
旧帖 2007-07-13 09:33:35
Post #17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李芊芊 离线 李芊芊 真正喜爱登山的人,心里都会想,死在洁白的雪山上,融化在让人心碎的蓝天里.
我愿意继续攀登,直到再也无法行动的时候.

----------------------------------------
不可抗拒地前进!

 
旧帖 2007-07-16 22:16:46
Post #18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柒柒捌捌 离线 柒柒捌捌
十一郎 wrote:
#全世界登上所有8000米高峰的人目前只有13人,他们中一些人已经遇难。
  

已经增加到16人了,终于看到中国人的名字!
只有山,不曾远离,从来都是默默不语
只有梦想,不曾远离,才如此不舍不弃

----------------------------------------
你是明日意义,教我珍惜日子。

 
旧帖 2007-08-08 19:54:08
Post #19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老袁yuan 离线 老袁yuan 他们融入了大山中而生命长青.
 
旧帖 2007-08-25 21:48:39
Post #20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天空一遍蓝 离线 天空一遍蓝 真正的喜爱,是没有理由的。evil

----------------------------------------
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

 
旧帖 2007-08-26 09:14:08
Post #21
回复: 只有山,不曾远离……
 
花不禁弄 离线 花不禁弄 人重来都是这样子.不管山里山外.不要抱太多幻想

----------------------------------------
风从双肩吹过,带来些远方的消息.

 
旧帖 2009-07-09 22:35:23
Post #22
Re: 只有山,不曾远离……
 
主绳 离线 主绳 这么好的文章 在这里沉默了 就像有些人消失在雪山

----------------------------------------

I walk alone

 
旧帖 2009-07-12 14:11:43
Post #23
Re: 只有山,不曾远离……
 
大自然的风 离线 大自然的风 每次看到十一郎的文字都会让我静下来认真地想想,是坚定自己的做法还是选择其他的方式,谢谢
 
旧帖 2009-07-23 09:33:54
Post #25
Re: 只有山,不曾远离……
 
nina^o^ 离线 nina^o^ 无论怎样,我们自身的期待,不应以人为代价。
向遇难者默哀。。。。。。

----------------------------------------
快乐每一秒

 
旧帖 2009-08-25 23:40:10
Post #26
Re: 只有山,不曾远离……
 
广州红叶 离线 广州红叶 登过多高的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个什么样的人。
赞同!

----------------------------------------
第一次长途骑行—广州-丽江-2500公里(粤、桂、滇)
http://www.doyouhike.net/city/guangzhou/484811,0,0,1.html
第二次长途骑行—广州-拉萨-4400公里(粤、桂、黔、渝、川、藏)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cycling/499649,0,0,1.html

 
» 论坛 » 高寒地带 » 只有山,不曾远离…… 83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