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高寒地带 / 乌鲁木齐 » 论坛 » 高寒地带 »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50
旧帖 2004-08-09 16:55:25
Post #1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驼牛 离线 驼牛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一.  出发
“嗡————————”一架波音客机由深圳飞往乌鲁木齐。机舱内后排座位上并排坐着两名与众不同的男子。至少他们自己觉得与众不同。
一人身形高大威猛,黑沉的皮肤被军黄色的紧身背心应衬出强健的体格。左臂狰狞虬结的肌肉上盘绞着一缕缕黑楬色的伤疤,在粗壮的臂膀上形成一个个鬼脸。棕色中裤,脚踏一双全皮登山鞋,行走时浑浑有力,周身散发着一股男人的“悍”劲。
而另外一个小个子,则相对含蓄的多了。上身是灰色速干足球T恤,两条黑黝黝的臂膀。下身是深蓝色中裤,一双耐克运动凉鞋,衬着刚理过的寸头短发,一副不经意样子。但身形体格绝不懔弱,看起比大个子要显年轻。
两人进入机舱时着实引起一阵包括空姐在内的众人的注意。那是因为二人都背着同样的55L登山包和外挂一对登山杖,表情至酷,对任何人好奇的提问都简易回答。
这种“酷”——是装出来的,对于即将攀登慕士塔格这样的海拔在7500以上的雪山的人,脸上好象应该有一副坚韧不拔的样子。
大个子就是咱深圳著名的鸟人―――深圳雨人。小个子嘛…….就是我了,驼牛!
  
我和雨人因慕士塔格而混到一起。此后便无话不谈,大有英雄惺惺相惜之态!呵呵…
  
二.  乌鲁木齐
   “嗡————————”飞机经西安转机后,降落在乌市。
乌鲁木齐,这个与我分别六年的城市。在市区我努力回复着久别的记忆。但街道、建筑都还是那个样子,没有让我兴奋的新气象……
第二天,也就是7月7日。雨人潇洒的和伞友们玩飞去了。而我忙着走亲访友。
在乌市的同学请我吃午饭。一想到新疆拌面、手抓饭、烤羊肉串,大盘鸡这些新疆地方主食我就兴奋。但老同学殷勤的招待了我一顿精致又昂贵的江苏菜。FAINT!又一个球摆乌龙!
  
三.  喀什
    7月8日,飞到喀什。途中因未备相机而后悔不已。飞机飞过天山山脉时那状美的景象不是任何艺术家所能模拟的。山体脉络清晰、赤楬分明、雪线、戈壁、草甸、森林一目了然。朵朵白云轻飘其上,如烟如丝………
        一想到就要到达喀什――我阔别十年的家乡,心情就澎湃起伏。那是一个多么有特色的地方啊!
    “没有到喀什,等于没到新疆”!喀什的巴扎、民风、手工艺、新疆小吃等都是地道正宗!
    飞机徐徐落地,喀什机场周围的树林曾经是我在上中学时,全市绿化大会战时在戈壁滩上种植起来的。现在正生机勃勃、绿意昂然!
  
    我们住在其力瓦克宾馆,吃得好、睡得好!每日以烤羊肉为食!两日时光很快过去,参观了艾提戈尔清真寺和香妃墓。雨人发表了一句赞语,说伊斯兰文化给人的感觉很简约、简朴。不像基督教堂那样高大的宫殿、金碧辉煌。也不像佛教香火鼎盛,庙宇连绵。清真寺就是一个供教徒们集会的大厅……
          我从小生活在这个环境,感触不像他这么深!不过,我更喜欢周围的葡萄架、白杨林、毛驴车,它们总能唤醒我沉睡的记忆!如烟波、似青袅,丝丝在脑中隐隐浮现!
     7月10日,全队包括23名队员和3名西藏协作、后勤及领队共31人从喀什开赴慕士塔格!
四.  喀湖、204
       一路上景色变换,雪山呈现!
       大客在途中两次停下,供队友们拍摄取景。
  
       喀拉庫勒湖――著名的高原湖泊,由昆仑山脉的冰川雪水汇集而成。湖光山色,相应成辉,倒映在湖中的雪山冰清玉洁!
       
       雨人冒着湿身的危险从湖中捞起一节废弃的五号电池,于是我二人合力大骂乱丢电池的人。这一节电池可以污染整个湖水,而且是好多年不能恢复。
路过喀湖之后,大约又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204。开始徒步向大本营。
  
这八公里徒步的过程着实的让我郁闷了一回。背着不太重的登山包,怎地一路走的气喘胸闷、两腿发软、脚步沉重。殊不知这是从海拔3756米升至4430米。难怪开始有高山反应了。到下午七、八点时,已接近大本营了。突然天气鄹变,一阵雪加小冰雹让我从大汙淋漓的状态变成瑟瑟发抖。此时的糟糕状况造成了后来整个攀登过程中我最大的病患――感冒!
  
五.  大本营
   终于到达了大本营,厨房很温暖。而国家一级大厨宋玉华已给我们准备好了食物、热茶。营地帐蓬已搭好。队友们都碌续到达,或窝在厨房或在自己的帐蓬内休整。
  
      大家高原症状都很明显,都在互相提醒,不要跑、不要急走、躺倒后不要快速起身、弯腰、蹲下都不要迅速起来。总之,一切都要慢动作,快了就头晕。
     大本营的第一个夜晚,我因感冒而狂咳不止。雨人被我折腾惨了,第二天就和我闹“分居”,在旁边另立了顶营帐。
休整了一夜之后的我,有点精神了。第二天伴着骄阳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国际大本营海拔4430米。面对慕士塔格峰却观察不到整个山体,是因太近的缘故吧!但见着半截皑皑白雪的庞大山体。山下的大本营各色帐蓬林立,登山者的总数少则几百人,多时上千人,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队伍成为夏季慕峰特有的风景。驻地左右各有一处冰川像两只玉臂有将BC环抱之势。冰川溶化的雪水汇成几道潺潺的小溪在大本营四周流过,给各登山队提供了水源。
我们营地北面的一片帐篷建在给冰川碾过成碎石堆状的高山下。我还问过,在大本营驻地会不会遭遇落石。显然我问的有些幼稚,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并非杞人忧天。在一个风雪过后的傍晚,北面营地遭到数块巨石的亲密接触。最大的像个小屋子一般。它们落下时发出的爆炸式的巨响震惊了所有人。望着营地中比帐篷还大的山石,那支登山队的惊恐可想而知,所幸没有人受伤。
天气晴朗时,大本营非常美丽。刺眼的阳光连附近的柯族牧民都带上墨镜。他们男男女女在营地中兜售物品。从驼毛袜子到滑雪板都有。在大本营的计价单位竟然是美元。等上了山就发现通用语言是英语。
去年来此的山友曾说过,BC四周有很多土拨鼠。我很喜欢小动物就到处寻找。发现了很多大洞,但就是没见到过传说中的大鼠。
拿着相机对雨人说了声“我去抓拍土拨鼠。”不料被兄台听成,我去“抓捕”土拨鼠。
雨人尽量掩饰住不屑的表情,用很认真且深沉的口吻对我说“以你现在功力去‘抓捕’ 土拨鼠,是不是还差了点啊?”
晕倒!
  
六.登山四大定律——雨人著。
登慕峰的日子里,在大本营是最好过的!
雨人创造了他的登山四大定律,并在BC各队伍间广为流传。
登山第一定律:一进山就后悔。
    所谓劳命伤财实不过份。
登山第二定律:海拔每升高一千米,所需新增装备之费用是之前所有装备费用的总和。
    不信你试试!
登山第三定律:BC附近的大石头后,必有“地雷”!
    大多数登山队都是没有能力造个环保厕所的,所以大本营四周的自由公厕浑然天成。而选择一个大石头后面是很实在的。既可以挡风,又能遮羞,在没有其它好环境的前提下,这里不愧是出恭地点的最佳选择。
登山第四定律:第一次拉练,队长会说大家慢慢走、放轻松、不用赶,不要相信。
    第一次拉练是显示你的体能,其结果影响到之后的分组。这一条内容现在看起来很平常。等后来我们第一组的队员下山了才体会到是多么的可贵。被分在第一组的弟兄仅用了14天就结束了这个登山周期,返回了花花世界!而第二组的队友硬生生的在山沟沟里泡了二十多天,在山里的日子不能洗澡,不能打电话,不能见到女朋友,总之与世隔绝,还要不断的拉练、拉练、再拉练,想来都是些苦日子。这种深深的同情感是我们第一组队员撤回到城市后才萌发的。
  
七.喜马拉雅山式登山。
慕士塔格的海拔数据:
峰顶     7546米
C3       6850米
C2       6200米
C1       5576米
ABC     5100米
BC      4430米
204  3756米
此次用喜马拉雅山式登山方法的登慕峰的计划是:
D1:BC——C1——BC   从BC登至C1后立刻返回BC。
D2:休整!
D3:BC——C1  在C1驻扎一晚。
D4:C1——C2——C1——BC   由C1登至C2后立刻返回BC。
D5:休整!
D6:BC——C1  驻扎一晚。
D7:C1——C2  驻扎一晚。
D8:C2——C1——BC
D9:休整!
D10:休整!准备冲顶。
D11:BC——C1
D12:C1——C2
D13:C2——C3
D14:C3——7546!——C3
D15:C3——C2——C1——BC
这是一个完整的方案,但看着这频繁上上下下的拉练,真让人担心熬不到最后冲顶,就练残了。领队杨春风有一个试冲顶的计划,于是我们第一组最后的行程结果有一大半队友是:
D1:BC——C1——BC   从BC登至C1后立刻返回BC。
D2:休整!
D3:BC——C1  在C1驻扎一晚。
D4:C1——C2——C1——BC   由C1登至C2后立刻返回BC。
D5:休整!准备试冲顶
D6:BC——C1  驻扎一晚。
D7:C1——C2  驻扎一晚。
D8:C2——C3  驻扎一晚。
D9:C3——7546!——C3
D10:C3——C2——C1——BC  
另有三名队员的行程有些特殊:
D1:BC——C1——BC   从BC登至C1后立刻返回BC。
D2:休整!
D3:BC——C1  在C1驻扎一晚。
D4:C1——C2——C1——BC   由C1登至C2后立刻返回BC。
D5:休整!准备试冲顶
D6:BC——C1  驻扎一晚。
D7:C1——C2  驻扎一晚。
D8:C2——C3  驻扎一晚。
D9:C3——7546!——7100!驻扎一晚。“雪峰17小时”
D10:7100!——C3    驻扎一晚。
D11:C3——C2——C1——BC  
  
八.雪峰17小时
说实话,这个过程的内容我不愿把他写出来,因为事件的几个当事人都还活在世上!噢……,我竟然这么说了!但是现在太有必要把事情说的清楚完整一些,因为询问我的人太多了,也算回应大家的关心吧。事实上还有一些误解需要澄清,我们总是要去面对我们所面对的一切的。
这次的经历让我看到,金钱、尊严、名誉这些虚荣的和现实的东西在面对生命的时候是多么的微小!我想生命正是经历了差异才更加精彩吧!
  
在领队带领我们经过前两次适应性拉练之后。于7月18日开始了第三次拉练并试冲顶。BC、C1、C2一路都很顺利。队员们的状态都很好,至少自己都说好。队长也信心大振,于是试冲顶计划进入执行。后来返过头看,这次冲顶的时机是非常不错的。于大姐因在心理和装备上准备不足就先下撤了。
第一队冲顶开始,向C3进发,他们是:领队杨春风、协作次仁多吉、队员:雨人、阿豹哥、老古董、老章、小施和我。
走到C3营地仍然很顺利,天空作美,一路艳阳高照,没有出现传说中的那种走路走到绝望的感觉。队友们状态大多不错,大家一起搭帐篷时,老章呆卧不动,众人也没在意。现在想来,他当时的状态正是后来的隐患。
  
2004年7月21日,这个在我生命中不太平凡的日子!
  
凌晨,3点30分我被叫醒。开始准备,烧水、穿鞋、上踏雪板。到了6点多大家还在准备。
自进山以来一直被感冒咳嗽折磨的身体,本已如同风中枯叶,却在最后冲顶时间神奇的无限亢奋,是信念产生力量!此时此刻我生命中的一切都化作这浩瀚的夜空,唯有冲顶成了生命的终极。
  
八人的登山队伍终于要出发了,然而小施还在上踏雪板,其他人都走了。黑夜中我的等待伴着焦急。终于他完事了。走了一段发现此仁兄没带头灯,他向我解释是问过队长不需要头灯,故专门放回了帐篷。我哭笑不得,天黑的伸手不见六指自己不会看啊?要问人!果然,没走多久他就掉队的看不见了。我喊了又喊、叫了又叫终到他上来,让他走在我前面,照着走好多了!我们在拼命追前面的队友。突然小施又告诉我没带水壶。他背了个空的大登山包,却什么也没装。我当时有种被折腾的感觉。告诉他可以喝我的水,赶快追赶前方的队友。
新疆的天,亮的很晚,我们在天亮时终于追上了队伍。慕士塔格清晨的天空蔚蓝的惊人。没有一丝云彩和杂色。大概7000米上空白云也不易上来吧!
往后,便是晴朗的一天也是最后的晴天,在高山缺氧、睡眠不足和疲惫劳顿。我们的队伍在半梦半醒中向山上飘着、飘着……
队伍在在阳光下走走停停,每停一次队友们都睡着了。这种状态在C3以下是不多的。海拔太高了,空气太稀薄了!可我并没有感到呼吸的憋闷,有的就是想睡觉。这种缺氧的症状就象慢性重毒,在不知不觉中折磨着你。
慕峰就像在跟我开玩笑,不知何时我们在阳光下一片像操场式的平地上到处找峰顶。后来跟着领队来到一片有石头的地方(注:好象有石头)。前面的队友好象说到顶了。为什么我这段里用了这么多“好象”,是因为此时意识模糊,很多事记不准。
正走着,耳边传来一个声音“绕过前面的‘玛尼堆’就到顶了。”小施说了这句话,我后来坚信他一定是高山反应的表征。这句话给当时在前的我产生很大困扰。我脑子里不停的想“玛尼堆,那不是藏教文化吗?怎么到新疆来了?7500米有玛尼堆?……”
雨人的黄色羽绒服很显眼,身影一直在我前面走着。
他坐下了,睡着了。我走过去和他背靠背一起在珠峰之巅小憩了一会儿。我想时间不是很长。后来,我们被人叫醒了。阿豹哥忙着给大家拍照,正面的、侧身的。老古董在宣布登顶时间。噢,这就是山顶了。
下山之后,众人对山顶的描述竟然一人一个版本。比方小施的描述是,“象《魔戒》中的欧洲古堡”。很神奇吧!要想知道慕峰之巅的真面目,最好还是自己去看看!
  
下撤!
队长宣布。众人如获重释。下山明显比上山快多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起雾了。浓雾迷漫了双眼,使混沌不清的大脑更加糊涂。
或许我还在留恋山顶的那顿小睡,或许登顶后的精神松懈。我同上山一样还是走在队伍的后面。前方几个彩色的小点是队友的身影。走着、走着…..。我低头看见雪中躺着一个人,是老章。我叫了声前面的小施,然后把老章用登山杖捅醒。我还以为他跟我闹着玩呢!老章很沮丧,情绪很低落。总说走不动了,而前方的队友已经看不见了。再后来的迷雾中,我们迷路了……
  
我们在迷雾中摸索了很久,失去了路旗的指引,开始向低海拔迈进。很快小施决定不走了。他担心掉进冰裂缝。他的担心得到老章的认可。接下来,我们开始了很浪费时间的一番争论。小施要往回走,这意味着又要往高海拔攀升,我认为这对老章来说的不可能的。老章不说话他早已精疲力竭。而我就地挖了个雪洞。我想如果大家一起动手的话可以把它加工的更好。小施是上海人,老章是浙江人。他们的生活经历中可能从未听说过菜窖、雪窖之类,所以对我不理解我也不奇怪。我从小在新疆长大,知道雪窖的保暖作用。但,因为小施的坚持,还是暂时屈从了他的主意,往高海拔的方向移动,这是无谓耗费时间和体能,走了没几十米,老章就走不动了。于是放弃往回走的计划。我硬拉着老章向低海拔那个雪洞走。他问我为什么还要走?为什么不就在这挖一个雪洞?我告诉他,一是降低海拔,二是那个雪洞挖了一半了,现在若再从新挖一个会很累。在当时的环境下,大家很是很认真的交流的。因为——我们的大脑缺氧。
于是,接下来的一暮。在雪地上我甩开膀子用踏雪板挖洞。小时候常爱干这种挖洞的事。这回算轻车驾熟吧!小施也在帮忙。我在干活的时候心里就在想,我可以在这过一夜,或者没等过夜呢,队长就找到我们了,又或者可以遇到其他人呢!想着、想着……就来了。山坡上出现两个滑雪的身影。我等大叫。HELP!HELP!
求援信号发出后,两人很快来到近前。一对意大利青年男女。男的很健壮,女的很美丽。此时是下午7点左右。浓雾不知什么时候散去了。真是天助我也!沟通后,双方意思很快明确。意大利人要我们跟着他走,照着他留在地上的雪印,我们可以到达C3。这当然是好事!感谢国际友人,我高兴的不得了。
啊!晴朗的天空还留给我们一缕黄昏。叫起疲软的老章,前进!
  
我此时高兴的太早了,大的考验和致命的抉择还在后头。
  
走了没几十米,老章又发难。走不动就是走不动。我尽一切可能叫他挺住。告诉他刚出生才两个月的小女儿一定不能没有父亲。我不会让他死的。然而,他最终就是不走了。意大利人也尽了最大努力,坚持大家一块儿下山。而且试图背着他滑雪下山。并拍了照以证明他没有放弃救援。但老章太重了,一切努力都有失败后。我叫小施随意大利人迅速下撤。到C3求援,请我们的协作上来。这叫小施理解成我也不愿意走了。试想在当时的情形下,恨不得长出三条腿往山下跑。何况个人的荣誉和尊严,我怎会拖累大家。
小施翻译了意大利人的话,“瞧不起你们中国人,怎么这么没骨气,遇难首先要自救”。SHIFT!“翻译”的语气让我很愤怒!说这话的时候自个儿不是中国人似的。我们队员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是意大利人所不能理解的,那自已人还不能理解吗!不管怎样我都不会丢下队友。最后,小施终于和意大利下山求援了。我守着老章。他疲软的四肢、失神的双眼和酱紫色的脸一副“快不行”的样子。口中喃喃道“我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刚遭人轻视后还未平伏情绪的我回应一句,“那你就坚强一点!”
时间到了8点多,天空上最后一丝光亮都暗了下来,我俩望穿秋水,不见尔来!大雾像魔鬼一样一下包围了四周。我突然意识到,完了!又陷入绝境了。我怎么那么笨!指望救援!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逼着老章跟意大利人走。现在后悔也晚了。我们失去了最宝贵的时机。我回忆到杨春风曾对我说的两句话“凡是高山救援队都是收尸队,凡是搜寻遇难者都是死亡大搜索!”我刚挣脱的恐惧“突”的袭了上来。天空越来越暗,空气也越来越寒冷。
我吼叫着老章赶快就地挖雪洞。两只困兽在茫茫雪原上,营造着自已的栖身立命之所。老章艰难的挪动着身体挖着挖着……。不一会儿,一个不怎么样的雪坑有了雏形。四周的风很大,这里的避难环境非常糟糕。我心里还存在着那个不死的侥幸想法,也许小施带的援军正在路上,可能就快到了。我们现在往那个方向走,没准能正好遇上。
我开始拉起老章走。没有随意大利人下撤这事,我原谅他都不能原谅我自己。我不会再迁就他了。情绪和行为都变的粗暴的我,硬逼着老章走路。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可以走的嘛!而且这一走就走了三个多小时。真气死我了!早先用这方法,我们都回到营地了。在这期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小施的忠诚。不会不来救援吧。不会弃我二人不顾吧!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那才叫人大跌眼镜!所谓空前绝后也不夸张啊!
  
老章的视力很好,不像我近视眼还没戴眼镜。我们在黑暗和浓雾中摸索的时间,他的双眼发挥了很大作用。后来竟然发现了路旗。这说明我们走到正道上了。按理说顺着路旗走可以走到C3了。多好的事啊!可就偏偏又节外生枝,误入歧途!
在顺着路旗走的时候,老章突然说看到前面有我们营地的帐篷。
真是太好了!听他这么一说,我别提多高兴。老章在关键时刻还真是做了重要共献!不愧也是条汉子!
我们在黑暗中努力的朝帐篷靠拢。终于近了、近了、更接近了!中途老章又几次说走不动了,都被兴奋的我强拉着。快到了,对面都传来了声音。
“老杨————”
“老杨,是你们吗?”
“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
“太谢谢了!”
我听着怎么觉的味不对呀?没多想拉着老章终于到达“帐篷”前。
又一场“悲剧”上演了…….
  
“帐篷”是插在雪地上的两面广告旗,老章看走眼了。而喊话人则是去求援的小施。他使了好大的劲才让我处于混乱缺氧的大脑明白这个不愿接受的现实。
小施在下撤求援的路上,又迷路了。于是在此扎下营地,挖了个雪坑准备过夜。在这之前他一直反对我挖雪洞,现在自己倒学会挖了。不过就挖了一个“浴缸”那么大的个“坑”。刚才我们来时,他还以为是杨队长带救援队来了呢!大喜过望,现在是由喜转悲。我的心情比他好不了那去。那种失望的感觉真想背过气去,不用缺氧都可以噎死自己了。
再看呆在一旁的老章,那样子简直不是“绝望”一词所能描述的。
嘘叙一番,我问小施“雪洞”挖的怎样?他指着那个“浴缸”说可以住人了。我对着雪地感叹,那个“坑”够你截肢了。继续住深里挖,这真是一场保命运动。老章又瘫卧在一旁,我和小施把雪洞又打理了一番。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时间是12:05。慕峰的夜晚星光璀璨,我可无意欣赏。
“雪坑”正好容下我们三人蹲座其中。头还在冒在坑外,用踏雪板插在后面挡风。用几面广告旗遮在身上勉强挡雪。
  
我心目中的雪洞可不是这个样子。它应该是可供一人上不的洞口,垂直一米深,然后来90度水平拐进一个大洞。这个洞内才是我想的地方。洞口用旗帜和登山包堵上,而洞内仅呼吸和体温就可加高温度,保存热量。
  
如果把前后挖的三个雪洞的力量集中起来挖一个。肯定可以挖一个很不错的。我这么想着,这回算是在山上过足了挖洞瘾了。现在这个雪坑实在不怎么样。夜里一阵大风,早上雪都埋到脖子了,活像个坟墓。
那一夜过的真是太有意思了。终生难忘。我们三个相互提醒不要睡的太死。每隔一小时就醒来相互拍打。老章很胖,经常我打在他身上的拳锋,被其厚厚的羽绒和厚实的躯干化为无形。而小施又太瘦,拳加其身不小心碰在那块骨头上让我手掌一阵生痛!
老章很容易睡死过去,我要经常地把他弄醒。而小施在睡熟后都剧烈发抖,我每次被他抖醒后,我都大叫着把他拍醒。我怕他在失温中死在我身边!
叫二人也别闲着,也拍打拍打我。小施打的很认真,也很均称,打在我背上有按摩的舒适感。而老张就总是无力抬手像搔痒式的,搔我一下、搔一下。唉!除此之外一定要拼命活动手指脚趾。我现在还肿涨的手指和麻木的脚趾就是那一晚挺过来的后遗症。
清晨,7、8点钟。天正清亮。又是一个好晴天。我们舍弃营地开始寻找C3。
又是一番痛苦的搜寻,耗费了太多太多的体力。没有结果,找不着路。头顶着蓝天,脚下是白云。我们就像小虫一样在这座浑圆的山体上,划着自己无力的痕迹。面对茫茫雪原,我是一忍再忍,再忍又忍,忍无可忍,重新再忍。长路漫漫毫无尽头,刚燃起的希望的火苗又开始变的微小、飘乎了。。。。。。。
  
有一种感觉叫蔓延!这话用在现在的老章身上比较合适。他一度把我和小施当成的柯族牧民。喃喃的讲述遇难经过,表示求援。幻觉侵蚀着他的大脑。后来,他很随意的一个动作把他那贵重的相机扔在雪地上。我对小施说,可以装到他的背包里。小施没有动。我也理解。在7000米高空多一两都是重。
  
面对沮丧的团队,我决定放弃还向上攀登找路的愚蠢之举。开始顺着雪坡往低海拔行走。
不久远方出现了一个黑点。起初以为是自已的幻觉,后来那个黑点越来越明显。我问老章是不是个“人”,老章肯定了。我开始用最快的速度向那个黑点靠近。
我挥动登山杖叫喊。对方也同样回应。近了、近了,看清对方是个法国老人。踏着滑雪板。我在距他几米距离时,摔到在地。他来到我面前,用手式阻止了正挣扎想站起来的我。在7000米的高空,我们摘下手套,握手。我想这是在慕峰上最感人的一次握手了。高大的法国老外站在雪地上弓着身子拉着坐在地上的我,我从心里感到他的体温。
我们开始交谈,他用简单的英语问我
“Today summit?”(今天登顶的?)
“No,yesterday.”(不,是昨天。)
“But,Lost.”(但是迷路了。)
他双手合十放在脸侧,做个寻问睡觉的动作。
我用登山杖在雪地上捅了个洞,指着它示意,在这儿sleep的。
他脸上表情有些惊异。后,拿出小半瓶红色的饮料,显然是自己配的。另给了我一支“小牙膏”。我指着后方的两个黑点“My friends!”老外之后给他们每人一支“小牙膏”和一整品瓶红饮料。
“小牙膏”挤出的是黑色的内容,好象是麦芽糖。这对我们三个两天没进食的人是很大的帮助啊!法国人远去了。留下的信息是,顺着他的雪印不用1 个小时可到C3。
我爱法国!我爱法国人民!
  
我们在最后路程遇到很多滑雪的老外,各国各肤色都有。他们对“summiter”登顶者表示崇敬。
  
2004年7月22日,中午1点。经过一夜风雪,一次生命的洗礼。我们终于到达C3营地。
从21日下午8点开始至22日中午1点,共17小时。地点在7000米之上的雪峰。故我称这次遇险为“雪峰17小时”!
  
这是一次记忆深刻的登山活动。但与以住不一样的是,下山后我就希望得到平静。
对我们这次遇险,从大本营开始就贬褒不一。有些细节被夸大了,有些则被曲解了。
面对太多的询问,甚至有的是责难。我有些疲惫。
山下的人从天气、体能、心理素质、经验、甚至行程安排等等,来从自己的思维角度评述这次事件。在我看来都有些牵强,你不在现场你就永远无法去真正体验当时的现实!
  
我只能说,“我活着回来了!我没有扔下队友!”
  
九.三号营地
我走近帐篷时,里面传出一个声音。
“驼牛,快进来。喝口水!”
队长杨春风一夜未眠,像老了二十岁。
两名西藏协作巴桑、普次向我解释。意大利人把我们遇险信息传递给了他们。但昨夜雾太大,能见度不过10米。为防止救援队再出险,所以他们没有上山施救。
我说没事,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安全回来了。心里想还好没有坐待救援,要不这回可就“栽大了”!
营帐内气氛又开始活跃了。又有了欢笑。有人打趣,说昨天杨队长在作统计。6名队员登顶,3名在下撤时“遇难”。阵亡率50%。创记录了。呵呵……..
老章休息了一会儿便在两名协作的帮助下撤向C2。而我和小施、杨队长在C3休整一晚。一夜睡的不好。
  
十.二号营地
C3到C2这段路太漫长了,这最长的一段路线使我下山都觉得遥遥不知终了。
前方两黑点或合或离在前行。天气很坏,风雪加浓雾。我下山的速度劣势很明显。
浓雾时聚时散。天空或阴或晴。我越来越发现我的腿不听大脑指挥了。似乎把身体站稳都要付出很大努力。肌肉变得没有感觉。
我倒在地上,天空是那么近。云是那么低。灰白的云彩浓密的飘在上空。
一朵怪云像一个鬼魅的脸庞孤悬在云层之上,表情复杂狰狞的对着我。
你在恐吓我吗?
我用自己的力量拯救我自己!
我不惧任何鬼神,你奈我何?!
那张鬼脸表情在变化。
由恐怖狰狞转成蔑视、讥笑。后又冷漠、阴沉!
  
我开始愤恨。
我在哪里?
这里是地狱,还是天堂?
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山、白色的雾、白色的阳光……
  
我正在想着,眼前的雪坡上突然冒出两个鬼影。向我蹦跳着逼来。
莫非这就是来自地狱的黑白无常,要捆我去见阎王……….
  
十一.地狱无常
两个小鬼的影子一个全红,一个全蓝。而面部全是黑色的,像一个空下去的洞。望见我后就坐下不走了。挥手示意我过去。他们却拿出绳索准备着。
待我近前,方看清楚,是巴桑和普次。看来去参观地狱风光的机会没有了。
但他俩一样手拿绳索把我给捆了。不是拉我去见阎王。是拖我下山,嫌我走的速度太慢。于是在慕峰上出现了一暮“惨象”。雪坡上两个小鬼倒拖着一具“木乃伊”在快速下行着………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是我个人登山史上的巨大耻辱!
当然,我要感谢我两位协作对我的帮助,他们都是非常敬业的年轻人。也是这一路结下的好朋友!
  
后来,杨春风给我解释说。我当时的症状是体能衰竭。我一直坚信我神志很清醒,还没到走不动的情况。就是慢了点。但终竟还是被拖下了山。
C2到C1,冰裂缝很多。自己被松开走了,但走的很慢。遇到第二队下撤,整队在拖着一个大黑睡袋,里面是捆着的老章。他已经被拖了两天了。
23日夜。很多队友在最后的山坡上接我们。杨队长向牧民租了只小毛驴在ABC之后,坚持让我坐驴下。于是,在最后那段山石路上,我是倒骑着小毛驴下的。那种感觉和心情都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说。11:00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大本营。
  
十二.撤离
24日,我们首批登顶的队员除阿豹哥还留在大本营外。同天,都回到了喀什。
在宾馆里,雨人吆喝着吃晚饭。我照了一下镜子,看到镜中的脸顿时没了食欲,把晚饭给省了。
那张脸下半部分全黑,是被烤焦了皮肤的那种感觉。由其是鼻子头又黑又亮。嘴唇肿的像两根香肠。并伴着大量唇裂和水泡,一吃东西就痛!
  
雨人晚上刚趴在床上时,大叫,啊!床啊!床啊!我竟然躺在床上啊!
听起来,感觉好凄惨!!!
  
十三.阿塔——雪山之父
我出生在新疆南部。追根朔源也是喝昆仑山的雪水长大的。慕士塔格是昆仑山脉著名的山峰,与公格尔和公格尔久别并称昆仑三雄。他又名阿塔都是父亲的意思。慕峰也是用雪水哺育我的阿塔。
这次登山后的感情很复杂!
  
杨春风曾给我描述在乔戈里大本营的感受。
“K2以其峰高险峻而冠绝天下。
再张狂的人,当第一眼面对他时都会被其震摄!”
  
而慕士塔格是个慈祥的老父亲,因他的和蔼而让我忽略了他的严历!
7546!这次似乎我们只盯着海拔而无视其他!
于是,阿塔小小教训了他轻狂的孩子!

驼牛 于 2004-08-12 17:04:43 编辑
 
旧帖 2004-08-09 17:33:48
Post #2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湖畔 离线 湖畔 我就说嘛,驮牛怎么可能体力那么差, 那么快就放弃了努力, 坐等待援呢? 这不象牛哥的风格嘛.
  
牛哥真是命大!!!
湖畔 于 2004-08-09 17:40:31 编辑
 
旧帖 2004-08-09 17:35:44
Post #3
写得太棒了
 
地球上的肥龙 离线 地球上的肥龙 比起雨人和小施的文章,你的文章归纳得更仔细,恭喜你大脑未受影响smile
我上山时,你们正在下山,在山上听说了这件事情,很是不平静.
慕峰确实是一座大山,你们平安归来,也是你们的运气好.
也希望今后去攀登这座山的朋友,一定要重视,这个老人不是可以轻视的.
 
旧帖 2004-08-09 17:40:16
Post #4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水兵 离线 水兵 牛,你回来了?smile真牛...big smile
 
旧帖 2004-08-09 17:49:45
Post #5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湖畔 离线 湖畔
驼牛 wrote:
  
我只能说,“我活着回来了!我没有扔下队友!”

  
真汉子!
 
旧帖 2004-08-09 19:22:12
Post #6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猴哥 离线 猴哥 还没来得及细看,先下载了再说.
看了之前你的队友写的贴,还真是替你担心了一把呀

----------------------------------------
呔!呆子,看什么?

 
旧帖 2004-08-09 20:33:05
Post #7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阿善 离线 阿善 回来就好!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4-08-09 22:47:14
Post #8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不勾流水 离线 不勾流水 先占后看big smile
  
登顶是次要D,过程是难忘D
 
旧帖 2004-08-10 00:37:13
Post #9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atongmu 离线 atongmu
驼牛 wrote:
小施翻译了意大利人的话,“瞧不起你们中国人,怎么这么没骨气,遇难首先要自救”。SHIFT!“翻译”的语气让我很愤怒!说这话的时候自个儿不是中国人似的。
驮牛兄,我应该不会这么说话吧,要不是我口误,要不是你听错了,或者是当时我直译了意大利人的话,根本没有注意口气。照我的性格,是不会故意这样说话的。
  
我一开始不同意挖雪洞并不是不相信雪洞的保温功能,而是认为当时只有下午6点多钟,时间还很早,完全有可能在天黑前找到C3。
  
从C3下到C2的路上还下着很大的雪,刮着很大的风。老杨和我看到你不停的长坐不起十分担心你睡着在雪地中。不知你是否记得我们不停的叫:驮牛,站起来,往下走!后来,老杨怕你出问题也怕耽误了下撤的时间就用对讲机把普布和巴桑叫上来拖你了。
  
不管怎样,大家能成为生死之交也是缘分,找个机会一起喝酒!
atongmu 于 2004-08-10 01:18:19 编辑
 
旧帖 2004-08-10 03:21:51
Post #10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心远无极 离线 心远无极
驼牛 wrote:
我尽一切可能叫他挺住。告诉他刚出生才两个月的小女儿一定不能没有父亲。我不会让他死的。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丢下队友。
  
我只能说,“我活着回来了!我没有扔下队友!”  
  

  
从结果来看,我觉得驼牛你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以当时老章的状况,留下他一个人的结果是不可想象的,三个人走在一起,也是一种幸运,很难想象你们是怎样熬过来的,从两个人不长的文字里感受着你们经历的生死煎熬,雪洞里的7个多小时,是生存的意志让你们挺了过来,能够几乎完好的走下山来,这是阿塔老人对你们最大的宽容和慈悲!感谢上苍!
  
敬佩,动容,不得以胡说几句!

----------------------------------------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旧帖 2004-08-10 08:44:45
Post #11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青青池塘 离线 青青池塘
驼牛 wrote:
这次的经历让我看到,金钱、尊严、名誉这些虚荣的和现实的东西在面对生命的时候是多么的微小!我想生命正是经历了差异才更加精彩吧!  

  
好!是否也包括经历本身呢?smile
替你没有完成90度雪洞感到遗憾,毕竟还是没有过足瘾!另外,怎么可以忘记带“幸福地伤风素”呢!big smile
你爬7546那么高,只好从梧桐顶上仰视!tongue
 
旧帖 2004-08-10 09:46:23
Post #12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安全第一 离线 安全第一 致敬smile

----------------------------------------
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旧帖 2004-08-10 10:19:28
Post #13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永遇乐 离线 永遇乐 用‘心’讀完,不盡感慨。。。anyway,回來了就好。。。
 
旧帖 2004-08-10 10:44:31
Post #14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通货膨胀 离线 通货膨胀 阿弥陀佛!!
一直在找你的消息! 还到游山玩水去看了,今天才知道你的遭遇! 好人一生都会平安!后深圳了吗?等休息好了后一起爬山FB!听一听你的历程!
 
旧帖 2004-08-10 11:37:35
Post #15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手下留棋 离线 手下留棋   早知你回来了!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下次要带上你爱上的人同去,运气就好点啦!winkwinkwink

----------------------------------------
喝壶好茶,抽根好烟,下盘好棋!
  
我不敬仰登上珠峰的人,但我敬仰为了救人而放弃珠峰登顶的人,他们是我心中的英雄!

 
旧帖 2004-08-10 13:31:25
Post #16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一蝶 离线 一蝶 慰问驼牛,希望自己也有这样的经历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
一直在路上

 
旧帖 2004-08-10 13:58:19
Post #17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同喜 离线 同喜 驼牛你可是惊险不断啊!

----------------------------------------
退出江湖很多年......

 
旧帖 2004-08-10 14:11:23
Post #18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kingcao 离线 kingcao 恭喜获得如此宝贵的经历,
能不能把登山的相关收费列出供后来者参考,谢谢

----------------------------------------
想养一只比熊。。。。。。

 
旧帖 2004-08-10 15:02:23
Post #19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九日 离线 九日 几度惊险,但始终都走在正确一边和幸运握手。恭喜 回来!!!!!
 
旧帖 2004-08-10 15:13:26
Post #20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阿飞 离线 阿飞 >我只能说,“我活着回来了!我没有扔下队友!”
  
生命的洗礼,只这一句话包含的东西太多。。。。。。

----------------------------------------
qq:6903645 我坚信:我们的目标是长期活跃山水间,所以爬山不要一味太猛,要循序渐进.我坚信:只有通过艰苦的路线磨练,才能领悟真正的山野精神.

 
旧帖 2004-08-10 15:35:26
Post #21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仙樂飘飘 离线 仙樂飘飘 值得珍藏的回忆,
值得分享的经验。

----------------------------------------
生命 狂放燃烧之后灰烬一场...

 
旧帖 2004-08-10 21:09:32
Post #22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利利 离线 利利 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起的福!
在最危险的时候才是体现一个人的品质的时候!
致敬!smile
 
旧帖 2004-08-11 14:31:48
Post #23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天马 离线 天马 在自然面前,人是渺小的!
领队已经放弃你们了。
能活着回来除了庆幸自己命大之外,感谢上苍吧!感谢上苍的仁慈!!!

----------------------------------------
一个人走在旷野里,不停地向前望!

 
旧帖 2004-08-11 16:00:30
Post #24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墨岩 离线 墨岩 嘘,危乎高哉!
 
旧帖 2004-08-11 16:46:14
Post #25
回复: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乱跑 离线 乱跑 恭喜恭喜恭喜回来!你确实是有福之人!祝福!smile

----------------------------------------
Thank you for loving me as who i am,for being there through thick and thin.Here's to life

 
» 论坛 » 高寒地带 » 阿塔的天空__纪念2004慕士塔格攀登 5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