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行而论道 / 高寒地带 / 香港 / 磨房茶舍 » 论坛 » 高寒地带 »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21
旧帖 2012-03-03 00:48:00
Post #1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港大清大北大攀山賀回歸
(香港明报)  2007年6月13日

為慶祝香港回歸十周年,港大聯同清華大學及北京大學的學子,將於今年七月一日向攀登青海雪山玉珠峰。

青海玉珠峰攀山之旅由港大運動及潛能發展研究所轄下「歷奇教育」主辦,希望藉此讓同學享受登山的樂趣及體驗高山上的生活,並學習面對惡劣環境,以突破日常的框框。該項活動主要透過野外活動的訓練,增加學員的自我認識、自信心及面對逆境的能力,從而達至個人成長及自我突破﹔亦增加學員對環境保護及生態保育的知識,切合通識教育的理念,讓學生得到全面的發展,應付現今瞬息萬變的社會。

香港大學「歷奇教育」課程始於一九九七年,自二000年起每年均有海外遠征活動,曾多次到海峽兩岸攀山,包括珠穆朗瑪峰、啟孜峰、玉珠峰、祁連山以及台灣的雪山和玉山。此外亦曾遠征日本和尼泊爾。

據悉,屆時將有二十二名港大學生及畢業生組成攀山隊伍,與清華大學及北京大學學子一起攀登玉珠峰。隊員除須接受嚴格的登山、攀岩、野營及體能等訓練外,更要分組完成三項研究計劃,包括西藏文化特色、中國登山史及全球暖化問題。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0:58:56
Post #2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1997年的夏天,香港回归了,那时还在读小学的我,在家看着电视里的回归仪式,浑然不觉十年后的自己会和这个城市发生如此紧密如此千丝万缕如此心绪复杂如此欲说还休的联系。

2004年的夏天,有幸被港大录取,因大陆四年大学和香港三年大学学制的不同,在复旦没心没肺的玩(委培)了一年之后;2005年夏天,俺拖着两个小箱子来到了香港。

2007年的夏天,香港回归十周年。俺们学校体育部借着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的名义,从各商家骗到了一大笔赞助费,招募了二十几个同学,开展了一段让我毕生难忘的攀登青海玉珠峰雪山的旅程。

~~~~~~~~~~~~~~~~~~~~~~~~~~~~~~~~~~~~~~~~~~~~~~~~~~~~~~~~~~~
玉珠峰,又称可可赛极门峰,海拔6178米,位于青海格尔木南160公里的昆仑山口以东10公里,是昆仑山东段最高峰,南缓北陡,南坡冰川末端海拔约5100米;北坡冰川延伸至4400米。山峰顶部常年被冰雪所覆盖,无岩石表露。冰雪坡较平缓。粒雪盆以下冰川,由于每年气温高,融化快,降水少,消融大于累积,属消退型大陆冰川。

玉珠峰的山形地貌对于初学者是非常理想的。其南坡路线清楚明了,对于攀登技术要求较低,但大本营的高度却相对较高,为海拔4800米。同时玉珠峰南坡已被风化成馒头状山峰,坡度较缓,不存在雪崩问题。
~~~~~~~~~~~~~~~~~~~~~~~~~~~~~~~~~~~~~~~~~~~~~~~~~~

好多年没有好好写过日志或者帖子,没有记录过自己的人生了,在磨房看了很多好贴之后,突然惊觉自己的过往,仿佛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一般,渐行渐远渐渐消失了...  不由得也开了个贴,回顾一下自己的户外旅行往事。

那就从copy&paste我当年的流水账爬雪山日志开始吧!
Neverlandprc 于 2012-03-03 12:00:19 编辑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1:28:19
Post #3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2007年5月1日的日志:梦想

话说1997年夏天,香港大学,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登山队在7月1号登上了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以庆祝香港回归。

十年后,三校再次举办登玉珠峰的活动,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

十年来,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禽流感,负资产,SARS,50万人上街游行,董老“脚痛下台”,“港英余孽”曾煲呔上台,小圈子选举。。。。。。

然而,香港仍然是这样fascinating的东方之珠。

看到学校发出这条消息就报名了,上个周末去参加了这个登山活动recruitment camp。先是多方筹借了登山包等物,星期六上午集合,briefing,分组,分配equipment和吃的,然后就坐上车拉到某荒郊野岭。

我本来借到一个很大的睡袋,占了登山包1/2的地方,后来决定不带了,就披件衣服睡觉。然后一时高兴,就往包里装了很多东西。被教练看到了,说,你自己有多重?你的包有多重?So恍然大悟似的把东西拿出来给男生背。其实就算这样,那个包也有十几千克的样子。

从下午两点多开始走,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到达宿营地。走的都是山野小径,基本上都不能称之为路。

中间没有一次休息超过5分钟的。最多就是爬上一个山峰了,喝口水,咬几口饼干巧克力继续走。

去camp之前担心了很久,怕自己的体能撑不下来。不过真正爬山的时候也不觉得什么了,只是觉得,这个包弄得我重心都不稳了,真郁闷;腿怎么有点发抖不听使唤啊,一步一步可真要小心。。。因为摔了估计就只能等着叫直升机救援了。。。

从wild camp回来了!浑身腰酸背痛是不用说了的。不过很有幸的是,虽然camp回来当天interview的时候教练跟我说我身高体重不够,不能负重,是很大一个劣势,最后却还是准许我去了。

雪山之梦就这样近在眼前......

打电话和爸爸妈妈商量,出乎意料的,没有太反对,说要我自己拿主意。

这个时候反而有些患得患失了。去的话,期末这段时间要做很多针对性训练,对学业的影响是不用提了;即使玉珠峰是比较容易攀登的山,但登雪山,危险性总是存在的,何况高山反应什么的也足以致命;另外就是一去二十几天,爸妈肯定很担心,而且暑假在家的日子又少了;虽然学校有赞助,但自己也要交5000块,再花一点,六七千也是肯定要花的。

然而,青海,西藏,雪山。。。这样让我的心为之颤动,血为之沸腾的名字,又是这样的具有吸引力。当这样的梦想真的似乎唾手可得时,又很难说要自动弃权。。。

考虑并赶论文中。。。

~~~~~~~~~~~~~~~~~~~~~~~~~~~~~~~~~~

wink呵呵,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一个对爬山露营户外活动有着一些热情的蠢蠢欲动的小菜鸟。那一次的wild camp,是人生第一次的负重爬山和露营呢。那时对香港的山野还不够了解,记忆也已湮没,现在都怎么也想不清当时露营的是哪里。应该是在西贡那一带吧。星期天一早天蒙蒙亮就负重爬了传说中的香港三尖之一的“蚺蛇尖”,沉重的背囊,陡峭的山峰,累得我差点没晕过去,一路上不停的被人说:“Ada你不要紧吧,怎么面青口唇白的?”  一步一步都不知道怎么上山,怎么又跌跌撞撞重心不稳的下来的。

其实到现在也仍然没有成为强驴,仍然没有增肥成功,负重能力不行;体能也不够;更兼自己还是比较好逸恶劳,更喜欢FB露营活动,看到一天动辄徒步二三十公里的ZN活动就望而却步了...

现在还清楚的记得,recruitment wild camp的时候我就应该是参加者中身高体重和体能最弱的一个吧,回来之后每个人都被教练单独叫到一个房间去面试。在房间外等待的时候,心里知道希望渺茫,但又抱着一丝丝的期盼。一进房间教练们就噼里啪啦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说我这里不行那里不行的,最后却还是说可以让我参加。真的很感激他们!雪山之行对我的人生有着很大的影响。然后就让我自恋的认为,教练当时应该还是看准了我有着不屈不挠的意志吧!cool
Neverlandprc 于 2012-03-03 01:47:43 编辑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2:05:39
Post #4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这大半夜的,翻看着过去的日志和照片,勾起了好多回忆,过往的种种,又在记忆中鲜活的浮现了出来,一时之间很是心潮起伏。原来,当时的点滴细节自己并没有全都忘记,只是沉淀在了记忆深处...

再说一些题外话好了。当时为了给骗来的几十万赞助费有个交代,俺们出行之前还开了一个誓师大会及记者招待会。请了不少香港的行山的名人啊,钟建民,李乐诗啊等等。也有很多报社的记者(狗仔队?)长枪短炮的过来。气氛非常热烈!!!

有两个同学表演从十层高的楼上绳降(abseiling)下来,俺呢,就是在楼底拉绳子的那个,嘿嘿。

再quote一段当年的日志吧:

虽然走在路上也有可能会被陨石砸死,不过去登雪山遇上危险的机会还是大的多。
好在去的那座山不是很冷,没有切脚趾的危险。
不过冻伤晒伤高山反应感冒腹泻,擦伤刮伤拉伤内伤,跌落悬崖。。。还有我妈yy的被藏獒咬伤,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买了三四千块钱装备,什么都很齐全了,
也许以后就能变成所谓的“驴友”,
背着个大大的背囊行走天涯吧!

~~~~~~~~~~~~~~~~~~~~~~~~~~~~~~~~~~~~~~~~~~~~

背着大大的背囊行走天涯! 在我的有生之年,希望这个梦想一步一步的能实现!不一定是长期的浪迹天涯的壮游,但希望至少能一年走一两个地方,多看看不同的世界,看看这壮美的大自然,体验不同的文化,观察不同的人的生活方式...
Neverlandprc 于 2012-03-03 03:40:21 编辑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2:33:14
Post #5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嘿,迂回曲折的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说到爬雪山的正事,各位看官等得心急了吧evil,也实在不符合俺开门见山的风格~
那咱们闲话少说,这就言归正传转入正题,给大家唠嗑一下爬雪山的经过。说是正题,这路途遥远的,看官请听我慢慢道来。

玉珠纪行之一:行行重行行,此去万余里

16/06/2007 第一天:香港-广州    最后收拾背囊,清理房间,check-out,飞奔到红墈站,坐火车到了广州

17/06/2007 第二天:坐火车广州出发 – 长沙 – 武昌

18/06/2007 第三天:–西安 – 兰州 – 西宁
在火车上的第二天,继续打牌聊天玩游戏。阿平教练不停的同我辩论各种各样的关于大陆关于共产党的政治意识形态问题,并吸引了不少其他队友加入战团。。。以下省略100,000字。
过了西安和兰州,在西安没有见到肉夹馍卖,在兰州也没有拉面。。。
窗外的风景也有了不少的变化,之前是青山绿水,遍地农田,现在树少了,光秃秃的雄峻的山多了。

晚上八点多到了西宁。青海登山协会满脸络腮胡子的高老师接待了我们,把我们带到一个很可爱的青年旅社,然后一车拉到一个酒店吃大餐。喝了青海特产的三泡台菊花茶,还有我期盼已久的手抓羊肉。高老师非常豪放的开始灌大家的青稞酒,教练们都喝了不少,我也有幸尝到了一小杯,非常好喝!

19/06/2007 第四天:西宁

开车去了青海登山协会(坐落于青海社科院),在一幢楼的小厅里整理物资。一共有好几十箱,全都是OZARK赞助的。

分给个人的有:
一顶渔夫帽,一顶保暖帽,一双羽绒bootie
一件冲锋衣,一件羽绒衣,一件抓绒衣,2件排汗长袖Tee
一条雪裤,一条行山裤

还有很多帐篷和睡袋等。有一种大大的蓝色营,走进去左右两边各睡两个人,是在大本营(base camp)用的,而一种小一点的蒙古包似的橙色营是在前进营(advanced base camp)用的。还有羽绒睡袋,为了节约空间方便携带我们要把它们每个都塞进一个袋子,直到像个足球那么大。然后一群人就塞啊塞,很是辛苦。

然后我们回旅社收拾东西。教练阿平过来我们房间一个个检查,在他的淫威下我们都主动或被动的放弃了好多可用可不用的东西,统统放在一个大袋子里,到拉萨再给我们。。。(后来我曾多次千辛万苦的从大袋子“偷”东西出来,此是后话)

还没整理完,我们就被一车拉到一个酒店吃火锅,每个人一个小火炉一个小锅,自己慢慢煮了自己吃。火很烫,颇有些危险,不过味道还是很好的,羊肉鲜美无比,就着火锅清汤我也吃了许多许多。酒店的环境也很富丽堂皇。美中不足的就是服务很差,那些服务员不知是因为太忙还是什么,上菜慢不说,叫他们拿什么做什么,答应一声之后就完全没有回应了。我想这是中国内地很多方面的现状吧,硬件跟上来了,软件还没有。

晚上,教练给大家开会洗脑。之前大家都只是嘻嘻哈哈像在旅游,从开会开始,心态慢慢转向严肃了。

20/06/2007 第五天:西宁—都兰

之所以选择坐火车慢慢从广州到海拔两千多米的西宁,就是为了让大家比较自然的适应高海拔。现在坐上大巴车,一路向更高的海拔开,途中经过了一座“橡皮山”,海拔有三千八百多米。前几天下过雪,举目可见之处尽是白茫茫的一片片山川,非常壮阔。并翻越了传说当年文成公主丢下日月宝镜的日月山。

夜宿都兰驿宾馆,海拔有三千二百多米。教练们很担心我们有高山反应,再三叮嘱,而且我们是白天经过了更高海拔之处进行适应,晚上住宿稍低的地方,名曰:climb high, sleep low. 我觉得很累,脚发软,心跳很快,其他倒也没事。


21/06/2007 第六天:都兰—格尔木 (格尔木是蒙古语,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

今日路途颇短,且一直是下山,到了海拔约两千八百的格尔木。据说格尔木原本仅仅是个地名,没有具体方位。半个世纪前,“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将军为寻找一条前往拉萨的路线,带领着一大批官兵来到这片河流密集的戈壁滩。当大家为了寻找格尔木的确切地点而大伤脑筋时,将军把手中铁锹往地上一戳,说:“不要再找了,这就是格尔木。”从此,一座新的城市诞生了。它是全世界最大的城市。

坐车的时候,为了贯彻昨晚开会时教练要我们在车上别睡觉的精神(因为怕加剧高山反应),我和晓宇这俩五毛开始和阿平等反动派香港佬继续争辩各种政治议题。(话说我们两个后来一直被教练批评太吵闹了,冤枉啊~~)

中午在路边一家穆斯林餐馆吃面条,很特别,是擀一大张面皮,然后切成细条。非常好吃,我们大多吃了第一碗后,把汤都喝光了,排队等着第二碗。此处的厕所也很值得一提,是茫茫的戈壁上一座四四方方小土坯房子,非常有感觉。

下午四点多便到了格尔木。新加入了一个从北京来的驴友小颜,和一个登山向导丹增,再加上从西宁一起来的扎西教练。晚上分组开会,原来因为我们要去的西大滩那边天气恶劣,行车困难,教练们研究讨论了很多方案之后决定第二天坐车过去做一些适应性行走之后回来格尔木休息,第三天再去西大滩露营两天。之后直接去玉珠峰的大本营。然后我们稍微复习了一下Double Boots(登山靴) 和 Gaiter(腿套/雪套)的用法。

旅途开始了这么多天,却还是像在旅游呢,不过真正的挑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

此行二十多人,只有我和另外一个mm是大陆人,去的还是大陆的不太发达的地区。香港人自然有着各种不满各种吐槽,一路上我们这两个自带干粮的五毛真的是舌战群儒啊。后来和清华北大的登山队也有着种种意见不合,很多问题,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深层次的文化冲突所造成的吧。我和另一个大陆mm在两种文化的夹缝中,也有着很多迷茫,无奈与思考。

背着大包到西宁



日月山的骆驼,囧~


这种地貌应该是“冻土苔原带”吧tongue

Neverlandprc 于 2012-03-03 03:44:53 编辑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2:58:47
Post #6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玉珠纪行二:雪山初体验

22/06/2007 第七天:格尔木—西大滩—格尔木

在教练的建议下,我们大多穿上了Double boots,又大又重,又是硬硬的,致使穿上它走路非常困难,在宾馆下楼梯都难。真是难以想象要如何穿着这双极其难走的鞋子翻山越岭。

从格尔木到西大滩,约3个小时车程,途中我们在一个雅丹地貌的小湖边下车流连了很久,风蚀的山川,湖中的倒影,风景绝佳。还途经了一个“大干沟水电站”以及貌似挺有名的“昆仑圣泉”,大家纷纷去灌装泉水,味道清甜凉爽。中午在西大滩不远处公路边的一家名为“雪山情”的小饭店吃饭,据说这家店在十年前港大队来爬玉珠峰时就有了。此处已有四千多米,大家已经纷纷开始轻微的高山反应--头疼,幸好都无大碍,我看到饭店里有好几个大大的氧气袋呢。天气很冷,光线很强很刺眼,我们都把帽子压得低低的,带着太阳镜,将颈套拉高遮住口鼻,基本上已经没有皮肤直接暴露在外面了,除了通过高矮胖瘦和颈套的花色,也很难认出别人,所以也很搞笑。风景很美,连绵起伏的雪山就近在眼前,而天是那么蓝,那样纯净的蓝和纯净的白雪,那样超然物外,让人心醉。吃饭前在饭店外面走了走,爬上了一个小山坡。我刚看到那个小坡时很轻视,想这还不容易,也不让我们多走走:(。谁知道无情的高山反应还是侵袭着每一个人,只走到一半,大部分人就气喘吁吁的了,只有扎西和丹增两个教练在跑跑跳跳的。小坡上还有好多蜥蜴,扎西伸手便捉了一只,我们纷纷与其拍照留念后将它放归。中饭是滚烫烫热辣辣的砂锅牛肉粉丝煲,味道好极了!!!我吃完后跑到厨房去玩,看到扎西正在切半生的牛肉,冒着拉肚子的危险在饭店老板的默许下偷食了不少。

之后大巴拉着我们脱离了公路,开了一会儿后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大平原,两边都是连绵的山脉,一边是昆仑山脉,一边是祁连山脉。中间的平原可以看出来时冰川运动后留下来的。我们慢慢的行走了一个多小时,地上有薄薄的积雪,还发现了两只残缺不全的死羊,不知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故事?遍地都是老鼠洞,不时窜过一只或几只小老鼠。地上间或有些青苔和小花,但大多是遍布碎石的荒芜土地。这里应该称之为tundra(冻土苔原地)。 在高原上,人的体能的确是下降了,若是在香港,绝对能健步如飞的我们,都只能小步小步的走着,不时大口的喘气,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之后坐车返回格尔木的宾馆,在宾馆餐厅吃了一餐非常油腻的大餐,晚上开会,谈笑。我们几个女生一起聊天,到半夜两三点才收拾行装,睡觉。


23/06/2007 第八天:格尔木—西大滩

吃早餐时见到了北大山鹰社来的第一批三名同学。

可能因为昨晚不够睡,早上起来我的头就剧烈的疼。后来我发现也可能是我属于高山反应的发作比较迟的类型,之后在大本营也是上去几天之后,大家该反应的都反应过了我才开始不舒服的。

开车去西大滩,一直持续头痛,中午吃饭的时候终于问医生要了一粒必理痛吃。

到了西大滩,分组扎营。我们22个人一共分了三组,有Matthew和阿威带领的“耀武扬威组”,阿球阿强带领的“强球组”,和Simon阿平带领的“平民组”。每组要搭两个蓝色的大营和一个橙色的高山营。和平时在香港用的简单帐篷相比,这些帐篷复杂了很多,我们都是第一次搭,所以很不熟练,而且没力气,动不动就气喘吁吁的。几经辛苦,终于搭起了我们的小窝。与此同时,青海登山协会的人搭起了两个像小房子一样的绿色军用帐篷,一个是炊事帐及大师傅睡觉的地方,一个是大家吃饭的餐厅。他们还带了发电机,液化石油气,巨大的高压锅,应有尽有,伙食也很不错。

今天我比较走霉运,早上的头疼还没好,下午就开始肚子疼,吃晚饭的时候疼得简直是死去活来的,偏偏医生帮我检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只好说我可能因为太紧张了引起肠道痉挛。后来我进帐篷躺了一会儿,倒是症状大为减轻。

夜幕降临了,在温柔的夜色中,四周的雪山显得愈发的美丽,伴着天上的月亮和繁星,如在画中。我甚至觉得四周都美丽得有点不真实,仿佛是一块漂亮的画布,一个布景。站在茫茫旷野,望着我们的帐篷,心中非常感动。

天还没完全黑,晚上开完会大家就睡了。因为睡觉的时候人的呼吸转慢,很容易出现高山反应的症状,所以教练也再三叮嘱我们要留意睡在同一个营的同学。幸好,一夜过去,大家都没事。


24/06/2007 第九天:西大滩

从暖暖的睡袋中醒来,在餐厅帐篷吃粥和馒头。正吃着,准备等会儿去山上做适应性训练呢,突然就刮起了大风下起了不小的雪。我们只好继续困守帐篷内,幸好不久之后雪就停了,不过大地上已经覆盖了一层白茫茫的积雪,西大滩瞬间又变了一个模样。帐篷上积了不少雪,要不时抖一抖。

雪停后,我们穿上雪裤,double boots, gaiter等,背上包全副武装的向一个斜坡进发。先前的一段路还算平缓,之后却颇为倾斜陡峭。太阳出来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雪也开始融化了,汇聚成一条条小溪,地上变得泥泞,越发难走。

中午是就地吃的packed lunch:一块干馍馍(之后变为难吃之物的代名词),一条美味的玉米肠,一个煮鸡蛋,一个梨。吃了点东西后开始非常艰巨的在倾斜而泥泞的地上穿 crampon(冰爪)和harness(安全带)。因为身上穿了不少东西很臃肿,又冷,又高山反应,穿着穿着我的头又开始疼了。教了冰斧(ice axe,大陆一般叫冰镐)的拿法和用法,然后我们组练习拿着冰斧穿着冰爪在极度倾斜的斜坡上行走。冰爪自然是在冰雪上行走所必备的,不过穿了也不是很舒服,非常重,很容易把自己绊倒,尖尖的刺也很容易刺穿gaiter。要双脚平行的走,大步的跨出。许是因为累和不习惯,我就不慎把自己绊倒了好几次,摔了个狗啃泥。

我们走了一会儿,就见到北大清华的同学在向上走,他们一共有8个人,除了之前见到的三个,还有瘦瘦高高的酷酷的老龚和很憨厚的严冬冬,他们两个非常强,为了珠峰传火炬今年在珠峰七千多米训练了几个月。总体来说,他们的体力等比我们这帮乌合之众都要强一些,而且在登山理念方面也有很多不同。他们之间有些人也是因为这次活动才刚刚认识,所以大家相互都不是很熟悉,之后也曾产生一些误解。清北的人刚从北京坐火车过来,很累,走上来和我们见了一面就下去休息了。

我们继续训练,沿绳上升。就是在很陡峭难以攀爬的地方把自己的安全带通过一跟绳和两个锁扣(carabiner)连在一条事先铺设好的主绳上,沿着绳向上爬。这时我悲惨的发现我的手套及其的不防水,一会儿就湿透了。我们组训练这个的时候,天上下着大大的冰雹,夹杂在狂风中打在身上好疼,场面非常的刺激。。。

这时其他组都陆续回去了,我们组继续学习self arrest,就是如果不慎跌倒滑下,如何利用冰斧自救。就是一手拿着冰斧,另一只手飞快的拿住斧柄,把冰斧的尖头狠狠砸向地上。然后人趴在地上脚踢雪再跪起。我们训练之处因为冰雪不够厚,所以是教练先把雪踩实,派一个人把练习的人双脚向下拖以达到下滑的效果,过程非常之搞笑。

非常疲惫的结束训练,走回营地,吃了软硬适中的白饭,菜有蒜苔炒肉,西芹香干,莜麦菜等等。

然后大家一起自我介绍和开会,见识到了Matthew和许多人非常令人崩溃的普通话水平。然后分组开会,清华北大的人打散了分在我们几个组里面。没开多久,天慢慢黑了,大家也准备睡觉了。不愧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
西大滩


和登山协作扎西


暮色中宁静的雪山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3:14:22
Post #7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玉珠纪行三:波澜重重

25/06/2007 第十天:西大滩 – 玉珠峰大本营 (玉珠峰又稱可可賽極門峰,海拔6178米,是崑崙山東段最高峰)

起床后开始收拾行装,要进行一项除了穿冰爪安全带外我最痛恨的体育活动:塞睡袋,我每次一做就得使出吃奶的力气,喘气,头疼好半天。

这一天的早饭是美味的牛肉粉丝冬瓜汤。吃完饭开始拆帐篷。拆完帐篷把所有的东西搬进车子,最后检查有没有遗留垃圾。填平昨天挖的简易厕所,把能腐烂的垃圾埋掉,带走不能腐烂的。Leave No Trace!西大滩又恢复了一片荒芜的景象。

车走了不久,经过了昆仑山口,之后就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到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在一片荒芜中有一些牌子和标语,藏传佛教的白塔,藏羚羊的雕塑,大大小小几个石碑。我的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可可西里,一个神圣而美丽的名字,在我心中一直是一片辽远,神秘,充满想象空间的土地,突然之间,发现自己置身于此,望着那样苍茫的大地和蓝天,心中的震撼与感触非笔墨可以形容。有些出离兴奋了,甚至,有小小的失落,啊,我就在这里了吗?这里真的就是可可西里?也是因为自己之前的准备做的不够充分,资料查的不够,就懵懵懂懂的来了,一路听到青藏高原,昆仑山,祁连山,青海湖这样的字眼都是激动万分。

有一个堆满石块的小石碑,原来是十年之前的港大清华北大联合来登山时设立的,后来被人当作玛尼堆,又堆了好多石块。Simon和Matthew都找到了他们当年放下的石块。我们每人也捡了一块小石头,刻上自己的名字堆在了上面,希望,希望有一天我能再次踏上那片土地,再寻找我的小石头。

之后就开到了离此处很近的玉珠峰南坡的山下一片荒野之处,美丽的玉珠峰第一次完整的呈现在我们眼前,山峰比较平缓,珠圆玉润的,实在是当得起玉珠峰这个好听的名字。卸下东西,开始扎营,这次我们都熟练了不少,不过青海登协的人更牛,把炊事帐用更快的速度搭好了。大本营的地面碎石块非常多,不甚平整,土质松软,地下也有很多石块,落营钉固定帐篷也很困难,需要搬很多大石块来压住。而且这里有海拔五千米,比西大滩又上升了近一千米,我们的头疼等症状更剧烈了。

扎好营后,午饭是一大锅康师傅红烧牛肉面,香喷喷的,我吃了两大碗,真有点担心吃撑了。饭后喝果珍(香港同学把这叫橙粉),因为能补充糖分等,热热的一杯,很适合在这里喝。平时很一般的东西,这时也显得非常好喝,大家纷纷抢着喝。后来,一杯杯热果珍,带着队友的关怀,无数次温暖了我脆弱的心灵,我想我一直都会记得,大本营中热果珍那暖暖的味道!

这时我的头有点疼,心怦怦的跳得既快又用力,太阳穴突突的胀痛,稍微一用力或走的快了,就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不过扎西跟我说,生活在低海拔的人来这里有高山反应是正常的,没有头疼那就不是人了,是妖怪:) 我算反应很轻微的了,有几个同学更加不舒服,我们的总领队Simon也吐了,我想他应该是太辛苦太操心了吧。

中午时分,我们几个同学躺在行李上晒太阳,暖洋洋的,感觉很好。下午一些状态还可以的同学出去走了一个多小时作为适应性训练,不舒服的人在营内休息。晚饭却做的颇为失误,是非常硬的夹生饭,难以下咽,于是我又开始肚子痛了。

饭后Simon和总教练Matthew对大家讲了很多话,大意是我们一起来爬山,要时刻牢记我们是一个团队,是一team 人,是WE,小我要服从大我的需要。还有就是如果是靠吃药,靠种种外部的帮助,就算是上珠峰也不稀奇,而我们来登山就是为了挑战自己的能力,所以不鼓励我们靠吃药支撑。之后的分组开会,也主要是说这些议题,还说了很久,我因为肚子痛躺在睡袋里,一阵阵犯困。晚上却有些失眠,虽然很暖和,也没有其他不舒服,但翻来覆去就是不大睡得着,这应该也是高山反应的一种表现形式吧。


26/06/2007 第十一天:大本营

一早醒来就能看到晨曦中美丽的玉珠峰,真是太好了。不过天气非常干燥,喉咙又干又痛,不停的涂润唇膏才算勉勉强强保住干裂的嘴唇。而且要多多喝水以减轻高山反应。早上我才得知昨晚清华的老白和洪清由于身体不适连夜被送下了格尔木,不久阿培阿威和Simon也坐车下了格尔木。几个教练和队医昨晚都没有睡,这时都疲惫不堪,于是决定今天不安排活动,在大本营休整一天。下午的时候,北大的几个人准备出去走走拓展一下,我自觉状态不错,也很想去,却被教练阻止了。之后,两个教练Matthew和阿平对清北的几个人颇有微词,我和晓宇因为同两方面的接触都比较多,所以很郁闷,很想尽力开解。但很多误解的产生是双方由于语言和文化背景的不同,又不熟悉,没有及时进行有效的沟通,很多方面的理念和方式也不一样。之后随着沟通的慢慢增多和深入才有所扭转。

一夜无话。只是晚上风很大,刮得帐篷呼呼作响,我不时担心帐篷会被刮破或是被刮跑。


27/06/2007 第十二天 大本营

上午大家一起出去走路,我和晓宇两个人非常的happy,一路高歌,大家都笑我们说是不是嫌氧气太多啊。走了一两个钟头,回来的路上遇到大风雪,下大颗的雪珠,打在脸上颇为疼痛。

吃午饭时,教练们说我们要分成两个team 登顶,team 1的人要full pack登上海拔五千六百多米的前进营,他们负责把帐篷睡袋防潮垫等背上去,睡一个晚上,第二天登完顶后下大本营。第二天他们登顶的同时team 2从大本营爬上前进营,再次利用这些东西。Team 1,2的分配是经过教练的商讨和询问本人的意向。询问我时,把我叫到他们帐篷,一进去他们就是抱怨我:你走的又慢,体力又不行,又背不了重东西,还那么吵。。。还说你想去team 1 但是晓宇没说想去哦。我答把我们分开了正好没那么吵,于是众狂笑。又问我登顶的意愿到底有多强,我说既然来了,当然是想登顶的,但其实真的不是很强,如果有危险或是要护送别人下撤,我一定不会反对。登顶只是bonus, 我在整个trip中已经得到很多了。我当时的确是真心实意这样回答的,但是后来才慢慢发现,自己想要爬上去的愿望比自己所认为的要强很多。也许,不到关键的时刻,人很难真正认识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吧!

最后分配下来的team 1的人是6个男生,Patrick, 家乐,Tom,我们营的三个Jason, John和细James,然后就是我和晓宇两个女生。

知道了我被分到team 1 以后我很紧张,虽然之前我自己是希望去team 1 的。而且那天我也很不舒服,头疼的很剧烈,整天都没有缓解,吃晚饭时又开始肚子剧疼。我甚至问教练Matthew,如果第二天一早我因为身体不适不能上去,那是换另一个人还是怎样,他说那就是少一个人上去了,不会另外加人了。于是我想,既然这样,明天好歹一试吧。

我在帐篷里睡觉的地方正当着风,风吹得帐篷贴在我的睡袋上,很不舒服,而另一边是一个男生,也不好意思拼命朝他的方向挤,所以晚上我想方设法的想换营而不成,最后和帐篷另一边的John换了地方睡觉。我仍是非常紧张,好在同营的同学说说笑笑的,缓解了一些我的紧张情绪。


28/06/2007 第十三天  大本营 – 前进营

吃过早饭后分发了路餐,即我们这两天在路上所有的食物。本着leave no trace的精神,我和晓宇两人飞快的把方便面,雪饼,牛肉干等的包装都拆掉,装了两个大袋子一人拿一个。

留守大本营的team 2给我们当 supporting team,帮我们背着沉重的背包走过一段平路,送我们到冰川下面。这时我的状态就很差了,帮我背包的同学要我帮她拿她的水壶和羽绒服,这本是很正常的一个要求。但我拿着这两样东西,觉得简直有千钧重,走都走不动。之后supporting team把背囊交给我们,拥抱挥手送别了我们,我们走上了陡峭的碎石山坡路。我一路跌跌撞撞的走着,十来公斤重的背囊沉甸甸的压在身上,穿着沉重的 double boots寸步难行,头痛欲裂,气喘吁吁。许多要跨一大步的地方,我都是摒住一口气,很拼命才走过的。我一直走得比别人慢,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会儿气才能继续前行。在经过第一个非常陡峭的“死亡斜坡”时,更是如此。这时教练们决定要我下撤,说我这样走天黑之前是到不了前进营了。但我当时还是能走得动的,看看前面的坡顶,看看后面走过的路,特别不愿就此放弃。因此和平叔蘑菇了很久,说,让我再多走几步吧,让我爬到这个坡顶吧。。。平叔给我测了两次心跳,在休息了一阵的静止状态下都是167/分钟。然后平叔说心跳这么快很危险,已经逼近极限心跳了,如果休克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巴店的地方根本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援,很快就会挂掉的。于是他又是骂我要我听话,又是安慰我,总之,最后在拍照后我们就和原本就不打算上前进营的大James一起下山了。

时间越来越晚,但还没有传来team 1 的消息,我非常的担心,因为之前设了目标,说如果5点钟之前走不到前进营就全队下撤。因为如果走得太慢,就意味着第二天也不可能有足够的体力登顶的。终于,对讲机传来消息,北大清华的4个人在4点多一点到了,他们每人身上背了一个帐篷,所以速度被大大的拖慢了,四点半,我们的第一组也到了,五点半,我们第二组终于也到了。大家悬着的心都放下来了。

我下到大本营,大家都出来迎接,安慰我,宽慰我沮丧的心情。之前半夜因为高山反应下山的总领队Simon他们也都回来了。后来老白对我说,其实你的高山反应不强烈,你这次爬不上去主要还是因为体能不行。你如果背这么多东西爬香山,说不定也爬不上。我听了觉得也有些道理。之后我又和Simon 聊了很久的天,本来是有可能第二天不让我再上了,因为我仍有可能爬到一半又上不去,但是Simon 很好人的同意我再上,说,如果到时候再不行就再下来好了!真是太感谢Simon和其他教练了!

之后我自己分析自己,其实一开始就不太应该要求去做team 1, 因为自己的体能本来就不算强,full pack对我来说太沉重了。而其他队友比我强壮,就走得比较快,我一跟不上,勉强走得更快想跟上他们,就更支撑不了了。而且那天我的状态一开始就很差,也有影响。

晚上,因为我非常沮丧,且执意第二天要跟team 2 一起上去,一个同学劝我说要我考虑清楚自己的能力,不要勉强去做不能做到的事情,会伤害自己也拖累大家,虽然说得很入情入理,但我听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接着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帐篷内,而同帐其他三个人都已经上去前进营了,这时我的感觉真是凄凉万分。偏偏这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从邻近的帐篷却传来别人聊天的声音:“看看Ada那样,自己又不掂,如果不是Simon好人……” 当时我真是万念俱灰,而且身体也非常疲惫。我不停鼓励自己要坚强,要好好休息,明天一定要卷土重来。

睡得很好的一夜,下定了决心,心情反而平静下来。


帐篷内凌乱的情况和暖和的睡袋


因爬得太慢和心跳过快被教练平叔强迫带下山前可怜巴巴的合影


Neverlandprc 于 2012-03-03 03:51:02 编辑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3:34:55
Post #8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玉珠纪行四:这么近,那么远

29/06/2007 第十四天 大本营 – 前进营

Team 2 的人一起向前出发,这次我们不用背睡袋等物,轻松了很多。我昨天因为背了太多不必要的东西而饱受嘲笑,所以把充气枕头,bootie等也抛下了,水也带的少了,尽可能的减轻负重。从大本营到前进营的路本是可以穿比较舒服的登山鞋的,但从前进营登顶却是在冰雪上前行,一定必须穿double boots扣冰爪。由于double boots沉重难以携带,所以教练要求我们从大本营就穿上去。但这一次我没穿double boot,穿的是自己的登山鞋,准备上去和晓宇换,因为我们的登山鞋是买的一模一样的,double boots也是一个号码。而我的double boots正好借给鞋坏了的Avis。当时通讯不便也没有事先说好,但我很破釜沉舟的想:如果不能和晓宇会面或是她不肯和我换,那我就只走到前进营好了。因为昨天很辛苦的爬了一天山后,我的体力事实上比前一天还差了一点,实在没有信心能登顶,甚至都没有信心能上到前进营。

由于我昨天走过一次比较熟悉路,教练要我走第一个带队。其实都是碎石坡,也没有什么路,就是自己寻找一条比较容易走的地方。之后虽然很辛苦,但也终于爬过了那个陡峭的“死亡斜坡”,不过这次我选了一条稍远却平缓少许的路。

我一直走在第一个,走的比别人快少许,但是这时又不能停下来,因为山上很冷,风很大,停下来就体温迅速流失,容易冻伤,而且也休息不好,再继续前行只有更累。于是一个高山向导丹增就陪着我走,一边走一边聊天,不过基本上是他说,我不时地嗯一声,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说话了。或者他向上跑一段,坐在大石头上等我。这时真是嫉妒啊,看他生了肺炎还这么生龙活虎的。

我逐渐摸索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行走方式,就是一小步一小步的慢慢走,基本上不停下来休息,实在累得走不动了才稍微喘几口气,把自己跨步的节奏和呼吸的节奏调整到同步。其实这些教练都跟我们说过,但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才能真正做到,前一天我就是呼吸没掌握好,所以总是喘不过气来。也许是因为走的方式调整好了,也许是聊天分散了主意力,总之我走的算挺快的,一共花了5个小时多一点就上到了前进营。我们之前已经从对讲机里得到了team 1 已经登顶并已下撤到前进营的消息。所以我就欢呼着冲到营地向每一个人祝贺,并拿出我珍藏的登顶奥利奥请他们吃。之后不久,team 2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都上来了。特别是大James和Avis,通过自己的顽强,终于还是坚持到了!

我和Oliver,阿培一个帐篷,之后大James也上来加入我们了。阿威和阿细,Chloe一个帐篷,但好几个人的高山反应都十分严重,他们帐篷一上去就累极休息了,我和Oliver便开始取冰烧水煮面。Oliver的煮面技术很好,在这样严酷的条件下所煮的方便面竟也十分可口,可惜就是分量不足。我则独自去取了两次冰,就是走到有积雪的地方,用一个大大的塑料袋装很多冰回来。这可不是一个容易的活,那些冰很坚硬,要用力挖,在又累又饿又冷的海拔五千六百米处。接着我在各个帐篷之间跑来跑去传递信息,也颇为辛苦。天气真的很冷,空气稀薄,我的头也因此剧烈疼痛,最后还是吃了一粒止疼药。

吃完泡面,我还吃了一罐八宝粥,这罐珍贵的八宝粥是家乐带上去没吃,下山前送给我的。然后开始煮豆奶和麦片,和我们帐篷几个人一起吃。看着小小的炉火,小小的碗里煲着热腾腾的豆奶,几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下,感觉非常好!

这一天平叔也是高山反应,还因为一些队员的小错大发脾气,队医也很不舒服,总之大家状态都不太好。我和Oliver则煲了三,四个小时水了,实在是非常郁闷,于是决定我们自己喝的那些只要等冰化了,不用煲滚就行。那些冰雪融水其实颇为浑浊,但也无所谓了,只希望喝了就算拉肚子也等下了山才拉就好!

早早的就睡了,4个人睡一个高山帐篷其实颇为拥挤,我睡在帐篷的最边上,靠外的那边非常寒冷,另一边的Oliver还总是挤过来,所以我们两个人struggle着终于慢慢睡着了。睡到半夜,突然因强烈的头痛和呼吸困难而醒来,坐起来深呼吸了好半天才好一点,总算是没有大碍。

30/06/2007  第十五天 前进营 – 大本营

第二天,本来说是4点起来,6点出发,实际上我一醒来就已经是5点了。然后艰难的穿衣服,double boots, gaiter, crampon,harness…煮早餐。我本来不准备穿羽绒,后来又准备穿,最后还是决定不穿,所以穿穿脱脱搞了半天。等大家都搞定已经是近7点了,天已经亮了。

然后北大清华的同学走最前面,接着是我,阿细,Oliver等等。天气很不好,不久就刮起了风雪,愈来愈大。能见度很低,只有几米,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分不清。后面几个人走的比较慢,而全队如果分散了则很危险,所以一定要紧紧跟在前一个人后面。于是乎,我们大约走10步休息一下。要知道,当时风雪交加,停在那里的时候,我的脚趾头在double boots里面冻得都不行了,心想,搞到生冻疮就不好玩了:(

后来高山协作还和北大的人吵起来了,因为北大清华的人想走快一点,协作不让。也难怪,那个速度慢得我都受不了了。然后协作让我走最前面把速度压下来,被平叔阻止,因为走第一个的人最累。

总之,就这样走走停停了约两个小时。我还几乎没有累的感觉,就是太冷了。天气仍然很不好。走到应该是海拔五千八百多米的样子,我们就全队下撤了。下撤的时候大步冲下来,快得很。回到帐篷,风雪不久就停了,大家商量了很久,是留在前进营等明天呢还是下大本营。我真是万分的不愿意下去,如果下去了要再冲顶,就还要走一遍从大本营到前进营漫长的路啊!但是留在山上,食物已经不够了,而且也会休息不好,天气也不好,十分危险。最终,还是决定全队下撤大本营。

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虽然明白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是,在自己状态这么好的情况下,却因为天气原因半途而废,离这座美丽的山已经近在咫尺了,却仍不能一亲芳泽,实在可惜。

下山的路上,其实不累,但总觉得走不动,也许是不想离开美丽的玉珠峰吧。所以还被平叔骂了一顿。到了大本营,supporting team的同学又是远远的出来迎接,真的很感动!其实他们刚冲完顶,个个都很exhausted。

下午,在炊事帐,开了个严肃的会议讨论要不要搏一搏第二天再上。当时坏天气已经来临,就算去到仍然可能因为天气问题而折返,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的体能也都不是很好了。很多team1的同学也说了他们登顶的路途是多么的耗费体力多么的辛苦,然而登到山顶又是多么的有成就感,多么开心和感动。。。

当时我心里是很想再上的,但感觉到自己的体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高山徒步,已经比较差了。而且这一次得full pack,背上睡袋等物,山上又没有人和我换鞋子了,得穿上double boots,负重对我可是难题啊,我真是非常没有信心能再爬上去。而这时有几个同学已经明确的表示不再上了。我于是决定等别人先说,如果有人要上那我也去,如果没有人要上了那就算了。也许好几个人都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没什么人说话。

最终,我和大James都表示很想再上,而Joyce,阿培和Avis决定不上了。很快Oliver 和阿细也说上 ,而Chloe犹豫了很久之后还是决定上。

这时我心里已经明白,不管是天气也好自己的体力也好。要再登顶已经是几乎没有可能了。但我心中被一种强烈的愿望所支配,只想离雪山再近一点,再近一点!想再次踏足那片圣洁的土地,再次望向山下苍茫的大地!

这一天我都很沉默寡言,甚至都很少动,胃口不太好,但也逼自己多吃一点。我要把仅剩的一点点体力,一点也不要浪费,保存起来!


1/7/2007 第十六天 大本营 – 前进营

香港回归十周年的大日子!十年前看电视里交接仪式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自己会和香港有任何联系。现在却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庆祝它的回归。

最后一次出发,颇为悲壮。

北大清华有三个人昨天就下山了,其余五个,有四个体能超强的决定今天一早light pack出发冲顶,当天折返。但是我们没有这样好的体能,仍要分两天,在前进营睡一晚。

这次我们选择走一条近路,从冰河上过去。晓宇帮我背上包到了山脚,她说要帮我背到前进营,但是被平叔骂了一顿,说我如果没有能力自己背包上去,那也没有能力登顶,那就折返下山好了。其实我当时的身体状况真的很差,虽然觉得平叔说的很对,但心底似乎还是有一丝希望能让自己省力一点的。

总之,在告别声中我们又背着沉重的包上去了。

其实大家都很累,大多数时间,我仍是走在第一个,阿细则紧紧跟在我后面。我仍然是一小步一小步很少停下来的慢慢走,阿细则说跟着前面的人的步伐走比较舒服。看来我们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行走方式,很好!

这时我和教练阿强有了一点小小的摩擦。他其实是看我的状态很不好,所以很关心我。但每次我累的快要死掉了的时候他就问我:“Ada你行不行啊?” 我真是完全没有力气回答了;而每次我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他就鼓励我继续走下去;很多时候我在走的时候他就说我走了很久了要停下来休息会儿;我本来拿着一根登山杖走的好好的,他要我拿两根走,其实本来是两根更省力,但是在我用不惯的情况下还不如拿一根方便。总之就是让我觉得他打乱了我本来的pattern,而我本就非常累,心情很不好,所以对他大发脾气。呵呵,现在想来真是不应该。但是貌似据说在高山反应之下人都会有异常的行为...

走到半路一个陡峭的斜坡上,遇到了北大清华的4人,他们虽然只用了两个小时二十分钟就到了前进营,但在冲顶过程中仍是折戟而返。我拿出一粒牛肉干给董婧小妹妹吃,他们则给了我很多水果糖巧克力。就这样,我们挥手告别了。

这时教练阿威决定下撤,因为他本来就是拖着因严重的高山反应而十分疲惫的身体上来的。Chloe因为走的太慢,平叔也在劝他一起下撤。这时几个高山协作也刚碰面,大家停下来一起商量种种事宜。而我在一个当风的山脊,浑身都汗湿了,风一吹真是冷彻心肺。我继续小步往上走,只有这样才能靠运动来保持体温,但是被阿强阻止,因为我已经太远离其他人了。如是几次三番,我赌气地对他说我必须保持行走,你不让我上去那我就向下随便走走吧。他认真地说好啊。我便向下走。这时几个高山协作看到了,很奇怪的说:“干吗向下走啊,快向上爬!!”  平叔也过来了,要我向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百感交集,不禁大哭起来。大家都吓住了,平叔拼命安慰我,扎西说,爬山不要哭啊,快继续向前走!Chloe走过来,和我一起抱头痛哭……

接下来,我擦干眼泪继续向上,而Chloe就下山去了。我的身体更虚弱了,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那段路真的走得很艰难,路又陡峭,背囊又重,double boots穿着又不方便行走,体力则更是下降到零。几乎完全是靠着意志力,走一会儿就要休息很久。真是多谢平叔一直跟在我后面,只能跟着我的速度来走。

走过了无穷无尽这么远的山路,我终于还是到了前进营,看到了那些令人兴奋的橘黄色高山帐!I did it!

到了营地我就几乎崩溃了,爬进帐篷后就只能坐着休息再没出去过,跟我上次上来的活蹦乱跳是不能比了。但还是要强撑着烧水煮面,煲水。我煮的面很难吃,多怀念Oliver煮的靓面啊!

开会的时候给我们量指标,我的血液含氧量只有五十几,心跳竟有每分钟一百五十多!简直是非常糟糕的一个数据,让我觉得真是非常对不起自己的心脏,要它如此卖力的干活!头仍然很疼,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的,全身发软,我又吃了一粒必理痛。

晚上睡的很不好,几乎整晚都没有睡着,整个登山过程中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在脑中徘徊挥之不去。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或是无伤大雅的玩笑,但灰暗的心情把一切涂上一层灰暗的色调。整晚都心潮起伏难平。

02/07/2007 第十七天  前进营 – 大本营 -- 格尔木

早上四点多,一醒来就听到淅淅沥沥的雪打在帐篷上的声音。顿时心就灰了,在睡袋里勉强转动一下,发现浑身疼痛。这样的天气上山登顶是无望了,而且就算天气好,我的体能也绝无可能登顶。玉珠峰仍是那样美丽温柔的伫立在那里,看上去是那么近,似乎触手可及,然而却又那么远,很可能我终身都没有机会登顶了。

在前进营看山顶,真的觉得触手可及,而且好温柔好美好珠圆玉润的!玉珠之名,恰如其分也


我开始沉思,我之前一定要再上前进营的坚持,究竟意义何在呢?难道就是为了一遍一遍的走过那段碎石路?难道只是为了再来一次前进营?是为了证明什么吗?还是什么也不为,只是听从了内心的召唤?

不久平叔出来了,大概是见到我脸色很不好,连声问我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突然又呜呜的哭起来。这一场哭真是挺莫名其妙的。

天气不太好,大本营的人说看到乌云正在飘过来,呼叫我们尽快下撤。天气开始越变越差,最终还是决定在风雪中全队下撤。

精神力量失去之后,体力也没有了,于是扎西替我背上了包,领着我下撤了。这时风雪很大,据说走在当风的山脊连人都有可能被吹走,所以我们走了一条避风的路。上上下下这么多次,我对从大本营到前进营的路都已经很熟悉了!在白茫茫的大雪中,我们终于还是走到了山下。大伙儿出来迎接我们。我一见到晓宇,便抱着她又哭了起来。

很多年没有这样哭过了。其实后来想想,我这几次哭泣,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发生。还是因为自己的内心不够坚强,在艰难的环境下,一切不爽和困难都被放大了,人也变得很脆弱了。

回来后收拾行李,拆掉帐篷,接着是两个小时的solo time。要求我们一定要独自一个人,静静的看看这天这地这山,静静的思考。我想了很多,心情也豁然开朗了!

然后我们坐上车前往格尔木。先在一家饭店美美的大吃了一顿羊肉,接着回宾馆洗澡。十多天没洗过澡了,我用了三次洗发膏和两次沐浴露还是觉得不够。。。



前进营,起雾了


Neverlandprc 于 2012-03-03 16:11:46 编辑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旧帖 2012-03-03 07:24:20
Post #9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又赚一天 离线 又赚一天 起点就是6000米雪山,我不如也,等大片、等激励!

----------------------------------------
世上,最快的、最慢的,最长的、最短的,最平凡的、最珍贵的,最被人忽视的、最令人后悔的,就是一天。
行而论道读书会圈子http://www.doyouhike.net/group/20224/1/

 
旧帖 2012-03-03 13:11:57
Post #10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yuwa 离线 yuwa 要早知道有這個活動, 當年就不讀中大讀港大啦^^
 
旧帖 2012-03-03 21:06:55
Post #11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梅林徒步* 离线 梅林徒步* 东平洲露营,有幸结识了ADA MM,一件大大的冲锋衣下,显的小巧灵珑,清秀的面容尚透着一丝稚气,还以为是在校生,没想到已经进入社会,更没想到的是居然爬过海拔6000米以上的雪山,对MM的崇敬之情益于言表.好长的一篇作业,先顶再看smile

----------------------------------------
心怀感恩,敬畏自然
行而论道http://www.doyouhike.net/group/20224/1/

 
旧帖 2012-03-03 21:32:09
Post #12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西蒙1 离线 西蒙1 学习了!继续。。。。。

----------------------------------------
微信号:surensimon
岁月无痕之印象伊朗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3/1009486,0,0,1.html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0755simon

 
旧帖 2012-03-04 00:26:16
Post #13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woshilele 当前在线 woshilele 终于看到大片了,有幸福的感觉big smile
 
旧帖 2012-03-04 09:02:55
Post #14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悠涉长道 离线 悠涉长道 身躯娇小,内心很强大,好样的
 
旧帖 2012-03-04 10:06:30
Post #15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踏浪寻冰 离线 踏浪寻冰 两脚并并拢,两手放背后..静静坐着聆听这段传奇!

----------------------------------------
静中观物动,闲处看人忙,才得超尘脱俗;遇忙处会偷闲,处闹中能取静,便是安身立命!

 
旧帖 2012-03-04 14:49:56
Post #16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greenmaple 当前在线 greenmaple 看到ADA几次痛哭时,险些落下泪来,“玉珠峰仍是那样美丽温柔的伫立在那里,看上去是那么近,似乎触手可及,然而却又那么远,很可能我终身都没有机会登顶了。”雪山是神圣的,就像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们都想去亲近,尽我们一切的努力,可世事便是如此,不是一切努力都能有结果。为ADA鼓掌,外表柔弱,内心柔韧,很不一样的经历,无论有无登顶,都将是一生回味的。

----------------------------------------
我们拿我们所有的一切,去换取我们没有的,得失只有自己知道。

 
旧帖 2012-03-05 09:51:16
Post #18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kokolyly 离线 kokolyly Ada,能量很强大啊,下次爬雪山,你就算老驴了big smile

----------------------------------------

笃行之

 
旧帖 2012-03-05 11:20:35
Post #19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米 亚 离线 米 亚 好感人!尤其是描写心理状态的片断,人生真是要多点经历啊。。

----------------------------------------
当你的愿望足够强烈,只想到可能,忽略不可能

 
旧帖 2012-03-05 11:26:15
Post #20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米 亚 离线 米 亚 转个微博上的
旅行最大的好处,不是能见到多少人,见过多美的风景,而是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了自己。

----------------------------------------
当你的愿望足够强烈,只想到可能,忽略不可能

 
旧帖 2012-03-05 12:06:27
Post #21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西蒙1 离线 西蒙1
米 亚 wrote:
转个微博上的
旅行最大的好处,不是能见到多少人,见过多美的风景,而是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了自己。



米亚蛰伏这么久,改走哲学路线了big smile

我们都该好好认识自己,其实从某种角度讲人最陌生的就是自己!cool

----------------------------------------
微信号:surensimon
岁月无痕之印象伊朗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3/1009486,0,0,1.html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0755simon

 
旧帖 2012-03-05 13:23:43
Post #22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倚马斜桥 当前在线 倚马斜桥 在路上 我学会了思考 同样在路上 我学会了放弃思考 也许终究有一天 在路上 我可以放弃自我 融入自然
 
旧帖 2012-03-05 18:09:11
Post #24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又赚一天 离线 又赚一天 再看一遍,我想,和谁能抱头痛哭一次,也是一种幸福。

----------------------------------------
世上,最快的、最慢的,最长的、最短的,最平凡的、最珍贵的,最被人忽视的、最令人后悔的,就是一天。
行而论道读书会圈子http://www.doyouhike.net/group/20224/1/

 
旧帖 2012-03-05 21:26:08
Post #25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zhongguolong 离线 zhongguolong 好长的记忆。慢慢看。。。

----------------------------------------
微信号zhongguolongNO1
追梦的足迹,无畏的勇者—2013年西藏的阿尔卑斯B线探路穿越记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mountain/1004534,0,0,0.html

 
旧帖 2012-03-05 23:46:35
Post #26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热茶 当前在线 热茶 漂亮

----------------------------------------
翱翔山水

 
旧帖 2012-03-05 23:57:35
Post #27
Re: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Neverlandprc 离线 Neverlandprc 爬完雪山后就从格尔木坐火车去拉萨玩了几天,

这是我很得意的一张照片,在布达拉宫外一个饭店吃饭时拍的,藏餐有一种生牛肉酱,很是好吃:


哪个寺里面的太阳能烧水器,可以用来烧酥油茶,很好玩的样子


冒死偷拍哲蚌寺僧人辩经啊,辩得那叫一个热闹和慷慨激昂~ 跟我想象中的宁静淡泊的佛教很是不同


转经ing



----------------------------------------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 论坛 » 高寒地带 » 玉珠纪行 - 那一段爬雪山的往事 21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