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F CLUB » 圈子 » F CLUB »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 Prev1Next »
旧帖 2004-02-10 15:32:52
Post #1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沙皮DOG 离线 沙皮DOG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先祝大家情人节快乐!tongue
    撰小文一篇给大家煽煽情。wink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我经常能在早上上班的电梯里遇见她。那是件另人愉快的事情。反之,这一天都会没有什么心情。这是个微妙的情感。或许她也会有所感觉。因为,每当电梯里人少的时候,我总会默默地注视她,只到她羞涩地把头扭开为止,脸上瞬间腾起一片红云。我把这种羞涩理解为一种好感。
  
      她是个让我心动的女孩,不,是会让所有男人心动的女孩。有着娇好但很端庄的面庞,除了口红之外,看不到任何粉黛的痕迹。不曾修饰的柳眉下是一对乌黑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下生着一对娇小的鼻孔。一头黝黑的披肩长发,加上高挑的身材,总让我觉得她似乎比我要高些。她跟同事打招呼的时候总能是一副迷人的笑容,加深了那对本来很浅的酒窝。两排洁白的牙齿,是我没有见到过的整齐。
  
      “清纯!清纯!”我心里无数次地在默念着广告中的这两个字眼。感觉她就是我高中时代的青春偶像菲比.凯丝。但身为办公室小职员的我,如何也提不起追求她的勇气。这儿是深圳,不是大学校园。就我目前的境况,别说是痴人说梦,简直是异想天开。现实让我不再奢望脱离现实的情感。现实里的爱情之花,不仅仅是需要浇灌,更需要土壤的。
  
      但这又是心中的一个情结,那份渴望是身不由已的。能每天看见她一面,就是我最大的满足。可人的欲望是会膨涨的。由最初偷偷地看她到敢于注视她,我已在行为上向前迈进了一步。复杂矛盾心理,反复地折磨着我。
  
      今天是情人节,早上经过楼下花店时,竞不经意的驻足,挑了一支鲜红欲滴的红玖瑰,不知所措地放进公文包里。难道我是要送给她吗?可我怎么送给她呢?
  
      我终于“赶上”了和她进了同一个电梯。我不得不说老天是帮我忙的。电梯里就我们俩人。我要抓住机会。
  
      “你好。。”我的嗓音有些不清,“送给你的。”
  
      我从公文包里抽出那支红玖瑰,递到她面前,紧张地看着她的脸上的表情。
  
      她的目光有些诧异,继而以手掩嘴一笑:“是玖瑰花吗?”
  
      我这才发现,我在抽那朵花时,公文包的拉链没拉开,把花苞卡在了包里,我手里拿着的只不过是包着塑料纸的花杆和几片绿叶而已。
  
      我傻傻地楞在那里,指了指公文包。
  
      “谢谢啦!”她伸手接了过去。
  
      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楼层指示灯亮了的时候,她留给了我一句话:下班等我好吗?
  
      “好,好,好。。。”我一连串地不知道说了几个好。
  
      她丢给我一个笑容,我有些受宠若惊。
  
      电梯到了我那层,门开了,又合上了,我楞楞地站在里面,没有出来。
  
      中午下楼去买盒饭的时候,我反复地对着酒楼的镜子左照右照。青春的我端的是英俊潇洒。胃口奇好的我破天荒地吃了两支烧鹅腿。
  
      下班时,我提前半小时到底层的大堂等她。她仍是准时下班时间出来的。看见我时,给了我一个眼色。我心领神会的跟着她走了出去。
  
      我们搭了辆的士去了蛇口海边。那儿的酒吧和西餐厅比较多。情人节的夜是喧闹的,大家都洋溢在节日的喜悦氛围中。但我觉得我今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喝着红酒,伴着优雅的音乐,漫无边际的聊着天。从言语中我感觉出她不仅有着娇好的外表,还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她比我小一岁,也是刚出校门不久,但我们没有谈太多的过去。
  
      一支红酒见底时离开酒吧,已近午夜时分。我们都象没有急着回家的意思。于是就信步走在内海的堤坝上。我牵着她的小手,又试着挽着她的腰,她没有推辞,顺便将头倚靠着我的肩,那感觉就象是一对恋人。
  
      早春的夜加上这海边的气息,时刻鼓捣着体内的一种兴奋。那是一种充满全身的兴奋。我停下了步子,在朦胧的夜色下深情地注视着她,她也默默地注视着我,就这样我们深情地对视着对方的眼眸。
  
      她把头扭向了一边,嘴角浮起一丝娇嗔地笑容。我双手把她的脸捧正,她再次注视着我,垂下了眼睑,我慢慢地埋下头。
  
      温暖的鼻息,炽热的嘴唇,我们轻柔地接吻,渐渐地紧帖在一起,缠绵地吻着,逐渐开始疯狂地吮吸对方的津甜,只到嘴唇舌根发麻,几近窒息。
  
      隔着薄薄的连衣裙,我手接触到的是她的身体。我不敢肆意地抚摸她,只能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今晚不回家好吗?”她滚炀的脸贴着我敞开的胸前,仿佛是在喃喃呓语。这是一种暗示吗?我心跳加速,反复揣测着她这句话的意思。经过酒店门口时,我故意停下了脚步,她抬头看了看,又给了我嗔怪的一笑。我仿佛象是打了一支强心针,小腿发颤地挽着她的腰走进了酒店大堂。我从来没有带过女孩子开过房,也不知道这违不违法,总之是“镇定自若”地办好了手续。
  
      进了房,她一屁股坐在弹性的席梦丝上,心情显得很愉快。
  
      “睡一张床吗?”我怯怯地问。
  
      “好哇。你先去洗个澡澡。”她的话音都变得娇气了起来。
  
      当我抱着一堆衣服从卫生间出来时,她已把房间里的灯光调得很温馨。正抱着膝盖在看动画片呢。“你要冲个凉吗?”
  
      “当然要啦!笨笨!”她学着动画片里的声音。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跑去卫生间,回头丢了一句:“不许偷看喔?!”
  
      二十二岁的我这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单独在一间房里,等会儿还要在一张床上,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拉开被子盖在身上,只是把电视遥控上下翻了个遍,却不知电视里演地都       是些啥。脑子里仿佛一片空白。
  
      她在卫生间里哼着歌,断断续续的。
  
      出来时,她裹着浴巾,发尖上还滴着水珠,却没了声音。瞪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蹑手蹑脚地向我床边走来,掀开被子钻了进来,并扯掉了身上的浴巾。
  
      她把脸紧紧贴在我的胸前,象是在听我的心跳声。身子凉凉地,却是那样的光滑。她把手放在我的胸前,轻轻地抚摸,抚摸我的胸肌。那是一双很柔软地小手。
  
      我很紧张,感觉两个耳朵已是涨地发热。不知如何去品尝这份幸福。左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腰上,不敢挪动半寸。
  
      她继续抚摸着我,并用舌尖舔着我的乳头,左手缓缓地下移,经过我的腹部往下移动,她触到的是一支竖起来的坚硬的旗杆,并轻轻地用手握住了它。
  
      我已是血冲脑门,盲目的冲动让我象座山似的翻身压在她的身上。我可以很无知的说,我连什么叫做体位都不知道。只是象头牛似的狂喘着粗气。最后还是在她的引导之下才找到了方向。
  
      “好疼!”她叫了一声。伴着娇喘。
  
      我象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停了下来,不知是否该继续。最后还是在她指尖的暗力之下,鼓足了勇气,毕竞我是知道什么叫做“第一次”的。
  
      多年后的我才知道那时的我身体是多么的好。我没有半点疲惫感。依然是昂首挺胸。她却喘着粗气,紧闲着双目,再也没有睁开。
  
      她在我怀里,作小鸟依人状混沌睡去。我却思潮起伏,久久不能入睡。毕竞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我默默地看着她那秀气的脸庞,轻轻的用指尖抚摸着她的嘴角。。。。。
  
      第二天早晨醒来时,确切地说已是中午十一点了。我发觉我是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床上。她已不知所综。我仿佛就象是做了一场梦。但梦里的记忆是那么的清晰。我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张便签:忘了我,就象忘了一枝没有花蕊的玖瑰!。。。。。。。
  
      离开酒店整理床时,却发现洁白的床单上印着几点暗暗的红色。。。。。。
  
结局一:
  
      我再也没能在电梯里见到她,她仿佛从人间蒸发了。我装作客户打电话到她公司,回答是她已辞职离开,没有跟一个同事说过她的去处。
  
      这件事一直搁在我心里成了一块心结,我不明白这所发生的一切,我不认为仅仅是艳遇这么简单。我心里作了无数个假设,又一一被自己推翻,这究竟是为什么?那张便条和我公文包里揉碎了的花瓣,我一直珍藏在抽屉里,每每看见都会出神地想上好长一段时间。
  
      这段感情地困扰让我不忍心再在原先那家公司上班,每天都向丢了魂似的发呆。换了家公司后,我努力地投入了新的工作,由于业绩较为突出,我很快受到了老总的提拔,并有了份优厚的待遇。也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但内心对她的思念却象一根绳样拴在心坎上,脑海里每每触到她的身影,胸口都会有一阵悸恸。哪怕是在我结了婚生了孩子后,仍然对她不能忘怀。我会隔上一段时间就去那年情人节之夜我们一起坐过的西餐厅里坐上一会儿,那儿存放着我固定的红酒。在那熟悉的音乐和座椅中,我能清晰地在脑海里浮现出她的身影,能动情地回味起那一夜的每一个细节。
  
      又是一个情人节之夜,我和太太小孩在外面吃完晚餐把她们送回家后,又一个人驱车到了这家西餐厅。独自抿着这甘甜的红酒,心里品尝地却是份苦涩。这是个春寒料峭的情人节,模糊的窗外飘着纷纷细雨,一对对情侣却似是全无知觉地地雨中漫步。我出神地看着他们。
  
      余光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觉范围里,我惊讶地偏过头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她,是她! 五年没见的她仍是毫丝没有改变。还是穿着那身连衣裙,只是多了块披肩而已。我惊诧到几乎忘了起身让座了。
  
      她活生生地坐在了我的面前。不眨眼地用目光紧紧地看着我。
  
      “你还好吗?”我声音颤抖地问。
  
      两行泪水从她的大眼睛里恣意地顺着面庞淌了下来。她用嘴角抿着这些泪水。
  
      “我一直念着你,你为何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我?”我的眼眶湿润了。
  
      她全身抽恸,终于压抑不住哭出声来。。。。。。
  
      我简直不敢相信只会在电影和小说里存在的故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她曾是个青春美丽活泼的大学生。工作不到一年却检查出自已患了白血病。但二十一岁的她,所有美好人生都没有开始啊。她一直知道我喜欢她,也是由心底里喜欢我的,所以在她准备去医院同病魔抗争之前,她勇敢地选择了我,并把一切给了我。但怕伤害我,她又选择了悄然无息地离开。
  
      命运似乎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在医院里忍受一个月的检查复诊的结果是,她是个完完全全的健康人。当她兴高采烈地回到公司去找我时,我却伤感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结局二:
  
      我再也没能在电梯里见到她,她仿佛从人间蒸发了。我装作客户打电话到她公司,回答是她已辞职离开,没有跟一个同事说过她的去处。
  
      这件事一直搁在我心里成了一块心结,我不明白这所发生的一切,我不认为仅仅是艳遇这么简单。我心里作了无数个假设,又一一被自己推翻,这究竟是为什么?那张便条和我公文包里揉碎了的花瓣,我一下珍藏在抽屉里,每每看见都会出神地想上好长一段时间。
  
      数年后,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经过她当年所在的大学。我抱着试试看的心里进去打听了一下。刚好她的大学时很要好的女友留下任教。她们曾经联系过,知道的只是她现在好象在新加坡,嫁给了当年所在公司的老总的公子。
  
      由于山长水远,我道出了我对她的思念与迷惑,并将那晚所发生的事也和盘托出。她听了后很是诧异:不会吧?她在校期间就有个好“要好”的男朋友的。后来分手了,是因为当地一个年轻有为的房地产老总看上了她并娶了她。可后来她的境况并不好,据说是因为那老总发现她已不是“处”了。再后来,她和他离了婚,独自一人去了深圳。
  
      我再一次陷入了巨大的迷惘。
  
      回到深圳后,我去找了她以前所在的那家公司,却是早已不复存在了。只打听到那家公司的老总是很有钱,在南洋一带有很多物业。思想观念方面却很陈旧,连儿子的婚事都要亲自操办,而且一定要挑选没经世事的贞女才能进家门的。。。。。。
  
      我是恍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也许那一晚,我仅仅是她的试验品而已。

----------------------------------------
好好的活着......

 
旧帖 2004-02-10 18:18:02
Post #2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光头 离线 光头 靠!原来是big smile沙皮干的..................................big smile

----------------------------------------
从南走到北.从北走到南

 
旧帖 2004-02-10 20:33:00
Post #3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卡默 离线 卡默 到底是不是老沙干的shocked

----------------------------------------
http://weibo.com/i/addaily
---------------------------------------------------------------------------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 领我至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以自己的名引我走义路。

 
旧帖 2004-02-10 22:12:14
Post #4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小李飞蕉 离线 小李飞蕉 big smilebig smile
  
 
旧帖 2004-02-10 23:54:47
Post #5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老顽童1218 离线 老顽童1218 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D沙皮
  
你这挨剪刀的~~~猫啊~~~

----------------------------------------
没有速度时,有耐力; 没有耐力时,能忍受。 我跑,我走,我爬....... 相信最后就是滚也会到达!

 
旧帖 2004-02-11 10:58:41
Post #6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7d432f1f7802a4Content-Disposi
 
笨猪 离线 笨猪 沙皮在外面有一个外号叫破瓜大王,专门装扮纯情文学青年骗无知少女,幸好狗链子不知道。
  不过,沙皮,还是羡慕你,好浪漫哦shocked
  
笨猪 于 2004-02-11 11:03:57 编辑

----------------------------------------
下一辈子,我不做人了,我要做-----一只快乐的猪

 
旧帖 2004-02-11 11:47:20
Post #7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保镖 离线 保镖 沙皮好富气,好事都让你碰到了big smile
  
啥时轮到我呀sadsad
 
旧帖 2004-02-11 12:18:06
Post #8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沙皮DOG 离线 沙皮DOG 楼上几位哥们儿的艳遇定比“我”的这些更精彩。cool
怎么样,拿出来晒晒太阳吧?!wink

----------------------------------------
好好的活着......

 
旧帖 2004-02-11 13:02:06
Post #9
回复: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兰草莓 离线 兰草莓
保镖 wrote:
沙皮好富气,好事都让你碰到了big smile
  
啥时轮到我呀sadsad

  
你跟紧沙皮不就行了!cool

----------------------------------------
我是草莓
我要快乐
我是快乐的兰草莓

 
旧帖 2004-02-11 22:38:45
Post #10
回复: 回复: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保镖 离线 保镖
沙皮DOG wrote:
楼上几位哥们儿的艳遇定比“我”的这些更精彩。cool
怎么样,拿出来晒晒太阳吧?!wink

  
艳遇是有,可文采那能与沙GG并论,
  
要不我说两段你老主笔coolcool
 
« Prev1Next »
» 圈子 » F CLUB » 忘了我,就象忘了那支没有花蕊的玖瑰!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